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说 悍刀傭兵之俏紅顏討論-第二百六十八章:你去脫她衣服鑒賞

悍刀傭兵之俏紅顏
小說推薦悍刀傭兵之俏紅顏悍刀佣兵之俏红颜
李寒嫣显然是不相信亨利的话的,她也绝不相信,洛天是那种残忍无度的刽子手,所以只是随口应着。
听着李寒嫣的语气,亨利也不打算说往事,只说道:“那我只问几个问题,你如实回答我之后,我以后就不会再问了,可以吗?”
亨利知道李寒嫣不吃硬的,就改用了软的。
李寒嫣沉吟一番,实在不想他以后继续纠缠自己的私事,如果能就此了结,无疑是个好的选择,于是就说:“好,你问吧!”
“那你要保证如实回答!“
李寒嫣冷冷道:“我不是喜欢说谎的人!”
“好,第一个问题,你和洛天做….过了吗?”
“没有!”李寒嫣低头看了看就在身边的洛天,斩钉截铁地回答。
“很好!”亨利似乎松了一大口气:“第二个问题,你喜欢洛天吗?”
听了这话,李寒嫣忍不住一怔,又看了看洛天说:“谈不上喜欢,在我眼里,他主要还是我的竞争对手!”
“很好,很好!”亨利对李寒嫣的回答很满意,又忙问了一句:“你说的这些确定是真的?”
“真的!“李寒嫣道:“亨利,以后可以不再纠缠这个问题吗?你如果实在不信任我,可以把我调走,调离丰江市的向阳集团!”
“不是,不是!”亨利笑了起来:“寒嫣你做得这么好,现在真是没人能替代你的位置了,你回答了这两个问题,我就放心了,希望你和颜氏集团与洛天一直竞争下去,你肯定能打败他的,需要什么支持,尽管说!”
“我有些累,现在需要睡觉!”
亨利干笑一声:“那……那你睡觉吧,我就不打扰了,有什么事,尽快向我汇报!”
“知道了!”李寒嫣淡淡地回了一句,就挂了电话。
旁边的洛天听到他们的对话,也终于知道李寒嫣对自己的感觉了,自己现在主要还是被她视作竞争对手,最多是个朋友而已。
而那个叫亨利的,更是奇怪,居然知道自己是琅沙来的,而且声称自己灭他满门?有这么扣屎盆子的吗?
这些年见过的人太多,得罪的人更是数不胜数,难免有些小人想要报复,所以诋毁自己也不足为奇。
李寒嫣挂了电话后,先是愣了愣,随后转头看了洛天一眼,又轻轻的蹲在他的身边。
洛天不是那种超级大帅哥,但是真的很耐看,看着看着,心里就不禁乱跳起来。
“她靠我这么近,不会是想亲我吧!”洛天心里暗暗想着。
李寒嫣慌忙冷静了一下,制止了心里的胡思乱想,俯下身,拉起洛天的胳膊,搭在自己肩上,费力地把洛天架起来,就往隔壁房间走去。
隔壁房间她刚刚给收拾出来,虽然不是布置得多雅致,但也算很舒适。
费力地架着洛天来到床前,就要把洛天放在床上,却没想到,洛天忽然变得特别重,反倒把她压倒在床上,而且又压在了她身上,还是先前倒在地毯上的姿势。
洛天的脑袋埋在了她的两……胸间,但现在是在床上,那种感觉又有不同,床本身就带着暧昧的感觉,要不然男女做那啥也不会用上.床来代替了。
躺在绵软的床上,被洛天压着,洛天口中的呼吸还热热地穿透衣服,扑在她胸前,胸前的饱……满似乎变得异常敏感,全身也麻酥酥的。
李寒嫣脸红不已,使劲把洛天推开,忙低头捂住胸口,刚才感觉胸……前完全暴露在洛天面前了似的,但那里衣服好好的,纯粹自己以为。
咬着嘴唇,在那里脸红心跳了好一阵子,终于低下头,把洛天脚上的拖鞋脱掉,本来还要去脱洛天的衣服,想想还是算了,就那么给他盖上被子。
转身看看旁边,又找个保温杯倒了杯水放在床头,免得洛天夜里醒来口渴找不到水。
做完这一切,理了理头发,准备离开。
他把洛天照顾的这么周到,并不是有了感情,纯粹是礼貌而已,她觉得洛天再她家喝醉了,自然要负责到底,更何况洛天有恩与自己。
现在应该做得足够了,就要离开,却没注意,一缕淡淡的烟气此时飘进了房里,她忽然闻到一股甜腻腻的香,随之头晕目眩,身子一软,就倒在了地上。
在她倒下之后,窗外人影一闪,月海从窗口跳了进来。
“老大,搞定了!”月海轻轻的说道。
见洛天没有反应,不由得又叫了两声:“老大,老大!”
“哎呀!糟糕,忘记提醒了!”看着洛天一动不动,她才想到到之前说的,动手之前给个提示,没有想到自己忘了,把洛天也迷晕了!
月海连忙走到跟前,拿出了一个小瓶瓶,放到洛天的鼻子下。
过了一会儿,洛天才醒来!
月海满脸尴尬,连忙小声道:“老大,我错了,没有想到把你都迷晕了!”
洛天本来也有些生气,毕竟这也算执行任务,出现了这么大的失误,是应该批评的,但是看她如此自责内疚,也不想去责备:“行了行了,再有下次,我打你屁股!”
“知道了老大!”月海可怜兮兮的看着洛天。
“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说完,洛天过去抱起李寒嫣,轻轻的放在床上,抬手给她理了理头发,忍不住多看两眼她那迷人的脸庞。
随后转过头对着月海说道:“你脱光她的衣服,然后放到被子里!”
月海眨眨眼:“老大,你怎么不自己去脱啊?”
月海觉得,可以欣赏美人的时刻,洛天应该非常乐意才对,并且应该会抢着去脱……
洛天瞪了一眼月海:“我这样对她已经够卑鄙了,实在不能再去脱她的衣服,也不会看她的……身子,你来脱吧!不然我都会鄙视我自己!”
月海一听,禁不住双眸闪光,有些惊讶,但是心里更多的是佩服:“老大,你真是个好人呢!”
“好人?”洛天一阵无语:“我都这样了,还好人呢?”
月海轻声说:“就因为已经把她这样了,你还能克制住自己,所以才是个好人呢,现在这种情况下,你无论要把这女人怎么样,都没任何人可以阻止,但你什么都没做,甚至不愿看她的身子,从这里才能看出你真的是个好人。”
“因为好人都是在关键时刻和特别的情况下才能体现出来的,面对诱惑还能自持,恪守原则,老大,我太佩服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