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言情小說 牧龍師 愛下-第766章 天巔看書

牧龍師
小說推薦牧龍師牧龙师
祝明朗冷笑。
他手向外伸开,牢牢的握住了从远处飞回来的剑灵龙。
“下辈子还是好好做你的畜生吧!”祝明朗豁然出剑,剑晕似日冕,炽盛而炎热!
顿时密布在半空的焚炎化作了一只一只神鸟朱雀,肆意的朝着这飞来的头颅冲去!
羽仙头颅还在做挣扎,它躲避着烈焰朱雀,又试图冲开祝明朗这扫开的熊熊剑火,但朱雀之炎过于密集,羽仙头颅最后还是被这朱雀之炎给吞没,那张丑陋的脸庞被烧得只剩下骨头!
很快,羽仙的头颅变成了颅骨,它仍旧没有死透。
这一次它似乎真的害怕了,害怕这个被自己激起了愤怒的人类。
它扭头就跑,朝着更矮的山峦中逃去。
白岂正要去追,祝明朗一抬头,却朝着白岂吹了一个哨音,示意它不用去追。
白岂觉得有些可惜,毕竟这羽仙的灵本很浓,但就在这时雨幕开始被蒸干,朱雀炎弥补的上方出现了一颗熊熊燃烧的天星,这颗天星投下恐怖的阴影,几乎要将这连天峰给彻底压垮了!
天星倾斜的与连天峰擦过,照亮了这晦暗不明的世界,它庞大而令人心悸的躯体正一点一点的追赶上了那只渺小的头颅,然后像摇曳的篝火焚烧了一只飞蛾那般……
羽仙的颅骨这一次真的难逃死劫了,它彻彻底底的被火焰天星给焚成了灰烬。
死得透透彻彻。
而那颗可怕的火焰天星撞击到了连天峰的某片辽阔山系,一路翻滚,一路冲撞,把原本就艰难险阻的向山路径给摧垮,更不知在滚落的过程中殒灭了多少后来者,那触目惊心的焦炭痕迹一直延展到了祝明朗看不见的地方……
祝明朗伸出了手掌,将飘荡在山峰外的灵本给吸收了过来。
他将这股灵本赐予了女娲龙。
女娲龙获得了这羽仙的灵本,按照年代去追溯的话,女娲龙跟羽仙也算同一时期的,都是远古年代的生灵,只不过女娲龙显然更偏向于神性,这羽仙就是一只不正正经经修仙的妖魔鬼怪。
“女娲龙也是神将修为了,现在应该有资本和一些大神叫板了。”锦鲤先生说道。
“这天看上去真是要塌下来了。”祝明朗抬头望了一眼,发现更多的星体巨大而震撼人心的悬浮在天穹中,摇摇欲坠!
“爬上去看看,没准天巅处有一柄盘古留下的神斧,你将它举起来朝着天地间一劈,就算是彻底为上苍分忧了!”锦鲤先生说道。
“哪有你说得那么简单。”
“大致这个方向。”
……
杀死了羽仙,不知道为什么祝明朗感觉那颗未知天体中闪耀的珠宝光斑更耀眼了,距离似乎字啊一次拉近了,这一次祝明朗可以看到那画卷缩小版的城廓,勉勉强强看到那密密麻麻的黑色是人潮!
他们在欢呼着什么!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牧龍師 ptt-第766章 天巔分享
祝明朗挠了挠头。
那个大陆的人不会真的把自己当成上苍神明了吧。
不过,自己斩了羽仙,若羽仙真的经常去他们的大陆中狩猎,成为了他们大陆的噩梦魔神的话,那斩了羽仙的自己,确实在他们眼里跟天神没有什么区别。
祝明朗过了连天峰,终于抵达了至高天巅。
站在这里,祝明朗根本没有一览众山小的那种超然脱俗之感,更没有登天升仙的自豪,他看到了整个龙门世界,就像是一张无限铺开的画轴,但这大地画轴正在一点一点的向上漂浮!
按理说,自己是站在与大地接壤的支天峰上,大地无垠板块整体上移的话,那么自己也会随着被太高的支天峰一同被顶高,但事实并非如此。
支天峰的底座正在被大地一点一点吞噬,最可怕的是,这天巅也在不断的尘埃化……
天巅呈斜坡状,上面的岩层正在剥落,剥落后慢慢的漂浮在空气中,慢慢的解体,变成了细小的尘埃,然后朝着头顶上那些不同的星体散去。
天巅在瓦解。
山底在被吞噬。
天与地,正在相互靠拢,正在疯狂的挤压,支天神峰就如同一根不堪重负的天柱,已经出现了无数的裂痕,已经要被压垮了!
不难想象,一旦支天峰被摧垮,天坠落的速度会加快,地上升的速度也会加快,然后不等天地闭合,原始的混沌到来,万物生灵就已经被接踵而来的陨石雨、混沌气螺、压缩闪电球、倾泻的熔浆、爆炸的地壳给彻底绝灭!!
“好好想一想,上苍到底要你做什么!”锦鲤先生的声音在祝明朗耳边响起。
“我觉得上苍想要所有人死。”祝明朗沉着声音道。
“那你也做一个抉择,助纣为虐还是解救苍生,要么顺应,要么逆天!”锦鲤先生说道。
祝明朗没有听锦鲤先生说这些天理,他顺着倾斜的天巅走去,很快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人似乎也才刚刚踏上了天巅,正在欣赏着这旷古未见的恢弘景象,之所以说是欣赏,正是他眼睛里流露出的那种兴奋与狂热。
似乎爬上这天巅,就是为了能够亲眼目睹一切,能够看到苍生在这场不可扭转的局面中悲惨挣扎……
他光着脚,身穿着宽松的衣裳,像是一个洒脱又带着几分疯癫的云僧,但他身上丝毫没有半点祥瑞之气与和善气质,反而透着一种危险的冷漠!
祝明朗留意到,他的脚掌下面还有一滩血迹,而他行过来的路径上,也留下了一个个血足印。
那些血迹足印黏附在天巅表层上,而那表层也正在湮化,它们化作了尘埃缓缓慢慢的被掀起,漂浮在了半空中,血脚印也如同墨画一样散开。
“是我的同伴,我踩着他的胸口上来的,他是一个聪明且风趣的人,和他同行为我增添了不少乐趣,只是我告诉他,这天巅与至高神座一样,永远都只可能上去一人……当然,若是看到你在这上头,我也没有必要狠心踩碎他的肋骨和心脏了。”华仇轻描淡写的叙述着自己血脚印的由来。
祝明朗冷静的望着他,同华仇一样没有直接暴露出多大的敌意。
华仇自然认得祝明朗。
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二次,第三次相遇了。
每一次华仇都在打量与审视祝明朗,考量着要不要将祝明朗杀死。
同样的,祝明朗也在衡量着华仇所到达的修为境界,但终究觉得他保留着某些自己不知道的神通。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每个人到这龙门,都得到了上天某种旨意,暗示的、明示的,你得到的是什么?”祝明朗问道。
“问得好。”华仇笑了起来,他用手指着天,指着正正头顶上那个未知的天体,指着那个天体上的无知国度,指着那些穿着黄色衣袍正在向天祈福的人,“上苍已经很操劳了,要约束众神,要分赐天恩,要治理大陆,要净除纷乱,像这龙门中已经囤积了大量的迷失者,千百年来数量多到已经如同阴沟中的鼠患……你看那些大陆上的人,正是这些龙门迷失者们繁衍出来的后代,已经像寄生蠕虫一般在那些原本空无一物的干净星辰中扎根,立国建邦。”
祝明朗望着那个大陆的人潮,数以千万计,但他们所有人加起来形成的灵本之气还不如一头妖神,他们甚至不知道神为何物,更不知道自己的始祖。
“这里是神明的净土,却被这些不甘的怨者寄生,刚刚孕育的灵本便被掠夺一空,让原本该晋升的神明难以生存,如此乌烟瘴气,如此贪婪无度,自然会遭到上苍的厌恶。”
华仇冷冷的俯瞰着龙门大地,俯瞰着那些在龙门迷失的人群,其数量丝毫不逊色于那些天体中的生灵,他用神明的口吻接着道,
“上苍给我的旨意,便是顺应它,任由这龙门中的寄生虫们绝灭。不过,既然你出现在了这里,身上又是透着几分祥瑞之气,想来你便是那位逆苍而生的人,于心不忍的上苍又给你分了一道旨意,这个旨意是拯救苍生,为他们在龙门中求得一丝丝的生存余地?”
祝明朗听得一愣一愣的。
什么乱七八糟的。
上苍什么旨意都没有给自己。
要真有,那就是瞎他妈逛。
你华仇不要强加什么上苍的旨意给我!
“狭隘愚蠢!星神就是星神,下等神明,所以你进不了下一重天,上苍如果真的是要你顺应它,任由龙门迷失者绝灭,按照眼前的天地黏合局势发展下去,没有迷失者可以活下来……那还要你做什么,过来当观众吗!”锦鲤先生突然间喷起了华仇来。
“那依你这臭鱼的意思呢?”华仇眯着眼睛询问道。
“当然迎难而上,你若可以在这种境况下解救苍生,你就是上等神。”锦鲤先生继续说道。
“这是逆天行事。”
“这年头谁还不是个逆天改命的路数!业绩懂不懂,神明也得要有业绩的,平平无奇的业绩,怎么获得上苍的青睐,怎么准许你掌管诸天万界?”锦鲤先生接着说道。
华仇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然后盯着祝明朗道:“是一个有趣的思路,只不过不管要不要做这件事,我都需要先宰了你。”
锦鲤先生在那里胡言乱语没有半点用。
不管是拯救还是旁观,首先自身就得从这场天地崩塌中活下来。
而强大的修为,就是活下来的唯一资本!
(月初咯,求个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