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cm65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玉虛天尊笔趣-第六百三十一章福禍由天定,劫後辨玉石(二合一大章,七千)閲讀-kns2s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玉虚天尊
履行神职是个辛苦的活。虽说天庭不用每日点卯,但至少一年轮朝会一次,且安排布置一年工作。
上清诸仙逍遥惯了,自不愿去天庭当值。即便去了,也是应付了事,通过不了神考。
任鸿懒得帮这些同门遮掩,索性调来天庭历年来的文案,直接交给三位教主。
“三位老师,不是弟子下手狠辣,不留情面。而是上清诸位师兄难过神考,根由全在自身。如赵朗师兄、玄云师姐为何没事?还有后土宫那群古神,也没见谁黜落。”
通天教主翻阅文案,看了一会儿脸色发青。
太上圣人面色如常,将天庭历年神考题目和黜落名单一一阅读。
而元始天尊根本不看:“任鸿办事,我放心。”
好嘛,他比我还偏心。
通天暗暗腹议,但也不得不承认,任鸿这件事并没有出错。
弄一些不干活的人去天庭,摆明是给天庭惹麻烦。回头天庭失德,反而给后土和娲皇机会,夺取天庭主权。
任鸿仍不肯罢休:“师叔,您这一脉并非没有得道高人。弄些大罗仙来天庭当值,弟子双手欢迎。除却我这帝座外,勾陈宫神位随便他们挑。”
“咳咳……还是回头再说吧。”
的确,上清一脉不是没高人。但是那些得道高人不屑去天庭。如多宝道人,人家连天帝宝座都看不上。
也只有赵朗和玄云配合金灵,去天庭干点实事。其他大罗仙家,连化身都不乐意去。眼下来玉虚宫,也一个个闭目养神,权当没听见。
上品仙家逍遥,中品仙家封神,下品仙家轮回,这是目前仙道的认知。
但即便是那些根器中等的仙家,谁愿意承认自己不如人?
眼下上清一派在天庭当值的,都是得道不久的妖仙。一个个根性浅薄,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全然不干正事。
所以,这些良莠不齐之仙才被任鸿屡屡刷掉。
教主将文案甩给多宝道人。
多宝道人看了一会儿,也面上无光。
有一个他的门人当值星君。在大年初一就把一年的星力挥洒干净。导致那颗星辰在年初光辉夺目,引得人间王朝高呼异象。而到年中,便再也看不到这颗星辰,影响好些星君的星轨排布,又让人间误以为上天动怒。
还有一位妖仙,这倒是一个品行良善之辈。他瞧见人间一户积善人家过得贫苦,主动通过神职帮他们家发财,间接影响了一地民生,闹得沸沸扬扬。
甚至妖仙喝酒误事,把一年的降水化作大洪水送入人间,闹得生灵涂炭。
道人翻阅文案,脸色越发阴沉。
在这些妖仙文案的最后,还有任鸿朱笔批评。
“不堪大用、私德不佳、公器私用、浪荡疲懒……“
各种评语将上清门徒驳得一文不值。
多宝道人扭头看向金灵圣母,眼神带着埋怨:你在天庭坐镇坎宫,怎么不知帮衬着点。
金灵圣母没吭声,托着四象塔闭目养神。
她对这些妖仙够可以了。但打从一开始,她就没指望他们上天。都是多宝道人一力捧场,让这些根性浅薄的妖仙上天。金灵原本挑选的上清门人,上天任职者不过二三人。就连她给雷雄筹谋的星君之位,都被多宝道人门下的火灵圣母讨去。
多宝道人讨了个没趣,转念一想,对任鸿道:“这里多是我家弟子的审核结果,你玉清一脉呢?你家确定只有寥寥数人被黜?”
玉清家大能除却三帝君外,也没几个大罗仙在天庭。
青玄嗤笑道:“多宝师兄。咱们两家方针不同,别拿你家观点看我家。你家不尊师重道,不把师长嘱托当一回事。可我家不同。”
这指的,是那些星君在天庭不听金灵圣母调度,频频操控群星作乱。导致坎宫不稳,金灵圣母多次被帝君们斥责。
虽说圣母本人能度过神考,但很多门人的黑锅全让她背了。
南极接口:“我家当值的神仙虽然是三代弟子、四代弟子。但若他们度不过神考,黜落下来。可不仅仅天庭惩戒,我家也有专门的戒律。”
毕竟天庭当值管事的三帝君都是玉清长辈。要是玉清弟子不老老实实干活,回头任鸿三人跟他们师长一说。
轻了,一顿千年紫竹的竹板饭。重了,万年老龙皮制作的七星鞭来几套鞭法。
再说。玉清一脉弟子上天履行神职,运转天命,正好契合玉清一脉阐天行道的理念,有助修行。
比起上清妖仙们的推三阻四,玉清小仙是巴不得去天庭转一圈。这可是一个热门差事。
积攒功德气运,还能得师长们奖赏,何乐而不为?
再说,任鸿的九重道业体系和神职十分契合,更让玉清仙家追捧。
南极帝君末了不忘补刀:“若上清诸位道友不欲操持神职,一切神职全由我家出,也没什么。”
全给你家?
通天教主眼皮跳动。
任鸿趁机道:“我有一个方案。不如这样,反正上清同道只是为了天庭的九品供奉。不若我们为上清诸仙挂以虚职,享清福供奉,但无实权。然后再让我们家玉清弟子挂上副职做事。至于九品俸禄,就给上清仙家,我们家弟子不要。”
“好啊——”几位上清星君一听,眼睛亮了。
天底下还有这等好事?不干活也有钱拿,而干活的人不拿钱?
看到好几个上清妖仙打算应承,教主狠狠一拍桌案。
“够了,不嫌丢人吗!”
你们去领供奉,然后让临时工帮你们干活。
那还要你们干嘛,直接让临时工上位不好吗?就凭你们上清弟子的身份?就为了去天庭混一个编制名额,然后白吃白拿天庭福利?
通天教主,还丢不起这个人!
想到自己被多宝撺掇,跑来帮这些弟子找场子,通天教主难免撑不住面。
“休要多言!如今天庭神位缺失,总要找人替补。就以这次神仙杀劫为论。老规矩,上等入仙道,中等入神道,下等入轮回。”
教主抓起紫极神图轻轻一抖,神图变化为金色榜文,罗列三百六十五路神圣,更有八万四千恶煞名额。
神光煞气充斥宫殿,三清诸仙一个个元神上涌寒意,自感劫数临头。
唯独玉清三帝君本就有天庭神位,又有教主圣境护身,不落劫中。
宫外,忽有凤鸣响起,后土娘娘乘辇车而来。
瞧见教主展开的封神榜,后土道:“通天道友,紫极神图乃北辰至宝,你这是要帮紫微宫商定神位吗?”
说着,她取来一卷黄皮文册。展开后,有幽冥诸神、山河地祇等八百神灵之位。封神榜中有三山五岳之神,她这后土书中同样也有。
南极帝君微微一笑,袖袍中掏出一份文牒仙籍。中央刻着“神霄”道箓,每一页上都有一尊神灵符印。这些雷神掌控道箓,乃玉清册封之神,和封神榜中的雷府大有相通之处。
然后,他和后土娘娘同时看向任鸿。
任鸿眨眨眼,看看封神榜,再看看后土书和神霄箓。
他推演天书,窥见一丝未来天机。
不久的将来,会有几个人间英豪化身五岳之神享受香火。但同时,金虹氏和碧霞元君这些泰山地祇同样享受尊荣,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体系。
所以说,四帝宫神职重复,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啊。
见任鸿出神,青玄推了他一把,低声道:“万神图。”
任鸿恍然,也祭起万神图,上面出现勾陈宫的无数神位。封神榜上有水火二府,有勾陈星位,但是万神图上同样也有,甚至更加完善。
三大权柄神器光辉交映,联合压制封神榜的神光煞气。
此时,任鸿明白娘娘用意。
四大帝宫神位重复,如今通天教主本意立封神榜,把天庭神位重新洗牌。但后土娘娘赶来,招呼他们俩联手祭起权柄神器,就是告诉通天教主。
他的封神仅限于紫微一系。
难不成,区区一张封神榜还要册封“后土皇地祇”“天皇上宫勾陈大帝”“南极玉清神霄真王”不成?
封神榜唯一可以册封的帝君,只有中天紫微大帝。
毕竟封神榜的前身是紫极神图,而紫极神图当年是北斗派,也就是紫微星辰一系把持的神策图箓。
在勾陈帝君执掌万神图,南极帝君操控神霄箓,后土娘娘掌控后土书时,紫极图只是紫微帝君的权柄神器。
后土娘娘道:“这次神仙杀劫,我后土宫诸神自享清贵,不在劫内。”
任鸿和南极紧随其后:“我勾陈/南极一系神灵兢兢业业数千载,气运绵延,功德深厚,不在劫中。”
看着三大权柄神器,元始天尊顺势道:“娘娘放心,第三次神仙杀劫,是上清仙家不受天庭戒律,害得紫微宫神位缺失,群星动荡,法则失守。通天师弟欲立封神榜,填满人数。至于这人,自是上清出。”
通天教主原本打算,是三清弟子签押封神榜。但后土娘娘搬出四大帝君神器,把其他三家摘出,他也很无奈。
索性将封神榜扔给金灵圣母,教主冷冷道:“既然三大帝宫各有权柄器物,那就你们自己签。记着,根基稍次者入神道。”
别再弄几个根基浅薄的妖仙去天庭丢脸。
金灵圣母倍感辣手。
最强弃少闯花都 佚名
他家嫡传弟子谁愿意去天庭?
这名额怎么填?
赵朗忙道:“老师,这次又不是三教围攻我家碧游宫,为何人数还是我们家出?”
“是啊。”龟灵圣母道:“昔年三教围攻我教,我们不得已送上去一群同门。如今风水轮流转,换到玉清一脉遭劫,为何还是我家上榜?”
“龟灵师姐,听你话中意思,是要我家弟子打两份工?到时候俸禄你给吗?”任鸿展开万神图,上面密密麻麻罗列三千玉清仙人名讳。
“我家弟子名讳俱在万神图、神霄箓内。纵然他们死在神仙杀劫,死后元神受我二人召唤,入勾陈宫和南极宫效力。凭什么去你紫微宫?”
说到这,任鸿自觉明白后土娘娘深一层的用意。
不久之后,三教围攻昆仑山。后土娘娘担心巫教高人被通天教主用替代之法送上封神榜顶灾。所以刻意拉拢自己二人,用四大帝宫各有神器填补名额的说法,把封神榜的范围局限圈定在上清一脉。
此时,后土娘娘道:“龟灵小妖。你莫以为入天庭是什么屈辱。要知,有些大罗仙号称道基浑厚,可连封神榜都入不得。上天封神都讨人嫌,只能坠入轮回,受万劫之苦。”
龟灵圣母脸色大变,祭起日月珠就要打人。
“放肆!”元始天尊随手打出如意,将日月珠敲落:“此乃玉虚道宫,岂容你放肆!”
金灵圣母连忙将她安抚,玄云圣母对元始天尊谢罪。
通天教主看着后土娘娘,满脸不爽:“娘娘,你这么说可就过分了!”
“难道不是?堂堂一尊大罗仙,也是受羲皇恩泽,得史皇照顾的灵龟。可到头来,不修根性,每一量劫都死在诅咒之下,简直丢人。”
这指得是龟灵圣母跟脚。
这位圣母得道极早。在本无量劫纪中,先是化作伏羲演八卦时的灵龟,背负洛书。后又助仓颉造字,占据两桩大功德。
然而这么些量劫过去,她道行难得寸进。比不得多宝、金灵这两位大师兄、大师姐也就罢了,甚至无当、赵朗后来居上。
最后,龟灵圣母又得罪了人,被施加咒术。每一量劫都有一次虫杀之厄。封神之战,她连封神榜都上不去,只能真灵坠入轮回。
绝色娇妻极品男 苏乙
而这等上不去封神榜的人物在截教还有很多。甚至,要沦落他人坐骑,或者混迹旁门。
“好了。”太上圣人开口了:“一劫一运才是福德。龟灵遭劫,但劫后何尝不是福德?”
“娘娘,你后土诸神不入封神榜,分属应该。师弟,你玉清门人入勾陈、南极两宫,也是正理。至于上清弟子……”
圣人对金灵、多宝等人道:“你家弟子多有不修道德,根基浅薄之辈。若无封神榜护持,你们难不成要让他们统统坠入轮回?”
“金灵小童,速速将你家门人录入封神榜。杀劫之后尚可保全元神,再修神道。莫要辜负你家老师的一片苦心。”
封神榜看似是苦差事,但何尝不是庇护门人的手段。
要是坠入轮回,再想回归本相,可就难了。
相较之下,天庭神职虽然繁琐劳苦,但好歹可以保持本相。再者,任鸿等玉清三帝君给神灵那么高等的福利待遇。回头积累家底,等下一次神仙杀劫脱身后,凭借这些供奉即可恢复修为。
太上圣人鲜少开口,但他一开口,几乎等同三清定论。
上清仙家恼怒大师伯说自己等人根基浅薄,不修道德。心中将这老头骂了无数遍,但见通天教主不言,也只能看着金灵圣母开始填补名额。
这可是一个得罪人的差事。
金灵圣母反复思量,每一个名额都在心里琢磨千百遍。
青玄帝君看不过去,他对三位老师和后土娘娘道:“封神榜关乎重大,按照老规矩,三商如何?好让金灵回去考虑。”
“三商封神,那不是碧游宫的做法?玉虚宫办事也这般拖泥带水?”后土娘娘笑盈盈说:“若抉择不定,就把上清门人统统写上。福祸由天定,劫后辨玉石。”
此言一出,上清诸仙毛骨悚然。
封神之战中,他们最怕听到什么?
就是这句“劫后辨玉石。”
“与贫道有缘”“道友请留步”都要往后排。
前头有一次量劫,某位教主这般劝说三清教主。
于是,三清门下没有真正书写名额,而是玩了一出大浪淘沙,让弟子们福祸由天,通过劫数辨别根性。
结果好家伙,整个上清教统差点被元始天尊一锅端。就连多宝道人在那一劫,都惨遭厄运,跑去天庭混了一任紫微帝君。幸亏无当圣母有人族圣皇的身份庇护,逃亡娲皇宫躲过劫数。
如若不然,那一劫上清道统就真没人了。
后土娘娘这话一出,上清诸仙统统炸开,玉虚宫一片哗然。
就连从入宫开始,一直坐在天尊席位闭目养神的十多位上清天尊,都忍不住睁开了眼。
玄元道君、务成天尊、玄黄道君等高真皆是千劫不朽的天尊。
神仙杀劫也好,天庭为神也罢。他们都没打算操心,这些人是如同天宝君大师兄一般,属于上清道统真正的底蕴。
可就在那一次量劫,他们这些人被打入劫数,统统送上封神榜,去天庭当了一任散帝,生生将三十三天帝君的名额给玉皇大天尊凑齐。
那一劫,天庭势力庞大,大罗天尊数百人,可把玉皇乐开了花。
想到这,玄黄道君怒火冲冠,身后玄黄大道喷薄,一尊尊塔楼横空出世,轰向对面一位玉清天尊。
那是洞真一脉的老天尊,坐在天宝大道君之侧。原本这场神仙杀劫,他没打算出面,只是躲在大师兄后面睡觉。
突然他感觉不对劲,抬头一看。玄黄大道演化的十二重圣境压下,仙尊赶忙祭起元始金阙,挡住攻击。
“玄黄师弟,你干什么?”
“干什么?”道君一声冷哼,十二重大罗天演化金钟、玉壶、扁拐、仙剑、如意等十二件教主圣器,一股脑砸过去。
“清算当年的恩怨!”
不远处,上清派的五龙大真人出手对上玉清一脉的五气玄老。
二人皆施展先天五行大道,一人身边五龙升腾,一人脑后五气缭绕。
角落里,务成子祭起阴阳双剑,杀向尚无准备的赤精子。广成子正要援手,不料一位上清大圣祭起开天、辟地、玄黄等诸宝珠,劈面打下。
“师弟,莫要过分!”
广成子祭起番天印护身,仙衣上身,手中招来一口落魄钟。
钟声一响,不少上清妖仙被迫打回原形。
这下子,更激怒上清诸仙。更多大圣天尊下场,围攻广成子。
“休伤我家大师兄。”
“尔等欺负我玉虚无人耶!”
一群玉清天尊纷纷亮出大道灵宝,展开反击。
瞬息间,整个玉虚宫鸡飞狗跳,玉清、上清两脉的大能打成一片,比菜市场还要喧闹。
任鸿目瞪口呆:这后土娘娘还在,你们就这么放肆?这么丢人的事,你们这群古仙人还要脸皮吗?
扭头一看,后土娘娘乐呵呵看着这一幕,甚至有闲情拿瓜子慢悠悠嗑。
好吧,这位娘娘就是挑事来了。
再看三位教主的脸色。
元始天尊脸色发青,右手紧紧捏着如意,生怕自己暴脾气上来,将这些孽徒统统打杀。
通天教主面如黑炭,不仅青萍剑频频铮鸣,诛仙四剑已经蠢蠢欲动。
就连太上圣人都露出不悦之色,伸手抚弄白胡。
“够了!”
没等元始天尊打出如意,太上圣人出手压下所有纷争,冷冷道:“尔等都是得道无数劫的天尊。这般作态平白让后辈耻笑。”
“当年那一劫的恩怨,那一劫已经了结,不可再做纠缠。师弟,速速让金灵敲定名额,不可再起争执。”
后土来,就是故意挑拨三清内部,打算引发两教仇恨,好把昆仑上下统统送上天庭。
三位教主洞若观火,自不会让事情闹大。
两派天尊各自归位,金灵圣母赶紧拉着多宝道人和赵朗、玄云等敲定名额。
“师兄,你看灵牙仙如何?”
“他根基深厚,岂能上天庭?”
“金毛师弟……”
“他神通莫测,岂是等闲。便是六御帝君也做得,不该入神道。”
“石矶——”
“她是得道的大罗,不在劫中。”
金灵思量名额,选出好些合适的人,却都被多宝道人否了。
然后,多宝道人挑了一些辈分比较偏的妖仙,如青丘天狐仙子等。
这些人不是他们上清嫡传,但根基稍差,可入神道。
然而玄云圣母马上否决:“这些人只在碧游宫听讲几次,算不得真正门人,何必牵扯他们进来?再者,三位老师让我们用封神榜保护门人,岂能随便浪费名额?还是从我们徒儿之中选一些根基不错的弟子,用封神榜保命吧。”
几人各有分歧。
都不乐意自家关系好的同门上封神榜,认为他们根性深厚,可以自行避劫。
就这样,众人纠结一个时辰,才将封神榜奉还通天教主。
后土娘娘有些失望事情顺利发展,但她到底矜持身份,没有继续闹事。
毕竟这是玉虚宫,自己再讨厌元始天尊,也要给人家一个主人情面。
只是……
瞄了一眼封神榜上的名字,后土娘娘暗笑:这些上清弟子到底有没有自知之明?添上来的这些名讳,无非以次充好,将根基浅薄之辈认定次等,而稍有瑕疵者认为宝玉……
当然,也有一些名额填得很适合,那都是金灵圣母补得差额。为此,回头少不了被同门非议她性格冷酷,不留情面。
通天教主三人看了看,教主皱着眉头。他自己也觉得这样填,有点问题。
太上圣人瞧不过去,对他道:“师弟,我太清一脉也有几个人入劫。贫道讨要几个神位,护持他们一二。”
“当然可以。”教主赶紧递给圣人。
李圣人揭去几个最差的名额,填补太清一脉几个道根深厚,却气运浅薄之辈,让他们去天庭历练。
“姑且如此吧。”李圣人道:“若未来有更合适的人选,可以从人道补充,安抚炎黄二帝,也能让这些上清弟子脱劫。”
当然,若是更合适的人选,恐怕这榜单上那些不合适的上清弟子,就要给人让位。届时,上清一脉要丢不少神位给火云洞。
通天教主叹了口气。
但他为门人操心至此,已经仁至义尽。
“便如此吧。”
三清签押,然后通天欲将封神榜挂在玉虚宫外。
元始天尊满脸嫌弃:“拿走拿走,这晦气玩意,挂回你家碧游宫。回头你再贴上公告,莫要让弟子轻易牵扯劫数。当然,肯定没多少人听就是。”
上清一脉弟子被天尊数落得面上无光。但也明白,天尊所言不虚。
纵然教主提前嘱咐,不要轻易去西土沾染红尘。可哪次神仙杀劫,他们上清弟子忍住了?
到最后,不都要撺掇教主亲自下场挽回颜面?
不过这一次……
上清诸仙摩拳擦掌,恶狠狠盯着对面玉虚宫诸仙。
这次要报仇了!
这次争取把昆仑上下数万人,统统送去勾陈宫和神霄宫!
玄黄道君等人虽然没打算下场,但一个个打定主意,要把大道灵宝借给同门,方便他们寻仇。
天宝君睁开眼,看到对面目光凶狠的上清诸仙,吓了一大跳。再看身边,广成子等也面色严肃,显然准备大打一场。
这次就告诉你们,为什么三清境天,是我玉清位置最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