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言情小說 奮鬥在開元盛世 線上看-第683章 揚州艦隊,損失慘重!相伴

奮鬥在開元盛世
小說推薦奮鬥在開元盛世奋斗在开元盛世
安禄山在帅帐之内肚子喝闷酒的时候,汜水关城头,谢三郎也在发愁。
谢仁,这位扬州舰队的副司令,不但统领扬州号前来支援汜水关,还把侄子谢文带过来为颜杲卿父子鸣冤,最关键的,他还带来了一个消息,让谢三郎也一时之间有些无措……
扬州舰队,损失惨重!
怎么回事!?难道有人偷袭了扬州不成!?
谢直一听就急眼了,结果在谢仁着急忙慌的解释下,才算勉强送了一口气。
不是敌袭,乃是天灾……
原来,谢三郎制定了“防守反击”的策略来应对安禄山反叛,消息传到扬州,扬州舰队就早早开始准备,不但将所有舰船都收回了码头,还通知了远行南阳的船只回转,暂停了与南洋的海贸,就等着过了季风时节,浮海北上,前去幽州,强攻安禄山的老巢范阳。
结果,也是倒霉,天宝十一年的海风,太大,堪称百年一遇!
一场海风过后,扬州码头之上,损失商船、民船上千艘!
扬州舰队也在这场海风之中损失惨重。
“沉没船只,超过两成……
损毁船只超过五成……其中损毁最为严重的,主桅杆都被大风给刮断了……
人员损失倒是还行,水手、海员,以及陆战队成员,大部分都趁着季风时节回家探亲,根本没在扬州码头……
优美言情小說 奮鬥在開元盛世 起點-第683章 揚州艦隊,損失慘重!推薦
至于驻守的人员……当时我看着天威难测,就私自做主,将所有船上人员都撤了下来……所以,基本没有什么损伤……”
谢仁当时跟谢三郎汇报这件事情的时候,特别不好意思。
“三郎,撤下人员乃是我擅作主张,如果当时不将所有人员都撤回的话,估计可能会多保下一点船只……不过,那人员的损伤可就太大了……
不管怎么说,也是我私自做主了,你要是处罚的话,直接处置我就行……”
谢三郎摆了摆手,他并不责怪谢仁。
一直以来,谢三郎就认为,人比东西重要,如果当时他在场的话,应该也会下达跟谢仁一样的命令,宁愿扬州舰队在这场大风之中全军覆没,也不愿意人员损失过大,毕竟,无论是水手还是陆战队的成员,那都是扬州舰队精心培养了十多年的成果,船没了,再造,人没了,如果再进行培养,战斗力高低且先不说,只说这个时间,就远远超出了造船所需要的时间。
不过,即便谢仁保下了扬州舰队的绝大部分人员,但是扬州舰队的损失,也在谢直的意料之外。
“扬州舰队的具体情况,现在到底如何了?”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奮鬥在開元盛世》-第683章 揚州艦隊,損失慘重!熱推
提到损失,谢仁也是一脸痛苦,他虽然名为扬州舰队的副司令,但是总司令乃是谢三郎本人,哪有时间去真正的管理扬州舰队?事实上,扬州舰队,才是谢仁一拳一脚一点一滴慢慢建立起来的,如今损失惨重,他又怎么能不心疼?
“舰船损失超过七成……
沉没两成,重伤两成,其余不同损伤,超过三成……
战力损失,最少一半!
好在,这一次,损失沉覆的船只,大部分都是老旧的船只,规模小,年限高,基本都是咱们初到扬州之后第一批打造出来的船只……”
谢直听了点头。
造成这样的结果,必然是谢仁在现场应对得当,在海风袭来的时候,将老旧小型船只排列在码头的最外面,让它们更多地迎接风暴的洗礼,故此,才保留下来更多更大的新船……
知道了扬州舰队的基本情况,谢三郎也算是心中有了点底了,问出来最为关心的问题。
“什么时候能够北上范阳?”
谢仁的脸色一苦,却不得不回答
“现在扬州舰队之中完整无损的舰船,只有三成,仅仅北上的话,没问题,但是要运送足量的兵马前往范阳,力有所不逮……
现在扬州船厂正在奋力抢修,不算重伤的,仅仅计算那三成轻伤舰船的话,至少还需要一个月的时间……”
三成无损,加上三成轻伤,一共六成舰船,如果运送陆战队北上的话,这样的数量,也勉强算是可以了。
但是,时间,要在一个月之后……
谢直对这个时间可不满意。
“能不能再加快一点?
谢仁摇头,抢修舰船,需要材料,需要熟练工人,这些虽然扬州船厂都有,但是一场大风之下,扬州船厂也受损严重,一个月的时间,将扬州舰队轻伤舰船抢修出来,这已经是整个扬州通力合作的最快结果了,再快?没可能了。
谢直也知道这种事情不能强求,以谢仁谢家第一代部曲的身份,断然不会糊弄他,不像大唐官场之上那些狗屁倒灶的东西,明明半个月就能修好,非要告诉你一个月,就是为自己留下充裕的时间,还能在规定日期之前完成顺便请个功……谢仁既然说是一个月,那就是扬州船样和扬州舰队能够拿出来的最好结果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可就不好办了……
谢直就开始发愁了。
他“防守反击”的策略,就两个关键,一个防守,一个反击。
防守,谢直做的很好。
亲临汜水关,率领三千淮南军,在大车帮和汜水县青壮的配合下,利用完整的防御体系,不但挡住了安禄山叛军的南下,足足两个月,安禄山麾下十万大军,不得南下半步。
不但如此,一次出城反击,在扬州号的配合之下,一战打得叛军后退十里,纵然现在战场的最终统计还没有出来,但是谢直也知道,这一战,杀伤了大量的叛军,此战过后,安禄山麾下的叛军要是还能剩下一半,都算是他安禄山统兵有方。
总的来说,就“防守反击”这个战略而言,第一阶段,在谢三郎的亲自统领之下,完成得很是到位。
至于第二阶段,也就是所谓的“反击”……
按照谢直最初的想法,就是要借重扬州舰队,等到季风过去浮海北上,将扬州舰队陆战营运送到大沽口,然后一举攻破安禄山的老巢范阳,随后顺着安禄山进军的线路南下,最终在汜水关下,将安禄山的叛军主力包围,配合汜水关内的三千淮南铁骑,一举歼灭安禄山的叛军主力。
这样的话,一来可以顺利平灭安禄山的叛乱,二来,也能将安禄山谋反对河北地的影响降到最低。
说实话,正是因为这个整体的策略存在,才让谢三郎在面对安禄山叛军的时候,显得从容不迫、游刃有余,甚至有的时候,都在“放纵”安禄山叛军……
比如天宝十一年七月二十九夜里的这一场战斗。
千五淮南铁甲出战,借助五千叛军“倒卷”的机会,仅仅一次冲锋,就破营而入,随后借助着火药弹的强横,在极短的时间之中摧毁了叛军的前营……
又有扬州号机缘巧合之下逆流而至,几轮齐射就清空了叛军左营,刚刚开拔、顺流而下,直接吓得后营叛军四散奔逃……
最终,在双方意想不到的配合之中,打得安禄山弃营而逃!
在那个时候,如果谢三郎传令追击,都不用汜水关内作为预备队的千五骑士出马,仅仅城外的千五骑士,再加上扬州号的配合,不敢说彻底平灭安禄山叛乱,但是,彻底击溃安禄山麾下的几万叛军,那还是有可能的,如果运气好的话,直接擒拿了安禄山也说不定,哪里还能让他重整兵马,在汜水关外十里处扎营下寨?
没错,就是谢直,听到安禄山、史思明等人逃窜,直接下令牛佐等淮南将领不得追击,清空了叛军原有大营之后,就必须回城。
说实话,要不是谢三郎和安禄山的恩怨天下皆知,恐怕都该有人怀疑谢三郎刻意放安禄山一条生路了……
其实,这正是谢直一心想要“防守反击”的表现……
在似水城头,面对安禄山的十万大军围城,他曾经对谢小智等人说过,不能杀安禄山,至少在“防守”的这个阶段,不行。
理由也直接。
十万叛军,全部都是安禄山的麾下,无论是幽州边军还是弥勒教的教众,都愿意服从安禄山这个曾经的大唐幽州节度使,整个十万大军之中,唯有安禄山一人,有此声望。
一旦斩杀安禄山,却不能彻底控制住所有的叛军,那么,汜水关之前的那十万叛军,就会立刻化身为十万“土匪”,匪过如梳兵过如蓖,真要是让十万叛军散落在河北地之中,河北老百姓还过不过日子了?一旦被叛军抢夺了口粮,他们无奈之下只能化身乱民……真要是如此发展下去,整个幽州,必然变成人家地狱!
故而,谢三郎,不取也!
非不能,实不愿!
谢三郎在说服汜水关大小将领的时候,也曾隐晦地提了一句,淮南谍报司成立十多年了,对河北地的渗透,乃是重中之重……安禄山麾下叛军十万,难道真以为淮南谍报司在其中一点准备都没有吗?
如果谢直仅仅以击溃安禄山叛军为目标的话,还用等他们一来二去地攻城?恐怕在他们抵达汜水关的当天,谢三郎率领三千铁甲出关,在淮南谍报司的配合下,当天就能打跑了安禄山!而他之所以没有那么做,还不是要留安禄山一条狗命,等到“防守反击”战略顺利实施的时候再说……
本来计划得挺好啊,可是,现在不行了……
情况变了!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奮鬥在開元盛世 txt-第683章 揚州艦隊,損失慘重!推薦
一来,扬州舰队受了天灾,损失惨重,如果要坚持“防守反击”的话,恐怕要等到一个月之后,这就让谢三郎不得不慎重考虑一下,整体的战略是否要调整。
六成舰船运送兵将,还能不能将扬州舰队陆战营全员送到范阳城外?
如果仅有六成兵员到位的话,能不能一战而定范阳城?
损失又是多少?
剩余的陆战队,在攻破范阳之后,顺着安禄山南下的线路继续进军,能不能继续保持对安禄山麾下叛军的绝对战斗力优势?
扬州舰队陆战队,能不能和汜水关的守军达到谢三郎预想的配合效果,将安禄山麾下的所有叛军都包围在汜水关左近?
如果能,那好,继续“防守反击”这个战略即可,左右不过再多“防守”一个月而已,以汜水关战场现在的情况,别说是一个月,就是再坚守三个月,谢三郎也毫无问题。
那么,如果不能将所有叛军全部包围、一次性地解决在汜水关前,那么,还坚持“防守反击”,还有没有意义?
毕竟,之所以如此,还不是考虑河北地的战后重建……
如果不能防备叛军的散兵游勇祸乱河北地,那么有没有必要再多“等”这一个月的时间?
这些问题,千头万绪地出现在谢三郎的脑海之中,最终化作一句话——战略,要不要调整?
二来,谢文来给常山郡颜杲卿父子喊冤,谢直从这件事情之中看出了河北地的危险。
联合张通幽冒功,对颜杲卿见死不救,私下处决颜泉明……这些事情虽然是太原尹王承业的私自行为,但是毕竟朝廷已经给他加官进爵了,等于说,在颜杲卿父子沉冤得雪之前,王承业就是朝廷认可的“大唐功臣”!
这个结果,对比一下颜杲卿父子的惨死,这将对河北“义士”产生多大的触动?他们还能像以前一样坚决反抗安禄山的统治吗?
就谢直而已,抓紧时间为颜杲卿父子洗刷冤屈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他也必须考虑到河北地“义士”的生存环境……
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让他们在“颜杲卿父子忠君爱国家破人亡”的“事实”前,再多坚持一个月……他们坚持得住吗?
从这个角度来说,调整战略,尽快进入“反攻阶段”,仿佛是最正确的选择……
三来,七月二十九夜里这一场大战,战果太过辉煌了。
按照谢直原来的想法,千五铁骑出关,即便能够借助火药弹的威力,也就是把安禄山叛军的前营打残而已,再想扩大战果,恐怕就要用人命去拼了……
仅仅踏破前营,能够打疼安禄山,又不会让叛军伤筋动骨……
正好,也不用为了所谓的“战果”,再去消耗淮南铁骑宝贵的生命。
事实上,在牛佐出兵之前,谢三郎不但要求他不能伤了安禄山的性命,还私下告诉他,见势不好就直接撤回,即便局势良好,也最多打透了前营就止步……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谁承想,扬州号好巧不好在这个夜里来到了汜水关前……
谢直总不能下令扬州号不得出手吧?
结果,牛佐确实率领淮南铁骑停在了叛军的前营,而扬州号呢,不但清空了左营,还吓跑了后营,致使安禄山直接就跑了……
没想打得这么狠……事与愿违了……
不过呢,也算是错有错招,谢直一琢磨,经此一战,安禄山麾下的叛军实力,已然被大幅度削弱,如果考虑到战马损失和士气的低落,安禄山如今的军事实力,比他刚刚提兵十万南下的时候,恐怕也就能维持个三成左右吧……
这样一来,倒是给谢三郎的“反攻”,在操作层面,创造了条件……
就在谢三郎还在犹疑不定的时候,突然来报,有人鬼鬼祟祟地出现在汜水关城下,指名点姓要见谢直。
“他说,他姓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