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說 氪金劍仙李太白-第255章 這合規矩嗎?閲讀

氪金劍仙李太白
小說推薦氪金劍仙李太白氪金剑仙李太白
“咔嚓、咔嚓、咔嚓~~~”
两股巨大力道僵持之下,即便是有十六瓣莲花紫金钵的结界护持,李白脚下的擂台也开始寸寸龟裂凹陷。
“就算你炼体巅峰又如何??”
“还不是破不开我这一剑!”
李无敌脸色狰狞地冲李白咆哮了一句,随即剑指用力向下一压,被其控制的那道龙影随之又是一声咆哮。
“轰!”
李白周身一丈有余的区域,生生地被压得凹陷了下去。
“让我再来送你一程!”
接着李无敌不顾身上不停溢出的鲜血,再一次双掌结印,将自身气血所化的灵力尽数灌注到了屠龙剑阵之中。
这一战,他赌上了一切,绝不能败。
“万剑荡山河!”
在歇斯底里般的一声长啸过后,他合拢的双掌再次用力向下一压。
“昂!——”
龙吟剑鸣之声随之再次响彻,那压在李白头顶的五爪金龙,忽然之间周身鳞片齐齐飞散开来,最后化作一柄柄飞剑。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氪金劍仙李太白笔趣-第255章 這合規矩嗎?熱推
“轰隆隆!!!——”
几千柄飞剑,骤然间以不同轨迹,化作道道剑光,从天空之中斩落。
“以气铸剑之法,终究不过是一些剑修为求捷径的小道。”
感受着身周几千道凌厉的杀意,李白忽然似是有所顿悟般喃喃自语了一句,跟着他再次抬起了双掌。
“既然是气,那我便全收了。”
他一边这么说着,一边以《北冥神功》的法门打开了掌心各处穴道,然后再将平日里压制住的《八九玄功》主动运转至三成,随后解除隐身变化。
“轰!!!——”
一道沉重如山岳的威压,从天而降。
面对这股来势凶猛的威压,尽管有结界遮挡,擂台下方的不少修士直接昏死过去,即便有一些还能站立着,此时也都面色煞白,如同雄狮面前的小兔子,满脸惊恐却又一动不敢动地立在原地。
“金丹期……修士?!”
“不是金丹,这是金丹巅峰境,甚至,甚至……”
如同兔子对狮子恐惧,低阶修士对于高阶修士的恐惧,也同样是被融入了骨血之中。
“轰隆隆!~”
还没等众人心头的惊惧消散,在一声巨响声中,擂台的上空又发生了诡异的一幕。
“嗖嗖嗖!~”
只见那无数柄五爪金龙龙鳞所化的飞剑,正如流水般带着道道破空声,被李白吸入掌心。
“砰!~”
甚至到了最后,那五爪金龙,也在李白掌心的那股巨大吸力之下碎裂开来,一点点地被其吸入掌心。
“咔咔咔咔咔咔!!!~~~”
悬于擂台上的六柄斩龙剑接连碎裂开来,在重新化作了一团团斩龙剑气后,被李白吸入掌心。
“这,这不可能!”
脸色惨白气息虚弱的李无敌,双目充血怔怔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砰!”
话音方落,周身已无法宝光泽的六枝剑,笔直地插落在他身前的地面,随后“咔嚓”剑身生出道道裂纹。
“怎会……如此?”
看着六枝剑剑身的裂纹,李无敌的目光逐渐黯淡下来。
“啪嗒、啪嗒、啪嗒~”
脚步声中,一道被日光拖得长长的影子,逐渐遮盖住了他头顶的日光。
他抬起头,只见到李白正一步一步朝他走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只觉得李白每朝前走一步,身形便会高大几分,随之而来的压迫感也会增加数倍,以至于他开始感到呼吸困难,五感也随之消失,就好似正在一点点坠入深海一般。
“此人不应该存在于此世间。”
李无敌望着李白,双目无神地喃喃自语了一句。
“徒儿快认输、快认输!!!~”
就在此时,从擂台下方传来的一道熟悉的声音,将李无敌的神识从一片混沌之中给拉了出来。
“没错。”李无敌的双眸之中重新爆发出神采,“我不能死,我还不能死!只要我不死,终有一日能够赶得上他!”
“我认~”
“轰!”
李无敌抬起手开口准备认输,却不想话还没说完,一道闪电从天而降,他整个人随之无法动弹。
“对不住了,我必须杀你们。”指尖电花闪烁的李白,面无表情地看向正一脸惊愕的李无敌,“就像你们必须杀了我一样。”
新罗修行界对于唐国修行界敌意太深,所以李白决定去到海外之前,能够清理有些是一些。
“你……我……我们?”
虽然身体动弹不得,但李无敌的意识还是清晰的,当下便察觉到了李白意图。
“不……不要过来……”
他拼尽所有力气转头朝擂台下方看去,只见那里以一名年迈剑修为首的五六名新罗修士,正不顾一切地朝擂台这边冲来。
“给我住手!”
他的声音实在是太轻,终究没能拦住那批人。
“轰!~”
只见那新罗老者一剑劈开结界,然后带着那一众修士冲到擂台上,将李无敌牢牢护在身后。
“我徒儿既然已经败了,你为何还要斩尽杀绝?”老者提剑怒视李白,“你堂堂一个大国修士,连这点气度都没有吗?”
“气度?”
李白忍不住笑了笑。
然后就见他抬起手,将体内封印住自己气海的那团魔气逼出。
“我的气度为何要给你们这些勾结突厥魔修毁我气海置我于死地小人?”
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氪金劍仙李太白-第255章 這合規矩嗎?熱推
他晃动了一下手中那团魔气。
“你信口雌黄!”
新罗老者冷哼一声。
李白笑着摇了摇头,然后仰头望向白玉寺法王。
“这合规矩吗?”
他问道。
“擅闯擂台,此轮比试,李无敌败。”
白玉寺法王皱了皱眉随后道。
“法王你大概理解错了。”李白又摇头,“此刻比试并未结束,我是在想问法王你,比试途中闯入擂台者,我能否一同击杀。”
白玉寺法王闻言心头莫名一寒,随即怒视那新罗老者道:“擅闯擂台而死者,比试修士无需担责。”
显然,他这是在提醒那新罗老者。
“你们带着大师兄先走!”新罗老者先是毫不在乎地冷哼一声,而后转头继续怒视李白,“我倒要看看他能把我怎么样!”
“既然上来了,就都别走了。”
李白面无表情地抬起手,指尖再一次电花闪烁。
“你们快走!”
“轰!——”
意识到不对劲的那名新罗修罗直接一掌将那几人推开,但为时已晚,李白指尖雷已然落下。
“快走~”
“啪嗒!~”
强行抵御住李白一记指尖雷的那名新罗老者,刚准备将李无敌跟那些弟子推下台,一道清脆响亮的响指声再次响起。
“雷狱。”
只刹那间,一道由闪电组成的“瀑布”,自头顶黑云之中倾泻而下。
“轰隆隆隆!~~~”
“轰隆隆隆!~~~”
在众人一片目瞪口呆之中,轰隆的雷声跟那如瀑布般的闪电,至少持续了十息时间才最终停歇。
“砰!——”
而在雷声停歇下来之后,白玉寺法王靠十六瓣莲花紫金钵结出的结界随之碎裂,那足有十尺来高的擂台整个化作焦土坍塌下来,而原本擂台上站立着的修士,也只剩下李白一人。
“金丹巅峰境,这次山海会,两位圣子只怕要有麻烦了。”
额头布满细密汗珠的白玉寺法王,低头看了眼自己掌心那道闪电形状的伤口,心头忽然涌出了一股强烈的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