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小說 大唐第一村 起點-第一一六八章:戰鬥閲讀

大唐第一村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村大唐第一村
“不比了,不比了,这还比个屁啊。”
“这小子简直是妖孽,要不是老夫亲自参与了改题,老夫还以为他提前知道题目了呢。”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年纪不小,懂的倒是蛮多。”
“虽然这首比不上那首青玉案,但不得不承认,也是不可多得的元夕词,老夫认输。”
“我也不写了,比不过,实在比不过。”
不到小半炷香时间,整个内院陡然间纷杂了起来。
一开始还低头苦思冥想的学士大儒们,此时一个个放下了手中的笔,像是放弃了挣扎的考生一般,彼此走动,交头接耳起来。
楼下的动静不小,自然引来阁楼里正在准备节目的花魁们的注意。
阮青玉与顾惜春离窗户最近,只要推开纱窗就能够看到内院的场景。
两人第一时间将视线落在某人身上,见他依旧在饮酒谈天,心里又是一番失落与无奈。
顾惜春回头看向几个她很看好的老学士,其中就有虞世南和欧阳询。
只不过,让她颇感诧异的是,两位老学士此时也放弃了书写。
“他们这是作甚?”
顾惜春伸出葱白小手,朝虞世南所在的方向指去。
阮青玉将视线从席云飞身上挪开,回望过去后,眼里闪过一丝困惑与不解。
“好像是在探讨什么吧,今年这场词会还能互相沟通彼此建议的吗?”
阮青玉话音刚落,旁边隔着一扇窗户的几个花魁惊呼了一声。
二人回头看去,只见内院里一个长相俊朗的中年文士,手里举着一张宣纸,正朝其中一个花魁说着什么。
阮青玉与顾惜春相视一眼,不由得往那边凑了凑。
只听那文士朗声道:“……比不了,太厉害了……好几位大儒都放弃了……”
声音断断续续,毕竟距离还是有点远,再加上内院里颇为嘈杂,就更加听不清楚了。
阮青玉绣眉微微蹙起,呢喃道:“比不了?难道是谁作了一篇名作直接镇压了全场?”
顾惜春闻言,抿着红润的双唇,有些忐忑的说道:“你说,会不会是长安的大儒?”
她的情绪看上去不是很高,弯腰直接趴在窗台上,遥望着坐在前排的几位长安大儒和学士们。
“你看看他们,好像都已经放弃了,就连陛下也在跟那位郎君闲聊,他桌上的宣纸还是空白的。”
阮青玉回头看去,李世民桌上的宣纸还真是空白的,不过,他脚边的纸篓里,倒是也几张碎纸,想来也是写不出如意的作品,最后直接放弃了吧。
低头仔细一看,不只是李世民的纸篓里有碎纸,其他几位代表长安的学士们也是,桌上的宣纸空空如也,纸篓里都塞了几张碎纸,显然写得并不如意。
···
“哈哈哈,爽,虽然不是朕写的,但看他们一脸吃瘪的模样,朕心里就舒服。”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李世民扫视着那些各州来的学士和大儒,其中不乏几个怒斥过他的刺头。
李世民这个皇帝当得很憋屈,经常被这些大儒以‘得位不正’等类似的言语斥责。
可偏偏李世民对他们还不能赶尽杀绝,这些人背后代表的可是大唐的人才库。
对他们,李世民只能忍着,挨着,然后默默的舔着。
不过,此时此刻,李世民大有咸鱼翻身的既视感。
眼见着那一个个大儒束手无策的模样,心里就乐开了花。
“哼,还想接着选魁首的借口,来长安搞朕,这下子都折了吧,哈哈哈哈!”
“陛下,低调,低调。”
席云飞不知道李世民最近又被人叼了,举起酒杯让他收敛一点,毕竟这么多人在场呢。
李世民嘿嘿一笑,美滋滋的举起酒杯,与他碰了一下。
“好家伙,你是不写则以,一写惊人啊,这首词看着简单,却又非常契合主题。”
“差不多了,别再夸我了,喝酒,喝酒。”
席云飞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李世民也干了。
放下酒杯,他一脸促狭的说道:“二郎,你老实告诉朕,是不是看上那位青玉姑娘了?”
“……啥?”
席云飞愣了一下,紧接着好奇道:“陛下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我没有,我不是,你别瞎说。”
“真的吗?”
李世民一脸狐疑,接着勾起嘴角,邪邪的说道:“你要是看不上,那朕可就不客气了。”
席云飞闻言,眉心微微蹙起,脸色更是沉了下来:“为何?”
李世民见状,竟是忍不住耸动了一下喉结:“为何……朕,朕,就是开个玩笑。”
鬼使神差,莫名其妙,李世民心态炸裂了,刚刚竟然有一瞬间心虚到了极点。
到嘴的话硬生生改成了玩笑。
席云飞没有发现李世民的异常,只是点了点头,说道:“开玩笑就好,皇后娘娘十月怀胎不容易,陛下可别乱来。”
此时此刻,席云飞并没有任何其他的心思,也不是因为阮青玉才这么说的,他就是纯粹以一个后世人的观点,想着老婆怀着孩子,老公还瞎搞很不好,其实,就是喝多了,有点醉。
可是,落在李世民的耳朵里,那就不是这个意思了。
所以,你还是看上了她,对吧?!
李世民心中这般想着,脑海里浮现一个绝妙的想法。
“二郎,你今年也十六了吧!”
“昂!”
接下来的一个时辰。
李世民带着一堆人疯狂给席云飞敬酒。
席云飞迷迷糊糊听到自己抄的那首《生查子》被人拿来弹唱了,而且唱得还很不错,声音哀怨婉转。
可是,死活就是看不清究竟是哪个花魁唱的,否则一定要把她挖过来,放到朔方大学去当个声乐教习。
这一晚,席云飞做了一个噩梦。
梦里,他被一只老虎压在地上摩擦……不,不是一只,不止一只……
两只老虎的攻势让他溃不成军,几个来回,身上的衣服就被撕开了。
但席云飞并不害怕,尽管身上不着片褛,即便是赤身果体,也要将恶虎制服。
嗷呜,嗷呜……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斗。
第二天的中午。
席云飞实在渴得不行,悠悠醒来后,感觉自己好像失去了什么。
迷迷瞪瞪的想要撑着坐起来,入手却是一片温软。
“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