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玄幻小說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葉恨水-第975章 她都不在乎我在乎什麼鑒賞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从灵气复苏到末法时代
似乎是回想起了当初被改造战傀时经受的折磨和痛苦。
云浅雪脸上神色满是心有余悸。
但她仅仅只是微微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薛峰主不是说我体质太虚弱,是撑不到孩子足月的吗?那就把我重新改造成战傀吧,这样一来,就算生下了孩子,我也不会有事了,到时候……清儿,就烦请你告诉她,你才是她的母亲,我不想让她知道她的母亲竟然是一具傀儡,她会被人笑话的。”
云浅雪认真的看着方正,说道:“到时我的身体随你如何玩弄都没有问题,我只求你给我一个命令,让我好好保护我的孩子。”
这方面,苏荷青是专业的。
她想都不想,就直接摇头说道:“不现实,那时候你能承受这痛苦,是因为你有九脉峰灵脉的保护,现在改造阵法直接作用于你的身体,你第一步就承受不住。”
“那就直接带我回元星吧。”
云浅雪说道:“我是由战傀重新变回的人,也许,我跟一般人不一样呢,方正,把我收进储物袋里,像以前那样带我去元星吧。”
“我觉得有尝试的价值。”
薛杏林说道:“她的体质实在是太过特殊,我敢打包票,就算是大乘修士也保不住她肚子里的孩子,除非有别的法子……我所不知道的法子,听她说法,那个什么元界,似乎很神奇,可以死马当活马医一下。”
把云浅雪重新装回储物袋里,带回元星保胎?
方正沉默了一阵,苦笑道:“这太扯了,储物空间里是容不得活人的,你会直接死掉。”
云浅雪认真道:“但坐以待毙,孩子也注定保不住的,我愿意冒险。”
“其实,也没那么绝对。”
玄机沉吟了一会儿,说道。
“什么?”
几人都看向了玄机。
玄机道:“方正,我记得你现在有两个本源,一颗是那个什么蛋蛋本源……”
方正道:“核弹。”
“嗯,对,是核蛋。”
玄机道:“而另外一个,是世界树,你别忘记了我们前段时间里发现的事情,你体内的世界树,很可能是一棵真正的世界树,世界树维系一界之灵气,而且其内的灵气蕴含极其浓郁的生机,这般神奇之物,我觉得,也许可以容纳活人也说不定,但具体如何做,恐怕还需要你自己揣摩才行了,毕竟世界树是在你的体内,具体情形我是不太了解的了。”
云芷清轻声道:“可以尝试一下。”
“师父。”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笔趣-第975章 她都不在乎我在乎什麼閲讀
方正震惊的看向了云芷清。
如果失败,云浅雪可是会死……而且就算成功,云浅雪恐怕也撑不过生孩子那一关。
她竟然……
云芷清认真道:“我能理解她。”
“容我想一想。”
方正苦恼的摇了摇头,叹道:“反正这事儿眼下也不急于一时,云浅雪你先安心在这里养身子,等我想一想该怎么操作,看这是否真正具备可供操作的可能。”
“养伤还是其次,主要是化神玉的暴动。”
薛杏林说道:“根据我刚刚感受了一番化神玉的灵气,这灵气怕是几天便要暴动一次……到时候,还要方正你将那真元吸纳出来,化神玉吸纳的越快,她的压力就越轻,这个频率就会越长,不过她的压力减轻,但孩子的压力一直都在,你尽快吧。”
云浅雪俏脸忍不住微微一红。
显然,她知道那所谓的吸纳到底是什么意思。
爱不释手的小說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葉恨水-第975章 她都不在乎我在乎什麼看書
但眼下,她也顾不得别的了。
“好吧。”
方正应了一声。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心头却突然莫名浮现一个极其古怪的念头。
如果……真的能让云浅雪去到元星的话。
那是不是代表着云芷清,还有姚瑾莘她们也能到元星去了?
是不是代表着,流晓梦、流苏她们也能到末法世界来了?
两个本来以为注定不可能重合的世界,难道还真有可能见面不成?
他苦恼的摇了摇头……
这中间,可谓是难题重重啊。
“容我想想吧。”
方正慢慢走了出去。
如何让云浅雪去到元星……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笔趣-第975章 她都不在乎我在乎什麼讀書
利用世界树,如何利用世界树呢?
还有储物袋,当初云浅雪作为战傀,完全能被自己装进储物袋,但储物袋为何不能装活人?
活人进了储物袋会死,是因为什么而死?
缺氧窒息?
可人窒息而死是需要一段时间的,为什么进了储物袋立即就会死呢?
太多太多疑惑了……
也许,我需要专业的人来回答这个问题才行。
方正想着,回房睡觉去了。
玉魑透过窗子,看到方正坐那里沉思了一阵然后就进了房间,门也不关,她能清楚的看到方正躺倒睡觉。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愛下-第975章 她都不在乎我在乎什麼
她气恼道:“姑爷怎的如此不将小姐放在眼里?就算小姐为恶,但她腹中终究是他的孩子,还是说你们正道人士当真如此冷心冷情,只因为孩子的母亲是魔道妖女就浑不在意这孩子的死活了吗?你们可知道,小姐也许确实做过很多恶事,但她从未曾伤害过平民性命,只是帮助主人与敌对修士厮杀而已,她只会嘴上功夫……这也算恶吗?”
“玉魑,他是想办法去了。”
云浅雪轻轻抚着自己的小腹。
歉然的看向了云芷清,柔声道:“对不起,清儿。”
云芷清摇头道:“该说对不起的是我,如果早知道九脉峰灵脉对你如此重要……”
云浅雪摇头道:“如果你不夺走九脉峰灵脉,我就不可能恢复神智,到时候就算怀了孩子,我也体验不了做为母亲的感觉,这也算一饮一啄,皆有天定吧?”
玄机道:“这话说的对,浅雪,你绝对想不到你父亲的藏书里究竟蕴藏了多大的秘密,我才只看了一小部分而已,竟然已经颇有些触目惊心了,虽然还未看完,但这些内容很重要,非常重要,到底魔道之主,行事肆无忌惮,很多我探听不到的秘密,他都能探听出来。”
云浅雪轻声道:“对师伯有用就好,这样我也就能安心在九脉峰住下了。”
“九脉峰是清儿的地方,她不在意,你住到死都没问题。”
玄机道:“等方正的好消息吧。”
姚瑾莘幽幽叹道:“师父您对方正倒是有信心,看他离开时的样子,我是真有些心疼他……他肯定很愁吧,他其实挺喜欢孩子的,老说让我给他生个孩子生个孩子之类的,没想到我没怀上,浅雪竟然怀上了。”
云浅雪轻声道:“对不起。”
“没事,你凭本事怀的孕,凭啥跟我说对不起,我又不是那么小气的人,清儿都不在乎我在乎什么。”
姚瑾莘大气挥手,表示无所谓。
而玄机则淡淡一笑,道:“阿莘啊,这么多年了,你见方正被难题难倒过吗?我不是相信他,我相信的,是他的气运……他是有大气运之人,他必定心想事成,气运一物,虚无缥缈,但却是切实存在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