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說 仙道劍閣 起點-第二十章 興衰之意 (求訂閱,推薦)鑒賞

仙道劍閣
小說推薦仙道劍閣仙道剑阁
青阳山脉,魏家!
夜空之上,随着一阵涟漪震荡,穿着青色长袍的周渔,一步迈出。
“这魏家,倒是气派不小,居然能够独自建一座城。”
凌空而立在数百米的高空上,周渔看着下方至少可以容纳近五万人的城市,目光之中不由得浮现一丝诧异之色。
“难怪能滋生出那魏无秧目中无人的特性,谁家若是能挣下这份家业,怕是也会多狂妄之辈。”
“只可惜,只修业不修德,一旦根子烂了,便是参天巨树,坍塌也不过一瞬之间。”
一念即此,周渔便向着那座城市尽头的山峰飞去。
青阳城建立在山谷之间,城中四通八达,修建的也是极有章法,显然建城的人,也是花了不少心思。
于周渔一路飞行之中,其庞大的灵识之力,随之扫过整座城市。
此城看似灯火辉煌,但是城中不少地方,已然开始滋生了不少黑暗,仗势欺人、胁迫、美色等,更是时有发生。
现在此城新建,表面的生机压住了一切,但若时间一长,这些没有得到有些解决的话,此城会成为不少人的梦魇。
“道友觉得这座城如何?”当周渔来到青阳峰顶的一刻,一道话语顿时从山顶上传来。
就见青阳老祖坐在一处凉亭之内,已然备好了一桌丰盛的酒菜。
“城中景象壮丽,但已生病象。”周渔落在凉亭之内,端起一杯美酒,畅饮了一口道。
“以道友的本事,想来不难看出那城中的欺凌,但道友既然看见了,却又不管,莫非这便是你的道?”
“我九岁拜师云木宗,三十岁入道基,一百五十余岁便已踏入金丹之境,往后三百余年入元婴。
直到六百八十二岁时,才元婴圆满,开始尝试入化神,至今已有八十余年。“青阳老祖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山下的小城。
“在这七百多年的时光里,我看到过许许多多的家族破灭,也曾在域外见过不少王朝倾覆,见得多了便不由得产生一丝疑问。“
“为何都是最初兴盛,而到了后面便开始颓败,不管是因为个人,还是群体,似乎都避免不了走向破灭。”
“就像这山间的树木一样,无论眼下多么青翠,但终究会枯萎。”青阳老祖说着,目光看向了周渔。
“道友可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时间。”周渔说道。
“是时间,也非时间,毕竟家族、王朝不是树木这种固定之物。”青阳老祖摇了摇头道。
“以前我也不明白是为什么,直到八十年前,我化凡成功。
选择与一女子诞下子嗣,又经过这八十年的岁月流逝之后,我才明白了些。”
“我明白,这世间万物,不管是个体还是群体,不管是花草树木,还是动物生灵。
于这天地万物之间,存在着一股力量,这力量名为兴衰,起于兴而葬于衰。”
于此话落下的一刻,青阳老祖的目光,顿时看向了周渔。
轰!
周渔脸色猛的一变,几乎在青阳老祖话语落下的一刻,于这凉亭之内,顿时便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回转流荡。
于这力量之中,空间开始扭曲,化作波浪向着周渔涌来。
这波浪的侵蚀,并非你死我活之意,只要周渔退出凉亭,便会消散一空。
“兴衰之意,原来这便是道友的道。”
感受着那波浪之中所蕴含的意味,周渔没有选择退去,反而再次为自己倒了一杯美酒。
“道友,请赐教。”
轰隆!
于青阳老祖话语落下的一刻,只见从其身躯之内涌动的兴衰之意,化作一股浪潮,向着周渔席卷而去。
浪潮还未打来,便有一股清风席卷而来,于这清风之中,周渔感觉到自己体内的修为在不断攀升。
不过是数个呼吸的时间,便从练气境暴涨到元婴之境。
優秀都市言情 仙道劍閣 愛下-第二十章 興衰之意 (求訂閱,推薦)展示
更在那清风拂面的一刻,轰然从元婴之境踏入到了化神。
越往后,修为和境界的提升便越是顺利和恐怖。
直到大浪即将临身的一刻,周渔在那清风之中,已产生了一种天地尽在手中的感觉。
轰隆!
下一刻,大浪席卷而下,宛如天塌一般,所有的一切,开始破灭。
哪怕是天地,都似在这股浪潮之中毁灭了一般。
嘭!
下一瞬,端着酒杯的周渔,其身躯轰然碎裂开来,化作无数酒滴飞溅而出。
可就在这无数的酒滴飞出凉亭的一刻,四散的酒滴又倒卷而回。
先是一个酒杯,而后是破碎的周渔,最后不管是周渔还是其所在的凉亭都化作了一滴酒。
“道友这兴衰之意,果然霸道。”同一时间,周渔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好似方才的一幕,从未发生过一般。
“好幻境,这莫非就是道友的化神之道?”青阳老祖睁开双眸,回忆着方才幻境中的一切,猛然睁开了双眸。
“人生如酒,酒如人生,是真是假,岂是一个幻字能够道尽的。”周渔看着碎裂的酒杯,当即说道。
“若是能够道尽,便不会挡不住道友的兴衰之意了。”
“那我们继续。”青阳老祖说道。
“继续。”周渔点头。
“家族、王朝有兴衰,天地万物有兴衰。
这兴起于生,好似豆入泥土长出嫰芽,因为博博生机,故而能冲破黑暗。
但生机有耗尽之时,故而迎来了灭。”于此话之中,青阳老祖的面前,出现了一颗翠绿的嫰芽。
这嫰芽在片刻之间生长为参天大树,但又在转念之间化作枯黄之色。
于这兴起和衰败之间,枯黄的大树化作一捧灰土,向着周渔吹拂而来。
“这灰土之中,蕴含着生,也藏着死,故而生死皆灭,化作了劫。”
感受到这股莫名的韵味,周渔整个人的脸色顿时为之一变。
咚!
周渔屈指一弹,于这一弹之间,有拇指大小的酒滴浮现而出,向那灰土飞去。
于这飞行之中,透明的酒滴之内,隐约之间,有着一幕幕的画面浮现而出。
这画面或悲或喜、有怒有哀,藏着一个个的人生,宛如一出出鲜活的世界。
嗡!
刹那之间,拇指大小的酒滴便包裹住了那灰土。
但看见这一幕,周渔却没有丝毫的欣喜。
因为那被酒滴之中的幻境之意吞噬的灰土并没有彻底消散。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反而开始不断地侵蚀着周渔的酒滴,侵蚀在那酒滴之中,所蕴含的幻境人生。
不过片刻的时间,原本透明的酒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化作了灰色。
嘭!
直到最后,酒滴炸开,一股相较于先前更为猛烈的劫灭之意,从破碎的酒滴之中,向着周渔所在的方向飞来。
一人之兴衰,一族之兴衰,一个王朝的兴衰,这其中所蕴含之意或许相同,但威力却不可同日而语。
看着从酒液之中飞来的灰土,周渔的双眸顿时变得淡莫起来。
“于我眼中,万物皆虚。”

扣人心弦的小說 仙道劍閣 線上看-第十章 我從山上來 (求訂閱,推薦)鑒賞

仙道劍閣
小說推薦仙道劍閣仙道剑阁
金丹境的飞禽作为坐骑,元婴境的傀儡当做底牌,更有周渔施展的禁制之术当做护身之秘。
按照道理来说,于九州大地上的行走,应是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毕竟,不管是唐柔还是周晔,都绝非那种于闹市之中抱金行走的幼童,也不是故意惹事的纨绔子弟。
周渔原本也只是打算在暗中跟个两三年之后,便就此作罢,但是眼下怕是得早早离去了。
“也罢,我也该开始准备突破化神境了。”一念即此,周渔身形一动便消失在了苍穹之上。
在其消失的一刻,下方的唐柔心有所感,看了一眼周渔之前所在的反向,只见那里一片洁白的云彩,刚刚消散。
“渔儿?”
……
化神境,一句以已心代天心,便是整个境界的核心,以及修行的重点。
化神之前,练气、道基、金丹、元婴,可以说是修道长生的第一步。
此一步完整走完,可以让神魂由阴转阳,打破凡人肉身百年的桎梏,掌握天地之力。
但若想长生不死,仅仅是这些还不够,于是便有了后面的境界,化神。
此境界,乃是修士重中之重,可谓是极为关键的一步。
因为从这一步开始,修士便具备了领悟天地法则的资格。
先天神魔之所以能够拥有悠久的寿元,且其中强大之辈,更是可以与天地同寿,不死不灭。
除了其肉身强大之外,便是因为先天神魔方一诞生,其神魂之中便具备部分法则之力。
以此神魂稳固,只要法则不碎,便可神灵不灭,与世长存。
而化神,就是要以已心代天心,我心不灭,神魂永存。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不过漫长的修行岁月之中,时光可以磨灭一切。
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了修士的心念。
心念一灭,大限便至,正应了那句话,人死如灯灭。
凡人一生,匆匆百年。
或许论修为,论寿元比不得修士,但是正因为寿元短暂,其中悲欢离合贪嗔痴念等七情六欲,相较于修士而言,便更为的浓烈。
虽然,修士也有悲欢离合,但相对于那滚滚红尘而言,却也不过是大海之中的一滴水而已。
都市言情 仙道劍閣 ptt-第十章 我從山上來 (求訂閱,推薦)推薦
放弃高贵、放弃修为,从微末之中寻找力量,这便是红尘历练的核心。
修士是人,不是神。
唯有明了己心,方能证道天心。
“若欲化神,必先化凡。”
看着蔚蓝的天空,周渔心中一动,跟随心中悸动的方向,一路飞行而去。
……
一个月后,周渔的来到了一处青山之上。
站在山顶,他可以清晰的看见,于山脚之处,有着一道道炊烟缭绕。
“凡人啊,才不到百年,我都快忘记作为一个凡人该有的样子了。
这下山是得飞下去来着,还是直接挪移下去好。”看着下方的山村,周渔摸着自己光洁的下巴,陷入了沉思。
由奢入俭难啊。
片刻之后,只见青光一闪,周渔便落在了一处茂林笼罩的山间小道上。
下一刻,随着其一步踏出,其身上的气息,顿时出现一股无形的波动。
于这波动之中,以周渔为中心,附近三丈之内的空间,随着一道微风席卷而出,而刹那扭曲。
而当第二步迈出之时,周渔明亮的双眸之内,灵光开始暗淡,由内而外所散发的缥缈,以及超然的气质,更是随之不断地减弱。
几步之后,一个平平无奇,肉身与凡人一般无二的青年走了出来。
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外出采青的寻常书生,也就那张俊秀的脸,值得旁人称道一声好了。
“许久不曾脚踏实地,没想到还别有一番感觉。”
站在山脚,四周是遮天蔽日的大树,于这树木之上,是巍峨的山峰。
抬起头仰望天空,疲惫席卷的一刻,有微风拂面而来的清爽。
于恍惚之中望天,火红的晚霞之上,白云似寸寸移动。
在静观之中,好像整个天地拥抱而来,似世间只有了自己。
也像自己掌握了整个苍穹。
一股奇妙心绪涌来,竟是让刚出山的周渔看的呆住了。
独自一人于大山之中,因弱小而使得心念在这一刻不断地增长。
直到晚霞彻底消散,天空开始变黑,周渔这才在一笑之中,清醒了过来。
重拾对天地的敬畏,才能更清晰的感觉到整个世界的运转。
“算是一个不错的开头。”想到这里,周渔收回目光,向着白日印象之中的小山村走去。
但是才到村口,他脸上的笑容,便渐渐凝固,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下午祥和的村庄,此刻竟然传来了一阵悲鸣之音。
有孩童的哀嚎、妇人的恸哭,老人的悲鸣和青年的愤怒,各种心绪在周渔皱眉之中纷纷席卷而来。
“看来,我还是想的太简单了一些。”周渔苦笑一声,身影一闪即逝。
当再度出现时,已然来到了那片村庄上空。
只见一群十多人的马匪,正肆意的开始劫掠,小山村内,到处都是被引燃的屋子。
火光夹杂着悲伤……
“七日前,让你们这群贱民准备好钱粮,你们既然不交,那便别怪本大爷亲自来取了。”
“男人全部杀光,女人用麻绳绑着,通通给我带回山里去,哈哈。”
“救,还是不救。”
寓意深刻小說 仙道劍閣 txt-第十章 我從山上來 (求訂閱,推薦)看書
“如这种不幸,每天都会发生,既是体悟心念,又何必插手?”
“可我便见不得这种恃强凌弱之举。”周渔说着,一步迈出。
刹那之间,正准备肆意砍杀发泄兽欲的马匪们,便见着黑夜之中,一名书生突兀的浮现而出。
“死吧。”
淡漠的话语,随着周渔伸手一点,陷入毁灭的村子,似在这一刻时间停滞了下来一般。
嘭、嘭、嘭……
下一刻,于村人惊惧的目光之中,那些狰狞的马匪们,竟然纷纷爆碎成一团团血雾。
啪啪啪……
与此同时,捆绑在村民身上的麻绳,纷纷断裂开来。
被点燃的房屋,亦是在这一刻,于无声无息之中熄灭。
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仙道劍閣討論-第十章 我從山上來 (求訂閱,推薦)熱推
“老丈可知,那群马匪的来历?”待到所有的马匪全部消散,周渔的身影出现在一个看似村中族老的面前,问道。
老人下意识的用手指向了西面。
“多谢。”
“仙人若是离去,我们又该如何?”见周渔要走,年迈的族老下意识的喊道。
“山中自有机缘。”话音一落,周渔的身影便消失无踪。
“我从山上来,自斩马匪去,老丈,人贵在自强。”
说起马匪,御空而去的周渔不由得想起了他那渐渐逝去的青春。
那年,他刚下山,也才十六岁……
……
(化神篇正式开始,也不知我能不能写好,就这一章,怎么想都感觉缺了点什么。)

优美小說 仙道劍閣 仙先-第七章 前往地心 (求訂閱,推薦)閲讀

仙道劍閣
小說推薦仙道劍閣仙道剑阁
云海翻滚,一道剑光从远处呼啸而来。
铿!
剑光一散,周渔带着纪云,落到一处千丈高峰的山石之上。
直到此时,其身后被剑光分割开的云海,才堪堪愈合。
”师尊,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记云仰着头,看着新认的师尊,有些不解。
他向下方看去,不见崖底只有朦胧云雾升腾,期间不时有阵阵风啸之声形成怒吼,让人心惊胆战。
他听的出来,风声很大。
但不知为何,那股猛烈的风即将吹拂到他的身躯之上时,却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所隔离了开来。
若非如此,纪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会被这大风刮落山顶。
“你拜我为师,便需要知道人力能有多强,看见眼前这山了吗。”周渔指着面前这数百米方圆的山峰,道。
“你觉得这山峰大吗,高吗?”
“很高,很大。”纪云仰头。
虽然他们已经快到山顶,但站在这里,他的心中,还是不由得升起一股渺小之感。
比当初面对那袭击村庄的妖兽时,还要来的清晰。
“看好了。”
话音一落,纪云就看见周渔的身体,从脚下的山石上一跃而起。
只是瞬息之间便冲向了那让他感觉自身渺小的山峰。
轰隆!
年幼的纪云说不清,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只是知道,当周渔一跃而起,超过那数百米之高的山巅,一拳挥出的刹那,天地变色。
翻滚的云海在此地停了,狂怒不休的风止了。
那渺小的人影,相对于大山而言,虽然看起来像是一个不起眼的黑点。
但随着那一拳的挥出,不起眼的黑点开始不断的拔高。
看不清的师尊,在此刻竟然变得渐渐清晰起来。
轰隆!
下一刻,数百米方圆的山峰,被这一拳的轰的破碎开来。
砰、砰、砰……
一块块四分五裂的巨石,像是天女散花一样,随着整个山峰的崩塌砸落而来。
“啊,师尊救我!”被留在原地的纪云大喊,因为他发现自己也在那些巨石的轰击范围。
轰!
但就在这时,那些崩射而来的巨石,随着第二声轰鸣,在刹那之间,化作了漫天的灰尘。
“这便是人力,起于微末之间,可以是卑微蝼蚁,任人踩踏;
也可在一念之中,撼动苍穹,无可匹敌,你明白了吗?”
低沉的声音传来,纪云仰头,漫天的烟尘被金色的阳光刺破。
而他的师尊,则是凌空而立,宛如一尊神人。
……
一个月多后,云路峰。
“周师弟,如何?“看见周渔带着纪全踏空而来,路云说道。
“此子确实如路师兄所言颇有资质,我已将其收记名弟子。
不过接下来我需要闭关,少则五十年,多则百年,此子接下来还得麻烦师兄帮忙照顾一二,师弟感激不尽。“周渔说着,取出一块玉简递给了路云。
“这是我为他准备的一套炼体之法,虽然我已用禁制之术帮其设定好了关卡,但难免会有疏漏之处。
届时,若是纪全有不懂之处,便需要麻烦师兄帮其解惑了。“
“师弟这禁制倒是设置的颇为巧妙,不同的关卡,对应不同的能力,倒是给了师兄不少的启发。“神识扫过玉简,路云目光一亮,当即赞叹道。
“放心,人既然是我介绍给你的,他若有不懂,可以来问我。
既然师弟要闭关,到时候便还是让纪拳负责他的生活起居吧。”
“如此便多谢是师兄了。“周渔拱手道,又看了看纪全。
“还不快谢谢你路云师伯。”
“纪云多谢路云师伯。“
“既然如此,师弟便先走一步了。”见路云答应,周渔再次拱手。
话音一落,便化作一道剑光,往剑心阁飞去。
“少则五十年,多则百年,看来这位周师弟化神在即啊。”一念即此,路云屈指一弹,一道红光没入到天地之中。
片刻之后,正不知这位路师伯会如何安置自己的纪云,就看见自家大伯,从远处飞遁而来。
“纪拳拜见兵主。”
“周师弟需要前往剑心阁闭关,由于闭关时间较长,所以便将你侄儿送到了我这里。
好在周师弟已经留下了修行之法,你也不用担心。
纪云既然是你的侄子,那接下来的时间,他就住在你那里吧。”路云淡淡的说道。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多谢兵主,纪拳领命。”话音一落,确定路云没有其他的吩咐之后,纪拳便带着纪云离开了云路峰。
“云儿,在你师尊那里修行的如何?”
回到自己的住处,纪拳看着仅仅一月没见,气息便与之前迥然不同的纪云,忍不住好似的道。
“修行的很好,师尊传授了我一门炼体法诀,根据师尊所说,此法可以激发我体内的异果之力。”话音一落,纪云便伸出自己的右掌。
于纪拳惊愕的目光之中,只见纪云的掌心之中,有着一团青色的风气,浮现而起。
“这是?”
……
剑心阁,甲字三十六号闭关室内。
“这次倒是捡了个不错的弟子,也不知是什么果实,竟然让人生出风体。”想起纪云的体魄,周渔在心中感叹的道。
虽然那生出的风体不纯,蕴含异兽之气,导致纪云在灵气亲和度方面大减。
但相对于普通人而言,已然是难得的机缘。
旁人若是遇见纪云的体质,或许觉得是鸡肋。
但对于掌握大荒界修行之法的周渔而言,却是不在话下。
“希望我凝聚神魔之体后,此子能够给我带来一些惊喜。”想到这里,周渔眼中不由得浮现一丝期待之色。
片刻之后,这丝期待收敛。
记名弟子的事情处理好了,接下来便是他自己的事了。
半个月后。
看着封闭的洞府,周渔手中顿时打出一道道法诀,随着星光一闪即逝。
周渔的身影当即消失在闭关室内,沿着山体一路下潜,向着地脉之底,飞快而去。
一路上,周渔遇石过石,遇金穿金,不管是多么坚硬的矿层,只需身外星光一转,便再也没有丝毫的阻塞。
不过一盏茶的时间,周渔便已深入地下数千米。
但越是往下,越接近星辰的核心之处,潜入所消耗的法力便越多。
其中的消耗,哪怕是元婴修士也承受不起。
到了地下四千丈时,沉淀的地脉之力,已经让元婴修士寸步难行。
不过,这对周渔而言,却是好消息,前往地心,他的依仗可不是自身的修为。
……
(上一章,弟子的名字错误,改为纪云,特此纠正,谢谢修为道友。)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仙道劍閣 仙先-第六章 收徒 (求訂閱,推薦)

仙道劍閣
小說推薦仙道劍閣仙道剑阁
“大伯,这里便是奕剑仙宗?”纪云扬起头,一脸惊叹的道,清澈的大眼眸之中,写满了憧憬与向往。
在他的眼前,是前所未见的一幕。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一座座辉煌靓丽的宫殿坐落在险峻的群山之间,飞瀑、流水、云霞,各种奇珍异兽,翱翔在蔚蓝的天空。
若只是这些,他还可以当做是一场梦。
但在那群山之中,那一个个御剑而飞之人,每一次从眼前划过,都似在点燃他心中的火焰。
“不错,这里就是我们天辉星辰的第一仙宗。”纪拳目光宠溺的看着拉着自己大手的纪云。
“大伯……侄儿若是拜师成功,是不是就有替爹爹、阿花,还有村里相亲报仇的能力了。“年幼的纪全想起之前村子的惨状,当即说道。
“区区一些妖兽又算得了什么,你若是能够成功拜入宗门,甚至可以拔剑问天斩妖除魔。”纪拳哈哈一笑。
“就算是无法拜师成功也没有关系,身为火云道兵的小队队长,大伯可以替你向路道主引荐,让你成为一名光荣的火云道兵。
身为道兵虽然需要履行诸多责任,但只要达到一定的贡献,也可以成为一名奕剑弟子。”
“全儿一定会成为一名奕剑弟子,不会辜负大伯的期望。“
“那大伯就拭目以待了,哈哈。”
……
剑心阁。
随着一道剑光一闪而过,周渔的身影浮现而出。
此时,距离他来到天辉星辰已然过去了一月的时间。
这一个月内,关于天辉星辰的种种介绍,以及一些大致的情况,他已然有了一个较为清晰的认知。
此星辰之上,虽然依旧以人族为主,但也存在一切其他类的人种,比如具备部分妖族血统的人族,例如狐耳娘之类的。
周渔当初看见的时候,倒是颇为心动,只是想到此界相对混乱,最终还是暂时放弃了这个选择。
“这剑心阁倒是比我想象之中要热闹许多。”看着来往的人群,周渔心中一笑,便向前走去。
熱門都市小說 仙道劍閣 仙先-第六章 收徒 (求訂閱,推薦)相伴
人多也好一点,到时闭关起来,便没有人会过多注意。
”这位师兄,你的闭关之地位于甲字三十六号,这是洞府的令牌,其中蕴含有洞府的使用之法,请收好。“
阁楼外,负责登记的奕剑弟子在看过周渔的手令之后,将一枚青色的星辉令牌恭敬的递给了周渔。
“多谢师弟。”周渔收好令牌,在登记弟子恭敬的目光之中,走向了剑心阁。
在天辉星辰,不是所有的奕剑弟子,都能直接前往剑心阁甲字序列的洞府闭关。
唯有门中内门弟子和鲜少的真传弟子才具备资格,且即便是内门弟子,若不具备碾压他人的实力,也难以获得踏入的资格。
而这也是这名负责登记的弟子,看见周渔的令牌之中,目光如此恭敬的原因。
精品都市小說 仙道劍閣 起點-第六章 收徒 (求訂閱,推薦)相伴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仙道劍閣 起點-第六章 收徒 (求訂閱,推薦)閲讀
对于这点,周渔即便知晓,也只会微微一笑。
剑心阁实际占位极大,乃是一群依山而建的建筑,方才的登记之处,只是一个方便记录的开始。
在这里面,还有诸多弟子开设的商铺,其中多以丹药、灵材为主。
周渔一路走过,可以清晰的看见,有身穿银白色长甲的弟子,正在来回巡逻,负责维持秩序。
“路师兄,想不到会在此地遇见你。”快接近闭关之地时,除了巡逻之人以外,人群渐渐减少,周渔就看见路云正与一大一小两人交谈。
“周师弟,这么快就决定闭关了,师兄还以为你什么时候会先在天辉星游历一番呢。”路云寻声看去,当即笑着说道。
“天辉星形式不同于九州,还是等稳固些修为之后,在游历吧。”说着周渔拱手道。
“到时,师弟定然先告知师兄。”
“如此也好。”
“师兄有事,师弟就先不打扰了。”说着,周渔便准备离开。
“并非什么大事,只是我这属下的子侄未能通过门中试炼,所以带来让我看看,是否可以加入师兄的道兵。“路云笑着解释道。
“师兄的道兵?”听见道兵二字,周渔的目光微微一动,停下了脚步,看向了一旁的两人。
其中那身材魁伟之人,给人一种铁血之气,其修为竟是达到了元婴初期之境,至于另外一人,看似虎头虎脑,但是目光极为灵动,却是一个不错的苗子。
“这是纪拳,这位是他的子侄纪全。“说完,路云又对着一旁的纪拳介绍道。
”这位是我奕剑本宗的师弟,乃是当代首席大师兄,你可不能怠慢。“
“火云道兵第九小队纪拳,拜见周师兄。”闻言,心领神会的纪拳当即抱拳,恭敬的道。
“师弟不必多礼。”周渔抱拳回礼之后,转而看向路云,有些无奈的苦笑道。
“师兄莫非是将注意打到我的头上了。“
“嘿嘿,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师弟若是来天辉星不是长久驻守,师兄自然不会麻烦师弟。
但师弟若是选择长久留守,将来行事则必然需要道兵为辅,自家弟子总比临时外人相处要来的融洽不是。“路云哈哈一笑,也没有隐藏,坦荡的说道。
考虑到凝聚神魔真身之后,还需在天辉星辰驻守五百年,有个徒弟跑跑腿,倒是也不错。
“既然如此,便麻烦师兄为我介绍一下了。”周渔想了想,也就应承了下来。
“我这一脉皆是需要修习火属性功法,且于灵气亲和度的资质要求较高。
而这孩子的灵气亲和度正好弱了,不过兴许是因为此前服用过异果的原因,其身体资质倒是不错,与师弟你倒是颇为相配。“路云说着,便侧让开了身子,好让周渔近前一步观察。
“你叫纪全,几岁?”周渔来到纪全的面前,柔声道。
“七岁。”纪全虽然年纪尚小,但方才的一幕,却是看在了眼里,虽然心中有些紧张,但还是坚定的道。
初脱懵懂的他,隐隐明白,此时怕是自己人生之中,最重要的时刻。
“我叫纪全,今年七岁,安山县人氏,还请这位帅气的师尊,收我为徒。”说着,纪全抱拳弯腰一拜。
小伙子,路走宽了啊。
虽然还没有查看纪全的资质,但就这句话,让周渔心里愉悦了不少。
虽然还没有查看纪全的资质,但就这句话,让周渔心里愉悦了不少。
”多谢兵主成全。“一炷香后,看着周渔带着纪全御剑而去,纪拳一脸感激的看向路云。
“无妨,你我虽然名为主仆,但一起征战,便不只是主仆。”路云淡淡的说道。
话语虽轻,但润入人心。
有人视道兵为奴为仆任意打杀,有人视道兵如工具,以货物论之。
他路云不同,道兵之主,既可为兵主,为何不可成道主。
“就不知这位周师弟,会做如何选择?”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仙道劍閣討論-第一百一十六章 觸龍鬚者亡(求訂閱,推薦)閲讀

仙道劍閣
小說推薦仙道劍閣仙道剑阁
猩红之光一闪即逝。
在屈风与九丈巨人惨烈厮杀,一直不曾出现的天魔宗方副,竟是在此时,选择了出手。
这一幕,来的极为突兀,但时机却很是巧妙。
直到猩红之光于闪烁之中,出现在百丈之外时,九丈巨人仍然保持着静止不动的姿势。
若非是其目光从屈风身上,移动到了天魔宗方副身上,怕是所有的人都会以为这是一场错觉。
只是很可惜,并非如此。
因为此刻,随着断裂的右手再次轰碎开来,大荒演武经已然落到了方副手中。
“这便是神宗圣经,大荒演武?”看着手中的古经,方副的目光有着一抹灼热之色。
得到这种级别的古经,他哪怕转修肉身之道,也有很大的可能证道。
就算不修。
等到离开这里之后上交宗门,所得的赏赐,也可以让他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不在为资源所苦恼。
至少,从化神突破至炼虚之境是绰绰有余。
“哈哈!”想到这里,方副不由得发出了畅快了笑声。
尤其是其目光落在凄惨的屈风之时,这种笑容便越发的浓烈起来。
“还有建木碎片。”一念即此,方副的眼中露出一丝阴狠之色。
只见九丈巨人断臂之处,不知何时已然出现一丝丝猩红之气。
这气息随着方副得目光再次落下,正在不断地向着九丈巨人的本体,开始疯狂侵蚀。
只是这片刻的时间,猩红之气便已弥漫了九丈巨人近半个身躯。
“死!”
下一刻,魔宗之人隔空对着九丈巨人猛然一抓。
轰隆!
伴随着一声巨响,整个龙鳞法相,竟是在这声巨响之中,轰然破碎开来。
“嗯?”看见这一幕,于下方观战的周渔猛地一愣。
方才还威风凛凛的龙鳞法相,就这么轻易被灭杀了?
这,未免也太儿戏了一些吧。
还是说,此前龙鳞双相看似正常,但实际上冷漠的外表之下,已然是遍体鳞伤。
“若真是如此,怕是不需要天澜圣兽出场,星空巨蚊就能轻易将其灭杀了。”
“但,真的这么容易吗?”周渔抬头看着天空,强烈克制着自己对建木碎片蠢蠢欲动的心。
他也是主动面对过九丈巨人二次袭杀的人。
从第一次,到第二次,最大的区别便是,越来越凶险。
开始还能以流云迷踪步来避开,但是当第二次真正面对的时候。
若不是他动用了界外之人的传承,早已在九丈巨人的拳头之下,化作了血雾。
可即便是界外之人的寂灭剑意,以他堪比化神初期的神魂之力施展,面对这九丈巨人,也是落荒而逃。
若无密宝在身,单独面对九丈巨人,无异于自掘坟墓。
同样……
当看见九丈巨人所化之龙鳞法相,在天杀紫魔气的攻击下轰然瓦解之时。
方副眼中有错愕之色在一闪而过之后,脸色猛的一变,陡然消失在苍穹之上。
他虽然认为自己可以斩杀龙鳞法相,但绝对不会如眼前这般,如此干脆。
既然如此,眼前着唯一的景象,便极有可能是假的。
一念即此,方副低头看去,却发现大荒演武古经,并没有像他想象之中,化作幻象消散。
可这反而让他生不起庆幸之色。
“走。”
唰!
顿时,就有一道猩红之光,向着下方的山林呼啸而去。
只是这遁光才飞出不过百丈,甚至可以说是在方副心念一动,刚起来的下一刻,便停了下来。
停下来的原因,却也简单。
只见其前方数百米之处,不合适出现了一尊,九丈巨人的身影。
这身影保持着沉默,只是目光冰冷的看着,也不动手。
“装神弄鬼。”方副眉头一皱,抬手隔空一点。
唰!
一道猩红之光如电似芒,刹那之间,贯穿了这百丈的距离,将九丈巨人的身体洞穿。
噗呲!
猩红之光穿梭而过,后者的身躯在扭曲之中化作虚无。
看着这一幕,方副的眉头一皱,再次准备离去。
但是当这个念头一转而过之时,于九丈巨人身躯破碎之地,竟是又有一尊九丈巨人浮现而出。
“嘶。”周渔愕然的看着这一幕,倒吸一口冷气。
天空之上,没当方副破碎一尊九丈巨人之后不久,便会再次重新生出一尊。
不管天魔宗的方副选择哪个方向,都会出现一尊九丈巨人的身影,无论其破灭多少次。
直到此刻,不过是短短数个呼吸的时间,天空之上已然出现了九尊九丈巨人的身影。
方副也意识到情况生变,当即就像屈风飞去。
只是他还未动作,屈风便脸色一变,猛地后退。
于其后退之中,在屈风之前所在之处,同样生出了一尊九丈巨人的身影。
“道友可知,这是怎么回事?”见此,方副也只能无奈的问道。
“道友好自为之,我怀疑这九丈巨人,获得了我的法。”屈风一边拉着肖云倒飞而去,一边出声说道。
“你的法?”听到屈风的话,方副的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下来。
于这难看之中,其脸色渐渐变得铁青,甚至身躯都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因为就在这询问的间隙,九丈巨人的虚影,已然达到了十八座。
下一刻,十八个九丈巨人的身影,齐齐的指向了愕然中的方副。
嗡嗡嗡……
天空在此刻嗡鸣,十八道青色的丝线,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方副的身躯之上,与十八尊九丈巨人的身影相连。
顿时,有无形的波动,在此刻散开。
于这波动之中,天魔宗的方副刚准备有所动作,便感觉身躯一僵。
其整个人似在此时心有所感一般,猛地抬起了头。
只见苍穹之上,一尊巨大的龙鳞法相端坐在青色的王座之上,于其目光看来的一刻,低头向他看去。
轰!
看着这道目光,方副整个人如遭雷击。
嘭、嘭、嘭……
同一时间,下方十八尊九丈巨人的虚影,从右手开始,在此刻齐齐的炸裂开来。
于这炸裂之中,一股无形的波纹,向着方副涌去。
“不!”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仙道劍閣 起點-第一百一十六章 觸龍鬚者亡(求訂閱,推薦)熱推
炸裂掀起的波纹犹如潮水一般,清晰到肉眼可见,但在这波纹涌来的一刻。
即便方副能够清晰的感知,但却无法做出任何的举动。
因为不是波纹涌来之时,他会产生反应。
而是那十八尊九丈巨人炸裂的一刻,其体内的法力已然开始失守,且右手似产生了独立的意识,竟蠢蠢欲动的想要跟随自爆。
嘭、嘭、嘭……
一声又一声的炸裂之音在方副耳中不断响起,由耳及内直达神魂识海。
重重叠叠之中使得其庞大的元神之力,在那一声声炸裂中,开始昏沉。
于十八道炸裂之浪到来之时,方副整个人已然失神,直到其手臂一痛。
轰!
前后不过一息的时间,当十八尊九丈巨人的身躯炸开的一刻,周渔就看见方副的身躯,刹那僵直之后,亦是随之炸裂。
“这不正是那灰袍老者的神通?”周渔愕然。
虽然他没有感觉从九丈巨人的术法之内,感受到像灰袍老者那能触发乡思的意境。
但当天空上的王座出现之时,却有一股凛然的威严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
似触龙须者死,冒犯王威者崩。
“这可比灰袍老者的化神之意要更为纯粹简单,只要我感觉你冒犯我了,你就得死。”
这化神之意,当真是妙不可言,周渔嘀咕道。
他在想,若是有朝一日他遇见那种,你的剑砍不到我的化神之意,会怎么样。
“怕是要完。”周渔顿时忧心忡忡起来。
不过这种意境,应该是很难遇见的到吧。
但这念头刚起,他就猛然一愣。
因为,这种意境,他已经遇见了,且亲身经历过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