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vg2m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無限之命運改寫 窮瓊穹-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置之死地而後生閲讀-u4jw4

無限之命運改寫
小說推薦無限之命運改寫
“当然可以了,年轻的冒险家。”
夏普伦阴沉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不过放在这老家伙的脸上,却给人一个阴谋得逞的阴笑的感觉。
我的男扮女裝的男友
“毕竟,我们老人的责任,就是为年轻人解惑,为年轻人指导正确的道路。更何况,是短命且很难使用魔法的人类。”
细不可闻的嘲笑声,从元老院一派的队列中传出。这让谢铭心中的无语,又多增添了几分。
怎么一个月不见,这老家伙喜欢这么恶心人了。
他显然忘记,一个月前自己是怎么恶心夏普伦的了。现在有着机会可以恶心回来,夏普伦岂能错过?
不过,玩阴阳的话,谢铭自然不会虚任何人。虽然他明白夏普伦在暗精灵王国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定位,但这并不代表他会忍让什么。
因为忍让只会增添夏普伦暴露的机率,只会让其他人开始怀疑。
“是,夏普伦长老说的很对。”
谢铭微微一笑,十分礼貌的说道:“正是因为如此,我才想要倾听长辈的意见。我相信,夏普伦长老的建议,绝对是一心为了女王的。”
“…….”
这一句话说的,整个元老院的长老的表情,都和嘴里含了口翔一样,一会儿青一会儿紫。
既然长老们都已经互相配合,说明夏普伦和长老们之间已经解除了误会。长老们已经相信夏普伦是站在元老院这边,为了元老院的利益而行动。
可是,这种事情能说出来的吗?
难不成还要他们在这王宫觐见厅来否定,他们不是为了女王,而是为了自己,为了元老院?
那隐藏在各处的刺客、银月们可就要开心了。暗精灵王国的历史,将会在今天再次迎来新的转折。所有元老,一个都别想逃,全部都得死在这里。
不要忘了,整个王宫中的魔法阵中枢可是掌控在梅娅女王手里,那可是连谢铭都感到些许威胁的魔法阵。哪怕元老们有再多的底牌,也不可能在王宫中施展出来。
很显然,元老们是不会做出这种失智行为的。
“哼,我考虑的所有事情,自然是全部为了女王,全部为了暗精灵王国。”
夏普伦深深的看了谢铭一眼,冷哼一声:“因此我才要反对,反对你们去消灭邪龙斯皮兹,反对和你们地表的人类接触!”
“艾丽丝大人,不知道您是否还记得,当年您为了我们暗精灵的国运而占卜出的那则预言。”
“我并不是什么预言师,夏普伦大人。”
艾丽丝温柔一笑,轻声说道:“命运是什么,谁都无法知晓,我只是将风带给我的信息告诉你们罢了。”
“当初,在这地底世界中飘浮的风告诉我,维纳斯的诅咒还在持续。而如何描绘未来的色彩,则是由夏普伦长老你们进行的判断来决定的。”
“没错,在当年,正因为我们听取了艾丽丝大人的预言,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因此,我们暗精灵才会发展到今天这般强大。”
“而如今,你们这群冒险家的所作所为,让我感受到了深深的不安。”
“我至今仍然想不明白,为什么毫无关系的你们,会为了暗精灵王国做出那么多事。但是,女王陛下信任你们。所以到今天为止,我们依旧在进行观望。”
“可是你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却让我们无法再继续观望下去了。”
“邪龙斯皮兹,是当初我们暗精灵花费了极大的代价才将其封印在暗精灵墓地的恐怖存在。因为它的不死性,所以我们才只能将其进行封印。”
“你们这群冒险家虽然实力很强,但能否杀死邪龙还是彻底的未知数。若是你们失败,甚至导致邪龙斯皮兹解封,那么我们暗精灵又将会遭到一次极大的打击。”
“我们无法将这么大的赌注,下在你们这帮人类身上!”
话音一转,夏普伦的身上散发出了无比阴沉的气势,双眼死死的盯着谢铭。
“因此,在我们元老院上下一致投票决定,让艾丽丝大人再次,为我们暗精灵的国运进行一次占卜。”
“根据这一次占卜的结果,我们元老院才会对国家的下一步进行判断和选择。”
“到底是做好牺牲准备,让你们去进行尝试。还是在这里遏制住你们,防止不可控的事情发生。”
“……….”
梅娅女王、克伦特、女王派系的每一个人,都被夏普伦这番话给惊呆了。更让他们震惊的是,元老院派系的元老们,居然都在微微的颔首点头。
显然,他们是非常赞同这个选择的。
这,才是真正的荒谬啊!
一个国家的国运,居然要赌在一个占卜师的占卜上!?哪怕这个占卜师的预言再准,也不应该把国家的命运放在这种儿戏上面啊!
所有的年轻人,再一次对元老院的顽固和腐朽有了新的认知。
但谢铭却眯了眯眼睛,因为他看到,在说出这话的时候,夏普伦的手掌竟然在微微颤抖着。虽然隐藏的很隐蔽,但他就站在谢铭的面前。
谢铭,又怎么可能错看呢?
就算年纪再大,手抖这种状况也不可能在一名觉醒强者身上出现。那么,夏普伦的颤抖说明着什么?
“……..”
梅娅女王握着权杖的手同样也在颤抖,那是因为她在死死控制住自己,用力的握住了权杖。手背之上,几根青筋浮现。随后,她将目光看向了谢铭。
仿佛是在质问着谢铭,都这样了,他还觉得元老院不是敌人吗?
前些日子放出的,对帝国的军事情报消息,直接石沉大海,甚至连一丝波澜都没有泛起。
自以为是,骄傲自大,顽固腐朽,这样的元老院,真的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但是,她看到的,是谢铭平静的目光。好像,这同样也在他的预料之中一样。
“正如我之前所说,女王陛下。”
夏普伦转过身,脸上露出了阴沉的笑容:“还请女王陛下允许,艾丽丝大人能够为我们王国,进行一次占卜。”
“……..随各位长老开心就是。”
梅娅女王合上了眼睛,眉间出现了一丝疲惫。
“感谢女王陛下。”
微微行礼之后,夏普伦将目光投向艾丽丝:“那么,就麻烦艾丽丝大人了。”
“……梅娅陛下,各位长老。我的占卜,仅仅是在传递着风的信息。预言无法揭示,更无法代替你去抉择。”
艾丽丝轻轻拨动了几下琴弦,发出了清脆的鸣声。鸣声让她的声音更加的飘忽,气质更加的神秘。
“但是,承蒙各位长老的厚爱和信任。我,也会尽全力,帮助你们的。”
纤细白皙的手指开始波动琴弦,幽美动听,却又蕴含着些许凄凉的琴声,飘荡在整个大厅当中。无形的魔力,随着琴弦的振动一波又一波的来回起伏。
这到底是在占卜,还是人偶在联系着自己的主人。谢铭无从得知,无法判断。他可以通过波动进行追踪试探,但那样会暴露自己。
因此,收敛好自己的气息,才是目前他最该做的事情。
“叮~”
小指轻轻的勾弦,让颤抖着的琴弦不断在空气中扩散着歌曲最后的余音。艾丽丝睁开了眼眸,空灵的声音回荡在所有人的耳旁。
但说出的预言,却让所有人脸色大变。
【生灵涂炭,哀号遍野。瘟疫肆虐,邪龙复苏。阴谋,正逐渐在扩散。】
囂張王妃,你有種 kiss細妹
“!!!!!!!!”
所有的暗精灵,甚至包括女王一派的暗精灵,都将目光转移到了同一个人的身上。隐藏在觐见厅中的刺客银月们,更是将气机紧紧的锁定在了他的身上。
“这样啊,原来是这样啊。哈哈哈哈哈,人类,人类。人类….人类!!”
夏普伦捂住了脸,不断的重复着“人类”这两个字。每一次念出,语气都会加重几分。到了最后,杀意已经没有任何的隐藏。
而艾丽丝,则是深藏功与名的,默默的退到了一边。脸上,依旧带着空灵又美丽的微笑。
“来自公国的冒险家。现在,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吗?”
“……要是可以的话,我自然是想要解释的。”
谢铭笑着摇了摇头,面对这么多的目光,他依旧保持着平静。甚至,还能轻松的笑出来。
“不过,我的解释,还有用吗?”
答案自然是:没用。
当人的眼中有了梁木,那么不管看谁,那个人身上都会带着根刺。这,就是艾丽丝的预言对暗精灵们的影响力。
这,就是赫尔德安排在阿拉德大陆近千年的棋子,所能起到的作用。
差距,哪里是这么好弥补的。
此番预言一出,可以说,谢铭这一个月的所有努力全部都白费。全部,都成为了他的阴谋的一部分。和他站在同一阵营的女王派成员都在动摇,有何况是其他人呢?
不过有一人,显然不这么认为。
“荒….”
“女王陛下。”
就在梅娅女王彻底爆发之际,谢铭平静的声音压住了这位女王脱口而出的第一个字。
“我非常明白,各位暗精灵友人对人类的成见,不是我杀个炎魔之王,随便做些什么事情就能消失的。因为人类,的确是各种妖魔鬼怪牛鬼蛇神都有。”
“我也非常明白,现在我让各位相信我,是件很难的事情。但是,我也相信各位暗精灵朋友,是不会凭着一则预言,就随便的草菅人命。”
“艾丽丝小姐也同样说了,这是风传递给它的信息。而如何判断,是由在场的各位进行判断的。”
“因此,我也会这么做。”
将腰间别着的空间布袋取下,轻轻的放在了地上。谢铭伸出双手,微微一笑。
安居山林當獵戶
“我愿意为了我的清白,为了我对暗精灵王国,对暗精灵朋友们的友谊,接受任何的调查审问。审问的人,是呢….就由夏普伦长老来担任,如何?”
“!!!!!”
这个男人,不想活了吗!?交到任何人手中,他或许还有一丝活下去的机会。但是交给夏普伦,那只会是严刑逼供后,当成死灵术的材料啊!!
“谢铭!!”
大漠謠(星月傳奇)
“梅娅陛下。”
谢铭轻声说道:“麻烦您保管好我的空间布袋,以及照顾好我的同伴。告诉她们,请相信我。”
“能够得到梅娅陛下如此信任,那么我也要以行动证明,我值得梅娅陛下如此信任才行。”
随后,青年将目光看向了夏普伦身上。
劍動山河
“不知我这样的提议,夏普伦长老能否满意呢?”
“……….”
“不可!”此时,一名长老站了出来,脸上全是杀意和怒火:“不可轻信人类的花言巧语!必须将所有人类全部找出来杀了!然后将对我们王国有阴谋的贝尔玛尔公国灭亡才行!”
“各位长老。”
谢铭轻声笑了笑,但双眼因为杀气已经变为血红之色。大厅的地面,已经漂浮着一层淡淡的,无比猩红的雾气。
“我们可是,杀掉了炎魔之王的冒险家哦?”
你确定,要和我在这里鱼死网破?
“啊!!!!!”
被谢铭这一看,那位长老直接原地蹦了起来。因为,他刚刚看到的不是一个人类。而是张开了长满利齿的血嘴,朝着自己狞笑的恶魔。
“闭嘴!”
夏普伦狠狠的瞪了一眼这群撑死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们,随后深深的看了眼谢铭,从自己的空间布袋中,取处了一根锁链。
拳霸天下 春曉
“这是封魔锁链。会将你身上的魔力,体力压制到最低的程度。你自己将它捆在手上,我便以元老院院长,夏普伦的名义,答应你的提议。”
“好的,感谢夏普伦长老。”
谢铭微微一笑,没有任何犹豫,将锁链捆在了左手手臂上。瞬间,体内的流淌的能量就如同被无数块巨石给堵住,无法顺畅的运行。
当然,这种程度的阻碍,完全可以直接冲破。不过,并没有这个必要。
混世礦工 牧塵客
因为谢铭现在要做的,便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同时,这也是他接触夏普伦的最佳时机。
这是一场豪赌,哪怕他敢99%的确定,夏普伦就是他想的那样。但同样,也有着1%的危险。可如今,想要让计划成功,就只能这么做。
極品小神仙 湘公子
“女王陛下…..”
夏普伦转过身,平静的看着按捺不住自己怒火的梅娅女王:“不知道女王陛下,是否同意。”
同意,同意什么?同意谢铭被你们当成死灵素体吗!?
就算到如今这种地步,你居然还信任的元老院!甚至,不惜冒如此大的危险!
神醫庶女:殺手棄妃不承寵
梅娅女王深深的闭上了眼睛,脑海中,回荡着更衣室中,谢铭那句话。
“愿意,相信我吗?”
“…….就如此去做吧。”
在这一瞬间,梅娅女王仿佛成熟了起来。她睁开眼睛,平静的说道:“但是,正如谢铭先生所说。我们暗精灵,还没有到根据一则预言而草芥人命的地步。”
“因此,他必须活着。”
“听明白了吗?”
“他,必须,活着。”
“是。”
夏普伦,恭敬的弯下了腰。
“臣,遵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