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想留下來 涼月芳菲-三百一十九推薦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我想留下来
“小温,你知道高知分子,也不能说所有的高知分子,就是他们那群人,有多么的肮脏,有多么的龌龊吗?”
“怎么了?”
“他们一起南下,玩多人运动。他们还将找来的女人互换着玩。在他的眼里,我们女人就是商品。他就是乡野莽夫,别看他平时对人家都客客气气的,其实他骨子里,既专横又粗鲁。他玩就算了,他还拍照,把照片发给我。刺激我。我变成今天这样,都是拜他所赐,都是被他逼的!”
“还有,早些年,我知道他身上这些不好的行为,我当时就跟他提离婚。他拖着、耗着不跟我离。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他那时候是看我还有些利用价值,能给他带好孩子。所以他才不跟我离婚。现在孩子们也都大了,他现在想一脚把我踢开了。”
“他们家,也是有问题的。他爸打年轻时候就动不动打他妈。他们几个兄弟,不但不保护他妈,还觉得他妈该打。他们认为是他妈说了难听的话,冲撞了他爸。你说,这个年代,怎么还会有这样的家庭呢?我生第一个孩子时,我记得很清楚,那时候,孩子六个月,我去了他们老家。他爸当着我这个儿媳妇的面,不止一次动手打他妈。晚上吃饭时,他竟然气冲冲的对我说,他家就这个条件,想走随时滚蛋。不想走,就老实呆着。”
火熱都市小說 我想留下來討論-三百一十九閲讀
熱門連載小說 我想留下來 ptt-三百一十九看書
“他当时那么威胁你,你怎么没走?”我好奇的问。
“我舍不得我的孩子,他才刚几个月大。我心里担心他,我担心他从小没妈被人欺负怎么办?就算我吃些苦,我也不想让我儿子吃苦。”
“姐,你真是个好妈妈。你很伟大。你也是个好妻子。我很细疼你,好想抱抱你,”我被她的话触动。“其实照顾孩子,真的很累的。侯总可能没什么体会,所以他不理解你,不懂你。我知道,姐,我懂你的心酸和不容易。”
她终于放声大哭。许久,她擦了眼泪,“我不是因为离婚伤心,我只是突然想到以前一个人亲自照顾几个孩子时候的难熬的日子了。”
“他的龌龊事,实在事太多了。有许多,我说了你可能都不信。他经常带着你们施工队的一些同事去外面瞎搞,什么单人的,多人的,他常常喝的烂醉,还向我想要他在外征服了多少女人。就在不久前,他竟然当着我的面,跟别的女人视频亲昵。你说,他这是在恶心我吗?”
“很久之前,我就知道他外面有人,只是那时候,他还不敢明目张胆。现在事离婚证握在手了,他倒什么都不忌惮了。他就不怕遭报应吗?”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呢?”
“我现在是这样想的,小孩,我一个都不要。我这辈子,已经被他们的爹毁了,我的青春也搭给他们几个十多年。他不要,我也不要。凭什么一个月给我几千块钱,叫我给他养孩子,他在外花天酒地呢?他当时离婚协议上写了一次性给我两百万,那就算其他的我不跟他争抢,他总得把那两百万先给我吧?”
“还有,小温,他真的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他骗走了我名下公司所有的股份。大家都知道现在这家公司挣钱,我真是太傻了,我当时竟然信了他的鬼话!”说着,老板娘像是在狠狠的捶打着自己的身体。
精华言情小說 《我想留下來》-三百一十九看書
“说到钱,我不得不再跟你说说之前还有一档子事儿。十年前,我们当时手上有三十万存款。那时候,也没什么用,我们就去看房子,你知道吗,现在的富人区,那时候一平米才七八千块钱。那笔钱,付首付,绰绰有余。可是他不听我的,我知道自己说多了也没用。我就说让他把钱拿回老家,建房子吧。他还真是开心啊,直接给老家建了一栋四层的,又将前面的路修了。这一下子,花了近七十万。四十万的亏空,很久时间才补上。”
“现在想想,我都想弄死自己。每次只要见到他妈,他妈都说‘我老家的房子怎么怎么之类的话’。你说,那钱明明是我和他出的啊。他爸妈从不懂得感谢我们。哪怕说一句感谢的话,我也不至于这么寒心。在他们那个家,人人都得靠他照应着,我在他心里的地位,几乎没有。算上他爹妈山上养的鸡鸭鹅,我都是排在末位的那个!你说,作为他的老婆,我心里能不恨?能不怨?”
優秀都市小说 我想留下來 愛下-三百一十九閲讀
“还有一件更令我难过的事。我们孩子大了,我想着我终于熬出了头,再也不用拖着大的,带着小的了。我想着趁着自己有空了,好好调养下自己的身体,结果呢,他总觉得我在家闲着没事。他竟然把他兄弟家的孩子都弄到我家来,让我给他兄弟家看孩子。我算什么啊?我是他们的保姆吗?就算是保姆,也总得给发工资吧?他呢?他给我什么了?我当时一口拒绝,我不干。你猜他怎样?”
“又对你东手了?”我小心翼翼的问。
“他当着他爹妈、他兄弟、兄弟媳妇和一群孩子的面儿。上来就给我一个耳光。我当时被他一巴掌扇得一下子倒在地上。那么多人,看我出丑没有一个人敢上去扶我一把。他骂我,他用最肮脏的字眼骂我。我心里真是恨极了!”
“在他们家里,他就是权威,他就是那个说一不二的人。他一点都不尊重他的父母,他常常心情不好就对他爸妈不是拳打脚踢就是恶语辱骂。他常常摔家里的东西,你说,这样的人,不是变态是什么?”
“他在外搞女人就算了,他卫平要将女人带到家里来?他凭什么这么侮辱我?我到底哪里做错了,我自问我没做过一件对不起他、对不起他家的事,他凭什么叫我活得生不如死?”
“姐,”我略带哭腔,假若现在挂了电话,我一定会大哭。有些事,我是感同身受。比如月子之苦,育儿之难,比如男人在外的那些野花野草。“你不能这样想,你现在应该好好调整状态。好好活。”
“我现在想明白了,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钱,把那协议上写的两百万给我,我从此与他一刀两断!”
“孩子呢?一个都不要?”
“不要,一个都不要!现在几个孩子被他们的奶奶蛊惑的,都不愿回家来住。我要他们干什么啊?你说,我含辛茹苦的把他们养大,他们在我最难的时候,不但不帮助我,还站在他们那边,一起来气我。我要他们何用?不要!一个都不要!除了钱,什么都不要!”一个女人,一个妈妈,内心得多绝望,才能说出这样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