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起點-第340章:放他與魯王鬥一鬥分享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甘露殿内。
李世民深深地望了眼堂下的李承乾。
“你真的已经准备好了?”
“当然。”
“有些人,还是要给他一些教训才行。”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馬龍藏海-第340章:放他與魯王鬥一鬥分享
“否则,他不是要无法无天了?”
李承乾抬头看向李世民道:“而且,若是被旁人知道此事,这天下的人岂不是都会认为儿臣软弱可欺?”
“也对。”
李世民轻笑了下道:“既然你已经准备好了,我这当父亲的就不会再多说什么了。”
“我只想提醒你一句,有些时候要先谋而后定。”
“你今日之事,办的并不妥帖。”
说完这句话后,李世民便摆了摆手道:“去吧,去坤宁宫那边看看,那丫头受了刺激,很需要你的安慰。”
李承乾也没迟疑,拱手应是,随后便迈步出了甘露殿。
李世民双目微微密封,望着李承乾的背影思绪万千。
作为父亲,他想与李承乾说的有很多。
但他毕竟不止是李承乾的父亲,他还是这天下的君主。
因为这个身份,他也不能与李承乾说的太多。
他只能点到为止的提醒他。
以及用自己最大的能力保护他。
良久后,他回过神来,轻声呼唤道:“周公公,可有查到线索了?”
随着他的话音,周公公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直面朝李世民拱手道:“启禀陛下,臣查了所有与那日之事有关的人等,现在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鲁王殿下。”
“那日便是鲁王殿下派人诓骗卢小姐出门,随后又买通明卫两人,随后趁侍卫换岗之时将许昂送入皇宫的。”
“鲁王……”
“竟然是他……”
李世民笑了:“我这弟弟,竟还有这样的本事呢?”
本来李世民还以为这些都是李泰谋划出来的呢。
但现在看来,李元昌似是已经安耐不住,想要对李承乾下手了。
李世民眯了眯眼道:“你觉得,咱们现在应该怎么做?”
闻言,周公公微微欠了欠身道:“老奴不敢妄言。”
见状,李世民挑了挑嘴角,挥手道:“朕恕你无罪。”
听闻这话,周公公也不迟疑,直接拱手道:“老奴觉得,应该放任秦王殿下与鲁王斗一斗。”
“为何?”
李世民挑眉问。
“一直以来,秦王殿下都是随遇而安,不与谁争,更不与谁抢。”
“但这样下去,肯定是不行的。”
“毕竟秦王殿下日后必然是要为陛下分忧,担当大任。”
“所以老奴觉得,与其让殿下整日无所事事,不如让他与这些人斗一斗。”
周公公满脸认真道:“这样也可以早一点让殿下见识到权力斗争的残酷,早一点适应这一切。”
“你说得对,但是也不对。”
“是要放他与鲁王斗一斗不假。”
“但这家伙可不是不知道权利斗争的残酷。”
“毕竟他早就与我说过,他讨厌与人争抢。”
李世民摇头苦笑道:“或许这些阴影是我给他带来的吧……”
他自是不知道李承乾为何每日如咸鱼一般什么都不做。
他只以为,这一切都是因为李承乾见到了他们这一辈兄弟相残的惨状。
所以才不想争,也不想抢,只想做个逍遥自在的小王爷。
李世民轻叹道:“行了,你先下去吧,接下来的事儿,你一定要全盘盯着,任何一个细节也不要错过。”
“朕也想看看,他究竟会怎样报复李元昌……”
“老奴明白。”
话落,周公公便缓步退出了大殿。
李世民独自立于殿中,望着门外怔怔出神。
“李承乾呀李承乾。”
“让朕看看吧,看看你还有怎样的能耐……”
……
坤宁宫内。
自打出了那事儿之后。
卢婉洁便再没出过自己的小院子。
每日都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也不出门,也不与人说话。
李承乾进入房间后,扫视一圈才看见缩在角落里的卢婉洁。
此时的她,脸色蜡黄身材消瘦,李承乾看了亦是心痛不已。
而他心里对某人的憎恨,也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他咬了咬牙后,长长的呼出口气,随即迈步走到她身边,蹲下身,抬手轻轻抚摸了下她的额头。
卢婉洁缓缓抬起头,望着李承乾,泪水一下子涌出眼眶。
李承乾直抬手将她拥入怀中,轻声安慰:“没关系,都过去了。”
卢婉洁躺在他怀中,紧紧地抿着嘴巴,良久才吐出了两个字:“我怕……”
听闻她那颤抖的嗓音,李承乾是更加心痛,也更加自责。
“别怕,我在呢。”
李承乾拍了拍她的后背。
他实在没想到,这些遭乱的事情,最后竟能落在卢婉洁的身上。
难道这些人,连祸不及家人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吗?
卢婉洁缓缓抬头,望着李承乾,双眼充泪:“你会不要我么……”
“不会。”
“我这辈子想娶的只有你。”
李承乾抬手拭去了她眼角的泪水:“哪怕父皇不同意你做我正妃,我也会尽全力去争取。”
听闻这话,卢婉洁紧紧地咬着嘴唇,泪汪汪的望着李承乾。
李承乾轻叹声,轻抚她的面颊道:“对不起,我以后再不会让你受到丝毫伤害了。”
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卢婉洁哭的声音更大了。
她直抬起双手紧紧地环住了李承乾的腰,放声大哭。
见她那模样,李承乾满是心疼,但他也不知用怎样的言语去安慰对方了。
他也只能将对方紧紧地拥入怀中。
两人就这样相拥无言,良久都未放开。
最后还是李承乾开口道:“紫桃姐姐醒了么?”
“嗯……”
卢婉洁缓缓地点了点头。
李承乾将卢婉洁从地上搀扶起来:“要不我们去看看她吧……”
“好……”
……
那日若不是紫桃舍身护主,怕是卢婉洁的清白就真的要被许昂给毁了。
但紫桃也因此被许昂给打成了重伤,直到现在也还不能下床。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她并没有因为这重伤而丢掉性命。
现在的她,每日都有长孙皇后派来的御医以及小丫鬟的照顾着,倒也恢复了许多。
当李承乾与卢婉洁来时,她也已经能从床上坐起来了。
见李承乾与卢婉洁过来,紫桃赶忙要下床施礼。
可还不等她动,李承乾便上前将她给拦住了:“紫桃姐,跟我就没必要那么客气了。”
“我今日来,就是想特意感谢你一下的。”
“若不是你舍身护主,婉洁就危险了。”
闻言,紫桃干笑了下,看了眼卢婉洁后,低头道:“这都是做奴婢应该做的……”

优美都市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馬龍藏海-第316章:趕緊滾蛋看見你就煩讀書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想改变一个时代,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尤其是改变人的思想,更是难上加难。
毕竟人民的思想,有时候说来很奇怪,甚至奇怪到让人无法理解。
就像国父推翻封建王朝时一样。
天下老百姓竟还有人骂国父无君无父。
或许在高度闻名的时代,会去笑话那些百姓的愚昧无知。
但若是设身处地的想,将你放在那个位置,你怕是也会说出同样的话来。
毕竟人们的思想,都是故步自封的,都是停滞不前的。
除非有外力介入才会改变。
而迫使人改变思想的过程,难免会使得人们感觉到痛苦。
而痛苦也同样会让人产生负面情绪,继而将这份负面情绪转嫁到让其改变的人身上。
这些事儿说到底还是一个习惯问题。
当一个人长期被奴役,时间久了后,就算得到了自由,也依旧会感觉无所适从。
似是只有被奴役才是对的。
似是只有吃不饱饭才是对的。
似是只有读不上书才是对的。
当然了,李承乾既然决定了这么去做,他就不可能在乎这些东西。
待回到长安城后,他便直接去了皇宫。
在甘露殿内,见到了自己那位阔别已久的老爹,李世民。
李承乾双手捧着定唐刀:“儿臣之事,以处理完毕,现归还定唐刀。”
李世民接过定唐刀,看着李承乾道:“难道,你就没什么事儿,要对我说吗?”
“当然是有的。”
李承乾面朝李世民憨笑道:“我用父皇的刀,杀了几个人。”
“杀几个世家的族长,叫事儿吗?”
“杀几个叛军头目,叫事儿吗?”
李世民昂了昂首道:“我问你的是,独当一面的感觉如何。”
“不怎么样……”
李承乾抿了抿嘴道:“若是有机会,我这辈子都不想独当一面……”
见他那死德行,李世民翻了个白眼道:“没出息的东西,难道你还打算让你爹帮你挡一辈子风雨?”
“如果父皇能挡的话,当然是最好了。”
李承乾满脸憨憨的说了句。
见这模样,李世民白眼连翻,抬手就要打。
李承乾反应极快,在他一巴掌拍过来时,径直躲开。
“嘿嘿嘿,没打着,没打着……”
见他那得意的模样,李世民顿时横眉立目。
这小子是跟自己嘚瑟呢,还是跟自己嘚瑟呢?
他直指李承乾道:“过来。”
收到来自李世民的愤怒值+35……
听闻系统提示音,李承乾知道,自己这要面子的老子是有些生气了。
只得委屈巴巴的走到李世民近前。
李世民则抬手,用力的拍了下他的屁股。
“若再跟朕说这些废话,朕必打烂你的屁股。”
李承乾满脸憨笑:“嘿嘿,儿臣知道错了……”
“那就好。”
李世民昂了昂首道:“不得不说,你在江南做的事儿,朕很满意。”
李承乾在江南的所作所为,李世民都是看在眼里的。
旁人或许不能理解李承乾的作为,但李世民能。
而且他也能理解,在自己为了理想而努力,却不被旁人理解时的感受。
“父皇满意就好了。”
李承乾轻声道:“只要能帮父皇分忧,儿臣便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了。”
“也不能这么说。”
李世民瞥了李承乾一眼道:“下次,可不许在将自己置于死地了。”
“若是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麻烦,尽管告诉我,让我来解决便好。”
说实话,当他听闻李承乾被叛军围困扬州城时,他几乎吓得肝胆欲裂。
但后来听周公公说,李承乾利用这叛军一事,直将扬州城内的那些不老实的世家都肃清后。
他才恍然明白过来李承乾的谋划。
无外乎是李承乾早已算定对方不会就此罢手,故意纵容他们在暗地里安排一切。
更是故意给对方施加压力,让对方不得不选择狗急跳墙这条路。
虽然结果是好的,但过程未免还是太惊险了些。
尤其他身边,只有那千余乾字营士卒,若是他出了闪失。
李世民再带人去帮他报仇,可就都是马后炮了。
而对此,李承乾也是满脸惭愧:“这事儿是儿臣的不对,让父皇担心了,日后,儿臣不会了。”
“那就好。”
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愛下-第316章:趕緊滾蛋看見你就煩閲讀
李世民挥了挥手道:“行了,赶紧滚蛋吧,看见你就烦。”
“儿臣告退!”
李承乾深深地看了眼李世民,随即躬身施礼缓步退出了甘露殿。
让自己滚蛋,无外乎就是让自己去看看狼妈。
待他进入坤宁宫时,狼妈正顶这个大肚子牵着小李治的手在院子里散步呢。
时间飞逝,几个春秋冬夏转眼即过。
之前那个还在襁褓中的小家伙,如今已经会走会跑了。
见到李承乾进来,小李治直躲到了母亲身后,扒着母亲的腿痴痴望着李承乾。
长孙皇后满脸慈爱的耐心道:“雉奴,快叫哥哥呀。”
李治抬头望了眼母亲,又望了眼李承乾,满脸怯懦。
见那模样,李承乾笑了,直走上前去,蹲在李治面前。
“嘿,还认识我吗?”
李治向母亲的身后躲了躲,只露出了半张脸,望着李承乾。
在这货还躺在襁褓中的时候,李承乾不论怎么逗他,他都不哭不闹。
可没想到这几年过去,他竟把李承乾给忘了。
李承乾对此也是颇为无奈,不过也不打紧。
反正他现在也只是刚刚才有意识而已,待过段时间记事儿了也就好了。
李承乾直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把小小的拨浪鼓,一边扭动拨浪鼓,一边看着李治问:“想不想要?”
李治痴痴地望着拨浪鼓,怯生生的点了点头。
“既然想要,那就送你。”
李承乾直将拨浪鼓递给李治。
李治抬头望了眼母亲,随后接过拨浪鼓,奶声奶气的道了句:“谢谢哥哥……”
长孙皇后在一旁笑骂了句:“看这小子,不给点甜头,还真就不开口叫哥哥呢。”
“年纪小么,都这样。”
李承乾抬头望了眼长孙皇后,随即弯腰施礼:“儿臣,拜见母后。”
“远行归来,儿臣并未携带什么大礼,本想着让母后尝尝澄阳湖的螃蟹。”
他缓缓起身,笑着说:“但看样子,母后是吃不了这寒凉之物了。”
闻言,长孙皇后愣了下,随即也是满脸微笑的轻抚了下自己的肚子。
她轻叹口气,得意道:“真是受不了,这一个接一个的出世,究竟什么时候是个头呀。”
听闻这话,李承乾嘿嘿一笑道:“母后还年轻,怎么着也还得为我们兄弟,多带来十个八个的弟弟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