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txt-第五十一章 拜見岳父大人!【加更】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小說推薦這個人仙太過正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刚醒来时,精卫就跪坐在侧旁,吴妄还以为自己做了个梦。
精卫神情已是颇为疲倦,见吴妄无事,身形绽出少许青烟,化作飞鸟展翅离开,额头彩羽迅速亮了起来。
吴妄眨眨眼,感觉自己头部被缠成了‘木乃伊’状,心底泛起了重重画面。
自己这是……
“多谢仙子!”
他如此道了句,起身对着精卫的背影做了个道揖,而后迅速冲到海边,心念微微一动,星光自各处汇聚而来,在白天都是这般清晰。
神念大增!
他顾不得确定自己的神念增幅,看着海水中倒影的自己,似乎与之前全无半分不同。
拆开脸上的布条,吴妄才发现,这布条是从自己长裤上撕下来的,原本长裤也成了短裤。
这……
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起點-第五十一章 拜見岳父大人!【加更】鑒賞
还好此前追仙子的准备工作中,有刮腿毛这个选项。
说正经的!
吴妄盯着海面映出的自己看了阵,发现自己毫无异状,还是那个白白净净的北野少主,着实松了口气。
他还以为,自己变怪物了。
像那个被自己轰成渣的王麟,以及那滴穷奇精血一般。
他抬手握住胸前项链,低声问:“娘……娘?”
没有任何回应。
于是,吴妄站在海边等了一阵,突然开口:“变身!”
静。
果然是梦?
吴妄老脸一红、内视自身,见炎帝诀的火属法力缓缓运转,体内已没了经脉的痕迹,周天运转速度提升了数倍,法力比之前暴涨数倍。
仔细感受,他竟已是凝丹后期,且心底弥散着少许感悟,已是摸到了金丹境的门槛。
他轻轻吸了口气,额头显出一只半圆的深紫色圆月,大阵内的狭小天地突然映在他灵台间,各处分毫毕现。
精彩都市小说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討論-第五十一章 拜見岳父大人!【加更】相伴
“赞美星神。”
他轻声说了句,心底划过祈星术的一段咒语,张手对准面前的海面。
风、劲风。
道道劲风自他身周涌出,朝海面汇聚而去,转瞬化作一只规模不大的水龙卷,在海上卷起了大片大片的鱼虾。
实力好像提升了许多。
心底泛起少许感悟,吴妄轻轻吸了口气,双目中绽出点点青蓝光亮。
星辰之道,周天所显!
下一瞬!
【付费特效】:吴妄身周宛若被星光填满,天地间出现了一片墨色星空,太阳星光芒隐去、圆月自星空高悬,两条交汇的银河光芒大作,吴妄浑身沐浴星光,宛若披上了银白战甲,屹立于水天之间。
精华小說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第五十一章 拜見岳父大人!【加更】看書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普通场景】:身体各处像是出现了一百零八只漏光窟窿眼。
吴妄体内的火属性法力瞬间镀上了一层银光,炎帝令于灵台处化作火团轻轻跳动,吴妄宛若一尊星空战神。
好强的力量,体内像是藏了千钧万钧之力。
而此时低头看去……
咕。
吴妄此时身上只穿了被撕毁的长裤,恰好能看到自身的异变。
海水倒映中,他两条小腿度上了一层金光,那紧密且坚硬的鳞片贴在腿部,竟是那般流畅、闪耀。
脚底板还是原本的脚,但脚趾却化作了锋锐爪尖。
吴妄小心翼翼地用右手扒开裤子看了看,略微松了口气……正常的,没变异。
腿部的鳞片过了腿弯就只存在于大腿外侧,渐渐淡化在外胯。
上半身总体正常,但整条左臂变化最大,肩头还出现了几片锋锐如匕首的利鳞,手掌也化作了利爪。
仔细感觉,身体并没有什么隐痛,体内星辰法力流转不息。
他试着向前画出一爪,带出少许呜咽的风声,前方海面却诡异地出现了三道划痕,海水朝两侧掀开……
这?
吴妄偷偷瞧了眼精卫鸟,略微屈腿、计算着用处少许力量,微微一跳。
砰的一声炸响,沙滩炸出一只大坑,吴妄身形若离弦之箭冲天而起,在他没有做出任何应对前直直撞在空中的大阵光壁上,打的光壁轻轻震颤。
下一瞬,大阵金光爆涌,吴妄身形又被弹飞,砸在海面炸起一道高高的水浪。
正忙着填海的精卫鸟扭头看了过来,眼神瞬间变得有些犀利。
“没事!”
吴妄从海面跳了出来,胳膊和腿上的异状已消失不见,背后张开了星翼,高呼一声:“在修行!”
都市言情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線上看-第五十一章 拜見岳父大人!【加更】展示
精卫鸟扭过小脑袋,额头彩羽轻轻闪烁光亮,继续填自己的海。
吴妄轻轻松了口气,落去了远离神树的小岛另一端,开启层层结界,坐在里面……逐渐自闭。
这咋去人域?过去送经验吗?
若是自己能变身的事暴露了,铁定被当做十凶殿的奸细吧。
当然,他这变身的由来,是因母亲为了帮自己躲避星神神罚,给自己弄来了星神本源精血,自己骨子里还是北野纯血人族。
这……
上辈子某些影视作品不断宣扬的【富人靠科技、穷人靠变异】,怎么到自己这里就失效了?
是他北野少主矿不够了,还是星神教幕后二老板缺灵石了?
话说回来,母亲这身份是不是有些过于复杂,虽然自己没有半点线索,但七日祭之首能直接搞到星神本源精血吗?
就星神对北野生灵的提防程度,就算神威下放,也绝对不可能给日祭这么高的权能!
难不成,自己对星神大人的某些大胆想法,母亲早在生自己前,就已着手实施了?
吴妄下意识给自己挑拣着衣物,坐在那陷入了沉思。
往后的路该怎么走?还去人域吗?
自己这变身有没有后遗症?影不影响身体发育?生的孩子会不会有返祖现象?
他静静思索着,从白天到了黑夜。
反思过往,自己是否太过顺利,心底是否存了一种傲慢,以至于无法细致地去观察这个大荒世界。
离开北野、回望北野,突然发现有那么多事自己看不透;就连自己最亲近的母亲,也藏着许许多多无法对自己吐露的秘密。
娘为什么不对自己说这些呢?
是,感觉他还无法依靠吗?
吴妄轻轻舒了口气,枕着胳膊躺在沙滩上,闭目凝神,心底静静流淌着回忆中的种种画面。
重活一世,何以负年华。
虽然还没找到明确的人生目标,但自己也该打起精神了。
吴妄仿佛睡着了一般,躺在那久久没有动弹。
待日头西斜,他握住项链轻轻呼唤两声,得到了有些微弱的回应。
‘母亲平安就好。’
吴妄双眼渐渐隐去神光,变得普普通通,也变得有些深沉。
星力入体、变化龙爪的秘密,除却自己和母亲,不能让第三人知晓。
若是神农前辈稍后抵达此地没有看破自己接下来的伪装,那自己还可继续去人域,且采取必要的自保措施;
若是神农前辈一眼就可看出,自己也不必多去人域,回北野安稳做自己的少主,等待怪病始作俑者现身就罢了。
第一步,自封星力,以祈星术遮掩自身星力波动。
第二步,自封祈星术,稍后若非必要时刻,单纯的祈星术也不可使用,避免引发异变。
第三步,将炎帝令挪到神魂之前,保证旁人探查自己神魂前,先发现这东西。
第四步,自封大半神念,以火灵气淬体,对外显露火之大道……
前前后后六层伪装,这已是他此时能做到的极限。
若是神农前辈看不透这些伪装,吴妄会选择直接坦白,将此前发生了什么一五一十告诉神农,并争取得到这位人皇的支持。
这,才是自己在人域行走的最大靠山。
只需人皇帮自己散出去一则谣言——【人域将有金龙出】,自己身体的异变就算暴露也可化险为夷。
做完这些,吴妄身周气息波动归于宁静,宛若一个普通的凝丹境后期的修士。
他拿出了一枚玉符,一边思索、一边在其内写着什么,若是有人能得这枚玉符,也可能看不懂其内所写。
其名!
《星神真经第一篇:大荒行走行为规范细则》。
虽心底略有些抵触变身,但接下来也要详细探明变身后的实力、持续时间,以及身体各种反应。
‘我是人。’
吴妄心底轻轻念着,闭目凝神,结界内的灵气朝他身躯缓缓靠拢;炎帝诀的修行速度,倒是意外提升了不少。
当然,这些小事也不能影响到正事。
心境平复下来的吴妄,已开始思索三十六天后的约会,该拿出哪些好物,让精卫仙子的新鲜感持续不断。
……
于是,与精卫小姐姐的第二次约会。
吴妄拿出手工做了半个月的皮影箱,伴着敲锣打鼓的声响,逗的那仙子笑的跌下了树干。
这次临近分别时,吴妄特意问她上次救自己时是否发现了什么。
精卫纳闷道:“结界里面有什么凶兽吗?你那伤口好像是被利爪抓出来的,不过你身体很强呢,很快就恢复了。”
吴妄笑道:“这就是你毁了我衣物的原因吗?”
“我才没有。”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第五十一章 拜見岳父大人!【加更】閲讀
她脸蛋有些泛红,随之就扭头看着吴妄,将两条光洁圆细的纤腿挪了过来,小声道:“那我换上长裙,给你撕回来就是。”
吴妄反倒是老脸一红,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是不是……进展的太快了。”
精卫微微眨眼,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身形蓬的一声炸出青烟、化作飞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钻入树冠中。
“金微金微!”
‘讨厌不理你了!’——大概是这意思。
吴妄笑了两声,收拾起皮影箱,在神木附近找了块空地,开始琢磨如何搭建一个有情调的小木屋。
从北野带出来的这些水晶球,当彩灯装饰也是蛮不错的。
吴妄从未这般绞尽脑汁去做一件事。
第三次约会时的‘海上生明月灯盏展’、第四次约会时的法力模拟烟花和彩蝶、第五次约会时的泛舟行……第十六次约会时的沙雕堡垒……
三十六天成了一个固定的间隔,岁月在这里已没了其他意义。
在小岛上,两人的身影踏过沙滩、走过药田,相距的间隔越来越小,彼此逐渐亲近。
深夜的海滩上,几盏水晶球散发着莹莹光亮,那穿着浅绿短裙的少女翩翩起舞,银铃般的笑声来回飘荡。
吴妄在旁抚琴奏笛,心底忘了所有的烦忧。
她许是跳累了,飘到吴妄身旁坐下,轻轻地舒了口气,蜷起双腿、俯身让脸颊靠在膝盖上,那双眸子凝视着吴妄的面容。
“能再多陪我些日子吗?”
“你不赶我走,我自是在这,”吴妄将几件乐器放到一旁,笑道,“下次见面想玩什么?”
“不要多花这些心思啦。”
精卫微微抿嘴,小声道:“你能陪我说说话、聊聊天,我已经、已经很欢喜了。”
吴妄眯眼笑着,主动坐的离她更近了些,手指划过她肩头落下的发梢。
她则是微微红了脸颊,却并未闪躲。
“吴妄,你为什么,要对我这般好……”
“原因其实很复杂。”
吴妄仔细思索,很平静的说着:“虽然最开始是因一些特殊的原因,心底对你满是好感,想着能与你肌肤之亲。
但后来,又觉得,能在此地相遇,能与你这般相近,或许就是我一路走来的原因。”
“吴妄……”
精卫双眼略有些迷离,她也不知自己何时坐起了身子,双手撑在身后;
不知为何总想离着眼前这个男子近些,想看清他眼底蕴着的星光;
又不知为何,已是心神摇曳、有些空白,感受到了他的呼吸,慢慢闭上了双眼。
吴妄心神也已停下思考,微微眯起的双眼注视着面前这张红透的迷人俏脸,又觉得这一世并未白活,也就没了其他追求。
沙滩上,两道身影越来越近。
看她薄唇轻颤,晶莹剔透那般迷人;看他唇红齿白,半个时辰前已例行公事刷牙、搓澡数次。
转眼间,两人已是要唇齿相……接……
“咳!啊咳!”
定。
两道身影如泥塑般定在原地,吴妄额头挂满黑线,精卫轻呼一声,转身、炸出青烟、化作飞鸟疾飞而去,整个动作一气呵成,留下了几声轻‘嘤’。
硬了,吴妄的拳头硬了。
他扭头瞪着不知何时出现在沙滩上的老者,那蓑衣、那赤脚、那精神饱满的面容,嗷呜一声就扑了上去。
神农!
本少主跟你拼了!
神农氏本是心虚地笑了笑,任由吴妄一阵闹腾,但笑着笑着突然想起了点什么,反手摁住吴妄脖子,与吴妄一阵对掐,还破口大骂:
“老夫女儿只剩残魂了你都不放过!混小子,老夫竟看错了你!”
吴妄手劲瞬间弱了三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