好看的都市小说 貞觀皇儲李承乾討論-第九百零四章 該徇私的時候要徇私!相伴

貞觀皇儲李承乾
小說推薦貞觀皇儲李承乾贞观皇储李承干
明德殿,李承乾带着头带,披着披风出来见人的,这点酒喝的他着实有点后悔了,鼻子是一会儿通气,一会儿不通的,都特么快赶上娘们一样帕子不离手了。
摆了摆手,示意起身的诸臣继续坐着不用多礼后,李承乾接过恒连呈上来的汤药一口干了,不得不说,这药太特么苦了。
漱了漱口后,李承乾随即言道:“都说良药苦头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这没有切肤之痛,是不会知道这其中的苦楚的。
你们看看孤就知道,以前是从来不拿这当回事,可接连喝了两天就有点受不住了,这药的威力可大过千军万马了。”
李承乾话说的很风趣,下面坐着官员也都跟笑了起来,他们这些人都是做学问的,与朝廷那些功臣勋戚不同,平时没什么话语权,太子爷一点架子都不讲,与他们心贴心的说话,一点都不轻视,所以心里都挺高兴的。
“你们这孤不担心,写文章、评卷子,个顶个都是行家里手,有你们在,不仅孤放心,陛下那也是放心的。”
喝了口喝茶后,李承乾放下茶盏后继续说:“可地方上问题还是不少,这些问题必须得梳理好,这也就是今年为什么把时间提前这么多的原因。”
礼部主管学政的官儿都是些清官,虽然有些迂腐,但这么多年来也都尽职尽责,差事办的他也非常满意,但地方学政的问题可就不行,说的难听点就是仗着手中有点权利,特么的狗眼看人低。
不就是给学生们办个文牒吗?弄得跟特么审犯人一样,比地方官府管的都宽,廉政部在下面的官员已经上了不少本子弹劾这样事了。
按照唐律只要是良籍子弟,就得给人家开文牒,拿着架在卡贫苦的考生,他们想干什么,想以此牟利吗?
李承乾的要求很简单,地方学政没有资格用他们的标准衡量学子的学问,大唐不差那点卷子钱和食宿的费用,谁要是在这方面动脑筋,那这官儿也就不用当了。
这些学政大多是他们的学生和同门,趁着现在还没有犯什么原则性的错误,触犯刑律,李承乾让他们去先打招呼,虽然是笨办法,但也是最体面的方法;没办法,谁让读书人都矫情呢,手段激烈一点儿,那些人敢抱着论语跳井去,所幸事不大,也就这么算了吧!
“不要在乎那些所谓的规矩,只要把考场和评卷的关把住了,那都不是问题!今年孤不希望再看到有考生因为这样,那样的事,错过考试。否则就是你们的失职,到时候每人罚学一万遍“有教无类”,长长记性。”
“主考的事,孤说过了,申国公任正职,宋国公任副职,礼部在接下来的日子都要配合好两位主考!好了,孤这身子骨也不舒服,今儿就到这吧,申国公留下,其他的都散了!”
当官儿都是要学会看脸色的,礼部的这些官员虽然迂腐,但也不是傻子,太子今儿留的可不是什么主考,人家留的舅公,申国公好福气啊。不仅天子敬着,太子也同样敬着,这高家百年之间的富贵都不用愁了。
在被众人羡慕的目光扫过以后,高士廉也着实有些不好意思,能主持一届春闱那可是能吹嘘一辈子事,这个是读书人的最高荣誉,对于他的仕途来说可是一个圆满的结局,太子爷为了他的事真是费心了。
“太子爷,其实您不用这么做,今年的还有苍文书院的学子参考,您可是担着不少猜忌的。其实老臣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不差这一次,要不然就让时文出任主考吧,毕竟他有经验,在仕林中威望也高!”
说完这话的时候,高士廉又帮着掖了掖披风,又摸了摸李承乾的额头,感觉到不烧,这才放心的坐了下来。太子是储君不假,可就是再有威视,再令人敬畏,也是自己的外孙,要不亲手摸摸他还真不放心。
“哎,舅公,无妨,无妨,这点猜忌孤还担待的起,朝中是有不少人推荐萧瑀,拿他的名望和资历说事,可孤偏偏这次就要徇私一回!不为别的,就为你多年为孤的隐忍,要是没有孤这个太子在,这侍中的相位能拱手让人吗?”
“再这说,您在学问上,可不比萧瑀差,凭什么要让贤呢,该当仁不让才是。这事您就不要推辞了,需要什么尽管开口,孤无有不准。就算孤不顶用还有父皇嘛,您不用瞻前顾后的忌讳太多,正常办差就是!”
自大唐立国以来近三十载,朝廷放在打仗和解决国计民生的精力要多过选才,即使皇帝和他一直提倡重视人才,也出台了很多惠及考生的政策;可国土大、人口多,这官儿,尤其是能做事、会做事的官儿总是不够用。
当官光知道做在衙门里看文书,写告示是没用的,华而不实,你要是学不会弯腰,干点实事,那永远都不能算合格。
指着他们自己觉悟那基本是不可能的,所以除了考试的成绩外,在殿试之前也要再加一道,以保证绝对的质量。
选高士廉的另一个考虑就是不希望这加的堂试弄出什么猫腻来,致使人才被埋没,不能为朝廷所用、至于萧瑀嘛,那是个有前科的人,要是没有皇帝的意思,李承乾能用他就怪了,姚思廉他们那个不比他强!
“行,舅公听你的!哎呀,乾儿如今出息了,也当爹了,小王子都有好几个了,舅公能不老吗?”
“最后一件差事了,殿下放心,老臣保证办得漂漂亮亮的,作到绝对的公正、公平,一定不让殿下的名誉受损!”,高士廉不好再说别的了,外孙把能做的都做了,他还有什么可矫情的呢,唯有鞠躬尽瘁而已了。
“哎,舅公不至于如此的认真,孤要是信不过您也会把抡才大典交给您。再说了,你得对自己的能力有信心,他萧瑀能做的,您一样可以,包袱不要太大,正常发挥即可!”话毕,李承乾笑着拍了拍高士廉的手,安慰他老人家不要过分紧张,这完全没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