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丹武毒尊 線上看-第兩千七百零一章 戰讀書

丹武毒尊
小說推薦丹武毒尊丹武毒尊
白剑手中宝剑方才出鞘,顿时一道璀璨剑光便就喷涌而出,完全止不住,仿佛夹带着滔天怒火,不可扭转。
那股凌厉的气息让在场之人都下意识的倒抽一口凉气,纵然不是被针对之人,也仍然感受到仿佛有着无数的利剑正在自己的肌肤上面切割,那种锐利之感,让人心有余悸。
“小心!”摩邬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立即大喝道。
其实不用摩邬提醒,其他人就已然能够感知到这一剑的厉害之处。毕竟,他们都是五阶修士,感知力皆是不差。但是,他们有着一点不是很清楚,那便是这一剑出,针对的人是谁?
然而下一刻,摩楛的神色却是变得难看几分,因为他是作为被针对之人,那就能够感受到那一股磅礴并且凌厉的剑意,若是落在自己身上,岂不是会被生生劈成两半?
摩楛在和万兽界的战争中,也曾与一些大能交过手,也算得上是能征善战,所以于第一时间,甚至心中都还在震撼之时,便就已经开始做出了应对。
他双手交叉,一股幽绿色的火焰升腾而起,瞬息之间便就将他笼罩其中。
这一剑既然避无可避,还不如索性就拿出自己的能耐来一较高下,看看是你的剑够锋利,还是我的本事更高强一些!
虽然说他们入侵四界联盟失败,其中有着许多端倪,摩楛可不相信,从小世界飞升上来不足十年的四界联盟,就当真能够有着这般厉害的人物。
这也是内心的一点虚荣在作祟,同时也不服气,想要拼一手,看看谁的能耐更加高强。
摩邬虽然也想帮自己的同族分担一点压力,但是束手无策,因为他刚有动作,那一道剑芒就已然落下。
那看上去凶横的火焰,在那一道剑光下,居然被直接劈斩开来。
刹那之间,其余人都不禁感觉有些头皮发麻,这一剑之威,居然是这般厉害?
他们有些意想不到,这等杀伤力,还当真是让人看不透,琢磨不得。甚至,心中还悲镪不已,觉得此事也完全超出了他们预估。
事情多变诡谲,被对手杀得如此措手不及,乃是他们所想不到的。
剑光一闪而逝,摩楛的手段也被破的干干净净,那幽绿火焰仿佛被完全剿灭,不复存在。
摩楛的额头上出现了一丝细微的血线来,头顶上面燃烧着的阴焰也变得暗淡许多,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白剑将宝剑收回鞘中,甚至还有些惋惜的叹息一声。原本他想要出其不意的偷袭,一剑斩杀摩楛。但是奈何,他还是失算了。
对手毕竟是五阶修士,他们处于同境,又怎可能那么容易就被秒杀。
萧扬则是默不作声,原本他以为只有万兽界存在着人心不齐,相互之间隔阂非常重。想不到阴焰界也有着一些相似之处,只需要释放出一些捕风捉影的事情来,他们便就会变得多疑,甚至是相互猜忌。
方才也只是几句话,几个眼神罢了。
不过现在却不能过早的下结论,毕竟说不得这几人之间有着间隙,不情不愿的前来,也是有所可能的。
“摩邬,他受我一击,几近油尽灯枯,你现在还不动手取了他的人头,还在迟疑什么?”白剑装腔作势,似乎有些怒了。
有了这句话,顿时其余人的眼光都纷纷落在了摩邬身上。
被那质问一般的眼神盯着,摩邬的心中十分不是个滋味儿。特别是挚友蒙扈的质疑,让他更是心痛。
以前摩邬觉得蒙扈算得上半个知己,想不到在战阵之上,居然一点都不信任自己。
蒙扈现在也非常的恼火,之前他还很钦佩摩邬,在这个击鼓眼儿上站出来,那种舍我其谁的气势,也自然是不凡的。
但谁又能想到,这只是伪装出来的?
“所以你这么着急前来,所为的就是迎接新主子?”蒙扈冷眼看着,质问道。
现在摩邬的心中更是有苦说不出,现在他就算说的再多,说的再清楚,恐怕到了这些人的耳中,都不过只是狡辩罢了。
精品都市言情 丹武毒尊 線上看-第兩千七百零一章 戰讀書
再者对手乃是有意发难,又怎么可能让此事就此揭过?到时候,免不得添油加醋,添柴加火的。
现在摩邬的心中也无可奈何,自己怎么就会走到今日这一步?
“蒙兄,你这脾气可得改了。对方不过三言两语,空口无凭下就猜忌自己人?”这时候,一人站了出来,冷声道。
摩邬一眼望去,心中也欣慰许些。还好,有人看得出这不过只是对方的小把戏。
蒙扈闻言,只是微微皱眉,这话也的确有着几分道理。
白剑的脸色却是为之一沉,想不到对方还是有着脑子的啊,看得出来这是怎么回事。
萧扬则是闭口不言,之前白剑的言语着急了一些,恐怕才会让对方看出一些端倪来。
不然的话,恐怕那些人还会持有一些观望态度。
如果摩邬真的是暗桩,自然不可能这么快就暴露的。这其中,本就有着许多疑点,甚至是说不通的地方,就看他们愿意相信那一个是真相。
明珠公主则是觉得有些好玩儿,如此看来,阴焰界也不过如此罢了。
六位五阶大能联手前来阻击他们前行,但人心却不齐,甚至几句话就让其相互猜忌。
若是他们联手,通力合作的话,要对付起来那自然是非常吃力的。但是眼下,可就变得简单许多。
逐个击破,乃是他们的强项所在。
摩楛则是一言不发,尽力压制着自己体内那不断涌动的剑意。
同时摩楛的心中更是震撼非凡,想不到这一剑之威,竟是如此恐怖。
同是五阶修士,相互之间的差距就如此之大?
“就让我来领教一下各位高招!”一个中年人说罢,便就一跃而起,向飞行船冲去。
此人也看了出来,如果一直都在逞口舌之利的话,恐怕他们的人心只会被不断离间。甚至到了最后,分崩离析。
甚至到了最后,不战而溃于猜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