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明末黑太子-第951章:耕戰之法相伴

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明末黑太子
范文程能想出在大清腹地开荒种地的法子,完全是受了那魔童的启发。
蛮明可以堂而皇之地将诸多藩王连同其藩国,都移藩到海外多地。
那么大清的国土在眼下虽然比蛮明小得多,可也不乏可开垦之地。
若能在原亦东河卫等地区开垦出百万亩,甚至千万亩良田,往后大清国再也无须为粮食而发愁了。
有了粮食便可控制住檬古与包衣了,更无须指望叩关来得到粮食了。
开垦一百万亩土地,每亩收成一石,每年收获七成,便是七十万石。
基于此额翻十倍的话,可是将达到七百万石之巨!
按照五石粮食养一个步兵来计算,届时大清国实现带甲百万,决计不是白日做梦了!
只不过让鲍承先那厮抢了风头,不过也好,让自己免去了远离京城,监督开荒的苦差事。
皇太鸡对此事是极为赞同的,因为最早在今年秋季便可获得第一批粮食了。
头一年先让包衣及其家眷实现自给自足,第二年朝廷便可从中获益了。
听到北上开荒的建议,皇太鸡甚至觉得有些后悔。
要是早两年提出来,岂不是现在大清都无须为粮食而发愁了?
北边何止能开垦出一百万亩?
哪怕是一千万亩,甚至一万万亩都是绰绰有余的!
如此一来,包衣便不会再成为大清的负担了,都可以去开垦荒地。
一名包衣可以开垦十亩、二十亩、五十亩,甚至一百亩!
朝廷只负责收粮,开垦土地面积越大,对大清自然是越发的有利!
故而商定此事之后,在鲍承先另行之前,皇太鸡还特意叮嘱其,一百万亩只是最少定数,往上不设上限。
能开出两百万亩,甚至三百万亩土地,自然就更好了!
当地飞禽、走兽、河鲜均可猎来食用,以解前期粮食不足之困难。
对于这些渔猎所得,均归包衣及其家眷所有,官吏与将士不得抢夺。
想吃就去自己打,连猎物都抢包衣的,大清便不需要花钱养着这些混吃等死之辈了!
一切准备工作都是为了调动包衣们的积极性,只有这样,才能让开荒大业尽快成功。
因为眼下大清国已经开垦出来的良田均在辽南地区,几乎环绕辽东湾沿线。
皇太鸡有种预感,往后那魔童会经常派遣舰队携带大量兵马前来袭扰己方的产量区。
一旦连最基本的口粮都无法保证能够收获,大清国便距离崩溃为期不远了。
能在后方腹地开垦出百万亩良田,便是最好的防备措施。
过了辽北的山区,再往北上千里,都是一望无际的平原。
皇太鸡认为这片地区往后均可以开垦出来,作为大清国的产量区。
在诸事顺利的情况下,朝廷每年收获上百万石粮食绝非戏言。
若是没有蛮明派兵袭扰,而诸事不顺,便是人为原因。
这便是皇太鸡赐予鲍承先极大权力的原因所在,胆敢蓄意破坏开荒,便是大清的罪人,定然要严惩不贷!
为调动各旗旗主的积极性,刚开始都是按照十旗来计算用来开荒的包衣与土地面积的。
各地都提供了一万适龄包衣,便意味着可以得到利益均沾的待遇。
如此大家都尝到了甜头,往后也就无人再阻拦北上开荒了。
敲定之后,皇太鸡便让鲍承先携带十旗的包衣在三月末便出发。
走了半个多月,来到地图上的既定区域,开始给包衣们进行划片。
每一千人为一大队,设大队长一名,副大队长两名。
每一百人为一中队,设中队长一名,副中队长两名。
每二十人为一小队,设小队长一名,副小队长两名。
分队之后便利于管理,也容易对抗可能出现的野兽了。
包衣不光自己前来,还携带了家眷,使得开荒总人口达到三十五万左右。
鲍承先还别出心裁,想了个新的奖励办法。
那就是只要按朝廷的规定,完成本年度的开荒面积,并在秋收之后,可以实现自给自足。
来年开春,他便给尚未娶亲的男包衣免费指定一名适龄伴侣!
甭管高矮胖瘦,至少让男包衣们看到了拥有女人的希望。
被大清王师强行达到关外的包衣本身就已经悲惨至极了,很多人直至死掉,都再难碰到女人了。
若是能通过开荒得到女人,不但可以让自己与家人吃饱肚子,还能搂着女人,再给自己生个一儿半女,那日子真是再好不过了。
由于辽南地区战事频繁,各旗旗主仅仅指派了少量兵马,负责监督开荒工作。
大部分来到此地的包衣都需要自我监督,因为上面只要抽时间下来检查开荒面积就行了。
最后是检查秋收的成果,这是最重要的,至于包衣怎么开荒,上面才不管呢!
把地划给包衣,剩下的事情,包括施人工肥在内,都是包衣们自己的事情了……
靠河边的土地是最好的地方,不缺水灌溉不说,而且还便于下网捕鱼。
河里的水和鱼都是附近一个大队的包衣的,任何人都不得侵占。
好在八旗老爷们对吃鱼们多大兴趣,更愿意打猎来糊口。
这使得北上开荒的包衣们实际上比在辽南的时候的生活还要好,隔三岔五就能吃到鱼。
大清不是头一年种土豆和地瓜,早在两年之前,关内那魔童在报纸上号召各地百姓种植这两种高产作物时,皇太鸡便关注到了。
对于此二物,皇太鸡起初也是不大相信其产量的,便让人在京郊试种,距离较近,便于其随时前去观察。
在专人的小心伺候之下,地瓜与土豆的收成自然相当之好,尽管只是按照普通大米与麦子的方式来种,可产量却超过前者的一倍以上。
去年大清国各地均已开始播种此二物,要不是其产量填补了从关内买粮与抢粮的差额,眼下都得饿死十几万人……
如此一来,北上开荒的种子就不缺了。
鲍承先也不是一味的蛮干,弄个一刀切计划,命令靠近河边的地方种植水稻或小麦,不利于灌溉的地方种植地瓜与土豆。
不放心下面呈上来的折子,生怕被骗到,年底无法向皇上交代。
鲍承先还躬亲示范,经常下到田间视察开荒情况,只有亲眼见到,这才算是放心下来。
原本计划开荒一百万亩,由于包衣都携带了家眷,家眷只要不是卧床或者残废,多少还能帮点忙。
加上没有开荒面积限制,经过反复统计,账面的开荒土地面积高达二百三十七万亩之多!
头一年大家都不熟悉各地地盘的情况,还要建造木屋,比较耗费时间。
鲍承先根本指望能够收获甚子,只希望包衣及其家眷不被饿死。
负责巡逻的八旗老爷可是吃好喝好,肯定跟养大爷一样悠闲。
包衣则只能靠天吃饭,天天祈求不刮狂风,不下暴雨……
从蛮明的报纸上得知,今年关内北方的情况依然无比糟糕。
关外的大清国境内也遭遇了旱灾,但情况没有关内那般严重。
荒地基本上都是沿河开垦出来的,实在难以供水的地方干脆暂时就放弃掉了。
这边最不缺的就是土地,哪里有河就在哪开荒。
在严重缺水的地方开荒,那就跟自寻死路没多大区别……
这种天气也无需防备洪水来袭,因为来了洪水,就等于降雨充沛,再也不用担心旱灾了。
河里的水被大量用于灌溉荒地,不给弄断流就不错了,不大可能在夏秋季节变成洪水。
每队里都配备了一定数量的牲畜,用来开垦荒地,光靠人力就肯定要错过春耕了。
到了既定区域,队里为所有包衣开荒,余下播种、施肥、除草等工作,就要靠个人完成了。
这些均是鲍承先想出来的法子,而且派专人来监督,避免中饱私囊的情况出现。
下面的人也没几个敢糊弄鲍承先的,能当开荒总督的肯定不是傻子!
你糊弄鲍承先,难道鲍承先还会去糊弄皇太鸡?
指望皇太鸡是傻子,那还能不如直接找块大石头,一头撞死算了!
一旦被抓到证据,核实无误,可是连包衣都做不成了,各旗旗主也不会容忍这种欺下瞒上的狗奴才!
都这么干的话,那还开个屁的荒啊?
用二百三十七万亩荒地来糊弄自己?
扒掉你的皮都算轻饶了!
刨去零头不算,鲍承先认为至少可以有两百万亩可以收获粮食。
不论收到甚子作物,只要每亩地的产量不低于五十斤,一律按成功开荒计算。
这个目标产量在关内,譬如江南,几乎就是个笑话。
但在这里,特事特办,没那么严格,大面说的过去就行,行话就是——有毛不算秃!
由于开荒积极,耕作合理,报告属实,监督严谨,外加土地本身很是肥沃。
故而在九月份收获的时候,鲜有亩产低于一百斤的,有的亩产更是高达三四百斤。
经过多方汇总,开垦出来的二百三十七万亩土地总计收获两百零四万石粮食!
尽管亩产还是不到一石,可得到奏报的皇太鸡已经龙颜大悦了!
虽说皇太鸡很是眼馋这些粮食,可君无戏言,不能再将这些粮食强行征用。
鲍承先不敢擅自将粮食作为贡品,只是如实禀报,最终还要圣裁解决。
范文程见状便出了个主意,那便是用盐、茶、布、铁等那边稀缺的物件来换粮食。
价格自然由朝廷来定,这便有了转圜的余地……
要是没有朝廷的帮助,包衣们连把菜刀都不会有!
再说播种的种子可是朝廷借给包衣们的,等收获了粮食,还要还给朝廷的。
就这样,鲍承先规定每人可自留四石粮食,种类不限,余下均需换购物件及偿还种子。
自留的部分足以让每个包衣熬过一年时间了,这也彰显了皇恩浩荡。
对包衣们来说,辛苦大半年,总算是落下点实惠,自己和家人不用担心被饿死了。
换购毕竟不是征粮,至少能落下点物件甚至银子,比起在辽南的日子,真是好太多了。
用这个办法,刨去路上消耗的部分,朝廷获得了近七十万石粮食。
不禁使皇太鸡心花怒放,这些粮食至少能养活十余万步兵!
在高兴之余,下令第二批二十万包衣,连同家眷,在明年开春之前,便要抵达指定的开荒地点,决计不能错过春耕。
照此计算,两批三十万人可开垦至少七百万亩荒地。
按总产量七成计算,明年秋季,朝廷可得至少三百五十万石粮食!
刨去各种消耗,送到户部的至少也有近三百万石之多!
按照五石粮食养活一个步兵计算,大清岂不是可以坐拥六十万步兵?
照此以来,加上骑兵,大清王师总兵力超过七十万,还须惧怕那魔童的火器部曲么?
那魔童在刻意避战,以便重整旗鼓,伺机侵占大清国土!
皇太鸡在尝到开荒的甜头之后,也学会了戒急用忍。
先将旗人适龄且健康的男丁全部脱产,使得十旗兵马人员充足达到八成以上,余下用檬古骑兵补足。
檬古八旗与外藩三旗依旧保持前者三万六千人,后者一万八千人的规模,总兵力五万四千人。
汉军直接扩编至十旗,每旗七千五百人,总兵力七万五千。
四顺王外加续顺公沈志祥,每人所部均达到一万五千实际编制数额,总兵力七万五千人。
这样在完成扩编之后,大清王师的可投入南下作战的兵力可达到近二十八万!
这些人不是累赘,范文程建议仿效战国时期商鞅的耕战之策。
即在平时,这些汉兵可用于辽南地区春耕之用,待战时再行集中出征。
皇太鸡欣然应允,让旗兵完全脱产是可以的,但白养活十几万汉兵,大清可受不了。
大力征兆包衣充为汉兵,让豪格等旗人高层非常不满,担心威胁大清根本。
但皇太鸡依旧力排众议,执意如此,真正原因是未来与蛮明火器部曲决一死战,需要大量汉兵冲击敌军防线,用以消耗其弹药。
汉兵多,以冲阵,则旗兵可少死,这是最为浅显易懂的道理。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不但如此,只要能通过不断叩关的方式从关内获得大量青壮,且北方开荒进展顺利,朝廷每年都能收获不下两百万石粮食,皇太鸡有意将汉兵扩充至三十万!
蛮明的国土虽大,但天灾频繁,且流寇肆虐。
大清虽不如蛮明一般大,可胜在荒地均可变为良田。
倘若大清国拥有千万亩良田,便可供养得起百万甲士,完全能够压倒蛮明的火器优势!
照此推断,大清不但有良田,还控制着草原,实力远胜与赵宋对峙的辽金时期!
只不过眼下大清国还没那么多人口,更没那么多青壮……

優秀都市异能 明末黑太子 線上看-第924章:見好就收分享

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明末黑太子
就挑一天里最热的时候发动进攻,这便是堀田正盛采取的策略之一。
正面由谱代大名人马所组成的三个军一字排开,每个军占据一里地的正面。
之后是郁郁不得志的外样大名的三个军,他们与谱代大名的人马一样,都渴望通过是役来大赚一笔。
而战斗力较高的亲藩大名的人马以及德川大将军的家兵,则位列靠后的位置。
一来可以用前锋部队来试探清军的战力如何,同时避免己方的精锐在开战初期便遭受损失。
二来也是要稳住阵脚,尤其是避免后路被清军骑兵包抄。
有六个战斗力最强的军坐镇后方,堀田正盛认为是绝对可以保障全军不被分割包围的。
余下战力最弱的三个军则须配合停泊在浅滩上的郑氏舰队,稳固己方赖以为生的滩头阵地。
明倭联军没有大踏步的进攻,只是徐徐往前推进,一旦遭遇炮击,便立刻会停止前进,同时组织己方炮兵部队迅速进行反击。
多尔衮的布阵与对方截然不同,战斗力在己方居中的三顺王的两万五千人马位于中路。
一万五千两白旗与一万八千檬古正四旗位于右翼,豪格所率的一万八千檬古镶四旗位于左翼。
右翼最强,中路次之,左翼最弱!
之所以是这样的布置,是由于多尔衮看到敌军在小凌河以南登陆。
按锦州地区的地图上了来分析,敌军很可能欲走南线而非北线去给锦州守军解围。
北线要走长山前的小凌河谷地,这里是大清王师最佳的伏击场所。
早在九年之前的大凌河城之战时,从锦州出发的蛮明人马,便打算由此地驰援大凌河城,却在此地被大清王师伏击后败退。
援军一部由吴襄、宋伟统领,兵力约七千,另一部则由张春指挥,兵力约四万,不过均被王师大败,狼狈逃回锦州。
从此番敌军的登陆地点看来,或许是吸取了之前的教训,改为走南线。
抑或是打算与松山守军取得联系后,再行强渡女儿河与小凌河,给北面的锦州守军解围。
但不论如何,都不能叫蛮子与倭寇的计划得逞!
眼看对方的中军与三顺王的兵马,已经相距不足两里,大战一触即发。
有鉴于此,多尔衮便命令两翼的檬古八旗同时出动,先行冲阵!
三万六千檬古骑兵,高速奔驰起来可谓是地动山摇,在平地上便等同于惊涛骇浪一般。
左翼的豪格早已迫不及待了,十四叔真是瞻前顾后,畏首畏尾,换他指挥是役,直接杀过去便是了。
手握八万精锐人马,还打不过对面这群蛮子与倭寇,还围个甚子锦州城啊?早点回沈阳算了!
右翼的檬古骑兵由阿济格统领,目标只有一个,便是冲散敌军的步阵,尽可能地制造混乱。
按照事先的部署王廷臣与曹变蛟所率的两部合计一万明军骑兵,为避免误伤,立刻散开,向后撤退。
堀田正盛必须珍惜使用手里仅有的这点机动力量,为了扩大战果,便打算在反击时,再投入这些骑兵。
接受过简单训练的倭军炮兵部队迅速用迫击炮与小佛郎机,对冲杀过来的清军骑兵大队实施火力覆盖。
一部分足轻将坦克推到阵前,作为防御屏障,大量足轻则迅速跑到步阵之前,临时挖设大量陷马坑,虽然数量不多,却能起到应有的作用。
为了抵挡清军骑兵集群的凶猛冲锋,还须将长矛斜向深深地插进沙土里,一排排插好之后,便等于一排拒马,对方只要撞上,便会将战马重创。
有了板甲的保护,无马的武士们便纷纷爬上坦克,站在上面使用和弓与穿甲箭,待猎物进入射程之后,无需瞄准,便使出全力,开始急速施射。
清军骑兵不得不顶着袭来的猛烈炮火与纷繁的箭雨,向对方的步阵快速冲去,每时每刻都有人中弹中箭,进而落马,甚至被后面的同伴的坐骑给活活踩死。
此时还轮不到鸟铳开火,直至目标冲进百步之内,随着象征全军鸟铳开火的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倭军足轻部队才开始最为熟练的三段击!
檬古八旗里均有皇太鸡派驻的将领与校尉督阵指挥,在他们的带领下,骑兵自然是无所畏惧,冲得飞快,双方距离在急速缩短。
这直接导致倭军三段击中的最后一击,距离目标不过三十步左右!
在这种距离上,射击集群目标,命中率是相当之高的。
冲在最前面的整整一排檬古骑兵,几乎全被密集的铳弹给当场撂倒。
随后,足轻们开始不顾一切地往外投弹。
在同伴的帮忙下,负责掷弹的足轻平均不到三秒便可扔出一颗手榴弹。
战场上爆炸声震耳欲聋,火光与弹雨几乎呈遍地开花之态。
在倭军的层层阻击下,没等冲到目标近前,清军便损失了近一成骑兵。
只要能够冲乱对方的步阵,如此之大的损失自然也是值得的。
然而陷马坑、长矛、坦克的存在,让清军实现既定目标变得非常困难。
为了防御最可怕的清军骑兵,每个足轻,不论弓箭手还是鸟铳手,一律携带一根长矛。
步阵周边被长矛给武装得就跟一头巨大的豪猪一般,掠食动物想要吃掉这头豪猪,那就必须付出血的代价才行。
倭军步兵克制清军的战术就是用炮火来迟滞对方的推进,短兵相接时凭借坦克、长矛、陷马坑,与对方进行拼死一搏。
以为倭军很怕近战?
那就大错特错了!
好恶斗狠,才是倭军,尤其是武士们的强项!
身上留下的每道伤疤,都是武士们引以为傲的荣耀!
清军想从两翼冲杀进倭军最前方三个军的侧翼,结果并不像想像的那般容易。
倭军位于中间位置的三个军,有两个开始迅速向侧方展开。
前后阵型从麻将的二条型,逐渐变成了字母V型,等于将清军骑兵的前部给半包围了。
与此同时,崛田正盛命令明军两队骑兵从侧翼冲杀清军骑兵的侧后方!
这叫以彼之道,还治彼身!
让你首尾不能兼顾!
檬古骑兵发挥了其最为擅自的战斗模式,即边冲锋边放箭!
换作以前,这招能够起到奇效,但今时不同往昔,倭军早已大量换装明式盔甲。
头盔能防箭,身甲也能防箭,脆弱的腿部倒是保护不到,但可以用盾牌啊!
在两军刀枪磕碰之前,清军损失了接近一成半的骑兵,而倭军的损失却微乎其微。
见到清军大队人马排山倒海一般的来袭,倭军上下非但没有害怕,反而喜不自禁。
一个猎物价值二百两银子!
这便是他们心中的想法!
单纯而又务实!
倭军各处负责提振的武士高喊“忠勇无双、七生报国”的口号,足轻们随即跟着呐喊起来,全军士气高涨至顶点。
坦克之间的空隙都被长矛所填满,等檬古骑兵冲至近前,这才发现正面全无空间可供自己冲击。
唯有一个个在阳光的照耀下,先得善良无比的锋利长枪在等待着自己与坐骑送上门来!
倭军长枪足轻技术最好,力气最大的一个负责主刺,两个稍逊一筹的在旁负责补刺。
武士站在坦克上,专门负责把穿甲箭射进清军骑兵的脑门上。
等骑兵一死,而战马还在奔驰,正面的长枪足轻立刻用手里的武器顶住战马的颈部。
两边的足轻迅速刺入同一位置,争取尽快使战马毙命,起到紧急制动的效果。
坦克兵用装备的佛郎机发射霰弹在近距离开火,也能起到成片轰杀骑兵的作用。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明末黑太子-第924章:見好就收閲讀
以往清军可以用齐射冲阵的方式来冲垮明军步阵,甚至频繁取得大获全胜的结果。
但换作不怕死且想赚钱的倭军,这招就全然不起作用了,对方还很是欢迎。
清军冲得越起劲,倭军心里便越高兴。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明末黑太子》-第924章:見好就收推薦
要么活着赚到钱,要么死了拉个垫背的。
你有本事,就跟我同归于尽!
这就是倭军最为质朴的想法!
武士相当于军官,只要武士们不被歼灭甚至击退,那么足轻就全然没有先跑路的道理。
在奋勇争先的武士们的带领下,足轻自然也是无所畏惧,鸟铳、弓箭和手榴弹均能干掉不少猎物。
由于倭军士气高涨、战术得当、防御到位,能够冲进步阵里的清军骑兵少之又少。
三万六千檬古骑兵所发动的大冲锋,成功冲阵的不过两三千人而已。
数量看似不少,然而刚冲进来,便被蜂拥而至的足轻给合伙弄死了。
活上半分钟的檬古骑兵都是另类,想进一步往里冲杀就更不可能了。
要不是散装的不算钱,足轻们恨不得当场便将眼前的猎物跟瓜分掉,揣进自己兜里……
外面是三万六清军打正面两万与侧面两万,合计四万倭军,双方兵力相差无几。
实际上在佛郎机、迫击炮、手榴弹、弓箭、鸟铳、长枪、陷马坑的层层阻击下,清军根本冲不开倭军步阵的正面。
而清军的侧后方反却遭到了一万明军骑兵的反冲锋!
如此一来,后方能够冲阵的檬古骑兵不得不掉头迎战,免得人和马的屁股上都会被插箭!
战至半小时后,清军几乎变成了腹背受敌。
使得焦虑不已的多铎不断催促多尔衮继续投入兵力,以免让前方人马过于被动。
多尔衮还在考虑,因为对方的后阵,近半兵力尚未动用!
新投入战场的人马在被对方给包围了,这还得了?
五万骑兵冲不开对方的步阵不说,自己还得指望三顺王的人马帮自己突围?
这将是何等的可笑啊???
多尔衮有种隐约的预感,貌似与上次老铁山那里相类似。
可他不相信自己手握八万精锐,还打不过十余万蛮子与倭寇!
上次遭到重创,完全归咎于地形不利,加之对敌情不明所致。
此番敌军在平地上,完全没有地形优势,己方又是以逸待劳。
这还能输,那真是天不遂人意了!
事实胜于臆想!
看似己方骑兵再努力一番,便可冲开对方的步阵,可就差这一点,便与成功失之交臂。
步阵前已经堆积了大量的战马与骑兵的尸体,然而敌军的步阵即使出现过百十来个缺口,但就是无法被冲垮。
缺口不论大小,很快便会被步兵给填上。
可以看出,己方骑兵打得真是勇猛果敢,可对方的步兵之表现貌似也不差。
多尔衮早就知道对面是以倭军为主,但决计没想到倭军的战斗力是如此强悍。
死伤再多,也未显现出崩溃的迹象,就是跟己方的骑兵在死打硬拼。
在这种情况下,还有必要投入无比宝贵的两白旗么?
那可是他们三兄弟的家底,一旦输光,就全完了!
就在多尔衮举棋不定之际,对方却开始向前线增兵了。
堀田正盛命令投入一个亲藩军、三个德川军、两个后备军,滩头阵地留给一个军看着就行了!
这个战术非常简单明了,就是借助敌我双方混战在一起的局面,趁机增兵,进而扩大战果。
清军想要继续增兵也可以,但必须承受更大的伤亡损失。
战场上变成了十三万倭军步兵、一万明军骑兵,反攻不到三万清军骑兵。
清军仍旧占据战场上的机动优势,而明倭联军则在火力、兵力、防护能力上占优。
担心己方损失过大,多尔衮不得不下令全线撤退,先后撤五里再说。
明军骑兵追了一里地就收手了,也是害怕陡增伤亡,必须保存实力。
倭军多半都是靠两条腿走路的,自然无法形成掩杀,也只能放任猎物自行跑路。
不过此番所取得的战果,已经让堀田正盛非常满意了。
待打扫过战场,并汇总上来之后,此番供击杀清军六千七百余人,折银超过百万两!
按照杀一伤三的标准计算,赚取的银子可逾二百万两之巨。
尽管要与明军骑兵分配这笔款子,但也足以让倭军上下感觉这趟算是没白来了。
倭军由于防御得当,阵亡不足五百人,受伤超过三千人。
明军骑兵因为奋勇冲杀,战殁达到七百人,几乎人人带伤。
继续打下去,倒是可以进一步扩大战果,但也势必会遭到清军的猛烈阻击。
在思考一番之后,堀田正盛便打算暂时歇兵,立足既得的地盘,不打算继续向锦州方向推进了。
不论是与松山上的守军取得联系,还是直接打通去往锦州的通道,堀田正盛都兴趣不大。
拿到如此丰硕的战果,已经可以回去交差了,尤其是在己方伤亡极小的情况下。
余下的两个月,明倭联军就住在海边,任由风吹日晒。
即使清军前来袭扰,也全当没瞧见,不再前进哪怕一步。
多尔衮不相信敌军会做如此打算,可是事实便是如此奇葩。
对方似乎并不急于给锦州解围,连向松山方向推进的打算都看不出来。
与此同时,先后传来旅顺、金州卫、复州卫、盖州卫遇袭的消息。
多尔衮与皇太鸡都明白,这是蛮明所采取的双管齐下之策,以便让大清难以顾及。
这些要地不能不救,皇太鸡便将遭受不小损失的豪格所部撤下,命其火速前往半岛救援。
等豪格率部抵达盖州卫等地,发现明军早已溜之大吉。
人和牲畜都没给他剩下,所到之处,几乎片瓦不留!
海面上倒是出现过不少明军战舰,但豪格对其也没有任何办法。
靠近海边,反而还会遭到明军战舰的炮击,恨得豪格咬牙切齿也没辙。
自己是陆上猛虎,对方却是海上蛟龙!
你能奈我如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