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wo0o好看的都市异能 紅樓大貴族-第595章 換個花樣讀書-5ymx5

紅樓大貴族
小說推薦紅樓大貴族
邢夫人大叫着,还是被带了下去。
贾宝玉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以他如今的身份,确实没必要亲自去插手这等不体面的事,除非,贾母等人连这点事都做不妥当。
气氛没有之前那般剑拔弩张,王熙凤也早已悄悄擦干了眼泪,正准备高声戏语一番彻底缓和气氛,便看到一个传话的婆子进来,道:“二爷,茗烟在二门上,请二爷出去,说是有重要的事要和二爷说。”
贾宝玉便请辞出去了。
他这一走,整个荣庆堂里面的人,都不自觉的悄悄松了一口气。
贾母确定贾宝玉出去了,立马便招过王熙凤道:“你快让人去,把你家琏二叫过来,让他好好给黛玉丫头道歉,并求宝玉帮他把外面的事情给解决了,你是个明白事理的,自当明白这其中的利害关系!”
贾母说着,不禁悄然抹了一把眼泪。
贾赦是她的儿子,一把年纪被乱兵给杀死了,她不伤心绝对是假的。
但是一来贾赦确实太混账,太伤了她的心一些,二来,她身体也着实走动不得,所以才没有第一时间过那边去瞧瞧。
毕竟人都已经死了。
但是贾琏不一样,贾琏还年轻,他不能出事,他若是再出了事,这么大一个家,可就真没什么人了。
黛玉听见贾母提到她,犹豫再三,还是松开拉着探春的手,上前弯腰小声说道:“老祖宗,我没事的,不用琏二哥哥跟我…跟我道歉的……”
众人皆看向她,眼中的复杂之色再现。
你是没事,但是有人觉得有事。
她们毫不怀疑,若是昨日黛玉真的有些闪失,邢夫人的命,只怕绝对是保不住的。
贾母都保不住。
贾宝玉若是顾念以往情义,可以在家中虚言应承,外头却动用力量将邢夫人等以罪臣家眷名头将人拿了去,到时候生死自然操之他手,贾母是一点办法也没有的。
若是不顾念情义,别说保邢夫人,连贾母的脸面都保不住了。
“好孩子……”
贾母也不多说什么,见黛玉神色怯怯,既紧张又有些愧意,便将她抱在怀里,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
王熙凤自然能够明白贾母的考虑,她也没什么可说的,为了她自己,也得救贾琏一救。于是她与王夫人说一声,便带着平儿出去了。
王夫人见贾母气色不佳,便提议让黛玉等人到她屋里去吃饭,以便让贾母好好休息。
捉鬼天師
贾母同意后,李纨便带着大小姑子们去了王夫人院。
王夫人在安排了一下这边的事,也带着仆妇们往回走。
走出荣庆堂,她忽然慢下脚步,对周瑞家的道:“近来府里不太平,老太太身子也不好经不起折腾,大太太既然得了疯病,便早些把她送到水月庵去静养吧。”
周瑞家的立马知其意,只说她们今晚收拾好,明儿一早便把人送出城去。
王夫人点点头,又迟疑的道:“大太太身边的人……”
周瑞家的立马道:“太太不必担心,大太太娘家本没有什么根基,屋里的人大多也是家里的人,只需要警告她们一番不要乱说话便可以了。就是有两个别的,也好处置。”
王夫人便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进了屋,她挥去别的人,只留周瑞家的一人在身边。
“你说,宝玉既然封王了,这么大的事,家里是不是应该办个家宴庆祝一番?”
只有自己的心腹陪房在身边,王夫人倒少了些顾忌。
周瑞家的思索着道:“怕是不好办,老太太心里正不好受呢……”
“我的宝玉在外面吃了那么多苦头,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危险才换来的尊荣富贵,岂能叫一些不干人事的人就抵了去!”
廢材道士成長史
王夫人忽然冷着面道。
周瑞家的心下微凛,大老爷虽然确实不干人事,但终究是老太太养大儿子的,岂能没有一点感情?
佛心邪神
不过话说回来,宝二爷居然当上了王爷,这也是令人想破天也想不到的事,这样的喜事,家里要是当做什么都没有发声,也不像。
一品替嫁妃 欣彤
太太身为宝二爷的母亲,以子为荣,会起这个心思也不奇怪。
“既然如此,今儿时间也来不及了,不如错了今儿,等明儿晚上再办?”周瑞家的道。
留一日时间给贾赦,也算是体面了。
毕竟谁都知道,在贾赦已死,邢夫人被“放逐”之后,东跨院已然名存实亡,以后也不会再有人关注。
甚至今儿大老爷安灵,老太太都没有过去看一眼……
谁也不会真的将贾赦的死放在心上。
现在府里的奴才,自然也包括她和她家里那口子,都在划算着怎么巴结讨好宝二爷呢。
“你说的对,明儿个你让人先去探探老太太的口风,要是老太太当真无意,便在我们院里,请他姐妹们,以及姨太太她们一起吃个饭就是了……”
王夫人目光沉着的道。
如今的情况,就算惹得老太太心里不高兴,她也不能让她的宝玉受一点委屈。
而且,她相信,老太太会答应的,老太太向来是精明通透的人。
“太太考虑的周到。”
……
垂花门内,王熙凤让人去叫贾琏,回身往内走的时候,便看见贾宝玉从外面进来。
她顿时停下脚步,站在廊下等他。
贾宝玉上前来,与她点点头,就要叫她一起回去,却见王熙凤满脸幽怨的瞧着他,于是一问:“你哭哭啼啼的样子做什么?”
王熙凤更伤心了,作势抹泪道:“个没良心的……”
旁边的平儿闻言,赶忙退至十步开外,谨防着后面来人。
八荒帝尊
贾宝玉哂然一笑,道:“我怎么了?”
王熙凤顿时申述道:“你还问怎么了,你的眼里只有你林妹妹,人家跪在地上求你,你也不带眨一下眼的,一点没良心的人,亏得人家以前那般对你!”
贾宝玉听了,心中好笑,面上却严峻道:“你还好意思说,你当我不知道老太太她们都是从哪儿听来的谣传,才闹了之前那么一番笑话?”
王熙凤果然脸红了一下。
“况且,我也没有与你计较这个,你还埋怨上我了?
靈魂管理局 狂舞九天
还是,你真的这么在乎琏二哥,见不得他受委屈?”
王熙凤听得这话,又气又急,慌不择言道:“我怎么是在乎他了?你给他换个别的罪名,就是要了他的命,老娘也不带眨眼的!你如今给他安上这样的一个罪名,让我和巧姐儿以后还怎么活呀?”
王熙凤也是精明人,时常算计人,她猜测,贾赦、贾琏附逆的事,多半是贾宝玉搞出来的,目的就是要收拾那两父子!
至于贾赦到底是死在乱兵手中,还是……这个谁也不敢猜测,也不敢去确定。
贾宝玉眨了眨眼睛,戏谑道:“要了他的命?你真舍得?”
贾宝玉自然不会以为对方与他好过一场,便眼里心里都是他了。
她和贾琏,可是做了七八年的夫妻了,要说没有半点感情,贾宝玉是不信的。
真要因为攀上他了,心里就巴不得贾琏早死,那贾宝玉才会留心,这种黑寡妇敢不敢再上第二次……
王熙凤本来也是情急之言,此时见贾宝玉拿此话嘲讽,立马耿着脖子道:“有什么舍不得的,你要是敢收留我,不说当你的王妃,便是一个侧妃,老娘也立马收拾铺盖卷跟着你过日子去!”
贾宝玉暗自撇撇嘴,开口就是王侧妃,胃口倒是不小。
不过这也符合王熙凤的性格。
普通人,哪敢说出这么大胆的话来。
见贾宝玉不说话,王熙凤啾啾冷笑两声,意思不言而喻。
吃定乖乖的你
贾宝玉走近前,看着路灯下王熙凤显得愈发鲜艳的脸,笑道:“真想要让我帮他?”
王熙凤眼睛顿时一亮,不过她到底聪明,只道:“不是帮他,是帮我们娘儿俩!”
“我有一个条件。”
伊是春風 魯曼一
“你说……”
王熙凤难得乖巧的表情,仰着脸期待的看着贾宝玉。
贾宝玉笑道:“也简单,我要你下一次,换一个花样手段。”
王熙凤初听不解其意,待看着贾宝玉的面庞,忽然意味过来,霎时面色大红。
她想起了她知道王夫人企图毒害她的那一晚,她缠着他讨说法,对方就把她抱到曲径通幽后头的石头上面做的那些事。
他的每一个动作,说的每一句话似乎都历历在目。
于是,她就懂了贾宝玉的意思。
“不愿意就算了。”
贾宝玉倒是干脆,一点也不强人所难,见对方迟疑,洒脱一笑,便要离开。
“等等。”
王熙凤自然连忙伸手拉住他,抬起水汪汪的丹凤眼瞧着他,那一瞬间,贾宝玉似乎看到了少女时期羞涩的王熙凤了一般。
“可不可以,只用手……”
王熙凤十分难为情的样子,似乎说出这几个字,就把她的所有勇气用光了一样。
贾宝玉瞧着她,脸上忽然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他用食指和拇指揪住王熙凤的下巴,微微抬起,笑道:“可以。”
说完,畅快的笑着向前走去。
王熙凤外表大方,内心实则是个极为保守之人。
便是那次因为各种原因与他做出不合礼之事,也仅限于圣人所传“周公之礼”的老三样,旁的样式,一概不肯尝试。
不过嘛,既然她今日答应破戒,往后,不愁没有机会撬开她的嘴……
看着贾宝玉扬长而去,王熙凤面色狠狠的盯着他的背影,直到他完全消失在走廊转角。
平儿从后面现身出来,也不说话,就默默的站在王熙凤身侧。
王熙凤收回目光,打眼间瞧见她,顿时骂道:“都是你这小娼妇害的!”
平儿抬起眼睛,疑惑的看着王熙凤,不知道自家奶奶这没来由之气因何而生。
不过随即她从王熙凤绯红的面颊以及眼中泛起的水意,似有所悟。
蓦地,她脸上也飞起两朵红云。
……
回到内院,听说贾母用了点粥已经睡下,贾宝玉也不去打扰,直接往王夫人这边来,却在院外,见到了自己屋里的两个丫头。
零獄之門 逆天稱王
“特等”丫鬟晴雯,以及她的心腹檀云,正与王夫人院里的值守丫鬟们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见到他过来,两人立马撇下对方,朝着贾宝玉迎过来。
贾宝玉笑道:“你们怎么过来了?”
晴雯丫头微噘着嘴,檀云这小妮子却立马哈着腰笑道:“袭人姐姐叫我们来,打听一下二爷今晚是不是回园子里歇息,好为二爷准备洗澡的热水呢。”
晴雯则道:“我看她就是白操心,二爷哪里离了我们就不行了?昨晚人就回府了,她巴巴儿的带着大家等了个通夜,结果人歇在那边了,连个捎话儿的都没有。”
满满的怨念。
贾宝玉倒也不以为忤,昨晚他本来是有想过叫人去通知一下里面的,但是后来玩嗨就给忘了。
不过,他自然不会承认错误。
因捏着晴雯昂着的俏脸,使劲扯了两下,道:“不识好歹的小妮子,我昨儿忙了一日,回府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我是念着不耽误你们睡觉,才没回去,你倒是不领情。”
晴雯左右摆头挣脱了贾宝玉的控制,然后道:“才不信你的话,爷没回来,我们谁还敢先睡了不曾?不过是被狐狸精给迷了眼,找不着回去的路了,现在倒撒谎骗人。”
晴雯太精明,一眼看穿事情的本质。
贾宝玉面色不变,只道:“你要是再这么牙尖嘴利,赶明儿我就把你卖了换银子花,省得惹我生气。”
晴雯做了个鬼脸,到底不敢再放肆。
旁边的檀云和听见说话的丫鬟们则偷笑。
贾宝玉笑着要进门,晴雯叫道:“二爷今晚也不回去了?”
贾宝玉朝着后面摆手,道:“叫袭人准备好热水,多准备一些,你们几个,也洗干净些。”
“哇……”
饶是现在风俗不太开放,但是,如此露骨的话,她们也大多听出其中那味儿了。于是她们纷纷惊呼出声,然后捂着嘴看着贾宝玉,心中的震惊全部写在脸上。
二爷,哦应该说是王爷了,说的话好羞人呀……
晴雯和檀云两个自然也受不得这个,娇嗔一声,转身提着裙摆跑了。
贾宝玉进院门,看着如避蛇蝎一般躲着他的丫鬟们,笑道:“怎么,我说的话有什么问题吗?”
科技衍生 前朝的孤
丫鬟们不应声,大胆的捂着嘴偷笑,害羞的则脸红着躲在一边。
贾宝玉瞅了一眼,没看见金钏、彩云几个,倒是玉钏娇羞怯怯的躲在其中。
向着她露了个迷人的笑容,然后贾宝玉也不过多的与这些丫鬟们打趣,穿堂过院,很快便来到王夫人的正房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