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mmk都市言情 從九叔的世界開始 ptt-第五百六十二章 殺人閲讀-ry0y9

從九叔的世界開始
小說推薦從九叔的世界開始
石少坚那是色迷心窍,没有管自己老子的死活,偏生的是想要再灵魂出窍去奸污女子。
当夜里,他连城郊都没有出去,反正自己的父亲出去降妖除魔了,索性就在这店里做法也是一样。
他取出了白色的蜡烛点燃,放在周围布置了一个小莲花阵,然后自盘坐在了阵法当中,开始念动了灵魂出窍的法决。
石少坚是轻车熟路,不一会儿便是灵魂出去,然后从窗口飞了出去,直奔昨天那个年轻女人的家中。
尹莲儿房中,她露出轻蔑的笑容,色迷心窍了是吧,更好,这样堕落的也快一点。
石少坚的身上,不论是肉虫还是那些黑针散布出来的黑线,都是极为邪恶的东西。
金身不滅訣
寻常的人中了它们多少都要性情大变,眼下石少坚竟然自己动了淫心,去做恶事,那便是堕落的更快。
而且石少坚应该很快就会发现,这肉虫的另外用途了。
石少坚飞到了那个女人的家中,独门独户的一个房间,进去之处都是极为精美的装饰,中西结合,显然也是富贵人家。
石少坚看着床上躺着的熟睡女子,单薄的睡衣,隐隐透出几分白皙透红的肌肤,美艳动人。
他是急不可耐搓了搓自己的手,虽然是灵魂,但还是下意识的做错了吞咽的动作,也不知道是今晚的女子太过于美丽,还是因为自己心态发生了变化。
他目中红光一闪,低声淫笑道:“嘿嘿,我这就来。”
石少坚的灵魂对着女子吹了口气,手中做了个法决,就要将这女子的灵魂召唤出来欢合。
灵魂欢合,对于女子其实就像是一场春梦,虽然灵魂会有些疲惫,身上阴气流失,但是终归可以调养,也不容易为人知道。
这也是石坚为什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原因。
但是不知怎的,石少坚今晚见到了女子这番模样,竟然是止住了手上法印的动作,忽然整个身子压了上去,他想要试试真实的感觉。
石少坚是鬼迷心窍,想到了便去做。
十多分钟,石少坚那是一度春风,心中极为爽快,但是就在阳元阴元交合之时,忽然间这女子身上气血如同洪流一样向他灵魂涌来。、
“这…..这是什么情况!”
石少坚脸色大变,想要止住自己的动作,但是却发现事情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控制。
天才寶寶:我的媽咪我做主
美貌的女子,全身开始萎缩,变老,双眼睁开,满是惊恐,但是却说不出半句话。
而石少坚只觉得自己的灵魂越发强大,心头微微闪动红光,那是肉虫的力量,附着到他灵魂上的力量。
时间渐渐流逝,石少坚目中的惊恐也开始变成了一种自己都难以察觉的痴狂。
实力增长的感觉实在是太妙了,石少坚第一次感觉到了这样快速的增长速度。
终于,一声清响,打断了石少坚的痴狂。
他低头一看,身下的女子已经变成了一具枯败的尸体。
“出大事情了。”
他知道事情搞大了,以前玩玩就算了,但是现在竟然把人弄死了,那可是茅山规矩了大戒:
邪法害人,滥杀无辜者当诛。
癡人之愛 [日]谷崎潤一郎
他忙不迭的飞出窗外,直奔南定酒楼,现在心里只想着要自己的父亲帮忙将这事情解决,至少不能让张玄知道这件事情。
要知道,那时候自己只不过是目无尊长的骂了林九一句,就被张玄下了重手差点压死,现在犯了人命,父亲又不在身边,若是张玄知道那是会死人的。
石少坚飞速奔向了南定酒楼,但是不知怎的,心头却是闪过一个念头
“若是继续像方才那样提升实力,那狗屁张玄应该迟早会被我踩在脚下吧。”
…….
第二天一早,南定城中顿时又是满城风雨。
“听说了吗?离家的闺女出事了。”
“什么事?”
好悍的野男人 安靖
南定酒楼里,一桌食客聊起来闲事。
一个戴帽子、蜡黄肤色的男人道:“昨天夜里,好好地人就没了。”
“嘶,怎么没的,我这前天还在这酒楼里看到过她,这不是好好的吗?”
布衣男子一脸震惊,不禁像蜡黄脸的男子靠近几分,显然好奇这离家出了什么事情。
蜡黄脸男子靠了过来,低声说道:“又闹鬼了,听说那离家小姐死在床上,一夜变成了干尸,吓人,吓人。”
布衣男子,眸中惊疑不定,说道:“这…..这才过了几天,怎么就闹鬼了?”
蜡黄脸男子也是慨叹:“唉,老人们都说乱世出妖邪,世道乱了,鬼怪多了。不过离家一大早就去请任家姑爷了,我看会没事了的。”
白月光 昨日星晨
“咔嚓”
蜡黄脸男子的话音刚刚落下,一旁忽然传来了一声清响,几人寻声望去,却是一人脸色肃然,微微泛白,不知怎的将这手中的筷子给折断了。
“石公子,没伤到吧,这筷子不结实,我给您换一双。”
戰神 踏雪真人
店小二眼疾手快,见倒是石少坚“不小心”将这筷子折断了,便立刻赶过来伺候,其他食客看到只是筷子断了,便也不在意,又各自聊天吃东西了。
“帮我换双好的。”
石少坚冷声与店小二说了一句,但是手上却还是微微颤抖,显然父亲依旧未归,又听到离家去找了张玄,他开始慌了。
“嘿嘿,石少坚,你个废物,这就慌了?”
忽然石少坚耳边响起了一声诡异的声音,石少坚是心中大骇,身后冒出了一身冷汗。
“是谁!”
嬿婉及良時
撲倒太子殿下 公子駕到
末日仙願 南巫沐火
他忽然爆喝出来,将一楼的众人吓了一跳。
“这……这石公子,没人呐。”
店小二吓了一跳,小心翼翼的说道。
石少坚环顾四周,见到众人都在看他,知道一楼已经不适合自己呆了,豁然起身,向着楼上走去。
“石公子,石公子!”
店小二在他身后喊了好几句,都没回应,不由得低声嘟囔了一句:
“呸,什么东西,都是道士,你看看任家的姑爷张公子多好。”
这话声音很小,小二以为石少坚听不到,但石少坚好歹是修行者,耳目聪明,听了个清楚,不禁握紧了拳头,又是张玄。
他立刻赶回房间,将自己的房门关死,厉声问道:“你是谁?”
“桀桀桀,没用的废物,听到那张玄的名字,便慌成这样。”
“你到底是谁?给我滚出来。”
石少坚脸色极为难看,脑海中响起的声音无疑是刺痛了他的神经,他警惕的四处搜寻,却还是没有发现半点踪迹。
这时候,那声音再次响起:
“想知道我是谁,低头看看不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