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第三百二十三章:主題相伴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南北纪念医院、索马里海、中南半岛、芝加哥海港,以及一些细琐的跑勤压场任务…在执行部里,每个专员都有一份档案收录在信息部位于冰窖的记录室内,一篇篇纸页对于所属专员来讲记载的都是荣耀和丰功伟绩,里面陈述着或许永远都会被大众知晓的恐怖事件,每一项都那么触目惊心,任何一件没有被成功阻止势必都会酿成恶劣性质不下于911事件的可怕后果。
起码就目前校董们传看的档案来看,这个编号为080520S的执行部专员处理过的每一项任务都是足以被列为‘A’级乃至更往上的重要事件,包括但不限于遏制纯血龙族的苏醒,清缴A级危险混血种,乃至深入日本分部在超级计算机内种植木马…
在看到芝加哥海港部分时,不少校董都瞳孔微缩,看来没太多人知道在繁华芝加哥的某一夜里有一只纯血龙族苏醒了,以往的龙族战场中每一次纯血龙族的苏醒都意味着死亡和战争,但这一次却是例外,甚至没有太多人知道这件事的发生,平静的让人感觉诡异。
看到后一项任务的时候大多校董都是眉头一挑,看向了桌尾的昂热,最后一项任务是公开的,看见表面为日本分部考察活动,实则为从事间谍任务的报告时都少许困惑和疑虑。
因为就他们所知,日本分部那边的关系从1946年开始就是昂热全权在维系,不然秘党手中也不会有一只编外势力叫‘日本分部’,那里真正的名字应该是‘蛇岐八家’,这么多年过去了那边一直都是岁月静好,可为何会突兀进行这种一经被发现就会导致双方彻底决裂的冒险任务?
“别看我,这次任务的主导方可不是我。”老家伙耸了耸肩,端起了事先准备的马天尼…就此一杯,其他校董只有看着他喝的份儿,但他们也并不在意这个细节,随着昂热的视线目光落到了弗罗斯特校董身上。
弗罗斯特依旧那么面无表情,手持铜铃轻轻摇铃:“近几十年来日本方面所呈现给本部的报告一直不温不火,但实质上在当地发生的混血种活动世间烈度,完全不下于整个世界范围内相同事件总数的一半,我们有理由担心他们在隐藏什么,以及所谓的‘蛇岐八家’是否能胜任日本分部的职责。”
“如果不能呢?是不是加图索家族就要派人驻入日本分部插手他们的内政?”昂热微笑着向弗罗斯特举了举杯,“事先说明,我并不反对这种做法,要知道我可是连最心爱的学生都拱手送给你们去完成这近乎送死的间谍任务了,而且他还完成得很好,他得到事后的那笔翻三倍的任务基金也是应当的。”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只是必要的监控,我们总得知道他们在隐瞒什么,这么多年来有在意图着什么计划。”弗罗斯特看起来很想揭过这个话题,毕竟间谍任务最终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诺玛已经在辉夜姬的机库里种下了后门,必要的时候学院完全可以瘫痪对方的网络收缴信息库。
“这个新的‘S’级完成了他的任务。”杵着拐杖的老人说,“我以前看过他的一些资料,那时我认为他会很棒,但没想到会棒到今天这种程度,为学院挖掘了又一个超级混血种,昂热作为一个教育家,你做得很好,恐怕曾经以后都不会有人在挖掘人才上做得比你更好了。”
昂热微微欠身,算是对老人称赞的承应,他受得了这份溢美。会议桌上的校董们也都纷纷将‘林年’这个名字放在了心上,加粗大写了,今后的一些关注点也将开始转移到这方面上。
“所以我们现在的重点是‘S’级本身,很显然,他已经被人盯上了。”弗罗斯特看向了昂热,昂热端着马天尼抽出口袋里抄着的左手,随意地把录音笔在桌面上划到了他的面前,这让他有些恼火,但却忍住没有发作,自己拿起录音笔倒带到了合适的位置,会议室内开始重复播放起了一句话:
【林年,‘皇帝’让我代祂向你问好。】
“皇帝?这个时代还敢自称是皇帝的人还有多少?”丽莎说。
“不知道,但自视甚高的人总是有的,并且还特别多,譬如我们这群人聚集在一起自称秘党,不也跟所谓的皇帝的作为性质相同吗?只不过是体量的大小罢了。”昂热轻笑说。
“昂热!”有人不满的看向昂热,似乎在嗔怒对方将秘党和名不见经传的皇帝进行相比,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昂热总是自持身份做出一些有损秘党威严的发言了。
“你的意思是皇帝是和秘党性质相同的组织?”丽莎看向昂热读出了他话里潜在的意思,坐席上的两位老人都微微颔首希望听昂热进一步的发言。
“之前没有任何头绪,但在就近的时候忽然有了一些头绪。”昂热说,“各位请将文件翻到倒数第三页,好好地阅读一下。”
手持文件的丽莎翻到第三页,在阅读后黑色面纱下的表情微微变了,立刻将文件传到了下一位弗罗斯特的手中,弗罗斯特却是看也不看径直递给了后位的中年人,中年人在漫不经心地扫上一眼后收起了脸上松散的表情,转而变得沉默严谨了起来,反复阅读数次后再继续传递了下去…
除了弗罗斯特外每一个看到文件上所描述的‘东西’后,表情都变得十分有趣,昂热端着马天尼以观察着校董们反应取乐,在差不多的时候,文件传回了他的手中,他取出了那一张有关描述“水蛭”的文件放在了会议桌上,说:“如各位所见。”
“他们掌控了‘血统重铸技术’?”花费了数分钟消化这个消息,每一个校董才知道了所谓‘皇帝’势力代表的严峻情况,一旦这个情报确切无疑,那么之前昂热调侃秘党与皇帝之间共同性的玩笑话就显得不那么好笑了,血统重铸技术是一块基石,铸造起宏伟王朝的基石,任何势力在这项技术前都无法显现出轻松,只能以最为严肃的态度对其进行无死角的关注。
“样品呢?”少女在于管家对视后出声问。
“没了。”昂热说。
“被人夺走了?”
“不,有关这一点…”昂热挠了挠眉头,“东西被人捅了。”
被人捅了?
所有校董都愣了一下咀嚼这个词的含义…可没人弄懂了‘被人捅了’准确来说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S’级在任务过程中毁坏了‘水蛭’。”弗罗斯特终于看不过去,冷着脸说,“用一把炼金古刀破坏了‘水蛭’的生理机构,导致里面疑为古龙血清的血液流失干涸失去了所有活性。”
“为什么?”手捻佛珠的老人忍不住说出了会议以来的第一句话。
“他觉得主办方在拿‘水蛭’威胁他,脾气上来了,就捅了‘水蛭’那么一刀。”昂热解释,“17岁的男孩嘛…感受到了威胁,做事有些冲动,可以理解。”
“可他也是执行部的王牌,这种导致整个任务失败的行动是不允接受的,他应该接受党规的触发,再不济也应该接受执行部的处罚。”弗罗斯特冷冷地说。
“可他最初接受到的任务只是‘镇压非法混血种集会’,很显然他完美地做到了,在场没有任何无辜者出现伤亡,唯一伤亡的是一只‘水蛭’,一只无关任务紧要的‘水蛭’。”昂热看向弗罗斯特淡笑着说,“以及,他在做出这个行动之前还特地问过协同的‘校董会特派专员’,后者回答她校董会的目标是找到‘水蛭’后的开发者,而非水蛭本身,所以他就性质使然捅上了那么无关紧要的一刀而已。”
“他应该更加谨慎,而非因为一时情绪破了整个秘党的利益,我们本可能通过那只‘水蛭’进行技术回溯,复刻的同时乃至掌控血统重铸技术!”弗罗斯特冷声说。
“我们手中没有样品,唯一的样品已经失去了活性,研究组并不能从地板上那些失去活性的组织液和血液中得到任何有力的情报证明那只‘水蛭’的确出自血统重铸技术之下,所以‘皇帝’是否真正的掌控了血统重铸技术这个问题上还得打一个问号,既然整件事都充满了不确定性,为什么‘S’级就要莫名地受到来自校董会的职责呢?”昂热说,“问责显然过了些吧,倒是会显得校董会有些无理取闹?”
“昂热!”面对昂热护短的辛辣词句,弗罗斯特显然有些情绪上头了,提高了自己的声调来强调对方注意自己的身份。
昂热喝着马天尼坐躺在了椅子上,继续着自己的言论,完全不顾怒气越发高涨的弗罗斯特,“还是说校董们觉得一个执行部的专员伤害到了校董会的威严和影响力,在明知道校董会对‘水蛭’有兴趣的情况下,依然把这份面子一刀插在了地上,这种行动打到了某些人的脸,让他们勃然大怒觉得地位身份受到了挑衅?”
“够多了,真的已经够多了。”昂热放下酒杯淡淡地说,“在我将那个孩子引进卡塞尔学院之前几乎无人对他问津过,但一旦他表现出了丝毫一点的光和热,所有人都开始思考起了他的可利用价值。不仅是里面的人,还是外面的人,‘皇帝’只是其中一个代表,你们也看见了,对于利用和威胁,那个孩子的态度,召开这次校董会的主题之一就是想警告某些人,有些时候手可以伸,但不要伸得太过了,会遭人嫌被刀子划伤的。”
“所以这次校董会议主要是针对我进行的吗?”弗罗斯特的声音很坚冷,目不转睛地看向了昂热。
“你明知故问了。”昂热看向弗罗斯特,在对方即将暴怒之前又说,“当然不是,我们这次的会议主题难道不是加图索家族亲自提议的吗?”
“我现在代表的是校董会的立场坐在这里,而不是加图索家族。”弗罗斯特凝视昂热青筋缓缓跳动。
昂热侧头看着弗罗斯特大概是在猜想这家伙的心脑血管什么时候会因为高压爆掉?或许自己再调侃几句就能迫使加图索家族这位代理家主脑溢血暴毙掉?到时候真正的家主庞贝被迫被架到会议桌上来会不会气急败坏地向他这个始作俑者投掷铜铃?
再激怒弗罗斯特并不是个好主意,昂热也随意笑了笑散去了之前脸上令人感到沉闷的严肃,目光平淡了下来。“那现在是可以揭开这次主题的会议了,与往年一样,各位秘党长老们齐聚一堂商讨着足以影响世界的大事,今天我们讨论的事情也同样足够影响整个混血种世界的未来格局。”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ptt-第三百二十三章:主題
“你是指我们手下的新的超级混血种有资格影响世界么?”杵着拐杖的老人说,没人忘记之前昂热说今天的会议的主题正是‘S’级,而现在昂热提到了世界格局这么大的词汇。
“我们当然可以敝帚自珍,藏着这位超级混血种,直到他羽翼丰满再手握刀剑奔赴战场…但很显然弗罗斯特校董并不主张这种做法,所以由他为我们提出了今天的主题——将我们可爱的‘S’级作为秘党第二张‘面子’介绍给整个混血种世界认识。”昂热淡淡地说。
也难怪昂热会这么冲弗罗斯特了,在听到这席话后校董们微微怔了一下,面色微妙了起来。
“弗罗斯特校董认为在龙族苏醒速度渐快的今天,混血种的力量急需一次汇总,众所周知在秘党之外的混血种世界还存在着大多以世家和组织形式存在的集体,这些力量是不可小觑的,在龙王苏醒在即的时候,是时候需要他们给我们秘党一个‘表态’了。”昂热说,“而现在我们正好有了能让他们给出‘表态’的人。”
火熱都市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第三百二十三章:主題看書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愛下-第三百二十三章:主題看書
“那个男孩?”拐杖老人低声问。
“1946年超级混血种希尔伯特·让·昂热登陆日本,本土混血种势力蛇岐八家折服于秘党麾下。2009年的今天,新的‘S’级横空出世,以纯血龙族的尸块和鲜血祭棋,踏上征程,那么他又能为秘党带来什么新的利益呢?”弗罗斯特说,他不惧扫向每一位校董,每个人都从他的眼中读到了‘野心’二字,又从那份‘野心’中窥见了自己的倒影。
主桌前的昂热没有说话了,他看着每个陷入沉默的校董自顾自地喝着马天尼,辛辣的酒液划入喉咙烫的嘴唇扬起了一丝弧度,像是冷笑,像是讥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