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言情小說 道長去哪了 愛下-第一百五十五章 河與橋熱推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道长去哪了
李英琼最是嫉恶如仇,只要认定了是邪魔外道,只有一个处置方式,就是往死里打,直到彻底斩杀为之。连顾佐都被他认定是邪魔外道,何况树妖姥姥这种鬼体,自然是有杀无放的结果。
但燧人钻刚刚及身,还没钉进树妖姥姥阴神之际,眼前一花,阴神已被一根鱼线卷走,却是顾佐以一张金文火篆符为代价,偷出个空隙来,将阴神抢了去,一把扔进了酆都世界。
李英琼大怒,紫郢剑急斩顾佐,燧人钻、百斩金刀也全数打了过去,既然顾佐是邪魔外道,那么牟尼珠自然也没跑,对着顾佐大放佛光。
一下被那么多法宝攻打,也的确是足够人喝上一壶的,再加上回过神来的齐漱溟也再次飞起金光烈火剑,顾佐霎时间跌遇险情,就连渔鼓也差点被朱梅收了去。
渔鼓要是丢了,怎么向八仙交代?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顾佐也是急疯了,短短数息间向着齐漱溟、朱梅和李英琼射出去上千张法符,尤以朱梅为首要打击目标,一半的法符都是向他射去的,几乎都是朝云火箭符,逼得朱梅回剑自救,这才将渔鼓夺了回来。
夺回渔鼓后,顾佐转身就跑,围着天都大阵绕起了圈子,后面是紧追不舍的李英琼,以及齐漱溟和朱梅遥掌的金光烈火剑和无形剑。
一边跑,顾佐一边查看酆都世界。树妖姥姥绝对是鬼帅级的大佬,论修为比白起强出太多,从个人斗法的技巧上更是远远超过白起,只是她没有白起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那股霸气和杀气——那是种能令千军万马俯首的威压,是坑杀几十万人,手上沾了上百万性命的煞气。
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道長去哪了 txt-第一百五十五章 河與橋讀書
树妖姥姥的阴神进了酆都大阵,尖叫着四处乱窜,终于寻到一名刚刚战死的女鬼尸体,趁着这女鬼还没化为黑灰,一头钻了进去。
阴神入体,尸体立刻活了过来,身上的着装变成了暗红色,拄着根拐杖,佝偻着身子四处查看,似乎恢复了神智。
白起立在城头上看得分明,大幡一指,喝道:“姥姥速来听令!”
树妖姥姥凝视城头,估摸了半晌自己和白起之间的实力对比,沉吟思索了彼此间的优劣,冷哼道:“姥姥我听调不听宣,有话便讲。”
白起沉默片刻,掷过去一杆魂幡,那魂幡变成个黑碗,在姥姥身边盘旋:“请姥姥就孟婆之位,助酆都世界成长。”语气放缓了许多,也客气尊敬了许多。
姥姥这才点头道:“也罢,就当个孟婆也好。”招手间,将黑碗收了,挂在杖头上。
收了黑碗的一刹那,酆都世界为之一颤,自姥姥脚下生长出一条横贯不知几里的长河,河上架起一座宽阔的石桥,直通铁城的城门。姥姥拄着拐杖在石桥上走了几步,踩了踩桥上铺就的条石,表示很满意,这才过桥上了城头。
白起手指远方,向姥姥讲起当前战况,姥姥一边听一边点头,和白起研讨起围堵峨眉青城一干妖修的方略来。
白谷逸刚接了一阵箭雨,感知到天地间发生的震动,脸色再变,这时又一阵箭雨飞来。他强撑着以云罩去挡,却感比之刚才,箭阵的威力几乎强上一倍,挡了片刻就觉吃力异常,于是将云罩覆在后背,拉着齐灵云就跑……
某座山谷中,金姥姥驾着剑光正在寻找同伴,两边的山谷陡然坍塌,向她头顶压了下来,掉落的碎石化作无数鬼卒,蜂拥而至……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道長去哪了》-第一百五十五章 河與橋閲讀
岩溶河边,髯仙李元化望着身后的追兵,正打算从河上飞渡,冷不防河中翻涌出无数漩涡,一股股熔岩自河底喷涌而出,险些烧着了李元化的长髯。他叹了口气,放弃了从此处过河的打算,沿河上溯,准备重新寻找渡口。
石窟中,正探头探脑向外张望的梅鹿子同样感受到世界的震颤,立刻掉头,向着石窟深处掉头就钻……
顾佐神识在酆都世界中沉浸多时,心中有了计较,退回现实之中,忽然转身直奔后面紧追的李英琼,渔鼓挡住无形剑、鱼线缠住金光烈火剑,上百张各类法符围着李英琼打了上去。
这些法符肯定伤不了李英琼,只为干扰李英琼出手,争取接近的时机。待李英琼将这些法符挡住之后,顾佐已经来到近前,李英琼冷笑,数件法宝回转过来,向着靠近身边的顾佐轰杀过去。
一个照面,李英琼带着她的法宝消失不见,原地只剩下带着一团乌云继续奔跑的顾佐。
齐漱溟和朱梅脸色铁青,以剑光追逐顾佐的同时,两人相顾一视,下定决心,旁人先不管了,顾佐才是关键,先把顾佐小儿收拾了,再破阵就是。
齐漱溟向着玄真子、苦行头陀道:“顾佐小儿这阵法有些古怪,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咱们虽然是前辈高人,但对顾佐这种邪魔外道,用不着讲什么道义,事关重大,诸位随我并力向前,先杀了此子,再破东唐!”
朱梅仰头望天:“已经过去一整天了。”
玄真子和苦行头陀一齐点头:“便听两位掌教的。”
齐漱溟回头叮嘱齐金蝉:“我与你诸位师伯、师叔合击顾佐,吾儿好生掌控大军,若寻得机缘,可放手一搏。”
叮嘱已毕,齐漱溟等四人分至四方站定,齐漱溟先将两仪微尘阵收了,自己立于西南,朱梅立于东北,玄真子占西北位,苦行头陀守东南向,渐渐向着顾佐合围过去。
顾佐的活动空间渐渐被四仙限制压缩,感觉越来越难以腾挪,他也看出了齐漱溟、朱梅等人的打算,开始寻机突围。
齐漱溟和朱梅都是大高手,顾佐自忖,要从他们身边突出去,恐怕难度太大,于是先向东南走。
东南方的苦行头陀的确要比齐漱溟弱上三分,这不是顾佐碰运气瞎撞,而是灵域感知的结果,苦行头陀的真元反馈就是要比齐漱溟差上一些。
苦行头陀将法宝玉环打出,顾佐依旧以渔鼓挡住,玉环的叮叮声和渔鼓的咚咚声交织在一起,如同仙乐,响彻了整个西川原。