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小說 在諸天實現願望笔趣-第九零二章 賈隊長 上推薦

在諸天實現願望
小說推薦在諸天實現願望在诸天实现愿望
“您这边请。”
蔡水根把蒋锋迎到了那张唯一的空位子。
蒋锋走了过去,但并没有坐下。
“我们这儿开的是驴肉馆子。这看家菜有老齐家秘制酱驴肉,还有砂锅驴杂汤,焖驴肉,烧驴肉……”
蔡水根板着指头,如数家珍。
“别说了,我当然知道你们是驴肉馆子。把最好的菜给我端上来,另外我要在雅间用饭。”
蒋锋抬手打断对方的话。
“这……”
蔡水根面有难色。
“怎么,担心我付不起账?拿去。”
蒋锋摸出了一块银元,递到蔡水根手上。
看到蒋锋一出手就是银元,众多食客无不纷纷交头接耳。
这年头兵荒马乱,物价飞涨,市面上流通的纸币差不多=擦屁股的纸。
唯有现大洋才是硬通货。
一出手就是现大洋的人,非富即贵。
“先生,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蔡水根虽然摸不清蒋锋的来路,但出于好意,还是决定要给蒋锋一个忠告。
蒋锋点头后,他才继续说道:“我们这个小店,三教九流的什么人都来,您看,您这个张扬容易吃亏,所以我劝您还是低调些,凑合着就在大堂里用饭,不要进雅间。”
“伙计,你说的话很对,但在这个世界上还没人能让我吃亏。”
蒋锋微微一笑,他听懂了蔡水根的意思。
鼎香楼的雅间,看过这部情景喜剧的都知道,一共就才两间。
除了一间日式风格装修,专门用来款待鬼子在安邱的最高长官,野尻太君。
另外一间,基本上不是用来招待警备队的大队长黄金标,就是被侦缉队的贾队长给占了。
虽然在电视剧中,鼎香楼那间没有被野尻长期包下来的雅间,也给出手阔绰的食客使用过。
比如那个要前往抗日根据地,女扮男装的地下党,还有自带出场BGM,在日伪的报纸上平均每个月都要被击毙一次的石青山,都用过那个雅间。
但在实际中,这个雅间相当于是被黄队长和贾队长给轮流“包下来”了,寻常人等,哪个又敢去使用这个雅间,给自己惹来一身麻烦?
蔡水根一看蒋锋不是本地的,这才在不暴露自己是个卧底的前提下,提醒蒋锋不要给自己找不痛快。
“那请您好自为之。”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蔡水根也不多言,出言提醒蒋锋,他已做到仁至义尽,至于对方听不听到心里去,就不管他的事了。
蒋锋和大黑猫等了一会儿,一盘接一盘的用驴子做的菜,被蔡水根用行云流水的动作给端上了桌子。
一块大洋,足够置办一桌的饭菜,有着强劲的购买力。
“好吃!”
当第一盘菜端上来的时候,闻到香味的大黑猫就忍不住了,跳到桌子上大吃起来。
后面端上来的菜,蒋锋也吃了,脸上露出了少有的惊讶,因为确实做得很好吃。
转念一想。
电视剧中,鼎香楼给鬼子汉奸们端上来的菜几乎都是动过手脚的。
野尻太君一吃多了就得拉稀摆蛋,给贾队长做得心肝肺照例得放一大把咸盐,警备队的小喽啰们来吃饭干脆就是泔水回锅一烩,把他们当成猪来喂。然而从片头到片尾,就是没人因为饭菜质量来找鼎香楼的茬。
杨保禄的厨艺,由此可见一斑。
“再来两份驴杂汤,两盘酱驴肉,两盘爆炒驴肝肺,还有二十个驴肉火烧。”
意犹未尽的蒋锋,又摸出一块现大洋给了蔡水根。
“好嘞。”
看到蒋锋出手阔绰,做派又和日占区的民众迥异,出于地下工作者的职业修养,蔡水根此时对他产生了疑心。
同时心中吐槽,这人和他的猫也太能吃了。
离开雅间,去吩咐杨保禄做菜的时候,蔡水根遇到了人模狗样进来吃饭的贾队长。
“不好意思,贾队长,雅间已经有人了。”
贾队长连忙问是不是黄金标,得知只是一个外地来的人后,眼珠一转,有了想法。
这烽火连天的世道,能够下馆子,而且用得起雅间的人,连贾队长这不学无术的泼皮,也知道是有钱的主儿。
贾队长很贪财,又在安邱敲诈勒索,吃饭不给钱习惯成自然了,现在看到有钱人,宰肥羊的心思油然而生。
“我今天倒是要看看,谁这么大谱儿,敢在鼎香楼的雅间吃饭。”
掀开帘子,贾队长很嚣张的进了雅间。
其余的食客,又开始小声议论,叹息在雅间里吃饭的那位,如果今天不被敲一记竹杠,怕是休想从安邱的地面走脱。
贾贵会把他盯上的肥羊抓起来,关进侦缉队的牢房,每天三顿粗茶淡饭的养着,一直关到对方受不了,肯交钱了才会放人。
察觉到有人进来,蒋锋把目光投了过去,看到是一个长得一看就是汉奸,挎着一把盒子炮的干瘪老男人,一眼就认出对方是《地下交通站》的颜值担当。
侦缉队长,贾贵。
蒋锋嘴角一咧,露出有趣的笑意。
然后,他又若无其事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在吃饭之余,还能有人送上门来给他逗闷子,对帮助消化非常有益。
贾队长的小眼睛眯了眯,蒋锋的反应令他心生不悦。
一般人对于侦缉队,都是唯恐避之不及的态度,这个穿黑衣服的却不是,神情泰然自若。
不爽。
非常之不爽!
不敲他一大笔钱,今天一整天念头都不能通达啊!
“你滴,什么滴干活?”
贾队长一脚踩在板凳上,眯着小三角眼,自认为凶狠的瞪着蒋锋。
“噗,哈哈哈!”
蒋锋喷了一口茶水,乐了。
“我滴,大大滴,良民滴干活儿。”
笑够后,蒋锋对正在用袖子擦脸的贾队长笑道。
此刻,蒋锋已经有了玩玩贾队长的心思。
“你……你……你说你是良民,我凭什么相信?”
把脸上的茶水擦干净,贾队长一脸生气的小表情。
比起历史上的同行,贾队长的脾气其实要好得多,竟然一点使用暴力的念头都没有。
蒋锋有趣的想到。
“我是良民,凭什么要你相信?”
蒋锋继续逗贾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