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說 步步爲途 txt-第182章 一羣廢物展示

步步爲途
小說推薦步步爲途步步为途
三道疤紧盯着那只鼓鼓囊囊的信封,心中乐开了花。
今天他本只想从方娇柔身上捞点好处,没想到却意外网住了牛大山这条大鱼。
三道疤迫不及待的伸手接过信封,将其塞进衣兜里。
“胶卷呢,给我!”
牛大山冷声道。
“书记,借我一个胆子,在您面前,也不敢耍花样!”
三道疤满脸恭敬,心里却不以为然。
在这之前,水产公司副总魏道明让三道疤去冲洗胶卷,他临时受命跟踪方娇柔,没顾上。
牛大山要求将相机给他,三道疤拒绝,便是用这胶卷李代桃僵。
“快点拿出来,老子没空和你这这磨蹭。”
都市异能 步步爲途 騎鶴人本尊-第182章 一羣廢物相伴
牛大山怒声喝道。
这事让牛大山心里很不爽,他不愿和三道疤多说一句话。
“好的,书记!”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步步爲途-第182章 一羣廢物分享
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步步爲途-第182章 一羣廢物
三道疤在掏出相机的同时,将魏道明让他冲洗的胶卷捏在手心。
打开傻瓜相机的后盖,三道疤熟练的将胶卷拿出来。
“书记,给!”
三道疤将原先捏在手里的胶卷递了过去。
这时,三道疤很有几分担心,生怕牛大山看出破绽。
牛大山虽然精明,但他做梦也想不到三道疤手中会有两个胶卷。
伸手接过胶卷后,牛大山便想往包里放。
“书记,我觉得你当场毁了它比较好,免得夜长梦多!”
三道疤“好心”提醒道。
虽说牛大山将胶卷冲洗出来欣赏的可能性不大,但为防止意外,三道疤想让牛大山彻底消除隐患。
牛大山先是一愣,随即便回过神来了。
这玩意如同定时诈弹一般,早毁掉,早安心。
想到这儿后,牛大山伸手猛的一拉胶卷,只听哗啦一声,彻底曝光了。
牛大山将胶卷往垃圾箱里一扔,冷声道:
“三道疤,你还不快滚,在这等什么?”
牛大山对三道疤厌恶不已,一刻也不想看见他。
三道疤见牛大山将胶卷曝光了,心中的石头彻底落了地。
尽管如此,三道疤却丝毫没表露出来,满脸堆笑道:
“书记,那三万块钱,您能否今晚就打给我?”
“我急等着用,呵呵!”
牛大山心中郁闷不已,怒声道:
“老子知道了,滚吧!”
“书记,我走了,您休息,再见!”
三道疤一脸得意的出门而去。
“他妈的,气死老子了!”
牛大山伸手拿起公文包,用力向沙发上砸去,借此发泄满腔怒火。
三道疤听到牛大山喝骂声,嘴角露出了开心的笑意,快步向电梯口走去。
那保安正站在电梯口等着三道疤,见他下来后,连忙冲其使了个眼色。
三道疤跟着保安走到僻静处,将房卡和相机递还给他。
“兄弟,谢谢了!”三道疤掏出二百块钱来,低声道,“这是哥的一点心意,买包烟抽!”
三道疤心里很清楚,两百块钱意思一下足够了,给多了,对方反倒会多想。
这就是所谓的人性!
保安见到钱后,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意:
“疤爷,您太客气了,这让我多不好意思!”
“兄弟,你我之间不说这些,有空一起喝酒!”
三道疤故作爽快道。
那保安听到这话,点头哈腰的冲三道疤做个请的手势。
三道疤上车后,挂上档,猛踩一脚油门,扬长而去。
牛大山怒后而静,蹙着眉头,满脸阴沉的坐在沙发上。
“他们两人是不是一伙的?故意挖坑给老子跳?”
牛大山心中暗想道。
一直以来,牛大山在安河一家独大,今日却被三道疤坑了,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
自从进门后,方娇柔表现的就很积极主动,随后三道疤便推门而入。
牛大山记得门是方娇柔关的,她不会没关严实,故意给给三道疤的。
思索许久,依然一无所获,牛大山心中很是郁闷。
“就当花钱免灾,算了!”
牛大山一脸郁闷的想。
胶卷已经曝光了,这事并无后患,牛大山暂且将其放在一边。
“方娇柔说的经义的事是真的,还是假的?”
牛大山眉头皱成川字,埋头沉思。
这事没法直接问儿子,牛大山满脸难色。
“如果方娇柔说的是真的,那岂不意味着他和婧莹结婚后,还没有过关系,难怪老子抱不上孙子!”
牛大山满脸愤怒之色。
这事关系到儿子的隐私,牛大山一时半会想不出解决办法,只能先放一边。
就在牛大山垂头丧气的退房走人时,何志远接到了美女乡长董紫莺的电话。
“乡长,派出所的账有问题!”
美女乡长急声道。
何志远听后,眉头紧蹙,沉声问:
“什么问题,大不大?”
“三年来,派出所的罚没款共计五万八千多元,只有一万八入了账,另外四万不知所踪。”
精彩小說 步步爲途討論-第182章 一羣廢物熱推
董紫莺低声答道。
“黄东升怎么解释的?”何志远问。
“我们暂时还没和他接触!”
何志远听后,沉声道:
“这事暂时先别声张,听听他怎么说!”
“好的,乡长!”
董紫莺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何志远眉头紧锁,心中暗道:
“看来安河的问题比我想的更严重,查到哪家,哪家有问题。”
“要想拿掉姓黄的,可以在这事上做点文章!”
黄东升自持有乡党委书记牛大山撑腰,在账目上动手脚,并不足为奇。
何志远事先便猜到了这点,才让董紫莺带人过去查的。
所料果然不错!
副所长李忠福见情况不对后,找了个由头从会议室里出来,直奔所长办公室而去。
黄东升心神不宁,检查组在红桥村查账只用了半天,这都下午三点了,还没完事。
李忠福推门而入,急声道:
“所长,不好,出事了!”
黄东升抬眼很瞪过去,怒声道:
“你慌什么,天塌下来了?关上门再说!”
李忠福脸上露出几分讪讪之色,连忙转身将门关严实。
黄东升虽表现出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儿,实则,心里一点底也没有。
“忠福,出什么事了?快点说!”
黄东升急声道。
李忠福压低声音道:
“所长,他们查出罚款的问题了!”
“啊,我不是让你们将帐做平了,怎么可能查出来呢?”
黄东升愤怒的质问。
“乡里谁做的账能瞒过王增福的眼睛?”
李忠福一脸郁闷的说。
“一群废物!”黄东升低声怒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