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第182章 女魔尊的面具掉了!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我靠反转系统吃定仙君
“咋回事?”
苏青之扯了扯李野,见他低声说:“还能有啥,他是苏陌衡的关门弟子呗。”
又是原主的爹爹苏陌衡?
他的威名如此远播,连弟子杀人都能免于责难?
还有龙袍大爷这名字,妥妥是起点文的男主哇。
丹七沉吟了几秒,视线不经意地向苏青之扫了过来,好像再说怎么办?
“魔尊,此人杀不得!”
出声的是主管戒律的白长老,捧着卷宗说:“幽冥城主方任之女好骗婚,骗财,致数人寻死投河,性质恶劣,手段残忍,龙傲天此举…”
“为民除害!”
接话的是陈舟??
苏青之一脸诧异,想到他盖着的那床喜被秒懂。
一个被人欺骗过感情的毒舌师兄,从此以后视女人为毒蛇猛兽。
本尊为他寻摸个好的!
众朝臣:“…”哪来的混小子?这长相倒是魔尊的菜。
“仙君有心了,本尊敬你。”
丹七端着酒杯走下台阶,站在了冷千杨的面前。
等的就是这时候。
冷千杨眸色一暗,广袖轻甩,伸手扯掉了她的面具。
“啊!啊!”
丹七慌乱之下,立刻双手捂脸背过身去,厉声喝道:“放肆!”
“哦噢!”
“魔尊她,她!”
“这件事不对啊!”
众朝臣你推我,我推你,眼神交汇着对上苏青之的视线秒怂。
“魔尊天颜岂能觊觎,都给我转过去!”
陈冲解下黑色披风轻挥过去,为丹七罩上了一层黑纱。
“备战!”
宋紫云跳上案桌,挥着利剑直指冷千杨。
“哗啦啦!”
大殿外汹涌而进大批的禁卫军,层层叠叠将冷千杨等人围了个严严实实。
“仙君,你这是干什么!”
苏青之捂着狂跳的心脏,带了几分不满说。
冷千杨充耳不闻,上前一步揪住了丹七的领子。
“那日在冥河边跟我谈判的人不是你。”
“你叫丹七。”
冷千杨眼底的笑意凝结成霜,讥讽一笑:“敢耍我?”
“此事你想怎样?”
丹七冷汗淋漓,紧捏着衣袖,语调微微有些抖。
“苏青之在哪里?”
“不肯出来,都得死。”
冷千杨眉心红痣的小红旋转着,撑着他的身体越长越高,顶到了殿顶。
他的语调阴沉至极,单手扶着伏羲琴调了调音。
激昂的音调一出,众朝臣的脸色立刻变得惨白。
三十年前那场大战,站在云层上的他,弹指一挥间就是十万魔兵化为黑烟。
今日..这里要变成修罗场了吗?
事情陷入了僵局,宋紫云眼神闪过一丝狠戾说:“你休想!”
“儿郎们,跟我上!”
苏青之满头黑线,众朝臣使劲眨巴着眼睛,有些头晕。
完蛋了,这件事怎么圆过去才好?
这个时候,我从哪变一个苏青之出来给你?
先保下炎魔殿再说。
追查大业,以后再想别的法子。
“千杨不可!”
苏青之抱住他的腰摩挲着,迟疑着说:“你听我说..”
“魔尊在哪,仙君不妨猜猜?”
丹七忽然神色如常地开了口。
好丹七,他这会气炸了,你倒有心开玩笑了?
“冷千杨,休得放肆!”
大殿门口飞进一道黑色的身影,一样的妆容,一样的青鸾面具?
女子身影飘忽,随手拔出宋紫云的佩剑凌空削了一个酥梨?
长长的水果皮在李野面前晃来荡去,逗得他怀里的蛙儿子呱呱直叫?
“最甜的雪梨,仙君尝尝。”
这是左手削梨?
这位临危救场的奇女子是谁?
苏青之忽然有些迷茫,好像她比自己更适合做这个女魔尊。
“魔尊威武,魔尊威武!”
反应过来的朝臣激动的五体投地,喊声响彻云霄。
哼,算你识相。
冷千杨嘴角一勾,围着黑衣女子转了转说:“一个月后,冥河边,你与我一战。”
“你怎么伤我弟子苏怀玉,我就十倍奉还。”
敢情他今日谢礼只是个噱头,真正的用意是下战书?
你这是为我讨公道来了?
这顿骚操作真是叫人爱也不是,恨也不是。
“本尊的心头血岂能随便给?”
“不过是以物换物,仙君心有不甘,那吐出来?”
黑衣女子抱着双臂轻轻一笑,将那封战书吹了吹。
“如此飒气的女魔尊?”
苏青之看的目瞪口呆,扯住冷千杨的衣袖细细解释了一番缘由。
“千杨,我怕你担忧,就扯谎说抄经书,其实也不疼,养养就好了。”
她感激地望了女魔尊几眼,冲仙君撒娇道:“这战书咱撤了好不好?乖。”
“我生平最讨厌打打杀杀,你又内伤未愈,退一步海阔天空,好不好?”
闹了半天就是个乌龙?
冷千杨疑惑稍解,又觉得事情更加扑朔迷离。
毁我清白之人,到底是不是这位女魔尊?
总觉得她看怀玉的眼神,非比寻常。
“只为切磋,不谈其他,苏青之你敢不敢应战?”
冷千杨心有不甘,还是咄咄逼人地问出了口。
“奉陪到底。”
黑衣女子扶了扶青鸾面具,让开一条路:“仙君慢走。”
非得杀一场么?
苏青之一脸失望,在众人的惊疑和不解中,越过仙君走到了最前头。
“小宝!”
冷千杨越是唤她,苏青之走的越快还示威一般将金针扎在了仙君的发髻上?
小事他依着你,大事可不会。
苏青之,你可清醒点吧。
因着这件事,两人的关系急转直下,搅得冷千杨心神不定。
切磋而已,小宝就那么在意苏青之,怕她受点伤?
“陈舟,我托表哥给你寻了五个绝色的小娘子,看一眼嘛。”
苏青之将百里加急运来的画卷围着陈舟展示了数遍。
“滚一边去!”
练剑的陈舟“唰唰”将树削成了秃子。
“苏师弟,仙君的药好了,赶紧的!”
李野凑上来,贱兮兮地顶了顶她的肩膀。
“与我何干?”
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第182章 女魔尊的面具掉了!鑒賞
苏青之蹲在马厩里摸着刚出生的枣红马,笑成了傻子。
瞧这毛色,怕是个汗血宝马,真是哪哪都好看,嘿嘿。
“小祖宗,你可不可以?”
李野的口气十分卑微,像是哀求渣女不要分手的小可怜。
“再多话,我就给你挤马奶喝。”
苏青之打断“老母亲”李野的絮叨,甩了个眼刀子。
“我喝了,你就去送药,成交!”
李野视死如归,掏出一个圆玻璃瓶舀起桶里的马奶就是一通猛灌。
“哎,哎!”
苏青之试图阻拦,就被蛙儿子咬住了裤腿。
狗仙君把人都逼到这份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