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0dz精彩都市异能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虛空人形-第二十四章 團藏死忠的傳人·筧堇看書-pd38y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小說推薦Re,骨傲天屠戮的我
“小妹妹,这里禁止一般人进来的。”自来水厂工人对克劳恩皮丝说。
“啊,我在门口和门卫叫了几声没反应,就直接走进来了。”克劳恩皮丝毫不犹豫坑了门卫,继续说,“我听说我朋友在这里体验工作?就来看看,不行吗?”
确认这一带没有任何可能有麻烦的对象,轻微发动【集团全种族迷惑【Mass Charm Species】】。
開心 倪匡
“啊,哦……确实有几个不错的孩子,你的朋友是?”
“堇……嗯,笕堇在吗?”
此为化名,真名应为信乐堇。
逆天魔帝
金主盛寵:追捕純情小萌妻
“诶多?找我吗?”一个紫色双麻花辫上扣着着标注“安全第一”的安全帽,穿着类似水手服和黑长筒袜的少女应答着,和另外两个穿着略显鲜艳的少女走了过来。
“这是本体,那之前搞事搜集查克拉的是分身吗。”克劳恩皮丝想着,嘴上则说——
“这是忍者学生?穿成这样真的能适合忍者嘛?”她如此吐槽了一句。
“怎么,有意见啊?班长,你认识的人吗?”双麻花辫少女后面短发少女问。
“请问,你是?”笕堇刚一开口,克劳恩皮丝就一个健步冲上去往她脑袋上一拍,以俏皮语气大喊,“呀!自从你来木叶村后一直没再见过面,交了新朋友就把我忘了,真是好过分啦!”
瞬间发动魔法【灵魂操作【Modify Spirit】】。
“啊,啊咧……哦。”堇一阵眩晕后,摇晃着脑袋,回过神,眼泪便“哗哗”流了下来。
她的同伴似乎以为是克劳恩皮丝将她们班长打哭了,正要发作——
堇忽然一把紧紧抱住克劳恩皮丝,脑袋伏在克劳恩皮丝肩上,哭腔中带着开心:“真的……好久不见……我还以为你已经,已经……再也见不到了。还以为你已经死了呢,为什么一点联系都没有呢?”
克劳恩皮丝也是心里懵逼——她没加这设定啊。
克劳恩皮丝给堇设定的记忆是:她的家人和堇的父母曾经同为团藏手下木叶暗部的同僚,所以她们小时候就认识。因为木叶村要清理团藏的势力,对参与过反人道研究和危害社会事件的人员展开了追捕,因为木叶村一家独大,其他地方都不敢收留这些人,让团藏的势力不得不逃离村子过着东躲西藏流离失所的生活。那之后她和堇就再也没见过。
其实很合理,因为安琪和信乐狸确实认识。尽管有点时间线矛盾但无伤大雅。
絕色公寓
“哦。”然后克劳恩皮丝立刻想通了,堇的母亲病逝,父亲看起来在临死前把自己的一切寄托给了女儿,这种结果对于被木叶追杀的人来说并不奇怪,那自己毫无联系被认为死了也没什么奇怪。
烹肉 金丙
没敢在这里呼唤克劳恩皮丝在她脑海里的名字,也是不知道克劳恩皮丝是否在使用其他名字隐藏身份,害怕被发现吧。
克劳恩皮丝苦笑一下,闭上眼睛拍了拍堇的背。
“你一个人来村子的吗?”堇松开克劳恩皮丝擦了擦眼泪,问。
“嗯,我一个。这么忙没事吧?”
“嗯,没事。虽然可能辛苦了点,但这是很重要的工作,没关系。”
罪女皇妃(新浪VIP完結)
克劳恩皮丝仰起头想了想,堇这句话有没有表里双关,但好像发现是不是双关都无所谓,便问:“能问个问题吗?”
“什么?”
“这段时间在木叶村过得怎么样啊?一个人辛苦吗?难过吗?晚上有没有提心吊胆的感觉啊?”
堇忙开口道:“没,没那回事,生活上没有大问题,大家还推举我当班长,确实麻烦事很多,不过…………”
“不会是看你好欺负就全部推给你了吧。”克劳恩皮丝斜眼道。
“没,没那回事。虽然有时候手忙脚乱,可感觉只要有博人在,我就很开心。”
“为什么突然提到博人啊!”克劳恩皮丝猛地轻轻双手按住堇的双肩。
“诶,诶诶诶诶——”堇当场两眼翻白脸颊通红当机中。
惹火甜心,愛不夠
和堇一起那两个女生一副“我们懂”的样子。
尼姑皇後的春天
絕世狂傲妃
“诶,闲人退散。”克劳恩皮丝推着好像还在当机的堇出了厂房。
堇感到眼前豁然开朗,回过神,抬头看着湛蓝的天空,说:“说起来,和你认识的时候,我的爸爸和妈妈也在呢,明明过着躲藏木叶追兵的生活,却很欢迎你的样子。”
“啊,嗯。”克劳恩皮丝只能点头回应,那是她给堇造的记忆。
“你的父母怎么样了?还好吗?”堇问。
夫郎別鬧
克劳恩皮丝不想再追加人设,便摇了摇头:“已经不在了。”
“是吗,我也一样呢。”堇似乎陷入了回忆,“我爸爸是个很有才华的忍者,可我我不像爸爸那样拥有才华,总是很不安很紧张,但是,和这里的大家生活在一起,渐渐开心了起来,有时候,也会想……过去的我,现在的我,到底在做什么。”
“这样啊。”克劳恩皮丝叹了口气,松开堇,说,“你对村子现在发生的事情,感觉如何?”
“不知道……但我想,快点结束。”
“我知道了,但你的查克拉收集速度太慢了,也快要暴露了吧,这个送给你,暂时从嫌疑对象中脱离片刻吧。”克劳恩皮丝一拍堇的背脊,将安琪给的黑暗查克拉全部注入她背上的术式中。
“这,这是!”堇感受到了澎湃的黑暗,好在他父亲留给她的术式足够严谨隐蔽,不然这一下可能就把火影给吸引来了。
接着,克劳恩皮丝又轻轻点了一下堇的额头,温和地笑着说道:“某些地方,你还是比我幸运的哦,至少你在那之后还有几年和父母在一起的宝贵时光,而我,自那之后,真的一点都没有了呢,虽然失去它是永远的痛,可堇你要好好珍惜哦。”
“是,谢谢。”
克劳恩皮丝走出厂房,回头向堇招招手,堇微微向克劳恩皮丝鞠了个躬,歪着头,露出了天使一般的微笑,转身走回了厂房。
“没错,怎么能忘了呢?”
堇的父亲是头号团藏吹,对团藏不仅忠心,还有着强烈的信仰和个人崇拜。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