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靈契之主討論-第七百九十八章 黃果樹上的金蛋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灵契之主
在符阵中的穿行速度极快,但要想到南方去,还需半个时辰。这已是最快的速度,像那种眨眼即到的境界,即便清寻子都难做到。
荒兽尾角的荒原比较特殊,没有半点生灵之气,四处死气沉沉,怨灵丛生,即便诸佛都难以超度,更别说他们这些外来者。可极为放肆的怨灵不知只在晚上行动,还是受南方那尊大佛的影响,始终都没有动静。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靈契之主討論-第七百九十八章 黃果樹上的金蛋鑒賞
相反,前来棠花寺的六万人,见到此时场景,不禁议论芸芸,喧哗声四起。
棠花寺已然成了死寺,大敞的寺门内,瞥一眼便可见到满厅满殿的僧者。他们坐的笔直,双手合十,和坐在海岸上的诸多高僧一样,可无半点气息。他们逝去的模样太过肃穆,以至于众人不寒而粟。
这等模样的诸僧,和尸横遍野的场景相差无几。因此,众人除了以言语表达惊愕,不知该怎样表达此时心中的畏惧和怯意。
来之前,所有修行者已做好面对一切的准备,甚至视死如归。可这等场景,还有眼前那尊大佛,都令他们心惊胆战。可注视过去,心又平静下来。这股莫名的心安,即便夏萧都觉得有些奇怪,但看向那尊大佛时,满是敬意。
夏萧双手合十,弯腰行礼时,身边阿烛亦然。他们是俗家弟子,还算有些自知之明,可诸人之中,也有一些人这样,比如说之前待在南方的学院修行者和工会长老们,此时皆毫不吝啬的行礼。
棠花寺诸佛的大义他们是见识过的,此时更是尊敬,可都已回不来,他们也可能那般。但他们不曾畏惧,特别是在北境长城走一遭的涂文雅,此时只准备战斗,倾尽自己的一切,战败这头巨魔。
可当务之急,还是恢复实力!因此,在越来越多的人行礼,甚至念起那句天下皆知的阿弥陀佛时,清寻子提醒道:
“还有一个时辰的时间可恢复实力!”
他显然不喜欢那种虚的东西,当前祭奠诸僧最好的方式,便是将雀旦击败,令其不至于为祸人间。清寻子有着至关重要的表率作用,见其落于地面,盘坐吐纳时,众多修行者皆结印吸纳元气,以此恢复自身。
这里的元气实在太过稀薄,可积攒一些,或恢复伤势,或准备攻势都好,总比一直说个没完,制造焦虑和恐慌要强。
来到这的过程漫长而短暂,当前吸纳元气时,也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像一切都在梦里,不知何时入睡,也不知何时能醒来。夏萧就这般吸收着并不算多的元气,隐约间,天地间的元气都充盈起来。
在场众人,不止夏萧一人撤掉手印,睁眼去看。只见,大佛背后一道符阵辗转,但并非前者施展,而是汪远柯和孙仲磊所为,他们将学院中存在的力量移到此处,那边的元气,乃此处所不能比。随之一股清香,更是迷人,只是慢慢被魔气的臭味掩埋。
有元气,伤势和攻势的问题便能得到解决。因此,他们再度进入极佳的状态吸收。可大佛的敦实身形逐渐消失时,被其束缚的那枚蛋也出现在天地间。
当大佛在海棠花中消散,也像它化作海棠时,一枚裹着佛经光辉的庞大巨蛋浮现在空,吸引所有人注意。这枚蛋极大,以经文袈裟为蛋壳,也以一棵通天的黄果树为支撑,以此漂浮在天地间。
这枚蛋迟迟没有动静,但棠花寺四周的修行者皆气势汹汹,体内的元气流动于每一条筋脉,也分散到每一个细胞中,令他们的状态变得更好。大战之前恢复状态本是极好的事,可当前状态越好,本安稳下来的心,又开始躁动起来。
他们之前闭眼时,能感觉到有一股无与伦比的强大魔道之力存在于南海。那股力量可毁一切,令人畏惧。可有一堵墙挡着它,令他们能暂时安全的吸收元气,不至于有危险。可现在,那堵墙消失了,他们不知是自己因元气的吸收状态恢复,感知变强的原因,还是因为其他。可那股魔气,就像环绕在他们四周,令人觉得恐怖,不禁头皮发麻。
吸收元气的过程中,越来越多的人睁眼,看向南方时,那里的大佛确实已经消失,只剩下一个蛋。那个蛋用枚当作量词显然有些不准确,枚虽和“个”的用法相近,但多用于体形小的东西。这巨蛋远看便极大,等落在眼前,更是山般的存在。
因此,他们皆不禁寒颤。
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靈契之主》-第七百九十八章 黃果樹上的金蛋
那个金蛋中的存在他们心知肚明,可畏惧之心令他们觉得一个时辰已到,皆一一睁眼,可夏萧还闭着,他知道时间还早,但必须令自身状态恢复到最好。他当前的实力,比起雀旦肯定是蝼蚁,但能通过吸收生灵之气的方式增强自身力量,施展极强的招式。
这是当前最好的方法,可在众人不断吸收元气,又不断醒来时,站在南海高空的黑煌三人呼吸极乱,显然是有些累。
他们趁对手不注意,一口气从大荒北境跑到南方,虽说他们没追上来,于途中也杀了不少人,吸食了一些还算不错的生灵之气,可此时还是不满足。在达到目的前,三人都不会轻易满足,因为他们的野心,大至无边无际。
看着那个金蛋,黑煌忍不住内心的激动,呢喃道:
“很快,很快先祖就要复苏了!”
她考虑事情的能力,的确不如白敦。以至于和她关注点不在同一处的伽罗俩兄弟对视时,消瘦且涂有黑白魔纹的脸上出现些诧异。
“这样的家伙,能成为雀旦信任的人?”
“就是,我感觉她脑子有些不好使。”
俩兄弟极为严肃,又是咂舌又是摇头,似将黑煌的一切否定,怀疑跟着她是否能取得胜利。看着陆上的人类在吸收元气,三人也暂且休息一番。这时,伽罗鸟问:
“你不好奇是怎样的强者能将雀旦束缚?”
他想看看黑煌的反应,伽罗蛇也投来玩昧的目光。可黑煌瞥一眼他们,似知道他们的目的,一改之前的狂热,冷着脸道:
“再强的僧人也是人,束缚不住先祖!先祖重生之际,我劝你们不要耍花样!”
伽罗俩兄弟冷哼一声,但也没有轻举妄动。可眼中的金蛋既破开一道裂缝,且越来越长,有些奇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