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第九特區 txt-第一七五九章 最後一次試探閲讀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九江,一家知名西餐厅内。
建飞插手看着可可问道:“喝点酒吧?”
“不好意思。”可可摆手:“我工作期间不喝酒的。”
“哎呀,今天是私人交流,坐的是餐桌,又不是谈判桌。”建飞笑着回道:“这不算工作时间,来,我给你倒一点。”
“对不起,我真的喝不了,晚上回去还要谈事儿。”可可再次拒绝。
建飞看了看她,将醒酒器放在一旁,略有些轻浮的说道:“我在南沪就听说了,能让于小姐心甘情愿喝酒的,或许也就只有川府的秦师长了。封疆大吏,红粉佳人,哎,秦师长的生活,令我辈羡慕至极啊。”
“你的谈判风格,不会是靠捕风捉影,散播男女谣言吧?呵呵。”可可淡淡的回了一句。
建飞吃了个软钉子,还要说话,但却被沈飞岔开了话题:“今天不是桌上谈判,大家松弛一点,随便交流一下。”
可可插着小手,没有回话。
“于代表,咱们怎么说,也在老三角地区算是有所合作过。”沈飞很儒雅的举起酒杯:“我喝酒,你喝水,咱们碰一个!”
可可闻言举杯:“沈代表在浦系没少照顾我,我敬你!”
说完,二人举杯碰了一下,沈飞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轻声说道:“于代表,此次谈判进入僵局,你对未来局势怎么看?”
“说实话嘛?”可可反问。
“我想听实话!”沈飞点头。
“在我的视角来看,如果我们的核心利益拿不到,那肯定是要打的。”可可俏脸严肃的回道:“但站在我个人的立场上,是不希望有冲突发生的。”
沈飞对这个观点有点意外:“为什么呢?”
“我们于家是商人家庭,川府要打仗,我们要第一个掏钱。”可可轻笑着回道:“所以,我不希望有冲突发生,这对产业,公司,家族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儿。”
沈飞听到这话,缓缓点头:“那你为什么不劝劝秦师长呢?”
“我的工作职责不是劝,打不打仗,那是由师部该决定的事儿。”可可很理性的回道:“在川府,高层只需要办好自己手里的事儿就行了,多说话,是越权。”
“其实站在我个人的角度上,也是希望这次谈判,能彻底解决盐岛问题。”沈飞轻声回道;“打仗,对我们三大区来说,都没啥好处。”
“是的。”可可点头。
沈飞沉吟半晌,再次问道:“你觉得,如果我们放弃一部分盐岛的经济利益,谈判还有可能进行下去吗?”
“可能性不大。”可可依旧摇了摇头:“你也清楚,盐岛的经济利益并不是最主要的,港口的建造权,驻兵权,以及海域的管理权,才是能令大区部门心动的点。”
“也就是说,你们在核心利益上,是绝对不会退让的?”建飞插嘴问了一句。
“对,站在我的角度看,八区那边是绝对不会割让核心利益的。”可可点头说道:“他们最多能接受,按照股权划分利益。”
“那估计是没得谈了啊。”建飞笑着回道:“呵呵,闹不好,有一天我们和川军还真要在战场相见了。”
可可没有吭声。
“不过真打起来,我觉得局面不会有啥改变。”建飞继续说道:“顾泰安,陈系,川府系,就是全员出动,也不可能在极短的时间内结束内战。打五年,打十年,我觉得你们都拖不起,到时候股权拿不到,问题依旧还要放在谈判桌上。”
可可看着建飞的表情:“你们真准备这么做吗?”
“明跟你说吧,如果我们拿不到核心利益,这一仗肯定是避免不了的。”建飞插手回道:“因为我们怎么都输不了啊!九区和我们形成战略同盟,双反实力相差很近,我们就是赢不了,拖也能拖死顾泰安,可你们拿不到盐岛的控股线,就永远动不了这块蛋糕!打个几年,你最终还是得回到谈判桌上,听我们提的条件啊。”
沈飞闻言立即提醒了一句:“建飞兄,你这话说的有点激进了。”
“没事儿。”建飞摆手回道:“于代表刚才不也说了嘛,站在川府很多家族的立场上,他们也不想打仗,所以我有责任告诉她一下事情的利弊啊!”
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第九特區笔趣-第一七五九章 最後一次試探展示
小說 《第九特區》-第一七五九章 最後一次試探鑒賞
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第九特區笔趣-第一七五九章 最後一次試探看書
沈飞接过话头,冲着可可继续说道:“我还是希望你能劝一劝秦师长,在盐岛的问题上,能稍微理性一点!双方把核心权利五五分账,这样一来,也可以避免战争,避免你们于家处于很难受的境地啊。”
可可从进屋开始,就没有与对方争论的意思,她一直态度很温和。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第九特區 愛下-第一七五九章 最後一次試探閲讀
“好,我会劝劝他的,至于有没有效果,那就不好说了。”可可停顿一下回道。
沈飞和建飞今天一个唱白脸,一个唱黑脸,却没有谈出什么实质性的效果,因为不管俩人怎么说,可可都不接招,就像一个局外人似的,在跟他们理性分析着。
私人宴会很快结束,沈飞亲自送可可回了招待地点。
“感谢款待,回见!”可可下车后,冲着沈飞摆手。
“还请你多劝劝秦师长。”沈飞笑着回道:“回见!”
“好!”可可转身离去。
回去的路上,建飞皱眉松了松领口:“妈的,这个女人也太滑了,谈判桌上跟我们针锋相对,私底下却是态度随和,你说什么她就应什么。”
沈飞思考许久后:“是啊,我现在很看不懂,对方要干什么,他们好像一点都不着急啊!这不正常……!”
……
川府代表团的驻地楼内。
林成栋进了可可的房间,轻声冲她说道:“那边回信儿了,可以一块动!”
可可脱掉外套挂在墙上,俏脸严肃的回道:“他俩已经跟我摊牌了,说七区这边想打的态度很坚决,这样一来,留给我们的时间就不多了,我现在很怕,对方搞起军事摩擦,试我们的态度,到时候一开火,局面就难以逆转了。”
“你的意思是……?”
“不等了,你通知外围,可以收注了。”可可思考一下回道:“后天晚上,我们这边就动!”
“退路想好了吗?”林成栋问。
可可闻声立即拿出平板电脑,指着上面的地图说道:“所有事情办完,我们就去这里!”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第九特區 愛下-第一七五七章 拖分享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川府代表团的休息室内,可可关上门,冲着林成栋问道:“这个房间安全吗?”
“安全。”林成栋点头:“进屋前,我们里里外外仔细搜查了一遍,没有窃听设备。”
可可迈步来到窗口,打开窗户,让外面的冷风灌了进来:“在这儿聊吧。”
“也是,谨慎点好。”林成栋也走到了窗口旁边。
“蒋学那边给你回信儿了吗?”可可声音很小地问道。
“回了。”林成栋掏出手机,放出音乐,摆在了窗台上:“但人有点多,那边还没有结束。”
“不能一个一个接走。”可可黛眉轻皱地说道:“这样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对方也不白给,他们看着大的,也会注意小的。”
“问题是时间不够了。”林成栋思考一下回道:“对方上来就提这么苛刻的条件,咱们想拖延时间都不行。估计消息传回去,小禹不炸,八区那边也得炸了。”
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第九特區-第一七五七章 拖看書
“我们换个角度,站在对方的立场上考虑问题。第一,他们到底想不想因为股权的事儿,打一次内战?我个人倾向于,他们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肯定是不想打的。因为川府,顾系,加陈系,三股力量拧成一股绳,真打起来,那对他们的消耗将是难以估量的,他们没有把握,一定不敢先起兵。”可可俏脸非常严肃地说道:“第二,他们不想打,为什么还提出了这么苛刻的条件?这个答案很简单,他们一来是想要提升自己的谈判空间,二来是拖延时间。”
林成栋听到这里,有些费解地问道:“前面我听懂了,但后面我没懂,他们为什么要拖延时间?”
“因为我们握有更多的股权,先期投入的也更多,那肯定想要尽快拿到盐岛利益的回报,而不是握着一堆持有股权的废纸。”可可话语详尽地解释道:“这一点,他们还真是打在了咱们的命门上。因为即使川府不急,八区那边也是急的。在盐岛的事情上,八区投入的太多了,而且现在股权分配已经明确,八区肯定是怕夜长梦多的。所以拖下去,我们心里急,他们就更好谈。”
“我明白了。”林成栋缓缓点头。
“这么一分析,对方的大致动机,我们心里是有数的,所以,我觉得谈判还要持续几回合,而这会给我们留下时间的。”可可思考一下说道:“我准备给小禹打个电话,把这边的情况告诉他。”
“你的意思是?”
“外围的戏,也要做的逼真。”可可双眸明亮地说道:“只有川府那边有了真实反应,才能引开这边的注意力,不然他们会怀疑的。”
“那你告诉小禹实情吗?”林成栋问。
“不,”可可摇头:“不能告诉他。他是领袖,是川府一把,不能沾上脏水,而且说了更会让他难做,或许还会有其它声音。”
林成栋怔怔地看着可可,叹息一声说道:“唉,有时候,其实我真挺羡慕小禹的……。”
“他的难处,我们是看不到的。”可可停顿一下,扭头看向窗外,轻声低语道:“比如,他这堂堂一把,连一句过分话都不敢跟我说。人活着,哪有那么多顺心如意啊,都不容易。”
林成栋低头半晌:“嗯,也是。”
“算了,不说私事儿了。”可可摆了摆小手,岔开话题说道:“蒋学那边你要盯着,让他动作快点。还是那句话,要找个时机,一次性把事情做完,不要一点一点来,这样对方一定会反应过来,到时候我们筹码不够,就麻烦了。”
“我清楚。”林成栋点头。
可可看了一眼手表:“我给他打个电话吧。”
“好!”
……
重都自治总会内。
秦禹听完可可的汇报,眉头紧皱地骂道:“他妈的,这帮人是在做梦吗?这种条件别说顾系那边了,在我这儿都不行。”
“你先不要发火嘛,这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可可轻声劝说道:“我个人觉得,他们只是想提升一下谈判空间,但方向应该就是这个方向了。港口建造,驻兵权,以及经济利益分配,他们都要插手,而且份额不小。”
秦禹每当听到可可云淡风轻的话,总是能缓解负面情绪,他想了一下问道:“你觉得谈判的临界点在哪儿?”
“我方答应,我刚才说的那三个重点,那就能谈;如果我方不答应,否决大部分他们提出的条件,那他们应该敢开火。”可可思考一下回道:“当然,军事上的事儿我不懂,我只从谈判时,对方给我的感觉分析。”
“好,我清楚了。”秦禹皱眉说道:“接下来的两天,你不要和对方再接触了。”
“可以。”可可已经领会了秦禹的意思,所以出言劝说道:“你也不要太急,谈判嘛,总是要磨的。”
“我心里有数。”
“嗯,那就这样。”
说完,二人结束了通话。
……
当晚九点多钟。
八区二战区的林系第二野战军,从曲阜驻防区突然开拔,向川府方向靠近。这个军是新被整编的,军长也是新提的林城。
七区,军部总政,周兴礼插手看着许汉城问道:“你怎么看这个事儿?”
“心理战,不用理他。”许汉城话语铿锵地说道:“或者可以派一个军出去,在江州方向驻防,予以回击。”
“条件是不是提的稍微生硬了一些?”军部总参谋长,抱着肩膀说道。
“顾泰安的做事儿风格,你又不是不知道。你退一步,他就敢进两步,绝对利益的事儿,我们一定不能退让。”许汉城停顿一下说道:“部队一定要调出去,但我们可以在谈判桌上,稍微和善一点。”
“可以,执行吧。”周兴礼拍板做了决定。
……
九江市中心。
可可坐在车内,拿着电话问道:“保林哥,你等外围的事情处理完了,你这边再动。这几天,你不要露面,好好待着就行。”
保林沉默半晌,低声回道:“最好先给我点信息,我需要让人在路上跑一跑。”
可可看了一眼腕表:“我打听完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