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美食供應商討論-第二百七十五章區別待遇(加更)鑒賞

美食供應商
小說推薦美食供應商美食供应商
袁州作为厨神应该是什么菜都吃过也会吃,也应该喜欢才对,尤其是他自己做的菜,味道绝对是极致的,但是对于豆汁,袁州表示这个他真的习惯不了。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闻着跟积酸菜的味道差不离,又多了一些其他的难以言喻的味道。
要不是自家媳妇点名想要喝豆汁,他昨天都不会准备,焦圈它配上豆浆也是很香的,都是一回事。
有了媳妇以后,袁州表示还是需要时时刻刻满足媳妇的愿望,才是一个新好丈夫的标准。
当然不喜欢归不喜欢但是作为未来厨神现任厨圣,袁州还是十分有职业素养的,必须得保证自己做出来的绝对原汁原味。
深深吸一口气闻了闻味道,知道已经到了豆汁最好喝的时候,立即拿起白瓷的大碗打了起来,有的点的是豆汁,有的是豆浆还有的是两者都有的,不管是哪一位,袁州都记得清清楚楚,一边准备一边将每一个食客的放到那边的托盘里以便苏若燕可以端给食客。
端到食客面前,有些人就发现了,这个早餐有的人就是跟其他的人不一样,倒不是豆汁和豆浆的区别,而是少了些什么。
这什么都能忍,但少了食物乌海是绝对忍不了的。
看了看自己的早餐和郑家伟的早餐,发现确实少了一个巴掌大的小碟子,里面是一些酱红色的丝状物,上面还有喷香的芝麻粒裹在上面,像是穿了一件花衣裳一样,应该是咸菜,一看就咸香美味,很是不同。
“圆规,怎么我说都来一份,但家伟的就比我多一样,你这是区别待遇,这可是破坏规矩的事情,作为圆规,这种事情你怎么可以干。”
乌海一副‘你无情,你无礼,你无理取闹’的表情,似乎袁州就是个负心汉一样看得袁州浑身鸡皮疙瘩集体造反。
“人家点的是一套,你是要求,豆汁和豆浆都要有,这不是都满足了?”袁州立刻道。
生怕晚了一秒半秒的,乌海能够整出更吓人的表情,刚刚新婚,袁州表示承受不起。
“那我也要一套的,就那个咸菜,是咸菜吧,我也来一份。”
乌海完全不知客气为何物,得到答案立刻就要了一份,反正什么都能吃,就是不能吃少了食物的亏,这就不是乌兽的菜。
“行。”袁州利落答应。
酱菜也是属于酱料范围内的不属于菜品,可以点,当然也需要遵守店里一客一份的规矩。
其他没有点一套而是就点了焦圈豆汁或者豆浆焦圈的,都开始索要酱菜,这个酱菜的颜值是真的高。
“颜色红亮有光泽,细如发丝而不断,闻之酱香浓郁,还有着隐隐的酒香味,确实比之六必居的麻仁金丝都要出色许多,用来下豆汁焦圈再合适不过。”谭明心老爷子感慨万千。
一开始他就将对袁州的期望值调到了最高,直到食物上桌,闻到了味道,不用吃,就可以知道再多的想象以及期待都不足以形容美味上来时候的震撼。
地道的京城人吃焦圈的时候多半是会夹烧饼的,而马蹄烧饼就是其中的佼佼者,因形似马蹄而得名。
表面焦脆起皮,一侧直接膨胀炸开,露出一截略带暗沉的黄色的影子,一股子油香味扑鼻而来,彰显着焦圈的存在。
更不用说豆汁存在感极强的味道,一直引诱着谭明心老先生的心,纠结了一秒钟,老先生还是决定先喝喝豆汁,因为他的味道太香了。
陶醉地再次闻了闻以后,谭明心端起碗,直接喝了一大口,酸爽的味道随之弥漫在舌尖,不同于酸梅汤的果酸味,而是带着一种发酵以后的馊酸味,实在是复杂,但是这就是最正宗的豆汁的味道,顺口的豆汁一下去,本来火热浮躁的心立刻安静了下来。
再拿起马蹄夹焦圈,一咬,外皮干脆,里面经过油炸显得十分酥脆,焦圈配合上烧饼的滋味,可以说是黄金搭档也是不为过的。
吃着觉得嘴里味道太重了,夹上一筷子麻仁金丝,咸香味浓,带着丝丝缕缕的辣意,十分过瘾。
一口豆汁,一口马蹄焦圈,再来一口麻仁金丝,谭明心吃起来还挺有节奏的,而且口味富有层次变化,吃得人是眉开眼笑的,十分愉快。
旁边的助理小何虽然已经在京城待了多年但是对于豆汁还是敬谢不敏的,因此吃的是豆浆焦圈。
醇厚香甜的豆浆,配合马蹄焦圈实在是王者搭配,非常好吃,有湿有干,吃几口马蹄焦圈,再喝一口豆浆,简直就是神仙生活。
“纤手搓成玉数寻,碧油煎出嫩黄深,夜来春睡无轻重,压褊佳人缠臂金。”
“怪不得大文豪苏东坡都破例给写了一首做广告的诗,原来这个焦圈炸好了是这么好吃的。”
小何很是感慨,现今京城里面能够吃到地道焦圈的已经不多了,听焦圈的名字就知道炸制得火候十分重要,炸得过了就会真的焦掉,入口有糊味,味道不好,炸得太短,就不够火候吃起来总是少了那么一两分风味,不少人都做不出地道的味道了。
虽然跟着谭明心,小何也算是见多识广了,但是正宗的焦圈还真是没有吃过,谭家菜里面真没有这些。
一个地道的京菜早餐彻底征服了谭明心老爷子,要不是年纪大了,他说不定就想当场拜师了,毕竟厨艺界也是达者为师,就袁州的程度已经比他高级不少,拜师也是使得的,不过他觉得就是他自己有心袁州也不会收他,毕竟年纪实在是大了,肯定不如年轻人吃香。
“要是袁主厨没有结婚就好了,我的孙女也是风华正茂,长得眉清目秀,还算是能够入眼。”谭明心心里暗戳戳可惜。
吃了早餐,老爷子并没有急着离开,京菜应该是上菜单了,但没有吃过别的菜他是一定不会回去的,倒不是说要检验什么,而是不吃吃袁州做的京菜就回去,总感觉是白来一趟罢了。
而且他还有些关于京菜记名弟子的事情跟袁州说一说于是就等在了店门外,等着营业时间的结束。
一个小时结束的很快,等到袁州送走最后一位食客以后,谭明心老爷子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蹿到了袁州面前。
“袁主厨早上好,我是谭明心,冒昧来访希望袁主厨不要介意才好。”谭明心老爷子表现得十分谦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