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言情小說 近身兵王笔趣-第2395章 說翻臉,就翻臉

近身兵王
小說推薦近身兵王近身兵王
“目前他们还没有形成严密的包围圈,部队正在聚拢但速度很慢,应该是不想激怒我们。”谢尔琴科告诉苍浩:“而且各个部队之间有很大的空隙,如果我们愿意,可以顺利突围出去!”
“如果突围的话,还是等于我们违反了合同……”苍浩不住摇头:“合同当中有明确条款,我们必须服从所在国家需求,不能与该国执法力量和国防部队发生冲突,除非是他们主动进攻,我才有权自卫。”
“这么说我们被合同给套死了?!”
“正规军事承包商就是这样,跟地下雇佣兵完全不同……”苍浩无奈的耸耸肩膀:“在合同约束之下,其实我们能做的事很少,而合同条款基本上把各种情况都考虑到了。”
“这种合同对我们明显不公平。”
“换位思考,这也可以理解,让其他武装力量,在本国土地上活动,任何正常的ZHENG府必然都会做出各种约束。”苍浩说到这里,冷冷一笑:“我只是没想到,这帮非洲人,说翻脸,就翻脸。”
“你知道我一直都不太喜欢非洲人!”谢尔琴科讥讽的道:“千万不要以为,这片土地非常落后,当地人就一定朴实,恰恰相反,他们的各种伎俩绝对是其他人想象不到的!”
“也不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苍浩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立即把我们的人分散部署,在该国部队当中形成穿插,注意,尽量避免发生正面接触,以防不慎擦枪走火。”
谢尔琴科明白苍浩的意思:“你是想要尽量避免被包围。”
“对。”苍浩确定的点了一下头:“情况对我们非常不利,而且这种情况过去没有发生过,一方面我们不能撤离,把烂摊子留给当地,否则就是违背合同;另一方面,即便我们在当地遭遇威胁,只要对方没开枪,我们不能先发制人。”
谢尔琴科也没有更好的主意:“我现在就去安排。”
在谢尔琴科的部署之下,血狮雇佣兵不再全力进攻市区,而是把战线向后方撤了一点,在外围的作战单位更是分散开来,穿插进入该国各个部队的衔接地区。
苍浩不愿意让血狮雇佣兵,与该国部队发生正面接触,实际上双方也没有接触的机会。
该国部队只要看到血狮雇佣兵,自动退避三舍,血狮雇佣兵往前进一点,他们就往后退一点。
这样一来,该国部队也没有办法完成包围圈了,被血狮雇佣兵分割成了几块。
为什么他们会退让呢,这可不是礼貌,而是害怕。
经过马拉喀什血战,血狮雇佣兵充分表现出强大的战斗力,该国部队是看在眼里的,他们很清楚自己完全不是血狮雇佣兵的对手。
这让谢尔琴科觉得有些好笑,该国部队在血狮雇佣兵面前如同乌合之众,难道库图尔提想要依靠这么一帮人,跟血狮雇佣兵翻脸摊牌吗。
可也就在这个时候又出了一件事。
先前曾经说过,由于血狮雇佣兵兵源严重不足,苍浩和库图尔提达成一个协议,就地招募兵员,进行最基本的军事训练,然后投入战场。
这些本地兵员待遇不高,虽然训练差,装备也很一般,但因为当地人力资源充足,源源不断加入,如今在血狮雇佣兵内部的数量占有绝对优势。
结果这些本地士兵开始抗命,很多拒绝服从调动,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坐在一起抽烟,用本地方言交谈什么,外人也听不懂。
苍浩非常担心:“有没有可能是被库图尔提收买?”
“应该不会,首先是库图尔提没有足够的资金,去收买这么多人,否则他早就把这些兵员编入本国部队了;其次是这些本地兵员没有跟该国部队会合,只是拒绝服从调动,消极怠工……”谢尔琴科苦笑两声:“而且他们对我们提出的要求跟库图尔提也不一样!”
“他们还提要求了?”
“他们认为自己承担最危险的工作,却拿着最低报酬,太不公平,所以要求加薪。”谢尔琴科又是苦笑两声:“所以我说要求不一样。”
“库图尔提的要求是让我们负担重建费用。”
“我推测本地兵员和库图尔提不是一伙儿的,但他们抗命应该跟库图尔提有关……”谢尔琴科有自己的判断:“我推测库图尔提应该是在军营内部派遣细作,一方面刺探我们的行动,另一方面散播言论,主要就是说血狮雇佣兵非常有钱,给其官兵酬劳非常高,却给他们非常低,制造不满情绪。这些本地兵员其实没什么追求,当兵以前都生活在社会最底层,当兵就只是为了赚钱,他们根本不关心战后重建,但很关心自己赚的是不是比别人少。”
“当初招募本地兵员,并且设立两种待遇的时候,我就担心会出现这种情况……”
苍浩正说着话,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吵吵嚷嚷,苍浩走出自己的指挥室,发现一大帮本地兵员聚集一起,似乎是想要冲进自己的指挥室,不过被宪兵给拦住了。
任何军队都有宪兵,只不过可能不叫这个名字,比如华夏就称之为“纠察队”。
说穿了就是军队内部的警察,因为军队自成体系,,普通警察没有执法权,那么就需要有内部机构进行执法。
血狮雇佣兵的成员来自世界各地,而且其中相当一部分有黑历史,甚至可能是逃犯。
此外还有很多虽然没有犯罪记录,却出身社会底层群体,以偷拐抢骗打架斗殴为生活日常,法律观念淡薄。
为了保证这些人遵守纪律,不从事违法犯罪活动,血狮雇佣兵的宪兵队伍非常强大。
按照规则,宪兵发现士兵有违法行为,如果无法有效制止,可以当场开枪。
所以,本地兵员在宪兵面前也不敢放肆,只是吵吵嚷嚷,到也没敢真冲进来。
苍浩走到本地兵员面前:“你们有什么事?”
“我们要求加薪!”这些本地兵推举了一个代表,受过一段时间教育,磕磕巴巴的能级点英语:“非洲人的命也是命,为什么其他兵员待遇高过我们,如果拒绝给我们加薪,我们也拒绝作战!”
“你们待遇低,这不是秘密,因为你们受训时间短,而且也不是在最前线作战。”苍浩冷冷的回复:“你们可以回去看一下雇佣合同,里面说的非常清楚,本地兵员的待遇低于血狮雇佣兵平均水平,你们签字就代表已经同意了!”
本地兵代表义正辞严:“我们不识字,不知道合同怎么写的,你让我们签字这是欺诈!”
“你们签字之前,已经有人逐条解释过,合同工内容是什么。”
“我们听不懂。”本地兵代表一个劲摇头:“我们就知道,都是卖命赚钱,我们赚的比别人少,这不可以!”
周围一大帮本地兵跟着起哄,用非常怪异的口音,用英语嚷着:“非洲人的命也是命!”
“这样吧,加薪不是不可以讨论,但这涉及到非常巨大的数额,我一个人不能做主……”苍浩叹了一口气:“我需要回去研究一下,并且筹措相关资资金,你们先回去休息等消息,怎么样?”
本地兵代表冷笑着提出:“在获得加薪之前,我们拒绝执行任何作战任务!”
“可以……”苍浩点了点头:“本来我也没指望你们冲锋在前!”
谢尔琴科立即吩咐宪兵:“马上让他们回营房!”
宪兵半是吓唬,半是哄骗,总算把本地兵弄回营房。
这个时候,苍浩才知道,本地兵各个营房,都爆发了各种请愿,无一例外是要求加薪。
只不过这些人没能联合起来,多数人是自己闹一下,很快被宪兵控制了场面,只有少部分人才冲到苍浩这里。
“现在应该是有人在兵营到处散布消息,这些本地兵开始不满,下一阶段他们可能串联起来,那么必然造成更大危害,很难说他们是不是会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谢尔琴科一个劲摇头:“如果给他们加薪,反正我是反对,因为他们作战效能低下,又不是承担最艰巨的任务,根本不值太多钱。”
苍浩本来也没打算给他们加薪:“我这是缓兵之计。”
“你准备怎么做?”
“增调宪兵过来镇压。”苍浩已经想好怎么办了:“现在宪兵人手也不够用,不过南非那边有一批新兵已经训练完成,可以直接转役为法宪部队。”
“你准备用强硬手段?”
“我对该国国防部队不能强硬,但血狮雇佣兵内部的事情,我可以自做主。”苍浩说到这里,,冷冷一笑:“现在这帮本地人里应外合这么一闹,如果我们不能强硬的顶回去,相信我,可能我们都没办法活着离开马拉喀什。”
“眼下战事还没有结束,他们闹事也太早了,是不是应该等到我们彻底清理了感染者再说!”谢尔琴科一个劲摇头:“他们着实不聪明!”
苍浩并不这样认为:“他们有自己的算盘,这段时间的作战,本地兵发挥了重要作用,我推测他们可能想从我们这里,直接接管一批本地部队。这样一来,他们直接有了相应装备和战术,自己可以清理剩余城区,完全不需要我们了。”
谢尔琴科明白了:“他们认为自己有能力收拾残局,所以准备赖账了,如果有可能的话,再从我们身上敲一笔!”
“虽然血狮雇佣兵第一个海外基地是在南部非洲,实际上我跟非洲人没什么接触,当地下雇佣兵那些年虽然来过非洲,也只是匆匆一过而已,完成作战任务就离开,也没什么机会接触当地人。”苍浩一边苦笑,一边摇头:“这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我算是长见识了!”
“他们的生活太贫困了,为了生存自然也是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他们的道德标准跟我们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