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討論-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更多的謎推薦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小說推薦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
在刘星即将失去意识的时候,在白雾中隐约看见那个保险箱里还有什么东西,所以刘星用尽最后一点力量伸出手来,试图抓住保险箱里的东西。。。然后刘星就失去了意识。
不过这才刚刚失去意识,刘星就立马清醒了过来,因为刘星感觉到自己好像掉进了水里。
世界再次重置。
而这次的刘星则是浑身湿透了。
“kp,你没给我说过开保险箱还有生命危险啊?而且这白雾也见效太快了吧?刚刚打开保险箱就直接置我于死地。”
刘星再次坐在田埂上,摸了摸脸上的水说道:“对了,最后我拿到那个保险箱里的东西了吗?”
kp断桥先是笑了笑,然后才开口说道:“刘星你的运气还不错,在失去意识的时候正好伸手抓住了那件东西,所以我就判定你得到了这件东西,不过这是福是祸,就得看刘星你以后的表现了。”
听到kp断桥这么说,刘星便连忙伸手去摸自己的口袋,先是找到了那个装着镜花的盒子,然后就是一个拳头大小的石雕,不过说是石雕,刘星也就只能认出这貌似是想要雕刻成人形,但是好像雕刻者刚开工就选择了放弃,所以就只有一个大概的轮廓而已。
至于材质方面,刘星估计就是一块普通的石头而已,因为其重量与硬度什么的一切正常。
那么问题来了,打开保险箱时的那一阵白雾是不是这个石雕放出来的?
刘星仔细的检查了一番,并没有发现这个石雕的身上有什么明显的孔洞,而且刘星也把这个石雕放进了水田里,同样也没有什么气泡冒出来。
由此可见,这个石雕应该不是那阵白雾的源头。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当然更重要的是,这个石雕并不是什么道具,因为刘星一直都没有得到这个石雕的详细信息。
所以,这个石雕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半成品而已。
那么那阵白雾的源头是另有其“人”吗?
刘星仔细的回忆了一下,觉得自己在失去意识的最后时刻也就只看到了这个石雕,保险箱里应该是没有其他东西的才对。
想到这里,刘星就忍不住问道:“kp,我记得那个保险箱里应该是没有其他的东西了吧?所以那阵白雾是什么情况?难道是保险箱的前主人在关上保险箱之前刻意放进去的?那也不靠谱啊,这种档次的保险箱应该是做不到百分之百的密封,所以这么多年的时间已经足以让这个保险箱里的白雾泄露的一干二净了;所以这不会是一个bug吧?”
“这当然不会是bug,那怕这只是一个废案,当时在设置的时候也是经过了最基本的认证,所以那阵白雾肯定不是无中生有的;不过这都需要刘星你自行进行探索,才能发现这个石雕真正的秘密。”
既然kp断桥都这么说了,刘星也没有什么好反驳的,于是便重新将那个石雕放在了口袋里,毕竟这玩意一时半会也是找不出来头的。
不过在这个时候,刘星就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自己的手枪不见了。。。很快刘星就想起来了自己的手枪还摆在那个二手保险箱店铺的柜台上,毕竟这手枪在当时已经被自己拿来作为抵押物了。
虽然刘星当时都已经想好了,在自己把三个保险箱都开完了之后,就把那把手枪重新收回来,结果那想到事情竟然变化的这么快。
这下子可就有点麻烦了。
按照kp断桥之前的说法,自己只有在通关模组之后才有机会拿回手枪,这也就是说在这个模组中自己已经失去了最重要的依仗。。。说句不好听的话,刘星觉得自己如果没了手枪,那就和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了。
何况手枪对于此时的刘星而言,可谓是最重要的一张底牌,因为这把手枪既可以用来防身,也可以用来和NPC做交易,或者说在必要的时候进行危险。
所以现在没有了手枪,刘星觉得自己的底气一下子就弱了不少。
想到这里,刘星就做出了一个决定,那就是在探索完了附近的村子之后,如果世界再次重置的话自己就需要在第一时间去找尹恩,因为尹恩的手里也有枪。。。等等,刘星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尹恩在那么陡峭的山地中行走,一不小心掉点东西也是很正常的。
所以,如果尹恩手上的枪也没了的话,那就代表着在这个时间点上的玩家直接战斗力减半,到时候万一打起来的话,那么刘星觉得自己和尹恩只能先跑为敬了。
一想到自己有可能被直接打死,刘星就觉得有些头痛了,因为这可不是一种良好的“死亡”体验。
在田埂上思考了一会儿人生之后,刘星便起身朝着苦井村的方向走去,因为刘星这次是打算去见那个小刚一面,看看有没有办法阻止他失踪。
不过这一次的刘星就算走的更快,在赶到苦井村的时候也没有看到小刚,因为山下辰巳的家中就只有他和他的女儿梅子,所以刘星只能按照之前的说法又忽悠了一遍山下辰巳和苦井村的村民,而这一次刘星也没有再打听什么消息,只是将注意力放在了不远处的那棵大树上。
山下辰巳见刘星对这棵大树好像很感兴趣,于是又给刘星讲了讲这棵大树的故事,而刘星也正是在等山下辰巳这么说。
“山下村长,我听说像这么大的一棵树,往往都会在岁月的影响下产生灵性,所以这棵树既然是你们苦井村的守护树,那么它也应该是有灵性的吧?”刘星假装好奇的问道。
超棒的都市小说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txt-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更多的謎看書
山下辰巳点了点头,笑着回答道:“是啊,在我们苦井村的村民看来这棵树肯定是有灵性的,因为在我们苦井村没有搬家之前,这棵大树就一直保佑着我们村子平安无事,几百年间没有发生过一起意外事故,同时老人们也都是寿终正寝。。。不过在那次化工厂的污染事件发生之后,这棵大树可能是因为受到污染的缘故,所以就变得没那么灵了,而且在我们即将搬迁的那段时间,每天都会有白雾从那棵大树的树根处升腾而起。”
白雾?!
刘星眉头一皱,没想到这么快就确定了那阵白雾的来历,原来说白了就是受污染的水蒸气。
“当时来村子调查的人说,那阵白雾就是受污染的地下水在被大树的树根吸收之后,然后再由大树排出的一种气体,但是我们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因为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被大树吸收的受污染地下水就更多了,但是大树却一点事情都没有;而且当时还有人试图去盗走这棵大树,还好我们当时及时发现,否则还真有可能被那伙小偷得逞。”
山下辰巳看着那棵大树继续说道:“所以我们在进行整村搬迁的时候,还刻意凑了一笔钱把这棵大树带走,因此我希望在我们苦井村再次进行搬迁的时候,泽田先生你们的公司可以把这棵大树安置妥当。。。因为我知道在这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们这个村子也是时候解散了。”
刘星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是啊,除非你们还愿意住同一栋楼的话,否则我们公司给你们进行赔偿的时候还是会以现金为主,到时候你们应该会对自己未来的住处有不同的要求,所以住在一起就不太可能了。。。而且那时的你们也没有必要再住在一起了。”
说到这里,刘星就话锋一转道:“至于这棵大树嘛,我的想法是作为工业区内的一个标志性景观来构建一个小公园,毕竟工业区如果到处都是厂房的话,那就有点太过于枯燥乏味了,而且工人们平时也没有什么可以放松心情的地方。”
“这倒也是,就算是工业区也得做好绿化才行啊。”
山下辰巳看了一眼自己的女人,摇头说道:“我女儿本来是打算去学习园林专业的,结果在考大学的时候出现了一些意外导致她落榜了,所以在这之后她就不想再离开苦井村开始新的生活;这其实也算是我同意搬迁的一个原因,因为我不想我女儿一辈子都呆在苦井村这么一个小地方。”
可怜天下父母心。
“原来如此,那山下村长你有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女儿找一个培训班去考相关的证件,到时候只要有了证件也是可以去对应的公司上班的。”刘星笑着说道:“不过话说回来了,山下村长,你们村里有没有保险箱什么的?我下一次来的时候准备给你们签订一份基础协议,到时候为了保险起见,大家最好是把这些协议书都放在保险箱里,免得到时候没了的话还需要重签。”
“保险箱啊,这个我们还真没有,毕竟对于我们这些乡下人来说,保险箱这种东西还不如一把带锁的柜子有用,不过以前倒是有人买过一个保险箱,但是那个人在去世之后,他的家人就把那些保险箱给卖出去了;不过泽田先生你大可以放心,我们苦井村和周围村子的风气还挺不错的,很久都没有发生过盗窃事件了。”
刘星看着山下辰巳,点头说道:“那好吧,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那也就没事了,不过我还是想问一句那个买保险箱的人,应该是那种非常小心谨慎的人吧?否则他也不会在这么安全的苦井村买保险箱。”
“是啊,那人的确是一个很小心,甚至可以说是疑神疑鬼的人,他总觉得别人会对自己不利,所以他给自己房门里外都上了锁,甚至连吃饭的时候都只吃自己做的饭菜,久而久之他的家人都陆续和他断绝了关系,因为他连自己的家人都不相信,经常把家人的好心当成驴肝肺;当然了,他在我们苦井村也是不受欢迎的,所以平时他基本上都是一个人在独自生活,只是我偶尔会去关心一下他,因为他是我的侄子。”
“虽然他不怎么受欢迎,但是在搬到这里来之前,他在其他方面还是挺正常的,该去种地还是会去种地,该去买东西还是会去买的,但是在来到这里之后,他就变得更加神经质了,经常会主动找其他人的麻烦,说他们拿了自己的东西,所以他和其他人经常会发生冲突,直到他买了一个保险箱之后,情况总算是有了一定程度的缓解。”
“那是因为他觉得保险箱很管用吧?”刘星忍不住吐槽道,“这就是被迫害妄想症,我以前有个朋友的朋友就是这样,经常会觉得有人想要对他不利,所以他就拒绝和大多数人进行接触,不过这种人对自己认可的朋友还是很信任的。”
“或许吧,不过他最后还是死了,在死的时候都不忘把那个保险箱放在自己的身边,不过他的死因倒是成了一个谜,因为他看起来像是窒息而亡,但是他身上没有一点外伤,房间的空气也是正常流通的,所以法医就只能认定他是因为疾病去世的。”山下辰巳叹了一口气说道。
而刘星虽然在表面上也是跟着假装叹气,心里却是已经猜到了那人的死因很有可能是因为那阵白雾。。。所以那阵白雾到底是从何而来的呢?
对于普通人而言,这白雾可是碰着就死,根本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所以想要收集这种白雾基本上是不可能的,除非是拥有特殊的收集手段与储存方式。
看来这苦井村之谜是越来越多了啊。
就在这时,刘星看到小智正跑向这里,看来他已经发现自己的弟弟好像不见了。
接下来的剧情和之前的没有任何区别,依旧是小智发现自己的弟弟很久没有回家,而山下辰巳则说小刚早就从自己这里离开了,然后便开始发动在场的众人去进行寻找。
然后,刘星就再次选择了告辞,不过这一次刘星并没有去其他村子,而是直接去找尹恩了。

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再次停電讀書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小說推薦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
在将制作魔像的任务交给了胡丽等人之后,刘星便准备去酿酒厂走一趟,打算把被关押的岸本一郎给放出来,因为现在已经没有必要再把他们关起来了。
顺便,刘星也想和另外一个自己——渡边流星好好的交流一下,看看他对现在的骨川小夫有什么看法。
结果还没等刘星坐上车,便接到了张景旭的电话。
“果然和我们之前猜测的那样,公家派系的人已经开始给我们头上扣黑锅了,现在又来了几个警察正在对工厂里的员工进行询问,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们很快也会来找你。”
刘星眉头一皱,有些为难的说道:“那我现在要不要玩消失?我觉得我如果被他们带回警察局的话,那我今天恐怕是出不来了。”
優秀都市小说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我要搞事情-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再次停電相伴
“如果刘星你真这样做了的话,恐怕被抓进去的人就得变成我了,所以我也得跟着你一起消失才行,等到公武之战结束后我们才能一起洗刷罪名。。。不过话说回来了,我刚刚派人去调查了一下那个死者,发现他最近因为炒股而损失了很大一笔钱,而他家里还有两个读小学的孩子。”
张景旭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道:“就在半个小时之前,那个人的妻子便带着孩子回老家了,而且已经以感情不和为理由拒绝了前来认领尸体,看来公家派系这是铁了心要整我们,把所有可能出问题的环节都给堵上了。”
“这有点狠啊。”
小說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線上看-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再次停電
刘星想了想,继续说道:“那我还是去警察局走一趟吧,我这边有农场附近的监控录像,至于这一路上应该也有拍摄违规行车的录像头拍到了我,所以从时间上可以推断出我是没有作案时间的,毕竟那条通往天然气罐装厂的小路要不了多久就可以走完。”
“那好吧,我也觉得刘星你能够洗清嫌疑是最好不过的,这样我们就可以从这起案件中全身而退了,不过你还是得小心一点,我怀疑公家派系的人会选择用话术来诱导你进行一些发言。”张景旭又叹了一口气说道。
刘星笑了笑,摇头说道:“这点你放心,我刘某人当年也是学过心理学的,而且也看过一些像冷读术之类的书籍,所以我不会说出某些不该说的话,何况我现在好歹也是一个小有身家的人,到时候如果发现情况不对劲的话,我就直接闭嘴等律师好了。”
结果刘星话音刚落,便听到张景旭那边传来一个陌生人的声音,而且那个陌生人还让张景旭配合他进行调查。
然后,张景旭就挂断了电话。
为了保险起见,刘星将这件事情告诉给了其他人,于是尹恩与丁坤便又带了几个拜黄衣教的成员前去天然气罐装厂,以保证张景旭不会有事。
而刘星则是按照之前的行程,开车来到了酿酒厂,而此时的酿酒厂倒是热闹了不少,还没有进门就听到里面有人在聊天,而聊天的内容则是今天晚上吃什么。
看来在这里待着也挺无聊的。
刘星摇了摇头,直接推门进入了酿酒厂,因为在来之前刘星就已经和渡边流星说了一声,让他给自己留个门。
在进入酿酒厂后,刘星就看到渡边流星正在和骨川小夫下将棋。
见刘星到来,渡边流星就笑着说道:“刘星你先等一会儿,这把我很快就能赢了。”
作为对手,骨川小夫还是不服气的说道:“教主你也不要太自信,我这把还有翻盘的机会呢。”
因为看不懂将棋,刘星也只能指着楼上关押岸本一郎等人的房间说道:“那我现在先上去看看生田组的那些人,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我就准备把他们都放了,反正现在也已经没有关押他们的必要了;对了小夫,这些家伙在昨天没有打算逃跑吧?”
“当然没有,那些家伙真的是一个比一个老实,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是不可能逃跑的,毕竟我们准备的捆扎绳可是特制版本,普通人根本就不可能挣脱,何况我我保证了在每时每刻,关押他们的房间门口都至少有两个人在负责看守。”骨川小夫非常自信的回答道。
刘星点了点头,便上楼去了。
正如骨川小夫说的那样,此时就有两个人正守在岸本一郎等人的门口,而房间里则是传来了打呼噜的声音,看来应该是岸本一郎等人在房间里闲的更加无聊,所以就只能选择用睡觉来打发时间了。
精彩玄幻小說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再次停電分享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刘星还是把手枪拿了出来,并且让看守门口的两人也做好了准备。
结果等刘星进入房间的时候,便看到岸本一郎正站在窗户门口向外张望。
说句老实话,目前这个房间的高度对于一个身体素质还不错的成年男子而言,还属于可以接受的范围,不过因为双手都绑住的缘故,岸本一郎一时之间也下不了决心跳下去,因为从这种高度跳下去的话就必须得通过翻滚等动作来卸力,否则很有可能会骨折。
不过因为双手被向后捆绑的缘故,此时的岸本一郎想要进行翻滚是会很别扭的,更别提这还是从高空落下之后再进行翻滚,所以刘星知道此时的岸本一郎应该是非常犹豫的。
当然了,如今的岸本一郎已经不用再犹豫了,因为他也已经回头看到了门口的刘星。
所以,岸本一郎非常尴尬的说道:“呃,那个啥,我这只是闲着无聊看外面的风景。”
“那需要开窗户吗?”
闲着也是闲着,刘星现在也不急着回农场,所以便似笑非笑的说道:“而且这工业区有什么好看的?入目所及之处全都是工厂,我相信你在罐头厂上班的时候可没有少去。。。”
刘星的话还没有说完,头上的日光灯便突然熄灭了。
“这是?”
刘星的心中突然走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因为负责工业区的电力公司可是自己人,所以如果是电力公司进行停电的话应该会提前通知自己,而这如果是突发断电的话,那也可以排除是周围用电量过多而导致的,因为工业区就剩下这么几家还在运营的工厂,所以这用电量再高也高不到那去。
那么如今酿酒厂之所以会停电,十有八九是有人切断了电路!
现在问题又来了,被切断的电路是只有酿酒厂,还是整个工业区呢?
很快刘星就得到了答案——整个名古屋!
没错,刘星接到了种子岛辉意的短信,内容则是名古屋的电力因为某些尚不清楚的原因而被同时切断。。。当然了,这很明显是公家派系开始动手了,不过现在还不能确定公家派系是找准了那一个环节动的手,所以种子岛辉意正安排人手去进行检修。
这让刘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因为刘星还担心这次停电是生田组所为,目的则是为了偷袭酿酒厂,救出岸本一郎做的提前准备。
虽然在白天断电并不会起到什么太好的效果。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公家派系难道是准备好动手了吗?
这也不对啊,白天断电也没有办法给公家派系带来的太多的优势,最多就是让刚刚接手名古屋电力公司的岛津家头痛一番,但是因为在不久之前名古屋已经有过一次全城大停电,所以岛津家大可以将这次停电的原因归结于之前的电力公司没有完成检修。
所以公家派系为什么要这么做?
表情阴晴不定的刘星,可是把站在他对面的岸本一郎给吓了一跳,因为在他看来此时的刘星可能把停电的原因归结在了他的身上,觉得自家组长要么是在向他们示威,要么就是打算趁着他们分散注意力的时候发起突袭。
想到这里,岸本一郎连忙说道:“这位先生,这次停电绝对不是我们生田组所为,因为我们是真的已经认输了,何况先生你也说过会放我们一马。”
刘星点了点头,笑着说道:“那是当然,我想你们生田组也没有办法把整个名古屋的电力给全部切断,因为你们生田组如果真能做到的话,那你们现在也不会在这里了。”
“呃,这个我们好像还真可以做到。”
让刘星意外的是,岸本一郎竟然敢“反驳”自己,“因为名古屋也算是一个已经建立了很久的大都市,所以名古屋的电力网络虽然也在不断的进行维护换新,但是总的来说都是换汤不换药,因此想要同时切断名古屋的电力供应,就只需要安排几个人在电力网络的核心位置,也就是几个比较重要的变电站或者变电箱附近动手,就可以切断整个名古屋的电力供应了。”
看着一脸疑惑的刘星,岸本一郎有点尴尬的说道:“那个,我的父亲曾经是名古屋电力公司的一名维修员,而我在刚刚从学校毕业那会儿就是在我父亲的引荐下也成为了一名维修员,不过我做不来这种辛苦的活,所以没过多久就选择了辞职。”
岸本一郎的这个回答让刘星有些意外,也有些好奇,“哦,那你说说这些重要位置是分别在那里?如果言之有理的话我就放你们走。”
听到刘星这么说,岸本一郎瞬间就来了精神,“这其实非常简单,当初的名古屋电力公司为了节约成本,将很大一片区域的供电网络都集中在了一起,所以想要断电整个名古屋其实最少就需要破坏六个变电站或者变电箱,比如我们工业区这边的变电站就是位于那家起火的家具厂附近,而且我还记得那个变电站的负责人是一个酒鬼,经常会在白天喝酒。”
“真的?这么大一个城市就只需要破坏六个变电站就可以完成全城断电?这也未免太离谱了吧!”
刘星惊讶的继续说道:“怪不得前段时间名古屋会同时停电,原来想要全城断电竟然这么简单。”
岸本一郎耸了耸肩,笑着回答道:“那是当然,想要改造全城的电路可是一件费心费力又费钱的事情,所以这么多年名古屋电力公司都狠不下心来进行改造,毕竟作为一家私人公司,他们必须得考虑成本与回报问题,而现在这电价可是涨不起来了,所以改造成本或许得要几十年才能收回来。”
这就是所谓的私有化啊。
刘星摇了摇头,对着门口的人说道:“去准备几辆车,把他们带去远一点的路口放下来。”
刘星话音刚落,岸本一郎就高兴的说道:“谢谢先生,我就知道先生你一定是一个说话算数的人,我们生田组是绝对不会想着报仇。”
“因为我们本来就不是你们要报仇的目标,毕竟你们的罐头厂可不是我们炸的。”
刘星在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开口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罐头厂之所以会突然爆炸起火,原因可能和之前的家具厂一样。”
“家具厂?”
岸本一郎眉头一皱道:“对啊,我怎么把这件事情给忘了。。。但是家具厂的情况我也是有所了解的,那就是一个普通的加工厂而已啊。”
刘星也没有多做解释,便下楼去了。
到了楼下,渡边流星便询问了停电一事。
“原来如此,我就说名古屋这么大一个城市怎么就说停电便停电,原来是因为成本问题导致全城电力的抗风险能力大大下降;不过我还是想不通公家派系为什么会在白天断电,难道就只是想给岛津家一个不痛快吗?”
“不至于吧,如果真要甩锅的话,岛津家有的是理由可以撇清自己,何况现在找到人为破坏变电站的证据也不难,所以公家派系应该是还有其他的阴谋。”
刘星想了想,认真的说道:“所以,停电对什么事情影响最大呢?我想这应该是一个连环计。”
“日常办公?名古屋里的写字楼还挺多的,所以这突然停电有可能会让很多在编辑的文档直接报废。”骨川小夫凑过来说道:“对了,还有就是一些和互联网有关的公司,他们的服务器可能会受到断电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