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末日螢火-第九十八章 烈酒與隱藏密碼推薦

末日螢火
小說推薦末日螢火末日萤火
回到别墅已是午夜时分,大厅的灯光还亮着,陈凌风将烈焰玫瑰藏在身后,想悄悄带回房间后再打开查找酒瓶内是否记录了某些线索。
“站住,你是不是该跟我解释些什么?”陈凌风刚踏进别墅大厅,没走两步便被坐在沙发上的梅莉亚叫住了。
“我…我没什么好说的啊,只是在娱乐区散了会心,碰巧迷路了。”陈凌风随口应付着,说的话连自己都不相信。
“你看我像笨蛋吗?下次说谎的时候麻烦你还是稍微做些功课吧。”梅莉亚起身快步走到陈凌风面前,接着围着他脖颈和衣服使劲的嗅着,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给我老实交代,是不是去和女孩子约会了?”梅莉亚绕着陈凌风搜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于是嘟起嘴皱着眉责问。
“怎么可能嘛,我在这里总共认识还不超过五个人,我真的只是随便转了转。”陈凌风下意识的想伸手挠挠头,但却忘了手里拿着酒瓶,烈焰玫瑰在身后晃了晃,差点掉到地上摔碎。
“你背后拿的是什么东西?”刚才酒瓶的晃动,显是没有逃过梅莉亚的眼睛。
“没…什么都没有……”陈凌风紧张的向后退了两步。
“没什么那你紧张个什么劲。”梅莉亚双手抱在胸前,眯着眼看着陈凌风,如钢刀般的眼神,像是已经将他刺穿一般。
“你自己拿出来还是我过来抢。”梅莉亚朝前走了几步,将陈凌风逼到了墙角。
此时,陈凌风的脑内快速的思考着,但无论怎么想,他都无法找到一个不让梅莉亚发现烈焰玫瑰的方法,权衡之下,他只得开始编造另一个对他来说影响更小的谎言。
“真是逃不过你的眼睛,我投降了,本来打算明天给你个惊喜的,那就提前庆祝吧。第一场胜利的礼物。”陈凌风脸上尽量挤出了自然的微笑,然后将烈焰玫瑰从身后拿了出来,他自己都感觉语言有些生硬,后背上传来汗水滚落的触感。
梅莉亚一把抢过陈凌风手里的酒瓶,她并没太在意陈凌风的说辞,因为她的目光已完全被眼前的烈焰玫瑰所吸引。
红色的液体在酒瓶里晃荡,映着大厅的灯光反射出一种朦胧的如同红宝石般的辉光,那是能让每一个人迷醉的色彩。
“你是从哪里弄来这瓶酒的?!”梅莉亚兴奋的近乎尖叫出来,举着酒瓶在大厅中转着圈。
“是一个酒馆老板给我的,他看了我的比赛,估计是赢了不少吧,这酒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我不太懂这个。”陈凌风看见梅莉亚的反应,估摸着应该是蒙混过去了,于是说话又回复了自然。
“那你可算是捡到宝了,你知道这瓶酒有多珍贵吗?出自瑶光最有名的调酒师,拉兰特酒馆老板柏曼∙卡尔德之手的烈焰玫瑰,可是整个瑶光可遇而不可求之物。
据说这酒已经停产很多年了,甚至传闻拉兰特酒馆都已经不在了。”梅莉亚将酒瓶放在桌子上,两眼放光的看着陈凌风。
这瓶酒如此名贵,确是陈凌风没有料到的,他拿起酒瓶又仔细端详了一阵,可惜他不会品酒,并没有看出这些红色液体有什么特别。
“很久没喝这么烈的酒了,一起尝尝吧,保证你终身难忘。”趁着陈凌风端详烈焰玫瑰的时候,梅莉亚已经迫不及待的拿出了酒杯和开瓶器,甚至还拿过来一个正在燃烧的烛台。
“你拿这个做什么?”陈凌风指着烛台问道。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梅莉亚头也不抬的答了一句,只顾拆开包装,将酒瓶打开。
随着酒瓶上的橡木塞子被打开,浓烈的含有极度刺激性气味的香气迅速在大厅内弥漫开来,陈凌风说不出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味道,但却被这味道深深吸引。
梅莉亚将酒倒入杯内,她端起酒杯摇晃了下,那红宝石般的液体晶莹剔透,让人忍不住想将它据为己有。
接着她又拿过点燃的烛台,将火苗靠近酒杯,当杯中的红色液体接触到火焰的一刹,那些液体瞬间被点燃,酒香也变得更加浓郁。
陈凌风这时算是明白为什么这瓶酒会被称作烈焰玫瑰了。
“来,尝一下味道怎么样。”梅莉亚端起一杯正在燃烧的烈焰玫瑰递给陈凌风。
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末日螢火討論-第九十八章 烈酒與隱藏密碼展示
陈凌风接过酒杯,发觉已有些烫手,虽然火焰小了许多,但仍然在继续燃烧。他正准备吹灭火焰浅尝一口,却被梅莉亚制止住了。
“你干什么?这个火焰是不能熄灭的。”
“不熄灭该怎么喝,直接这样倒进嘴里吗?”
“不然你以为怎样。”梅莉亚端起另一杯酒,将燃烧着的烈焰玫瑰一口吞进了嘴里。
“哇,还是这个熟悉的灼热之感,从喉咙一直燃烧至胃部的滚烫,加上酒精燃烧挥发的烈酒香气,简直是人间至美之物。”梅莉亚无比享受的闭上眼睛,陶醉在烈焰玫瑰绽放的余韵中。
陈凌风看着手里的酒杯,不管梅莉亚描述的怎样美味,他实在不想喝下去这杯正在燃烧的东西。
正在陈凌风犹豫之时,梅莉亚站起身来一把夺过他手里的酒杯,将燃烧的烈焰玫瑰灌进了他的嘴里。
烧灼的触感以及比那日剃刀给他的烈酒还要烈上十倍有余的酒精冲击,让陈凌风刹那间失去了所有思考的能力,他只觉天旋地转,无力的跌坐在了沙发上。
许久,陈凌风才从那种晕眩的感觉中清醒过来,梅莉亚躺在他的身旁,手里还提着剩余的半瓶酒,此时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显是已经醉的神志不清了。
陈凌风轻轻的拿过梅莉亚手里的酒瓶,刚站起身,晕眩和呕吐感便随即袭来,他赶忙扶住墙壁,勉强支撑住身体才没有倒下去。
“看不出来小小的身体,竟然这么能喝。”陈凌风望着沙发上睡熟的梅莉亚小声的嘀咕着。
陈凌风拿着酒瓶走到桌子旁坐下,他强打起精神,必须弄清这酒瓶里到底有没有留下关键的讯息。
一阵摸索过后,强烈的晕眩和睡意袭来,就在陈凌风快要支撑不住之际,他果然发现了一些酒瓶的异样。
在酒瓶底部有一个细小的缝隙,打开过后里面是一个夹层,陈凌风迅速拆开夹层,随即从里面掉出一张叠的很整齐的白纸,他抓起白纸放进了自己贴身衣服的口袋里。
强烈的醉意再次袭来,陈凌风再也支撑不住,径直倒在了地板上,沉沉的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