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綁定天才就變強討論-第一百一十四章   是誰給你迷之自信?【第二更,大家新年好!】熱推

綁定天才就變強
小說推薦綁定天才就變強绑定天才就变强
暴雨在剧烈的冲刷。
不断拍打着林幕遮那张姣好而苍白的脸颊。
除了方浪第一剑漫入她的心口,让她神色发生变化以外,后面几剑,林幕遮剩下的只有平静和淡漠,她淡漠的看着这完全超乎她想象的少年。
她阴沟里翻船了,但是她无可奈何,因为,方浪的剑气已经震断了她心口周围的大部分经脉,隔断了她的灵念和气旋丹田之间的联系。
她来复仇,本以为十拿九稳,她一位东鲁剑宗的老弟子,最有天赋的弟子,得了剑仙传承的弟子,结果依旧把自己给搭了进去。
嘭!
两人飞坠砸入满是泥泞的地面,犹如巨石投入湖,炸起千层混着泥色的水浪。
方浪的手臂抵着林幕遮的脖颈,血水晕染开来,歪歪扭扭,像是在大地上切割出沟壑。
天地都陷入了死寂,一片寂静和清冷。
“当初,我也是在下雨的天,用剑捅死他的。”
“这下子,就整整齐齐,这个礼,如何?”
方浪看着面色被雨水拍打着苍白至极的林幕遮,和煦笑道,他的笑容永远都这么和煦和暖心。
林幕遮嘴角淌出血,眼眸依旧平静的盯着方浪,许久,林幕遮笑了起来:“你这一剑……怎么来的?”
方浪的这一剑,她看不懂。
为什么能够击溃她丹田中吐露出的一缕剑仙剑气。
难道真的只是凭借一把莲生吗?
那一股力量,不像是太华剑仙的剑气才对。
雨水轰鸣不断,更是有云后惊雷,惊动整个密林,惊得许多妖魔兽于密林中乱窜。
方浪看着林幕遮,今日,方浪若是没有手段,若是没有能够在兽潮中坚持中,他就死了,剑蜀宗的希望也将彻底埋葬。
尽管这个女人只是想要为林云复仇,但是,方浪对于林云的事情,没有任何的后悔。
那时候,死的如果不是林云,那便是他。
至于林幕遮所问的这一剑。
这一剑来的的确不容易,方浪一人独挡兽潮,杀了三百多头妖魔兽,杀到精疲力尽,杀到只剩下麻木的挥剑动作。
方是开启了奖励,方是获得了一个奖励蛋,开出了借力卡,而且开了借力卡后,借力温教习,利用温教习的力量,爆发出了那一剑。
以身饲剑十年意,哪怕剑仙亦可斩。
说起来霸气,但是,方浪此刻的气息,都衰退到了九段剑徒,当然,方浪已经感觉到力量在缓慢的恢复,这只是暂时的,因而问题不大。
但是,他这一剑,只是借了温庭的几分力,不得其真意,所以,方浪有些难以想象,温教习若是真的爆发出了一身的实力,能有多强!
这一剑,说实话,有几分运气的成分在里面。
方浪不喜欢运气,因为运气不可控。
但是,只能说,眼前这个女人,运气不好。
见方浪没有给她解释的意思,林幕遮继续笑了起来。
“你会杀我吗?”
“你应该不敢杀我吧,杀了我……”
林幕遮继续谈笑风生。
不过,刚发出声,她绝美容颜上的谈笑风生便僵住了,瞳孔紧缩,带着几分不可置信和面对死亡终究会浮现的惊惧。
方浪没有拔出扎在她心口,震断她经脉,斩断她与气旋丹田联系的莲生剑。
而是反手握住斜指苍穹的黑曜剑剑柄,如黑色闪电般抽出,抵在了林幕遮染了血泥水的脖颈处。
暴雨倾泻。
映照在林幕遮眼眸中的,只剩下那一身血衣的少年状元郎。
噗!
剑划过,血水晕染,林幕遮那绝艳的面容定格,脸上的面容犹自带着临近死亡的惊恐。
原来,她并不是真的那般谈笑风生。
“是谁给了你这样的迷之自信?”
“你背后那位贵人?”
方浪嗤笑了一声,从林幕遮身上爬起来,提着她的脑袋,哪怕有借力卡的效果,方浪依旧是感觉到一阵空虚。
那是施展了温教习的剑后的空虚。
那是一种一剑递出,便感觉身体被掏空的独特空虚感。
这时候,若是有一口温热的枸杞茶,那该多好……
方浪嘴角一抽,赶紧收起这个该死的恐怖的想法。
他方浪才十五,他还年轻!
枸杞茶……这东西还不能出现在他的人生中!
雨一直下,林幕遮的尸体被雨水逐渐拍打的流淌出鲜血,鲜血于方浪的脚下,绽放成一朵雨幕中的血莲。
黄瑛呆呆的伫立在大树树干上,看着方浪一剑割下林幕遮的头颅,竟是莫名有些震撼和不可思议。
林幕遮,东鲁剑宗最耀眼的天之骄女,这位被剑圣南业火视为最有希望踏入剑仙之境的女弟子。
被方浪一剑削去了头颅,暴尸于暴雨之下。
三品杀四品,一剑斩天之娇女。
黄瑛心头满是复杂,她身形一闪,落在了林幕遮的尸体旁,取出一粒丹药塞给方浪。
这是疗伤丹药,能够些微补足气血。
黄瑛有些恍惚,在方浪身上似乎看到了轩辕太华的影子,或许,剑蜀宗的希望,在这位状元郎的身上。
方浪吃了丹药,感觉身体中的虚弱感稍稍消失了些。
提着林幕遮的头颅,方浪摘下了林幕遮的空间戒指,灵念涌入,灵锥砸出,直接砸爆林幕遮的空间戒指。
嘭的一声脆响,空间扭曲,随后一大堆的灵晶以及林幕遮的一些私物,爆了出来。
扫了一眼,中品灵晶有一枚,下品灵晶有五十七枚,还有一些瓶瓶罐罐的丹药。
黄瑛倒吸一口气,好富有。
方浪撇嘴:“穷。”
黄瑛:“……”
这还穷吗?这若是穷,剑蜀宗弟子那是什么?
方浪一扫,将东西毫不客气的收纳起来,随后取出了一枚求援符。
轻轻抛起,砸在林幕遮的尸体上。
随后,方浪一缕剑气砸出,求援符顿时炸开,一股奇异的波动顿时扩散。
“走。”
方浪随后没有再理会,与黄瑛一同离开了此地。
两人离去后差不多七八息的时间。
便有破空之声撕裂雨幕而至,两位大理寺的强者飞速赶赴而来。
他们落下,站在林幕遮的尸体旁,雨水冲刷着他们的斗笠,斗笠边缘雨幕连成了一片。
“这求援符……应该是死之后凶手捏爆的。”
一位大理寺强者声音沙哑道。
“这是对我们的挑衅。”
“挑衅个屁,刚才密林中有兽潮涌动,应该就是林幕遮搞出来的……这就叫做一报还一报。”
大理寺另一位强者冷冷道。
随后,他们没有再继续争论,提起林幕遮的无头尸体,离开了此地。
……
……
长安城,太极殿。
冷寂的可怕,百官们皆是无言,噤若寒蝉。
吕太玄眯着眼,李浦一眉头紧蹙。
大皇子老神在在,三皇子则是脸上带着疑惑。
悬浮在广场上的古镜还在不断的变换着画面,但是,负责变换画面的术修额头上已经不断的滴淌下冷汗。
“大胆!还不速速换至剑蜀宗参赛队伍的画面!”
高公公脸色冷厉,苍白的双鬓蕴丝丝剑意,厉声道。
三皇子蹙眉,大皇子冰冷说道:“还不快更换画面!”
终于,那位术修切换了“万里镜”内的画面,画面一阵闪烁,随后,出现了一地尸体。
暴雨浇灌下,血水扭曲,一具又一具的妖魔兽尸体堆叠了满地!
暴雨,血水,满地兽尸。
而妖魔兽尸体中,姜灵珑,倪雯,柳不白还有哥舒月华四人的身影呈现于其中。
哗然之声瞬间在白玉广场中上炸开!
“如此多的妖魔兽……这是遭遇了兽潮?”
“幽州妖阙中还能遭遇到如此兽潮?而且是在外围?可笑至极!”
“有意思……看这满地兽尸,这群小家伙是杀了多少妖魔兽?!”
百官之中,有人怒叱。
吕太玄眉头紧皱,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朝小剑豁然起身,却是怒笑鼓掌出声:“好好好,在幽州妖阙外围遇到了兽潮,我剑蜀宗的几位弟子,可真的是运气惊天啊!”
“陛下!请为我剑蜀宗做主!”
太极殿中深邃无比,似乎有一双眼眸冷漠无情的注视着白玉广场上的一切。
朝小剑白衣白发飞扬:“往届我剑蜀宗在资源战中遭受针对也就罢了,但都还在可接受范围内,不会超出规则之外,我剑蜀宗的弟子不敌,那我朝小剑虽然气,但也忍了。”
“但是,这一次,没法忍了,我朝小剑这若是都忍下去,便愧对白发剑魔之名!”
朝小剑声音在白玉广场上,越来越高涨,越来越响亮。
“周一元主导此次资源战,以他的实力不可能会感应不到兽潮的发生,所以,周一元在干什么?”
朝小剑声音炸裂当空。
礼部尚书周一元……
此时此刻,大家亦是想到了周一元,的确,如朝小剑所说,兽潮发生,以周一元的实力,不可能感应不了。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所以……周一元有问题。
蓦地。
太极殿前。
大皇子李天麟迈步而出,单膝跪地,拱手作揖,神色严峻道极致:“父皇!”
“于父皇寿辰之际,竟是发生这样的事情!不可饶恕!儿臣协管大理寺,愿率大理寺众员一同前往,调查此案,还剑蜀宗一个公道!”
大皇子李天麟神色严肃无比,面色阴沉,声音萦绕在太极宫的长廊间。
三皇子李连城神色微微变化。
李天麟单膝跪地,天地间在飘雪,一切似乎都在这一刻变得无比的安静。
仿佛过了一瞬,又仿佛过了漫长岁月一般。
太极殿内,传出了无喜无悲的一句话。
“可。”
“儿臣遵旨!”
李天麟闻言,神色愈发的肃穆,站起身,四爪蟒袍纷飞高扬,朝着白玉梯走下。
“裴寥!”
“准备队伍,前往幽州妖阙!”
PS:第二更来晚了,主要是今年在媳妇家过年,所以事情太多了,还被拉去喝酒,喝了一点就偷偷溜回来,写完赶紧发,祝大家新春快乐哈~老李给大家拜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