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小說 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起點-第一百六十五章 快進到孩子都有了熱推

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小說推薦特拉福買傢俱樂部特拉福买家具乐部
仿佛有一个时钟,缓缓地升入了夜空之中,然后开始飞速轮转,日与夜也同时在飞速的的交替。
终于,时钟缓缓地坠落,最终消失不见。
惊醒。
凛冬的女王忽然自假寐中睁开了眼睛……她眼内的疑惑之色一闪而过,随后露出了惊变之色。
【盖亚之书】具显,凛冬的女王急速地翻开了它。
仿佛一下子翻开了许许多多的世界——而这些世界,竟是在快速地发展着!
凛冬的女王试图将这种快进停下,然而【盖亚之书】却宛如进入了自主模式,在她的手中,却不在她的控制之中。
“这到底是……”
凛冬的女王猛然站起了身来,但更大的惊诧也随之而来——甚至让她短暂的不知所措……她的身孕,消失不见了!
平坦的,几乎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
凛冬的女王不禁眉头一凝,差点以为自己在不知不觉间陷入了某种梦境之中,可就在此时,一道娇俏的身影却直接闯入了冰雪的大殿之中。
那是花季的少女,纯白无瑕。
少女欢快地来到了凛冬女王的面前,“母后,下午好!”
“母后?”凛冬的女王目光微怔……她见过眼前这个少女,实在是太多次了!
凛冬的女王下意识地坐回到了王座之上,轻揉着额头,为了理清此时的思路……但殿上的少女见状,却关心地走近。
“母后,你怎么了,是不舒服吗?”
“白雪?”凛冬的女王定了定神,试探性似的叫唤道。
少女眨了眨眼睛,旋即露出了一抹微笑来,“母后,你很久没有喊我的小名了呢,今天是怎么了?”
“我没事。”凛冬的女王摇了摇头:“可能是处理国事有些累了而已,休息一下就好。”
“母后,我给你揉捏一下肩膀吧?”少女热情道。
凛冬的女王摆了摆手道:“不用了,不过我有些饿了,你能帮我那些食物过来,我的公主。”
“嗯呐!我马上就去!”
少女仿佛是开心与愉悦的行者,她在这里,整个冰冷的大殿仿佛有了春的气息,可她一旦离去,这里又恢复了冰冷阴寒。
凛冬的女王依然端坐在王座上,沉吟……她忽然目光一转,看向了王座下的暗处,皱了皱眉头,“拜朗吗?你来多久了?”
只见一道高大的身影,自一旁的暗处走出,正是凛冬王国骑士团的团长。
“看情况,女王陛下似乎也才刚刚经历了这一切。”拜朗团长若有所思地看着少女离去的方向,凝重道:“时间,起码一下子跳跃了十五六年。”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凛冬的女王皱眉问道。
“突然之间。”拜朗团长苦笑似的道:“您能相信吗?我当时正在吃饭,四周的一切都以一种可怕的速度在前进,然后停止。十几年的时间,真的就一晃而过。我本以为是您动用了加速的功能,只是现在看来……”
“十多年已过,甚至连白雪也已经降生……”凛冬的女王低声沉吟着,“拜朗,如今凛冬国情况如何?”
“路上稍微了解一下。”拜朗团长正色道:“情况有些糟糕,目前的凛冬国正在筹备着与邻国开展。导火线是当初的魔女公主在新婚之夜吊死的那位王子。”
凛冬的女王点了点头:“对方国家的王储惨死,要发动战争早就早意料之内……只是,为什么会拖到了现在——这个快进了十多年的时间?”
拜朗团长道:“凛冬国之所以能够一直偏安一隅,是因为一直存在着笼罩着整个国家的暴风雪。它就像是天然的屏障一样,阻挡了一切的外来侵略者,但现在外边的暴风雪迎来了百年一次的停歇期了。”
“风雪…停了?”凛冬的女王不禁若有所思。
“如今世界突然加速,几乎打乱了之前所有的布置。”拜朗团长此时皱眉说道:“女王陛下,面对未知,我们如今继续执行当初的布置,恐怕已经不合适了。”
凛冬的女王不禁大皱眉头。
虽说不至于心乱如麻,但却也真的是无所适从——那种从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突变到了一切都变得陌生的困窘。
“我需要重新掌握现在凛冬国的一切。”凛冬的女王沉声道:“尽快!”
他们还在商量着对策,只是冰雪的大殿却再次迎来了一名闯入者——是凛冬过一名大臣,主外交的事物。
“女王陛下,邻国的使者,已经抵达,请问什么时候能够接见?”
外交大臣谦恭地站着,女王与拜朗团长却疑惑地对视了一眼。
“邻国的使者?”女王皱眉道:“既然要开战了,还来什么使者?”
大臣怔了怔,露出了愕然之色,但还是缓缓说道:“女王陛下,毕竟两国开战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此番邻国来了使者,希望我们能够交出当初叛国的公主,将之带回……臣私下以为,如果谈判成功的话,很大机会能够避免一次两国之间的大战。”
凛冬的女王沉吟片刻,“来的是什么人?”
“是邻国的新王储,传闻是一位很受爱戴王子,平易近人,而且也在极力地想要阻止这次两国之间的交战,所以才会主动请缨,成为使者,前来我们的凛冬。”
凛冬的女王想了想道:“既然来了使者,为了表示隆重,自然不能马上接见。你将使者先行安排住下,另外准备一场正式的见面吧……你且先下去,我还有要事要与拜朗团长商议。”
女王的回应似乎在这位外交大臣的猜想之中,因此他并未多言,很快便处理事物去了。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冰冷的大殿陷入了沉默。
拜朗团长的声音冷不丁响起:“女王陛下,变数太多,可我们目前对于凛冬世界的书页还没有太多的头绪,你看我们是不是应该用些比较直接的手段?”
“不行。”凛冬的女王却忌惮似的道:“世界突然的加速,原因不明,这个时候突然使用破坏手段的话,恐怕还会出现更多的状况,也许……”
“也许?”
凛冬的女王沉默了片刻,“也许,是动用破坏手段收取的书页太多了,才导致了这次的剧变……这或许,是【盖亚之书】发出的某种信号。”
这是一个猜想的原因——但并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更重要的原因是,在【Z】的终末书页世界,她就曾以破坏的手段,想要迫使书页的显示——最终导致了死亡一次的恶果。
有些书页世界,破坏了就破坏了,似乎没有问题。
但有些书页世界,破坏了,恐怕是万劫不复的下场——由于在【Z】的终末书页世界是头一遭的关系,凛冬的女王至今还心有余悸。
“而且,我有一种预感。”凛冬的女王此时冷声道:“这个邻国的王子,或许就是我一直在等待的人了。”
拜朗团长沉吟了番,毅然道:“女王陛下,请放心,我会尽快掌握凛冬所有的状况!”
……
……
矮人,是有远超人类寿命的物种——至少在过往所碰到过的矮人种族,都是如此。
所以哪怕十几年的时间瞬间过去,大胡子矮人七兄弟的模样也没有太多的变化——甚至毫无变化。
凛冬王城的一座庄园里,大胡子矮人七兄弟都在这里了——包括那个本应该用作诱饵引开城门守卫的老二。
她面无表情地看着正在饮酒作乐得矮人七兄弟,陷入了无声的沉思之中。
时间的跳跃,场景的突然转换,并非无法接受——无法接受的是,为何跳跃了十数年的时间之后,这七个家伙也没有半点的长进?
难道说在这跳跃的十数年时间之中,自己就没有一次出手调教过这七个家伙?
又或者说,只是只是单纯的背景故事的跳跃,世界在计算之中以一种托管得状态所进行的快进,所以没有任何的主观成分?
她习惯了先将逻辑理顺,才会展开下一步的行动……但这种突然的时间跳跃,本身就很没有逻辑了。
“显然,只是考虑凛冬国内的话,是很不正常的。”她沉吟着道:“但如果考虑的是这个凛冬国世界之外的手段,就合理多了。”
主人出手吗……又或者是?
“对了,公主殿下,你要的东西,我们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什么时候准备行动?”大胡子矮人的老大此时满脸红光地站了起来问道。
她缓缓地给出了一个带着问号的目光。
大胡子矮人的老大兴奋地道:“十个肮脏的妓//女,还有一百头野猪的心脏啊!公主殿下,你不是要我们给你准备好的吗?这次准备施展什么恶毒的巫术来诅咒白雪公主?!”
她沉默,然后才不动声色地道:“我诅咒很多次了吗。”
“这个我知道!”大胡子矮人老二这会儿也站起了身来,掰着手指数了数,“七…不对不对,是九次了!没有一次成功的!哈哈哈哈!公主殿下你还真是话本里面的白痴反派的命运,每次都能让白雪公主化险为夷!”
只见魔女公主殿下一言不发地站起了身来,直接往身上披上了一件斗篷,盖住了脑袋,便推门而出。
“公主,你这是要去哪?”
没有回答,只有直接关门的声音。
……
大胡子矮人七兄弟此时面面相觑,好一会儿,才大家又碰起了被来。
老三这会儿忽然说道:“你们发现了没有,公主看我们的眼神,它玛的一脸嫌弃!”
“不都一直这个样子吗?有什么问题?”
“问题是不大啦,但从前不是这样会的嘛!她还会骂咱!可现在都不骂了欸?”
“你说,咱们的公主每次诅咒都不成,要不咱直接把白雪公主给绑回来算了!然后请她吃大蘑菇!!”
“好啊好啊!请她吃大蘑菇!!”
举杯,举杯,尽兴,尽兴……饮饱吃足之后,大胡子矮人七兄弟,便兴冲冲地一路高歌,跑出了庄园!
总之……快乐就完事了!
……
“原来如此,用了十多年的时间,在王城改头换面,经营了酒庄,一边积蓄财力,一边暗中地收集王国的情报,准备再一次发动政变……这倒像是现在这个身份会做的事情。”
离开了庄园之后,她随意地行走在王城的街头之中,发现王城里,不少的产业都在暗中印有了相同的标记——那是她目前的身份,大财主达克夫人的标记。
沿用的依然是让娜·达克的身份。
“只不过,这样的效率太低。”她却摇了摇头,嘀咕似的道:“看来世界推演能力的等级并不高。”
“让开,让开!赶快让开!”
街道之上,一匹快马奔驰,让道上的行人散开两边,似乎是为了清除路上的障碍——远处,只见一队车队正缓缓地驶入王城的主干道之上。
她站在了人群之中,安静地听着人们的讨论。
“听说这次来的是邻国的王子!是为了谈判才来的!”
“难道,真的要开战吗?如今暴风雪停歇,对面要真的打过来的话,不知道我们顶不顶得住啊!”
“我听说这位邻国的王子是保守派,好像不支持开战的样子!”
“这可说不准!毕竟当初那个魔女,可是亲手杀死了对面的王储,如果不是因为暴风雪的存在,这战争恐怕早就打完了!”
“这些年那个魔女一直也没有抓到,我看邻国这次到访,目的就是为了魔女来的……也不知道咱们的女王会怎么应付,哎。”
议论声中,车队缓缓驶过。
领头的是一队装备精良的骑兵,邻国的王子正身处在马车的车厢之中……众人渐渐安静了下来。
她在人群中皱了皱眉头,手指悄然地弹动了一下,一只黑色的蝴蝶悄无声息飞出。
蝴蝶惊动了拉扯的马匹,马儿受到了惊吓,瞬间间让马车失去了控制,直接往道路旁的群众冲去!
众人大惊,眼看躲之不及,却见一道人影自车厢之中冲出,一跃而起,直接坐到了那受惊的马匹背上。
邻国的王子殿下!
邻国的王子,此时弯下了腰,手掌贴在了马背上轻抚着,似乎正对着受惊的马儿说着什么——不过瞬间,那应激的马儿竟是安静了下来。
传说这位邻国的王子,是自然的宠儿,哪怕是大气中的精灵也会钟爱他,听从他的指挥。
今日一见,确实神异。
众人惊叹。
只见安抚了受惊的马匹之后,邻国的王子直接翻身下马,向那带路的凛冬国外交官员们点了点头后,便再次返回了马车车厢之中。
车队继续行驶,渐渐远去,人群也开始散去,唯有她还站在了原地,目光疑惑地看着那减小的马车。
“不是主人。”她以笃定的口吻低声自语。
沉思。
然后,她往那马车离去的方向,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