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巨星從主持人大賽開始-第三百五十六章 喜歡偷竊的思密達國分享

巨星從主持人大賽開始
小說推薦巨星從主持人大賽開始巨星从主持人大赛开始
所以,这他娘的原来是个数学问题啊!
听完朱铨给出的理由,众人竟然都不觉得这个答案有些突兀,甚至还颇为赞同。
“朱老师的数学功底果真深厚,几十秒就得到了我们经过十多年时间验证过的正确路线,厉害,实在是太厉害了!”
“要不怎么说朱铨老师是咱们华国的顶级数学家呢,看待问题的方式就是别具一格,我们要是有这一的想法,那说不定也能去研究院转转了。”
“ 算了吧,你还说老老实实的研究文物吧!数学那玩意儿是一般人能玩得转的?”
“我今儿可算是知道了数学家是怎么解决问题的了!”

朱铨的小露一手拉近了与众人的关系,趁着将汝窑碗入库收藏的机会,又跟单雨齐院长提了几句对未来故宫博物院的发展设想,也借此敲定了《我在故宫修文物》纪录片的拍摄。
“朱老师,你们国视愿意来拍摄这样一部纪录片?”
在签署好一应的合同文件,简单的合影留念后,单雨齐有些不放心,悄悄询问起朱铨来。
“当然会愿意了!”
朱铨很是肯定。
依照他现在在国视的地位,说是要拍摄一部有关于故宫的纪录片,就算是会赔钱,那也会同意立项的。
因为国视开设节目的目的并不只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发出国家的声音,树立国家的形象,传播国家的文化。
这四者,后面三个才是最重要的,赚钱反倒是次要的了!
而故宫,或者说故宫博物院,是华国传统文化中相当重要的一部分,自然是重中之重。
现在这几年,隔壁的思密达国偷窃华国文化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
比如网红李子柒发布了一个“如何制作四川泡菜”的视频,思密达国网友看到后就各种诋毁,说李子柒抄袭了他们的泡菜文化,说什么‘泡菜是思密达国人的独家发明’,结果却被华国网红无耻抄袭。
然后思密达国的人在推特、脸书这些外网上广而告之,企图把这事儿给闹大,弄得人尽皆知,把‘华国人无耻偷窃思密达国的文化’这事儿给确定下来,但被华国人怼的溃逃,却依旧嘴硬,死不承认;
比如国内漫画师【old先】发布了一组古风混搭漫画图,结果有思密达国网友跳出来质疑图中的大帽借鉴了思密达服,要求画师标明出处。
可实际上的灵感来源,有理有据的表明全部设计风格都是来源于汉服,结果很多思密达国人就生气的说:“你们居然还有自己的文化?我不信,那可都是我们的!”,无耻的嘴脸再现;
再比如妇孺皆知的端午节申遗事件,很多思密达国人迫不及待的要认屈原“当祖先”,真不知道两千多年前的楚国人屈原能不能听懂二十世纪初才被思密达国广泛运用的思密达语。
现在,思密达国变本加厉!
在华国的网站上买‘思密达春联’、‘思密达结’、‘思密达炮仗’等等;
强制要求外网的谷歌搜索在搜索“Lunar New Year”时,出现的第一条不准是“Chinese New Year”,而是“SiMiDa New Year”;
在一些演出节目、偶像演出、文化宣传上,用‘东洋风’来代替‘华国风’的概念,企图偷天换日;
对了,甚至有一部分思密达国人认为汉字是他们的祖先发明的…
这种种的一切仿佛都在告诉我们,是时候动起来保护我们华国文化了,别等到自己的文化被它国盗窃掉,以后使用的时候,还得给对方专利钱。
在这些盗窃者中,思密达国最为猖狂,倭国起码还知道遮遮掩掩,知道自己无耻的模样很不道德,但思密达国仿佛只要是华国的文化,他们都恨不得据为己有。
朱铨是国视新闻节目的主持人,平时就比较关注这些动态,在报道时也多次提及,所以比较了解。
当朱铨将这些事儿一股脑的说给单雨齐院长听了以后,单雨齐也是忧心忡忡,蹙着眉头道:“朱老师,你说的这些情况实在时太重要了,这么地,如果国师不愿意出资来拍摄纪录片,那我们故宫就自筹,邀请您来指导拍摄!”
“单院长,您就放心吧!情况都这么危急了,国视怎么可能不出人出力呢?”朱铨笑着安慰道:“相信这部纪录片出来,故宫博物院一定会有崭新的面貌的。”
这边朱铨与单雨齐谈的火热,一旁的柳筱玥就有些不满意了。
什么情况啊!
虽然这思密达国无耻的盗窃我们国家的历史文化很无耻,但是你堂堂一个国宝级数学家,一个刚刚解决了世界难题的数学家,一个正值巅峰的数学家,居然还想着自己去拍摄纪录片?
天呐!
你把这个劲头用在解决数学难题上,那对我们国家的数学水平会有多大的提升啊!
就算是对数学没有兴趣,那完全可以做做物理方面的研究,这都是相通的!
拍纪录片,你一个门外汉,又不是导演系毕业的,懂什么叫拍纪录片吗?
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来做,不好吗?
就在柳筱玥准备提出自己的意见时,就听到朱铨说道:
精品小說 巨星從主持人大賽開始 線上看-第三百五十六章 喜歡偷竊的思密達國
“单院长,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这样的一段话。”
“什么话?”
“…思密达国一到店,所有的人便都看着他笑。
有的叫道:“思密达国,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
思密达国不回答,对柜里说,“温一碗大酱汤,要一碟辣白菜。”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巨星從主持人大賽開始 起點-第三百五十六章 喜歡偷竊的思密達國展示
说着话,便排出九文大钱。
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 “你一定又偷了人家的东西了!”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巨星從主持人大賽開始》-第三百五十六章 喜歡偷竊的思密達國鑒賞
思密达国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
“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偷了中家的衣服,吊着打。”
思密达国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争辩道,“窃衣服不能算偷…窃衣服!…东洋的事,能算偷么?”
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附属国”,什么“菜包肉”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
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单雨齐一下子就听懂了,身边的人也听懂了,纷纷哈哈大笑起来。
柳筱玥叹了口气,心道: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巨星從主持人大賽開始討論-第三百五十六章 喜歡偷竊的思密達國相伴
都市言情小說 巨星從主持人大賽開始 線上看-第三百五十六章 喜歡偷竊的思密達國相伴
你把编段子的时间用在解决数学难题上,说不定其他的难题也被你解决了,求你务一下正业吧!
(连更的第二天!)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巨星從主持人大賽開始-第三百五十五章 這就是個數學問題展示

巨星從主持人大賽開始
小說推薦巨星從主持人大賽開始巨星从主持人大赛开始
朱铨抱着装有汝窑瓷碗的箱子来到故宫博物院的时候,只见柳筱玥已经时站在那儿,跟一位穿着布鞋、布衣的慈祥老人谈笑风生。
朱铨记起来了,这位老人不就是故宫博物院的单雨齐院长嘛!
在朱铨还没有穿越到水蓝星这个平息世界时,这位老人是故宫博物院的第六任院长,带领着备受争议的故宫博物院走出泥潭,将千疮百孔的故宫打理的焕然一新,颁布了多项改革措施,振兴了故宫文化,让更多的人对故宫有了新的印象,从而爱上故宫,爱上传统文化。
只是现在…朱铨前两天才在《一起关注》的节目中报道过有关故宫的新闻…准确的说,应该是丑闻,而且不止一件。
第一个是有人违背禁车令,依旧开着大奔在故宫的古道上酒驾,还撞伤七人,其中重伤两名;
第二个是有人借游览故宫的时候躲过排查,半夜偷盗国宝十个,其中找回七个,三个还未追回。
可以这么说,现在的故宫风雨飘摇,单雨齐可以说是临危受命,坐在故宫博物院院长这个位置,他是如坐针毡、如芒刺背、如鲠在喉。
朱铨在远处看着老人,虽然与柳筱玥谈笑风声着,但可以感觉到他的笑容中流露出淡淡的苦涩。
待朱铨又走近了十几米,站在门口的那一群人看到了。
“朱老师,您来了!”单雨齐快步上前,领着一众人前来迎接:“没有来得及去迎接您,是我们招待不周。”
“单院长,您这一声‘朱老师’可折煞我了,叫我小朱,或者小铨就好了,‘老师’这词真的不敢当。”
朱铨将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没有半点恃宠而骄。
对于单雨齐这样德高望重且德才配位的实干者,朱铨是打心底里佩服与敬重的。
“不不不,朱老师,您这就谦虚过头了!”
单雨齐笑得很开心,谁不希望自己被人所尊敬呢?
更何况还是被大人物所尊敬呢?
是的!
在单雨齐看来,朱铨就是一个大人物了。
要知道,朱铨可是刚刚解决了一个世界性的数学难题啊!
这个题目的难度,单雨齐虽然不能准确的知道到底有多难,但他可以量化进行比较:
许多的华国科学院、工程院院士,华国的数学家以及世界上很多其他的数学家,且不只是一代数学家,而是几代数学家都没有完成这个猜想的解答。
但是朱铨以一己之力完成了!
也就是说朱铨>那些人的集合!!!
那就意味着,朱铨的地位堪比国宝级人物啊!
就这样的人物,怎么能当不起自己的一句“朱老师”呢?
单雨齐哈哈的笑了几声,又是寒暄了几句,将身边的几位专家依次介绍个朱铨认识,这才邀请着进门。
朱铨可是兴奋了!
来的人除了几位故宫博物院的领导外,还有几位专家,其中一个还是《我在故宫修文物》里面出场的大师,陶瓷修复组的王五胜。
朱铨之前可爱看这部纪录片了,对于王五胜那是相当钦佩的。
这里面还有一个年龄与柳筱玥差不多大的高个子女生,跟着柳筱玥两人在一边静静的聊着天,单雨齐没有独自介绍给朱铨认识,但朱铨也认出对方是谁来了。
那个高个子女生就是书画修复组的陈扬,看她跟柳筱玥这么熟悉的份上,应该就是她来告诉单雨齐捐献汝窑碗的事情的。
边走,边谈,单雨齐向朱铨介绍起故宫来。
“朱老师,你知道逛故宫的最佳路线是什么不?”
单雨齐是个极为会谈话的人,他一眼就看出了朱铨对故宫的喜爱,所以投其所好的把话题往故宫上引。
“呃…这还是我第一次来故宫,虽然仰慕已久,但我还真的不知道呢!”
朱铨也是实事求是,绝对不班门弄斧,承认自己不清楚并不可耻,不懂装懂才会贻笑大方。
“我们现在是在神武门,这是一般逛故宫的出口之处,而作为游客,一般就是从午门进来…”
单雨齐说到这儿的时候,朱铨看着手机里面的故宫平面图,顺着他的话,往下说:“单院长,那这样的话,从午门进来…”
“唔…就一直往前走,穿过太和殿、保和殿,出来往东走,就进入珍宝馆…”朱铨开口讲解道:“这个珍宝馆里面有珍妃井,可以看看万恶的慈禧怎么迫害人的。”
朱铨没有停,继续往下说:“穿过珍妃井,接着向南通过长长的走廊,就可以看到延禧宫、景阳宫、永和宫,之后在一直往…”
顿了顿,朱铨继续道:“再之后就一直往西北方向走,就可以看到御花园了。”
说到此处,周围的众人全都大吃一惊:
什么情况?不是说不知道的么?怎么说的如此的精准,到目前为止,跟标准答案那叫一个一模一样啊!
“朱老师,那接下来呢,又该怎么走?”
一旁的另外一位故宫领导询问道。
“就接着往西走,到慈溪住的储秀宫、长春宫…等等这些都可以看到!”
朱铨回答道。
“从西六宫后,再绕回到故宫的中轴线上,就一直往前走,就逛完了!”
朱铨也是一口气把接下来的逛故宫的线路图给说了出来,自信样子就像是刚刚解完了一道数学题。
一旁的柳筱玥偷偷问:“扬,这货说的对不?刚刚的线路图是不是最佳的逛故宫路线?”
陈扬一脸钦佩,指责道:“柳筱玥同志,你说的‘这货’,是指的朱铨老师吗?如果是的话,请你千万放尊重些,别用这种带有侮辱性质的语言来指代我们国家最伟大的数学家!”
接着,陈扬用鄙视的眼神撇了柳筱玥一眼,道:“亏你也是个数学家,同时还是个物理学家,怎么对人才的尊敬程度还没有我们这些外行高?”
柳筱玥:…
骂归骂,那你也得先告诉我这货…这个朱铨,说的是不是对的啊!
柳筱玥内心MMP,但还不能说,只能抱以歉意的微笑。
接着,就听到朱铨那极度装B的话:“…我只是把‘最佳’的定义改成‘用最短的路线走完最多的宫殿’,所以在知道了出发点与出口点后,这就变成了一个数学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