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e5o火熱都市言情 大田園-第六百七十八章 猴見笑推薦-jtgrc

大田園
小說推薦大田園大田园
新生婴儿皮肤皱皱巴巴的,脸上还有一层黑黑的胎毛,所以看起来,可不是跟小猴子似的嘛。
等张开之后就好了。田小胖有点护犊子,不满地嚷嚷一句:“你们这些小家伙,刚出生的时候,也都是这样,谁笑话谁呀!”
结果,引来娃子们的不满,小囡囡假装生气:“干爹偏心,有了自己的小宝宝,就不喜欢俺们啦,俺好伤心啊!”
“就是就是,干爹回来啦,亲都没亲我一下呢!”小海宁也跟着溜缝。
你们啊——田小胖也觉得好笑,然后,挨个把娃子们抱起来,亲亲小脸蛋儿:“干爹都想死你们啦,都放心吧,你们永远都是干爹干娘的好娃子!”
闹哄了一会,人群这才奔向食堂吃午饭。田小胖留在这边,等到把其其格母子三人都安顿好了,有老娘和老丈母娘在这照看着,他这才贴贴已经昏睡的其其格的脸蛋,然后回到村里。
一路上,遇到的人,都乐呵呵地向他恭喜。结果,小胖子身后,又跟了一大串去吃喜儿的人群。
到了食堂,等游客们都吃完之后,这才重新上菜。田小胖走的时候刚入夏,现在已经是秋天了。这段时间,村里正忙着采收山货呢。
他夹了一筷头子炒蘑菇,塞进嘴里大嚼:“还是咱们老家这儿的菜好吃啊!”
垫了个底儿,然后这才挨桌敬酒。小胖子心里高兴,就是一个字:喝!
等他跟约翰森碰杯的时候,后者嘴里就开始发牢骚:“亲爱的小胖,今年的晶粒鬼伞,收成虽然比去年多一些,可是跟市场需求相比,缺口还是太大啊。你这东跑西颠的,能不能干点正事——不是,我的意思是说,能不能增加点产量啊!”
田小胖瞪了这货一眼:俺干的就是正事好不好,没看到你的祖国都解体了吗,这还不是正事?
他也知道,晶粒鬼伞,也就是狗尿苔的产量,现在也就是正常的水平。想要超产,那就只能他悄悄从宝珠里面兑换了。
这次出去,宝珠也发生了一些变故,暂时是兑换不了了,他也没啥好法子。
琢磨了一下,就问约翰森:“不是还有郭家洼子和大馒头屯那两个地方吗,你都收集了吗?”
对呀,怎么把这两个地方给忘了,光顾着黑瞎子屯和丁家沟这些有林子的地方。其实狗尿苔这玩意,对生长环境要求不高,路边沟帮子啥的,全都能够生长。
于是,约翰森酒也不喝了,直接带着手下走人,去那两处地方,找专人进行采集去了。反正到时候都有分成,而且,利润还极高,肯定都抢着干。
打发走了约翰森,老汤又找上他,跟他先碰了一杯,不过,老汤喝的是猴儿酒:“小胖啊,虽然因为我的祖国发生的变故,我的心情很不妙。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们又获奖啦,因为黑熊素在治疗癌症领域里取得的成效显著,所以,我们成了连庄的诺奖获得者。”
田小胖却并未表现出太多的兴奋,他拍拍老汤的肩膀:“对不起,如果你不愿意回去的话,那么黑瞎子屯,就把这里当成你的家乡好了,把家人都接过来,不都说科学无国界嘛。”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我会考虑你的提议的。”老汤朝他举举酒杯。
然后,何教授也站起身,先是儒雅地笑了笑,然后说道:“今年的黑熊素,产量大幅度增加,多亏了你的老师。不过呢,跟患者群庞大的基数相比,小胖子你还要努力,继续扩大种植面积啊。”
这个嘛——田小胖眨巴几下眼睛:“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咱们就不用在这个问题上担心了。”
旁边那些小娃子不乐意了,小囡囡气呼呼地站起来:“干爹啊,种的苞米都是黑乎乎的乌米,害得我们想吃烧苞米,都得找半天!”
哈哈哈,小胖子大乐,然后继续招人敬酒。到了村委会这一桌,包村长他们简单说了一下这两个月的发展情况。其实也就是按部就班,毕竟,都已经是熟套子了,该到干啥的时候,他们负责吆喝一声,领着大伙干就是。
唯一的区别就是,经过这几年的发展,山货越来越多,光靠着村里的劳力,根本就忙不过来。
就像现在采蘑菇吧,还是从大馒头屯和郭家洼子调来不少村民,这才缓解用人紧张。
敬了一圈酒,田小胖也就彻底安心:家里这边,果然不用他惦记。
不过呢,多少心里也是有点小失落:换一种说法就是,现在有俺没俺,黑瞎子屯都可以在正确的道路上,一路向前发展了呗,那俺不成了多余的?
这人哪,就是矫情。
人雾
也好,终于可以稍稍放一放手喽——田小胖的心里,忽然感觉轻松起来。这几年,他窝在黑瞎子屯,除非迫不得已,从来不肯出去,就跟老虎不出洞似的,现在,总算是解放了,可以去做自己想干的事情。
吃饱喝足,又赶紧回康复中心。其其格醒了,两个小家伙却依旧睡得呼呼的。
看到没啥问题,田小胖就张罗着回家慢慢修养。在这边人来人往的,尤其是那些小学员,总探头探脑地往病房里钻,根本休息不好。
“你们这帮小家伙,现在全都彻底好了,咋还赖在大师父这不走,明天赶紧都滚蛋,回到你们父母亲人身边去!”一来气,小胖子直接撵人,结果,说得那些小学员都眼泪汪汪的,害得小胖子还得赶紧哄他们。
这些小学员,都在黑瞎子屯生活大半年了,而且,还是逐渐清醒的大半年。对这里的感情,甚至比家还亲呢,所以,小胖子完全理解他们的感受。
不过呢,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如今,这些小学员确实已经都康复了,也到了他们回归的时候,外面更广阔的天地,在迎接着他们。
跟康梅和康复中心的领导们研究一下,决定等到国庆之后。因为到那个时候,其他几处康复中心,也都会正是成立,更有意义。
商量完正事,就接着老婆孩儿回家了。梁小虎亲自驾车,把一大家子拉上车。结果,越野车里都满员了。
没法子,小胖子只能撒开两腿,一路跑回家里。他总不能把其其格给挤下去吧,还有老娘和丈母娘,人家都抱着孩子呢,他不腿儿着,谁腿儿着啊。
田小胖回来就直接去了康复中心,还真没回家呢。而且,他要是跑起来,把越野车都给甩到后边了。当然,主要是人家梁小虎开得比较平稳。
老远就看到门口黑压压的,聚集了好大一帮。有小霸王和骑在它后背上的小白,还有熊大它们,连倒霉熊也在。甚至,白天不怎么露面的大郎一大家子,也都立着上身,小脑瓜往这边张望。
真能生啊,一年一窝。田小胖感叹了一句。算算大郎它们这几年陆陆续续生出来的小黄鼠狼,都已经被遣散,各自独立生活去了。
目前,只剩下黄三狼这家伙,还留在这边啃老呢。
冲到大门前,田小胖使劲挥挥手:“都出来欢迎俺是吧,还真是叫俺感动啊,一会儿都给你们加餐!”
群众的反响并不十分热烈,只有贪吃的大胖儿,用大嘴戳戳田小胖,算是打了个招呼,然后,就继续向路上张望。
很快,越野车缓缓开了过来。呼啦一下,这帮家伙就全都围了上去,各种叫声混在一起,好不兴奋。
咋个意思,不是列队欢迎俺的啊——田小胖抓抓后脑勺,这心呐,哇凉哇凉的。
等到老娘和老丈母娘抱着两个婴儿下了车,动物们立刻前窜后跳的。倒霉熊那大脑瓜子还一个劲往前凑乎,想要先瞧瞧小宝宝。
一边去,别吓着俺家闺女和儿子!田小胖把它扒拉到一边,然后,抱着其其格下车,在娃子们和动物们的簇拥下,终于进了家门。
把其其格和婴儿都安顿到炕上,总算是安心了。田小胖就开始撵人:“看也看了,都出去吧,别吵到俺的小宝宝。”
倒霉熊和熊大它们还算听话,迫于大魔王的淫威,只能溜达出去,然后一个个又趴在窗台上,透过玻璃窗,向屋里探头探脑的。
可是,黄三狼可不是个好脾气的,朝着田小胖呲呲牙,掉过屁股就要翘尾巴。
吓得田小胖连连摆手:“别别别,千万别放毒气,把俺家小宝宝给熏过去可咋整啊——”
等到这帮家伙看完稀奇,全都出去了,田小胖这才松了一口气,转头就瞧见小白在炕上伸着小爪子,已经把一个婴儿抱在怀里。
这工夫,老娘和丈母娘忙着给其其格做月子饭呢,一个煮小米粥和鸡蛋,一个炖鸡汤,都在外屋地忙活呢;其其格又睡了,被小猴子给逮住机会。
田小胖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地上,又不敢大声嚷嚷,万一小白一着急,把孩子给扔喽呢。
只能鸟悄儿地凑上去,尽量不要惊动。要知道,新生儿可不是谁都能抱的,他们还太过娇嫩,要是抱孩子的姿势不对,很容易导致颈部和身体受到伤害,
凑到跟前一瞧,还好,小猴子瞧那模样挺专业的,一只小爪子托着婴儿的脖子和头部,一只撑着腰间,顺势将下肢搂在怀里。
小胖子这才松了一口气,嘴里轻声道:“你个臭小子,吓死老爹喽——”
小白朝他呲呲牙,然后,怀里的小婴儿就睁开了眼睛,还眨巴了两下,懵懵懂懂地盯着小猴子瞧了半天,最后竟然咧着嘴笑了。
好嘛,本来就抽抽巴巴的小脸儿,这一笑更满是褶皱,更像小猴子了。
这才刚生下来几个小时啊,就会笑了——田小胖也跟着傻乐,于是也把脑瓜子凑到婴儿面前:“闺女,给老爹也笑一个!”
双胞胎,先出生的是个女婴,所以是姐姐,小白现在抱着的就是她。
婴儿的眼睛向他望过来,然后,也是小嘴一咧,发出嘹亮的啼哭声。
田小胖顿时慌了手脚,心里好生气闷。小猴子还嫌弃地转过身,躲开小胖子的脑袋,女婴这才止住哭声,又盯着小猴子笑上了。
这到底是不是俺亲生的啊?田小胖现在有点怀疑人生。
孩子这么一哭,外屋做饭的老娘和老丈母也都进屋查看,其其格也醒了。看到小猴子抱孩子,开始都吃了一惊。
绝地重生录 疑似罗汉爷
不过看到婴儿朝着小猴子笑,又开始啧啧称奇,要知道,婴儿怎么也得过两三个月,才知道笑呢,一般刚生下的婴儿,就会哭。
娃子们也都闻讯,从院子里跑进屋,都围着一圈看;小猴子稀罕完女婴,又像模像样地把男婴给抱起来,这个小家伙就知道闭着眼睛呼呼大睡。
“小胖啊,给俩孩子先取名字吧,就算不取大名,也先取俩小名儿,先叫着。”老娘说完,想了想,又补充一句:“按照以前咱们这儿的规矩,赖名好养活,狗剩儿丫蛋儿啥的就成,不用那么文雅的。”
周围那一圈儿小娃子都笑盈盈地望着干爹,大概是想看他,会不会管小宝宝叫狗剩子。
“娘啊,咱家这俩娃娃,肯定好养活,不用叫那么难听的名字吧。”田小胖当然不大乐意,挺好的孩子,叫那么难听干嘛啊。
老娘索性不管了,继续去外屋熬粥,家里的娃子们,则叽叽喳喳的,开始给这个小弟弟和小妹妹取名字。
不大一会之后,月子饭就做好了,端上来之后,好家伙,煮了一大盆土鸡蛋,还有一大盆金灿灿的小米粥。另外,还有一小盆鸡汤。
“俺的娘啊,你们真是亲娘,就算是坐月子能吃,可是也吃不了这么多吧?”田小胖的饭量够大了吧,瞧着都眼晕。
老娘瞪了他一眼:“你懂个啥,这不是还有小囡囡他们呢吗,一家一碗粥一个鸡蛋,也都尝尝。”
这样啊,那还差不多,俺也来一碗吧。田小胖盛了十多碗粥,其其格也坐起来吃饭。好家伙,这肚皮就跟无底洞似的:喝了两碗粥,吃了六七个鸡蛋,还干了一大碗鸡汤。
平时,这些东西,都够其其格吃一天的了。
瞧着小胖子有些异样的眼神,小格子的脸上也不觉有些泛红。
还是老丈母娘这个过来人发话了:“还俩吃奶的孩子呢,不多吃点怎么行。来,小格子,再来一碗粥俩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