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1040、 輪迴,時間長河,不滅仙骨鑒賞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这个主角明明很强却异常谨慎
“你们不要这样看着我,我说的是真的,我名为轮回大帝,你们不会以为这名字我是白叫的吧。”
轮回大帝挺了挺腰板,一副为很行的样子。
“我是轮回树的守护兽,轮回树上的轮回果,拥有带人轮回的能力,而我作为轮回树的守护者,轮回这种事我经常玩的。”
轮回大帝终于说出一些与其名字降服的言语。
轮回这种有些经常玩,好家伙,在别人眼中玄妙非常,甚至难以理解的轮回,在这轮回大帝眼中,竟是一种游戏。
“玩?”
魔蝎老祖实在难以理解,忍不住询问出声。
“没有错,就是玩,曾经我一人独守轮回树,那时候没有人跟我玩,所以我就会踏足轮回,通过轮回,进入时间成河之中,寻找那些有趣的地方游玩。”
轮回大帝所言,听在魔蝎老祖耳中,完全就像是在说天书。
不过魔蝎老祖毕竟是经历过时间长河的,稍加思考,便是明白其中真意。
至于郑拓等,已经完全能够理解轮回大帝所言。
“不过这踏足轮回,的确是一件很危险之事,你我若是身死其中,便是真的身死,我拥有轮回之力,能够随意切换轮回,在遇到危险时能顺利归来,但你们不行,你们没有轮回之力,无法在时间长河中寻找到准备坐标,没有坐标的你们是很危险的。”
轮回大帝这般说道。
“的确如此呢。”
小九也是这般说道:“通过轮回进入时间长河是非常危险的,每次都是父亲带着我旅行,去看不一样的风景,且父亲曾警告过我,不准独自利用轮回进入时间长河,因为那样容易迷失自己,且时间长河之中有一些可怕的家伙,若是遇到会非常危险。”
有小九如此话语,几人便需要重新评估刚刚的计划。
“危险的确危险,但这也可能是唯一的方法。”
郑拓说道:“不利用时间长河,单凭你我,万万是打不过轮回天生的,只有踏足轮回,将其拉到某段时间长河中,在那里,你我出手,才能将其干掉。”
问题出现。
不利用轮回的力量将轮回天生拉近时间成河,他们就没有办法干掉轮回天生。
这是唯一的方法,但这个方法也充满了危险。
一个不小心,他们也要陨落其中。
“这样吧。”
轮回大帝挺身而出。
“事情因我而起,自然也要因我而结束,我可以独自带轮回天生进入时间长河,在那时间长河之中,他必然不是我的对手。”
轮回大帝很讲义气,欲要主动拦下所有重担。
“大帝,我们和你一起去。”
四大天王开口,欲要与轮回大帝一起去,给其撑撑场子。
“不用,你们四个对轮回之力不了解,去了只能添乱,倒不如我一人来的轻松。”
轮回大帝拒绝四大天王的同行,看上去态度坚决。
“我与你一起去吧。”
郑拓在这时候开口。
“手段是我提出来的,理应与你一起同行,至于轮回之力,我也会一点点。”
郑拓手心一动,有轮回之力在他掌心弥漫。
“这……”
几人迅速望来,显然没有行到,郑拓也会轮回之力。
“懂得不多,但这次之行,应该够用才是。”
“这般精纯的轮回之力,的确够用。”
轮回大帝最有资格评价轮回之力。
他对郑拓的轮回之力认可,几人便没有任何意见。
“无面哥哥,我也与你一起去吧。”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小九见此,当即开口,也想出一份力,帮帮无面哥哥。
“你好好看家,我与轮回大帝两人足够。”
郑拓露出笑容。
“而且小九,你可是我的后手,你也能利用轮回踏足时间长河,回头我们二者若太长时间不出来,你就要负责进去找我们。”
郑拓言语中这般说,同时悄悄传音给老白。
“不要让小九施展轮回手段,他去太危险,你要管住他。”
“嗯,我明白。”
老白答应一声,并未说什么,只是眼中对郑拓颇为感激。
小九对他来说很重要,是他重拾信心的开始。
小九若是出事,他重试的道心恐怕会崩坏掉。
在这种氛围下,几人开始商量其中细节。
轮回大帝更是开始给郑拓讲述七关于轮回,关于时间长河的问题。
期间,郑拓多有提问,多有了解。
他本身也对这方面之事比较感兴趣,多多了解,有备无患。
回头也准备利用轮回进行修行。
如那鲲鹏祖师一样,让自己变得圆满,从而更好的向更高层次迈进。
计划制定中。
而古战场上,混沌仙炉中。
七彩弑仙鲨群仍旧在完成郑拓交给他们的人物,吃掉半仙之躯。
这种任务主动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半仙之躯,其实那般容易好吃的。
对此。
郑拓决定,先与轮回之主短暂的利用轮回,进入时间长河熟悉环境。
上一次郑拓是被动的,这一次郑拓是主动,二者有着本质上的差别。
郑拓对此想多多体验,这样以后自己弄的时候,便会有更多的经验来施展。
而轮回大帝没有理由拒绝。
他也绝对郑拓应该先体验一番,感受其中玄妙,只有这样,他们二者配合起来才能更加默契。
既然决定,那便开始。
不过在这之前,郑拓取出傀儡。
利用神魂体道身,对阵法进行监控。
该监控还是要监控的,阵法必须存在,如果不存在,出了事,便是大事。
搞定之后,郑拓才算放下心来。
实在不行还有心魔,心魔这家伙也拥有控制阵法的权限。
郑拓有多手准备。
万无一失后,他便与轮回大帝来到轮回树下。
二者盘膝端坐轮回树下。
“放松,很简单,很有趣的。”
轮回大帝说着,取出一枚红绳,拴在二者手腕处。
这……
郑拓感觉怪怪的。
“这是你我的标记,有这红绳在,你我便不会在时间长河中走散。”
轮回大帝解释的同时,开始催动法门。
利用轮回树,郑拓感觉自己神魂脱离本体。
下一秒,被吸入轮回树中。
这种感觉很奇妙。
他感觉自己的神魂体进入到了一片奇怪的空间之中。
这片空间是流动的,像水一样。
他与轮回大帝在这水上行走,因为有轮回之力包裹,所以他们并不会被脚下的时间之水影响。
“不要触碰时间之水,这时间之水非常可怕,它是无时无刻不在流动的,如果触碰,你会被瞬间抽走生命,气血干枯,神魂衰老,那都是好的,最可怕的是你会瞬间老死。”
轮回大帝给予郑拓这般解释道。
“这世间之水,竟有如此可怕的效果?”
郑拓看着脚下流淌的无色之水,完全感受到其可怕之处。
“这里是毕竟是时间长河,而时间无法倒流你应该明白,所以这里的时间之水,只会吸走你的生命。”
轮回大帝很懂行。
“不过你我有轮回之力,这轮回之力就像是海中船,能够保护你我不被时间之水所伤,你可以试着将手包裹好轮回之力,然后去触碰时间之水。”
“这也可以吗?”
郑拓将信将疑。
这轮回大帝不会是在坑自己吧。
“无事的,我经常这么玩。”
说着,轮回大帝催动自身轮回之力,然后将手深入时间之水中。
果然。
在时间之水中轮回大帝的手掌没有任何危险,看上去一点事儿也没有。
郑拓见此,并未尝试。
这种事知道就好,尝试就没有必要了。
万一不对,岂不是会很危险。
郑拓没有尝试,轮回大帝也没有说什么。
毕竟是第一次,难免有些紧张,他可以理解。
“轮回大帝,你我该如何选定坐标,该如何进入坐标?”
郑拓询问,想要知道更多。
“问得好。”
轮回大帝回应。
其当即促动法门,顿时以轮回之力,凝聚出一杆长枪。
二话不说,将长枪戳入时间长河中。
那长枪迅速增长,不多时,便是戳了时间成河的底部。
“这般便是留下来坐标,而你我想要进入此地,便是顺着这里下去便可。”
“这……还要下去吗?”
郑拓没想,最终自己还是逃脱不了触碰时间之水的命运。
“当然,时间长河的下方,才是真正的最终归宿,这时间之水,不过是保护起到保护作用而已。”
说着。
轮回大帝以轮回之力将自己包裹,顺着做标杆,一头扎入时间长河之中。
那明明是清澈到近乎难以察觉的水,可轮回大帝进入的瞬间,整个人便消失不见。
没了?
郑拓见此,稍有犹豫。
但他看看周围。
这里一片广袤,周围全部都是透明之色。
好似无限大一般。
对此,郑拓只能同样用轮回之力将自己包裹好,顺着那做标杆,进入时间长河之中。
随着郑拓不断下潜,郑拓感觉到了自由自在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好,甚至让人贪恋,想要离开做标杆,自由自在的畅游在这时间长河之中。
“保持本心,不要被其所影响。”
轮回大帝的声音传来。
“那是时间长河的诱惑,坐标杆是你唯一的依靠,如果离开坐标杆,你立刻就会被卷入时间长河之中,永远回不去。”
“既然是这样,你我完全可以将轮回天生引导来这里,让其直接被时间长河冲走不就好了?”
郑拓这般说道,感觉这个方法很不错。
“这就是被动和主动的区别,主动的叫降临,被动的叫召唤,降临需要自己走,召唤无需自己走,你我召唤轮回天生,只能在某个时空的节点进行召唤,而不是能在这轮回长河之中召唤,这是规矩,时间长河的规矩,不然,那我岂不是无敌的存在,就算是半仙,只要被我召唤,那他就必死无疑。”
轮回大帝耐心的给予郑拓解释其中缘由。
“看来,这里也是有规则的。”
“何止规则,这里本身也归修仙界天道管辖的。”
轮回大帝这般说,倒是令郑拓没有想到。
这里竟然也归修仙界天道管辖。
“当然,时间长河与轮回有关,这里记载了所有生灵的所有一切,在生灵死后,会进入轮回,然后具体是什么,我便不知道了,因为那只有天道之道。”
轮回大帝不愧是在此地经常玩耍的存在。
对于这种事,知道的事无巨细。
郑拓对此表示领教了。
他情形自己提出要尝试一次的想法。
若无这次尝试,自己直接利用轮回,来这时间长河探寻,十有八九会迷失在这里。
看来,人还是要多问多学才行。
这轮回大帝的实力可以说完全打不过自己,虽然这家伙有天王级实力。
但对此地的了解,对轮回,对时间长河的了解,比自己透彻太多太多。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这句话在修仙界中同样好用。
对此,郑拓主动好学,向轮回大帝请教关于轮回,关于时间长河的知识。
对于郑拓的询问,轮回大帝表示来这不惧,且以非常详细耐心的与郑拓解释。
因为时间流速的不同,他们在这里一天,外面可能仅仅只过了一分钟。
所以他有充足的时间给予郑拓解释。
在加上他亲眼看到郑拓的手段,觉得郑拓很强,人也不错,只能成为好友。
在这般情况之下,轮回大帝将自己知道的信息一一告知郑拓。
有什么危险,如何闪躲,如出现什么意外该如何处理。
看得出来,轮回大帝没有撒谎,这家伙果真将此地当成游乐场,时常来此游玩。
有轮回大帝这专业向导的讲解,郑拓收获颇多。
不多时。
二者来到时间长河的最下方。
就在这时。
恍惚间!
郑拓感觉一阵头重脚轻。
“不要紧张,这时正常反应。”
轮回大帝开口,安慰郑拓。
郑拓倒是没有紧张,他只是抬头,看向头顶上方。
不知何时,他竟倒立着站在天空之上,他的头顶上方,竟是一片郁郁葱葱的大地。
这种神奇的感觉,叫郑拓惊呼有趣有趣真是有趣。
果然当事情关乎到时间时,通常都会很有趣。
郑拓调整身形,与轮回大帝一起,降临一座山峰之上。
“这里是什么地方?”
郑拓对此地并不熟悉。
但看这里山清水秀,风景迷人,似乎一切的一切,都与西域大为不同。
与之相比,这里才更像是人们所向往的修仙界。
“这里是曾经的西域。”
轮回大帝这般说道,言语中带有一抹感伤。
“什么?这里是曾经的西域?”
郑拓傻眼!
这山清水秀之地,竟然是曾经的西域。
“没有错,这里是曾经的西域,在魔族与轮回生灵大战之前,西域就是如此样子,不过在那大战之后,西域就变成了如今的沙漠模样。”
轮回大帝内心之中对魔皇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你要说恨,他也有理由。
他伴随轮回树一声降生,乃是伴生神兽,负责守护轮回树。
曾经郁郁葱葱的家乡美不胜收,如今的家乡,看上去一片荒凉与萧条,已经没有多少人会来西域闯荡。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拜魔皇所赐。
但是。
如果不是因为魔皇,西域,乃是整个修仙界,或许会是另外一种样子。
他心绪万千,有什么话想说,但又难以说出口,如此导致他看上去一副很忧郁的样子。
对于轮回大帝这般模样,郑拓没有追问。
对方想要告诉你的时候,自然会说,不想告诉你的时候,你问了也不会说。
“走走看看,让我熟悉一下这里吧。”
郑拓与轮回大帝说着。
“嗯,熟悉一下此地,还有关于主动踏足轮回与被动踏足轮回的一切禁忌,你是需要知道的。”
轮回大帝是一位不错的老师,与郑拓所讲很详细,郑拓听在耳中,记下心里。
这些东西对他来说很重要,非常重要。
以后自己要独自利用轮回,踏足时间长河的。
二者同行,在这郁郁葱葱,广袤非凡的西域之上。
曾经的西域人杰地灵,所有的一切,看上去都充满希望。
但是一路下来,郑拓却少有看到生灵的影子。
这很奇怪,明明是一片郁郁葱葱之地,为何却少有生灵的影子出现。
他小心观察,并未询问这般之事。
与轮回大帝同行,感受着这片世界的不同,足足七日后。
“你我该回去了。”
轮回大帝这般说道。
他利用轮回也是有时间限制的。
毕竟是主动利用轮回来做事,而非像郑拓当初一样是被被动召唤。
主动利用轮回踏足时间长河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这代价开始很轻微,可以忽略不计。
如果他长时间带在这里,机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他们这里已经是过去,过去不可改变。
你若改变过去,那天道就会用自己的方法修复过去。
这个修复的代价,便是从你身上获得。
轻者运气不佳,修行受阻,喝凉水塞牙缝。
严重者可能直接身死。
更严重者,可能成为不死不灭的生灵,负责看管某些东西,永生永生。
那是直接身死化道,还要令人感到折磨之事。
这是郑拓从轮回大帝身上了解到的。
想要借助轮回修行可以,但不可以影响这世界的因果,如果影响,最终承受伤害的只能是你自己。
对于这般诸多限制,郑拓是完全能够理解的。
这毕竟是时间长河,如果能够被随意更改,那这个世界岂不是乱了套。
比如自己去自己的时间长河线中,将老爸老妈接过来生活。
这样看好像没有问题。
可问题就在于,首先自己带不走过去任何一样实质性的东西,除了能够传播的思想。
在有。
如果自己手段通天,可参造化,真的这样做了,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到时候不仅仅会影响自己,影响父母,还会影响身边的人。
如果自己地位足够高,还会影响整个修仙界。
总之,这种事不要想。
轮回中的修行,都是在修行自己的意志品质,让自己整个人变得圆满。
贪婪的想要带回曾经的人,曾经的法宝,曾经的物质,只会害人害己。
郑拓深知其中道理,明白个中缘由,自不会做出这样的蠢事。
轮回大帝催动秘法,二者离开时间长河,返回正确的时间点。
归来之后,询问时间,这边才过去了几个时辰。
“感觉如何。”
轮回大帝询问郑拓。
“感觉不错,第一次时间旅行,总会有一些紧张,不过总体来说没有任何问题。”
“不错。”
轮回大帝点头。
“第一次体验,有这种感觉已经很好,犹记得我第一次体验时那种新奇,至今难忘。”
轮回大帝通过这一次历练,与郑拓的关系拉近许多。
“体验的确很新奇。”
郑拓点头,表示认可。
随后,郑拓转头,看向场中大镜。
大镜之中,七彩弑仙鲨群,仍旧的努力的完成着郑拓交给他们的任务。
他们扭动着健硕的肉身,一个个凶神恶煞,像是霸道的土匪一样。
飞身所过,张开巨口,对半仙之躯进行着惨无人道的吞噬。
在这种吞噬之中,七彩弑仙鲨收获颇丰。
他们一个个气息碰撞,达到了巅峰,浑身布灵布灵,闪烁着各色光彩。
细细看去,那身上的鳞片晶莹剔透,散发七色光晕,好不美丽。
这种玄妙的鳞甲防御力无比惊人,绝对是堪比后天灵宝的存在。
一片一片,互相排列整齐,工整而美丽,充满了迷人的色泽,远远看去,更填一抹神俊。
不仅如此。
郑拓作为主人,完全能够感受到,七彩弑仙鲨群的实力,已经无限接近出窍期巅峰。
他们可以说,已经拥有踏足王级的资格。
只不过如今若想踏足王级,成为王级生灵,可能会有些勉强。
因为这种勉强,郑拓显然并不想让他们就此突破。
修行讲究循序渐进,一步一个脚印,稳重求稳,方登高峰。
郑拓本身也是一个稳重的人。
所以。
他并不建议弑仙鲨在这时候着急突破。
稳一手,沉淀沉淀,这群小家伙还有提升的空间。
厚积薄发的突破,远远好过此时此刻的突破。
郑拓心念一动,沟通七彩弑仙鲨群,让他们不准突破,开始疯狂压着自己体内的力量。
他们吃掉半仙之躯,将那力量炼化,为自己所用的时间,明显变成更长。
这是郑拓的要求。
七彩弑仙鲨群很特别,与小黑那正统弑仙鲨血脉不通。
这群七彩弑仙鲨体内拥有部分弑仙王的血脉,还有一部分自己的血脉。
除此之外,还有一部分血脉源自弑仙鲨本身的鲨鱼属性。
他们本身是黑煞一族的生灵,体内有天生的黑鲨血脉。
黑煞血脉,凶猛无匹,带有原始鱼类的凶残属性。
所以七彩弑仙鲨群拥有异常残暴的属性,在这种属性下,七彩弑仙鲨群在没有控制的情况下,会不顾一些疯狂吞噬他所能见到的所有一切。
这种吞噬会让他们的实力暴涨,而实力暴涨的同时,也会渐渐失去理智。
那属于鲨鱼的残暴血脉,慢慢会占据主导地位,成为控制七彩弑仙鲨的导火索,让七彩弑仙鲨更加残暴,更加无所忌惮。
最后的最后,七彩弑仙鲨群会因为这种残暴,变成没有理智的可怕凶兽。
而这种可怕凶兽,显然是各路修仙者最喜欢猎杀的生灵。
凶兽之所以叫凶兽,除了他们残暴的性格外,在有就是他们够强。
够强的他们,浑身身下全都是宝贝。
郑拓并不想让七彩弑仙鲨成为那种供人猎杀的残暴凶兽。
所以。
他要凭借自己留在弑仙鲨群体内的血脉,控制弑仙鲨,让他们循序渐进的修行,不要以为的追求量,而要追求质。
呼呼呼……
呼呼呼……
七彩弑仙鲨群在混沌仙炉中游动,一个个凶神恶煞,吓得混沌仙炉都不敢多言。
这群小家伙太过凶残,半仙之躯都能吞噬,他混沌仙炉纵横仙界这么多年,从未见过如此凶残的小家伙们。
要知道,这群七彩弑仙鲨,实力仅仅只有出窍期。
回头这群小家伙若突破,达到王级,恐怕整个修仙界,绝对是一霸的存在。
好在这群小家伙能被郑拓控制,不至于真的变成残暴无匹的凶兽。
“我说无面大哥,什么时候能够结束,我快坚持不住了!”
混沌仙炉传音郑拓,表示自己真快不行了。
这种剑悬脖颈的感觉,让他吃不消,随时可能崩溃掉。
“这种事不能着急,看情况而定,刚刚我不在,轮回天生可有什么特殊之事发生。”
郑拓询问,对于混沌仙炉的害怕,并未给予理会。
这混沌仙炉空有如此响亮名号,却是个胆小鬼,怕的要死。
七彩弑仙鲨群又不能吃了你,你怕个球。
“有,有个屁,轮回天生跟个植物人似得,一动不动,就这般被七彩弑仙鲨吃掉,要我说,这货不仅没事,反而很享受呢。”
混沌仙炉满心不爽,这么危险的事,我向来是不会参与的。
也就是给你郑拓面子,不然老子早就料桃子不干了。
轮回天生没有任何异常,这在郑拓掌控之中。
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ptt-1040、 輪迴,時間長河,不滅仙骨看書
但这种掌控,郑拓感觉很不舒服。
与往日里的掌控,完全不同。
好歹也是半仙的心魔,就算是受伤时诞生的弱小心魔,也是半仙的心魔啊。
郑拓微微皱眉,思考着其中的厉害关系。
可这半仙之躯乃是其最强手段,如今其最强手段都在被自己克制,看上去被七彩弑仙鲨啃食的体无完肤,难道这家伙还有其他手段不成。
郑拓思考其中利弊,寻找厉害关系。
不管怎样。
七彩弑仙鲨的吞噬必须继续,半仙之躯终究是最大威胁。
其他的都另说,先干掉半仙之躯最为重要。
郑拓能分得清孰轻孰重。
半仙之躯已是最强,你在有手段,又能强过半仙之躯吗?
显然这并不可能。
所以率先干掉半仙之躯是当前最重要之事。
其他暂且记下,关注七彩弑仙鲨,待得七彩弑仙鲨炼化体内半仙之躯的血肉之后,便开始继续吞噬。
随着七彩弑仙鲨的一次次吞噬,半仙之躯。
半仙之躯在没有了主人的力量加持,终究还是被一点点消磨。
慢慢的,其活性开始降低。
在七彩弑仙鲨群的撕咬下,半仙之躯的血肉渐渐被吞噬殆尽,露出了里面晶莹剔透,宛若宝石般的仙骨。
七彩弑仙鲨见仙骨出现,当即更加疯狂。
仙骨这种东西明显比血肉更加珍贵,仙骨是基础,其中蕴含有半仙的所有精华。
如那八尊仙骨。
就算当初这八人被魔皇击杀,但那仙骨仍旧完好无损,一副没有破损的样子。
想来就算是魔皇,也难以将那八尊仙骨打碎。
这就是仙骨的强大,也是为何郑拓如此执着,想要将其收入手中的原因。
有仙骨,好好利用,绝对是大杀器。
在即将到来的大世中,有这种大杀器,他内心之中也会感觉到安全许多。
七彩弑仙鲨出口,亮晶晶的小牙齿,咬向仙骨。
下一秒。
嘎嘣……
脆响袭来,竟有骨屑飞舞,自七彩弑仙鲨口中钻出,飞满全场。
这……
郑拓傻眼,有些不敢相信。
这七彩弑仙鲨的牙口也太好了吧!
那可是仙骨,僵硬程度他曾亲自感受过的仙骨。
如此坚硬的仙骨,绝对堪比先天灵宝。
就这般,在七彩弑仙鲨的牙齿下,竟被咬碎出骨屑!
“靠!真的假的!”
混沌仙炉惊愕的声音传来,他显然对此也惊愕非常,难以想相信。
不仅如此。
看到这里,他更加害怕的瑟瑟发抖。
他怕这群小家伙看自己不顺眼,张口给自己来一下。
虽然他自认为自己的体格还不错,但绝对承受不住这种撕咬,何况是一群,数百条弑仙鲨的撕咬。
不过这种担心,在接下来的几秒钟后,令混沌仙炉稍稍安心一些。
安心的地方在于,那七彩弑仙鲨口中飞出来的骨屑,并不是仙骨的骨屑,而是七彩弑仙鲨牙齿碎裂后的骨屑。
没有错。
霸道非常,什么东西都敢吃,什么东西都能吃,什么东西都要吃的七彩弑仙鲨碰到了硬骨头。
这一次是真真·硬骨头。
真真正正的硬骨头。
仙骨的坚硬程度超乎想象,面对牙齿如此锋利,手段如此非凡的七彩弑仙鲨,受伤的竟是自己。
那亮晶晶,好似水晶般剔透,如法宝般给力的牙齿,竟然被咬碎。
这种场面郑拓也都傻眼。
好家伙,这应该很疼吧。
郑拓忍不住摸摸自己的牙齿。
仙骨真是够硬啊!
郑拓摇头,对于仙骨如此坚硬,有预料,但预料到七彩弑仙鲨会咬断自己的牙齿。
这群小家伙算是遇到了硬骨头。
而七彩弑仙鲨遇到硬骨的方式并不是退缩,而是被激起凶性。
他们是七彩弑仙鲨,最霸道的生物之一。
在他们面前,任何物质都可以吞噬。
这仙骨竟然不让他们顿时,当即一个个冲上去,试图将仙骨吃掉。
奈何。
他们的实力有限,仅仅只有出窍期,能够吞噬半仙之躯血肉已经超乎想象。
此刻无法吞噬仙骨,也有情可原。
一群小家伙,冲上去,撕咬仙骨。
然后……
嘎嘣……
嘎嘣……
嘎嘣……
各种嘎嘣之声传来,七彩弑仙鲨的牙齿,全部被咬碎。
仙骨太过坚硬,七彩弑仙鲨太过凶残。
一个坚硬,碰上一个凶残,好家伙,谁也不服谁。
最后吃亏的自然是七彩弑仙鲨,他们终究实力不济,将自己的牙齿全部咬碎。
但是。
如果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那你就大错特错。
七彩弑仙鲨的凶性,在此刻展露的淋漓尽致。
他们牙齿崩坏,但他们是鲨鱼,很快长出新的牙齿。
新的牙齿又好看又强力,继续疯狂咬向那仙骨所在。
不出意外。
嘎嘣……
嘎嘣……
嘎嘣……
骨屑翻飞,七彩弑仙鲨在度被自己团灭。
但这并未结束,组织队形,继续出击。
七彩弑仙鲨不放弃,一遍又一遍,对仙骨进行这冲击,试图将仙骨吃掉。
郑拓对此并未从一开始管理。
他也想看看,七彩弑仙鲨,究竟能不能对仙骨造成伤害。
这种情况,在经历数十次后得出结论。
七彩弑仙鲨凶性十足,战斗力强横非常,奈何,仙骨毕竟是仙骨。
任由七彩弑仙鲨群如此冲击,那锋利的牙齿如何撕咬,我自佁然不动。
没事。
什么是都没有。
面对这种冲击,仙骨无恙,甚至连一点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其仍旧如水晶般,如宝石般,晶莹剔透,散发着淡淡的荧光。
那模样似乎是在告诉所有人,我仙骨,独一无二的仙骨,谁都无法破坏的仙骨。
郑拓见此,叫停了七彩弑仙鲨群的冲击。
无用的,怎么看都是无用的。
仙骨毕竟是仙骨,强大到只有岁月能够在其身上留下一点点痕迹。
至于用其他手段伤害仙骨,完全没有。
起码他如今实力的现阶段来看,完全没有任何办法伤害到仙骨。
呼唤七彩弑仙鲨,叫他们停止攻击仙骨,继续攻击其他半仙之躯的血肉。
仙骨这东西无法被攻击的,唯有血肉,此刻能够继续攻击。
七彩弑仙鲨群很听话,当即四散开去,对半仙之躯的血肉进行吞噬。
仙骨就不要先考虑了,先攻击血肉,将所有血肉吃掉。
至于仙骨,暂时没有更好的办法。
魔皇都难以打碎的仙骨,他并不觉得自己有办法将其打碎。
郑拓对此还是非常有自知之明的。
七彩弑仙鲨继续吞噬着半仙之躯的血肉,因为长时间的吞噬,倒是半仙之躯血肉的活性疯狂降低。
到如今,半仙之躯血肉的活性已经无法做到再生。
这是必然的。
血肉很矫情,需要力量的滋养,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不衰老,永远保持巅峰。
就好像有许多强者会闭关。
闭关百年,参悟大道。
当出关后,整个人仅剩下皮包骨,看上去宛若恶鬼,非常吓人。
这就是因为没有力量的滋养,肉身失去了活性的后果。
但此刻轮回天生的半仙之躯没有任何力量滋养与填充,仅仅只是依靠自身活性,便扛住七彩弑仙鲨的冲击,这已经算是不凡的成就。
但想要依靠这种手段长时间的保持身体血肉充盈,明显是一件不显示之事。
就算是半仙,也是不现实的。
郑拓就是利用这种特性,才让七彩弑仙鲨狂吃海吃,将半仙之躯的血肉全部吃掉。
当然。
如果想要修复肉身也很简单。
那就是轮回天生以自身力量重塑金身,这对半仙来说,应该没有任何问题。
问题是。
如今的轮回天生不仅疯掉,体内更是没有任何力量可言。
就这般。
在七彩弑仙鲨的吞噬下,半仙之躯从小腿开始,一步一步,全部变成晶莹剔透的仙骨。
仙骨之下,自是十分美丽。
远远看去,那简直就是世界上最完美的杰作。
“好漂亮的仙骨啊!”
小九双眼放光,望着那亮晶晶的仙骨,毫无惧怕之意,甚至像拿来把玩。
“半仙之名,已是已知修仙者的极限,尽头,这种存在的仙骨,便是修仙界的最强之骨,今日能够看到真正的仙骨,也算大有收获了。”
老白点头,对于这仙骨,给予最高的肯定。
“要我说,这东西这么硬,该如何处理!”
轮回大帝感觉不妥。
对于仙骨,他看到的,更多是无法斩杀的轮回天生。
轮回天生不死,他寝食难安。
如今这仙骨这般坚硬,根本打不碎。
打不碎就无法针对其中的轮回天生进行斩杀,回头这轮回天生醒来将会有大麻烦。
“仙骨的确很硬,你我也没有必要打碎仙骨。”
郑拓说道:“魔皇都打不碎的仙骨,你我不要想着打碎,所以,你我的手段,只能是干掉其神魂。”
“干掉其神魂?”
“没有错,修仙者最重要的不是肉身,而是神魂,神魂不灭,仙路不止,神魂若灭,仙路成灰。”
郑拓望着镜子中的仙骨。
“轮回大帝,开始吧,在七彩弑仙鲨吞噬掉最后一块血肉之前,你我要准备好将其神魂体召唤如时间长河之中,然后在时间长河的某个节点,将其干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