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表小姐-第二百四十章 香消推薦

表小姐
小說推薦表小姐表小姐
解五小姐连连点头,这才把自己的事说了个清楚明白:“……我祖母搭了那杨三太太的话,我就知道这件事不想办法推了,就算是这次黄了必然还有下次,没有这家还有那家。我当时心里气糊涂了,不知不觉地走到了外院……遇到宋公子正在训人,让人别乱跑,这样的场合,别说出风头了,能不出错就是好的了。我觉得他这个人不错,就试着和他搭上了话,问他愿不愿意帮帮我。”
说到这里,她面红耳赤的,可见当时并不像她说的这样简单。
她赧然地道:“这才有了后面的事!并不是我算计他,也不是他算计我,说起来,是他帮了我。”
王晞和金氏面面相觑。
解五小姐感激她们的救命之恩,对她们推心置腹,也就觉得没有什么不能说的,遂忍着羞道:“没想到阴差阳错的,居然结了门好亲事。”然后又道,“虽说宋家家底单薄,没什么人才,可宋家的人老实本份,没有那么多野望,过日子却是极好的人家。我也是在富贵中打过滚的人了,知道那是什么样的日子,别人羡慕,我却觉得拘谨,还不如就嫁了宋家,脚踏实地的,心里有谱,干什么也心安。”
这就看各人的选择了。
不过,正如解五小姐说的那样,别人觉得是苦日子,可她却甘之如饴,那就是好日子。
金氏是高嫁,对这样的心情更有体会,她不由握了解五小姐的手,欣慰地道:“你能这样想就再好不过了。就算以后有什么不如意的,也要想想这日子是你自己选的,你就得想办法把它往好走下去了。再说了,家里这么多亲戚,还怕没有个帮衬的,总归是比别人家的日子要好过的。何况姑爷相貌堂堂,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解五小姐脸红得更厉害了,连连点头,在王家做了半天的客,这才打道回府。之后常来常往的,和金氏成了知交,这都是后话了。
王晞和金氏送走了解五小姐,天气看着一日比一日炎热,换了薄衫,就要开始准备秋衣了。金氏想着王晞今年年底不嫁,明年开春了一准要出阁,除了帮王晞准备衣饰,还得帮新姑爷也提前准备好了,不然临到婚期,一桩事赶着一桩事,哪里有还空准备这些。
她干脆招了花想容的师傅在家里准备衣衫。
薄六小姐听说,特意来看了看,还给王晞带了一个消息,说是薄明月的婚事定了下来,是礼部一位侍郎家的小姐,祖藉金华,相貌十分出众,他们家太夫人一看就非常的喜欢,薄明月见了也觉得好,合了八字,正准备下聘。
薄家正是多事之秋,这个时候定亲,怕是与朝堂上的事有关联。
王晞在心里琢磨着,见到陈珞,少不得要问几句。
陈珞笑道:“你想想礼部管着什么,就知道他们家为何要娶一位礼部侍郎的小姐回家了。不过,这位小姐颇有才名,我是听说过的,配那薄明月应该也还相当。”
礼部管着礼乐教化。这嫡庶之事,常由他们来定夺。
二皇子“嫡长”名义被非议,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大皇子的生母是皇上结发元配。若想辩解,就得寻求古礼。正是礼部要管的事。
王晞见事情如自己所料,也就把它抛到了脑后,只问陈珞:“这凉面的味道如何?我没用山西的老陈醋,而是用了苏州那边一家老字号的米醋。可合你的口味。”
陈珞道:“我就说今天的凉面比平时的爽口。这米醋比陈醋的味道好。”
“那是因为你口味淡。”王晞笑道,“我大哥就喜欢陈醋。”
可他这样说之后,她就知道如何改进家里菜谱了。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了半天的闲话,还商量着薄明月订亲陈珞要送些什么做贺礼。而陈珞见王晞半点也不知情的样子,心中大定,真心实意地恭贺薄明月定亲,全然不想自己怎么绞尽脑汁给庆云伯府悄悄递话的事,决定在惯例之外再给薄明月添点东西,让薄明月早点娶亲才好。
很快,薄家就去女方家下了聘,王晞却迎来了个好消息——她祖父母和父母一道,已从蜀中出发前往京城,九月中旬就会到。
王家的人都很高兴,王晞更是整个夏天都在和金氏收拾家中的房屋,不要说薄家的事了,就是永城侯府那边常五爷和常六爷定亲,她也只是去了礼没去人,倒是过了六月初六,施珠突然病逝的消息传来,让王晞愕然了半天,心有戚戚焉,去了常珂那边,问她会不会去镇国公府上香,到时候也代她去给施珠上炷香。
谁知道常珂却有了身孕,并没有去国公府的打算。
王晞喜出望外,瞧着常珂还没有显怀的肚子瞧个不停,还道:“我听人说要三、四个月才能看出是不是怀着孩子,你这就告诉我了,不要紧吗?”
“你又不是别人。”常珂才刚诊断出有了孩子,永城侯府那边都还没有去报信,王晞先登了她的门,她抿了嘴笑,“可见你来的正是时候。”
王晞连连点头,忙问她:“你有没有什么不舒服?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我回去就让人给你做。孩子几月份出生,家里请了绣娘做衣服,正好顺手,我让她们帮你准备些东西好了。你是要襁褓还是要斗篷、棉袄?等到了冬天,你应该就要生了吧?”
火熱小說 《表小姐》-第二百四十章 香消閲讀
“要到明年春天。”常珂摸着肚子,神色温柔,充满了憧憬,笑道,“别的都不用,你给我做几个襁褓好了。”
包孩子用的小被子为了寄托长辈的期许,通常都会用百子千孙的图样,一百个小童,形态各异,可不是那么好绣的。
王晞立刻应承下来。
常珂就和她说起了施珠,道:“她的事透着蹊跷,我母亲给我带信,让我没事别轻易回永城侯府,若是有什么事,她会派婆子来告诉我的。你也别去问了,就当不知道。若是永城侯府给你报了丧,你找个借口糊弄过去,留在家里好了。”
王晞皱眉,道:“你还知道些什么?”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表小姐 愛下-第二百四十章 香消推薦
常珂想了想,压低了声音,道:“我是听我母亲说的,我母亲也不是亲眼所见。你听听也就算了。说是她顶撞了长公主,长公主让她去别院静修,她不愿意,拉拉扯扯的,和陈珏起了冲突,被陈珏驳了脸面,回去后想不通,就服了药。”
王晞叹气。
施珠如果是这等喜欢钻牛角尖的人,施家出事的时候她就活不下去了。
她的死分明又是一场说不清道不明之事。
但扯上了长公主,她还是觉得心里不舒服。
她特意让人去打听了一番,而且是很干脆地问了青姑。
青姑没想到外面是这样的传的,很是气愤,报了长公主。
长公主连连冷笑,知道这件事十之八、九是镇国公的手笔。从前她是不屑解释,现在是不愿意让人泼脏水。
很快,京里就有传言,说施珠之死与陈珏有关。陈珏不满意弟弟娶罪臣之女,怀孕回娘家探望弟弟的时候,和施珠起了口角之争,施珠失手推了陈珏,陈珏差点小产。又因这一胎是陈珏成亲之后好多年才好不容易求来的,陈珏非常的恼火,就让身边的嬷嬷打了施珠几耳光。
施珠身边的丫鬟全是镇国公府的,连个帮她说话的人都没有。
她一气之下喝了药。
不曾想药量放多了,身边的丫鬟婆子服侍的又不尽心,等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
王晞听到这个消息正是常珂怀孕满了三个月,向娘家报喜之后,三太太和王晞、金氏都来探望常珂的时候,大家遇到了一起,坐在温家的花厅里喝着茶。
金氏吓了一大跳,道:“这样一来,只怕镇国公府的那位大姑奶奶的名声也完了。”
她怀疑这消息是长公主传出来的。
三太太想想就有些后怕,她没有怀疑长公主,而是悄声对金氏道:“陈珏那姑娘,有些邪性。好的时候那真是可以和你一个碗里吃饭,要是不好了,那个翻脸无情,也颇为让人心惊。以后阿晞嫁过去,最好离她远一点。要是碰着摔着了,划不来。”
金氏连声道谢,心里却琢磨着王晞嫁过去之后,得想办法让王晞分家,嘴里却和三太太寒暄着:“出阁的三位姑奶奶里,只有阿珂有了身孕吧?可真是个有福气的。”
三太太听着不免有些伤感,道:“她这也算是苦尽甘来,是个有后福的了。”
之后回忆起常珂小时候受的委屈来。
常珂早已不太记得,她无奈地望着王晞。
王晞直笑。
施珠的丧礼,王晞和常珂都没有去,王家王晨去上了炷香,温家则是温征去的,在葬礼上,他还遇到了常妍的夫婿黄公子,虽说不上热闹,但也不算冷清。因为是小辈,施珠停灵五天就下了葬,摔盆打幡的是镇国公府一位出五服的侄儿。
王晞就问王晨:“可曾看见陈珞?他怎么样?”
她有点担心陈珞,认真地算起来,陈珞已经有快一个月没有到她这边蹭饭了,她带了信过去,也只说是在忙,过段时间就好了,他到时候给她带怀柔的蟠桃。
怀柔的蟠桃,在京城还挺有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