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s80优美小說 星臨諸天-第1071章 抹殺閲讀-01gql

星臨諸天
小說推薦星臨諸天
冰冷枯寂、亘古不变的幽暗虚空,这一刻似已被无尽血与火充斥。
诺大的战场上,熊熊燃烧的战舰残骸随处可见,那些体积惊人、威武壮观的星际要塞、战争堡垒多已变得支离破碎,大块的不规则残破装甲四散横飞,偶尔可见乳白色的逃生舱在其中飘荡。
战斗仍在激烈地进行中,战舰殉爆后的绚烂焰火竞相绽放、此起彼伏。
每一团焰火的出现,都意味着成百上千的生命消逝,能够有幸逃生的永远只是少数。
这就是战争,身在局中,谁都不能幸免,无论普通舰员士兵,还是极星武士、机甲战士,乃至于将军元帅、极星武神,都免不了会有殒命的风险。
后方空域,临时充作蒙德罗帝国机甲军团指挥中心的星际要塞里,彼得洛夫元帅冷冷地盯着投影光屏上的战况,脸色阴沉得宛如乌云密布。
己方机甲军团的表现实在是太差劲了,开战时间不长,伤亡率已是触目惊心,尤其是黄金以上位阶的机甲折损过半,更高的铂金、钻石位阶机甲损失同样不少,还有多位本被寄予厚望的极星神将在混战中陨落。
对面的印迦提尔机甲军团却是越战越勇,目前已基本掌握了战场主动权,正组织优势兵力进场围杀,用不了多久,就有可能奠定最后的胜局。
“简直是丢人!”
彼得洛夫元帅一拳砸在桌子上,堂堂帝国的精锐,被一个明显不如己方的对手牢牢压制,成建制地消灭,稍有血性的人都会觉得憋屈。
相親紀
皇天劍主
“阁下,要不要将我们的预备队全部放出去?”身边的一位上将提议道。
“就目前这形势,放出去了又能有什么效果?不过是给对方送战功罢了。”
彼得洛夫元帅咬牙说着,由于前段时间损失太大,补充不及时,因此这一轮的攻势发起时,自己麾下的精锐兵力本就不足,在如今极度不利的情况下,哪怕是压上所有的筹码,都难以保证扭转战局。
一位大将闷闷地道:“都怪指挥舰队的那帮家伙太废柴,好好的仗打成这样子,连累我们都跟着遭殃。”
星际时代的战争,舰队对决结果对战局的影响极大,占优的一方只要发挥出色,完全可以一鼓作气、将对手压制得喘不过气来,直到彻底落败。
盛世奇英 心悅
彼得洛夫横了他一眼,语气不善:“舰队总指挥是泰伦斯元帅阁下,你是想质疑元帅的能力吗?”
那位大将脸色微变,赶紧道:“抱歉,我没有这样的意思。”
以泰伦斯元帅的能力和资历,在军中的威望无有出其右者,哪怕战事不利,等闲也没有什么人敢对这位不满。
彼得洛夫哼了一声,没有继续深究,想了想才说道:“让所有预备军团做好出击准备,此外请示元帅阁下,是否需要全力反击。”
言下之意,就是这一战到底要不要继续打下去,事不可为时、尽早收手不失为一个合乎情理的选择。
反正胜败乃兵家常事,哪怕这一回合输了,回去整顿人马、重新来过便是。
战场中的某处区域,数以十万计的高阶机甲正在结成阵型浴血厮杀,导弹与各种能量光束交织成密不透风的火网,机甲爆炸的巨大火球不时闪现。
银鲨军团的成编制出动,带来的效果立竿见影,对面的数个机甲军团尽管在数量上远远超出,却因质量方面的显著劣势,从一开场就处于被牢牢压制的状态,伤亡损失数字直线飙升。
乱军之中,令人神魂发颤的奇异嗡鸣声在精神层面久久回荡不息,一道银黑色闪电正在来回冲杀,所过之处神鬼辟易,任何敌方机甲在他面前都撑不过三息时间,就会被干脆利落地击杀。
时不时会有一圈银色光幕在敌方机甲群深处爆开,瞬间扩散到数千公里方圆,光幕的破坏力极其可怕,凡是被波及到的机甲均被湮灭了能量护罩,机体崩毁爆炸起火,化为虚空中的垃圾。
这即是秦烽的传奇巅峰机甲,凭借这件利器与全套功能芯片的加成,整个战场范围内的一切动静,包括每艘战舰、每台机甲的飞行轨迹,敌我双方所有导弹、火力单位、逃生舱的动向,均避不开他的强大神念感应。
在不用隐藏实力之后,现在他本体的修为与真正的极星武神已经没有区别,这还不算化身们的作用,因此出战以来,成百上千的敌方机甲在他手下殒命,却连他的边都没擦到。
蓦地,秦烽脸色微变,传奇机甲带着一溜残像遁出数十千米之外,避开了一道看起来并不如何凌厉的金芒。
散发出凛冽杀气的身影破空而至,那是一台高约近百米、全身甲胄形如古代武士的金色传奇巅峰机甲,机甲手中提着一柄颀长的黄金战戈,上面满是细密玄奥的古朴纹路,雄浑丰沛得难以想象的能量在里面流转不休,无数细如砂砾的光质符文绕着战戈飞舞闪烁,宛如黑洞般的恐怖压力扑面而来。
“贝鲁斯殿下,别来无恙!”
秦烽淡然说着。
贝鲁斯发出一声轻笑,威压如渊似海,磅礴的神念已经死死锁定了秦烽的位置。
“我就知道是你!”
柔和的声音在精神层面响起:“真没想到,才一个多月不见,你的修为又有精进了,若是再过上些时日,怕是我蒙德罗帝国会有更多的将士死在你手中。”
“所以,还是由我来终结你的崛起之路好了。”
我的刁蠻大小姐 心跳
無上劍訣
再度看到秦烽时,贝鲁斯就知道自己今天来对了,这位天才的成长速度实在是太过可怕,既然不能策反收买,那就只能尽快抹杀,以免将来成为帝国的心腹大患。
秦烽神色凝重:“想要杀我,仅凭你怕是有些不够。”
贝鲁斯并不否认这一点:“没错,所以本座还找了几位帮手过来,他们很快就会出现,你今天既然敢上战场,那就不用回去了。”
秦烽笑了笑:“很遗憾,他们永远都不会出现了。”
“什么意思?”
“因为我也不是一个人啊!”
秦烽缓缓举起裂空断鈅戟:“有那几位拦截,他们现在估计已经上路了,就连你本人今天都得留在这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